唐山王素蘭歷經十幾年迫害 遭九年冤獄

Print

【圓明網】二零零九年二月,河北省唐山市法輪功學員王素蘭與另外八名法輪功學員去前進監獄看望那里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被北京市公安局清河分局清河派出所警察跟蹤綁架。二零一零年初,王素蘭被非法判刑九年。同年三月三十日,王素蘭被非法關押到河北省女子監獄,在那里被迫害出高血壓、心髒病、子宮癌,歷盡魔難,二零一八年二月期滿才回家。

王素蘭,原豐南區錢營礦服務公司下屬單位工人,自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以來受益匪淺︰曾經罹患的心肌缺血、病毒性心肌炎、常年腸胃炎、腰椎間盤突出癥等多種疾病全部消失,省下了巨額醫藥費。

然而王素蘭因不放棄信仰,卻屢遭中共迫害,被反復囚禁在礦公安分處、唐山市行政拘留所、唐山市紡織科技大學、唐山市第二看守所,在第二看守所,遭強制洗腦、遭受了用電棒和膠皮棒毒打、體罰、高壓逼供、扇嘴巴子、野蠻灌食、坐鐵椅子、夜間不許睡覺等酷刑迫害,被勒索巨額錢財。二零零九年被綁架後,遭河北省女子監獄冤獄九年迫害。

王素蘭被逼流離失所 丈夫遭公安毆打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九日,錢營礦小區派出所副所長張吉昌帶領十多個警察闖進王素蘭家中,豐南區公安局副局長從公文包里拿出一張搜查證,並惡狠狠的叫著王素蘭的名字說︰你的住宅被依法查抄。王素蘭問他為什麼,他說“沒空跟你說,抄!”

就這樣,他們十幾個人翻箱倒櫃,有的搬床,有的搬沙發,拿走了家中很多物品,就連一把新剪刀也給劫走了。從上午十點多一直搜到十二點,把她家的煤棚子也翻了個遍,一片狼藉。

王素蘭趁他們不注意從二層北窗跳出走脫,再次與家人分離。錢營礦分處、豐南公安局、錢營派出所警察監控她丈夫、兒子和親戚的所有電話,多次到她家和親戚家騷擾。

王素蘭的丈夫代寶安未修煉法輪功,為人本份,老實忠厚,在井下作業,早出晚歸,長期工作辛苦。在妻子被逼走之後,心急如焚,四處打听得不到音訊,思念和擔憂使他好多天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經常紅腫著眼楮,人也瘦了一圈。

錢營礦公安分處張繼昌等人逼走他的妻子,又反過來多次向他要人,軟硬兼施,又是照像又是按手印,甚至以停職相威脅。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豐南公安局的警察把王素蘭的丈夫代寶安雙手戴著背銬帶走了,警察逼代寶安說出妻子下落,否則不讓上班。

代寶安被非法帶到豐南公安局時,有人按著他的頭,他站不起來只能蹲著,手仍然被銬在身後,有人在前面扇他嘴巴,有人拿墩布把打他的全身,尤其是膝蓋和小腿,木棍被打斷成好幾節。代寶安說誰都不認識,從下午兩點,一直打到晚上十點多,然後,警察強行把他送到豐南區拘留非法拘留十五天。

代寶安回家後,年過七旬的爸爸、媽媽看見兒子被警察打的滿身黑紫,心疼的老淚縱橫,泣不成聲“我兒子也不煉(法輪功),(警察)打我兒子干什麼呀?”代寶安下班洗澡,礦上的工人看見他全身上下傷痕累累,都氣憤的不行,罵公安就是土匪流氓。

在惡警找不到王素蘭的情況下,錢營礦服務公司把她無理開除了,不長時間,又通知王素蘭的丈夫讓她去單位辦內退手續,王素蘭知道這是他們設下的圈套欲圖綁架她,就沒有去。

後來,豐南公安局國保大隊多次去王素蘭的家中非法抄家,找她家中的錢,恐嚇她丈夫︰“我叫你株連九族!”警察還去她四個姐姐和哥哥家、小姑家和婆婆家多次騷擾︰說她回家,就把她送到公安局。有一次他們統一行動,同一天的下午三點分別敲她姐姐和哥哥家的門,讓她的家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驚嚇。

王素蘭遭冤獄九年

二零零九年二月,王素蘭與另外八名法輪功學員去清河前進監獄,看望那里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遭獄警惡告,被北京市公安局清河分局清河派出所王德剛、姬寶等惡警跟蹤、拍照。天黑後,王素蘭一行九人在一家私人旅店內,被綁架到清河分局。

在清河分局,一個叫龔學文的警察對王素蘭連打帶踹,提著手銬鏈掛到王素蘭的脖子後,還往下按,致使王素蘭站不起來也蹲不下,就這樣折磨了一宿,直到天亮。

後來一個副局長來了,王素蘭說了龔對自己打罵和折磨的過程,副局長說“誰看見了?有證據嗎?給你打壞了嗎?”王素蘭反問他︰“打壞了才算打人嗎?打人是犯法,侵犯人權,”王素蘭指著自己藍色羽絨服上的腳印說,“我有證據。”他說,“問你啥,你為什麼不說?”王素蘭指著牆上掛著的鏡框說,“你們這兒辦案人員規定不許打人罵人,哪兒寫著不說啥,就應該挨打挨罵呢?”他看看王素蘭,沒再說什麼就走了。

不一會兒,四、五個警察,有的往後踩王素蘭的頭發,有的往後擰胳膊,把她推搡到牆上照相,然後早上八點把她們非法關押到北京市看守所。七個多月後,又轉送到宣武區看守所。

後,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非法開庭審理,可是她們九個人沒有一個家人來旁听,不知是家人沒得到通知,還是被非法拒絕旁听。檢察院、法院指控的罪名完全是捏造的。開庭後不到半個月,二零一零年初,九位法輪功學員均被秘密判刑,這九名遭冤判的法輪功學員是︰王建中(男)、王素蘭(女)、王士山(男)、古孝貴(男)、劉耀賀(男)、張福良(男)、張素英(女)、劉耀生(男)、鄭老五(女)。

王素蘭被秘密非法判刑九年,其余八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四年至四年半。當時,書記員張德仁從看守所關押室的門縫遞給王素蘭一份非法判九年的判決書,讓她簽字,王素蘭拒絕了。此次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非法開庭的參與者是︰審判長劉玲玲,陪審員是馬提明和王年,書記員叫張德仁。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五日,宣武區看守所把王素蘭等非法轉押到北京市天河監獄,中轉了一下,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日又轉到河北省女子監獄迫害。

河北女子監獄非人的迫害

河北省女子監獄的十三、十四監區是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獄警指使犯人非打即罵,不許睡覺,體罰長時間站立,指使邪悟人員給剛進來的做“轉化”,傳假經文。有一個叫鄧寶林的十三監區惡警,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拿外面佛教的書給法輪功學員看,騙學員脫離大法,後來她得了乳腺癌。十三監區還有一個參與迫害的杜某,專門做“轉化”,升職後調到獄部。

監獄里,惡警不讓王素蘭煉功,每天她精神高度緊張,身體每況愈下,以前煉功已經痊愈的高血壓、心髒病、椎間盤突出癥都復發了,六個多月時,又查出子宮瘤。六監區跟王素蘭的丈夫要了10000元手術費,監區長李洪珍拿走3000元不知去向,醫院押款7000元。手術當天,又向王素蘭的丈夫要了4000元。

當時獄醫院院長張煥榮說,錢到位馬上做手術,王素蘭的丈夫怕耽誤,很快親自把錢送來。可是手術一直拖後一個多月,直到王素蘭夜間高燒,冷的渾身發抖磕牙,出現了癌變跡象,才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一日,做了第一次切除術。

術後沒兩天,轉到監獄醫院,王素蘭一直低燒,病理檢驗結果一直不告訴王素蘭本人,直到準備做第二次手術前四天,才告訴她。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一日,王素蘭做了第二次手術。監獄規定重病號有病號飯,有煮雞蛋等,可都沒給她。一個月內,連續做兩次剖腹手術,王素蘭吃的沒一點營養,身體沒得到正常恢復。參與者張煥榮,獄醫院副院長,已退休;李洪珍,原六監區長,後調到17監區任監區長;曹雅青,原六監區副監區長,後調到五監區。

在兩次手術和四次化療後,王素蘭身體非常虛弱,眼皮都抬不起來,總是暈暈欲睡,監獄看她這樣,怕人死在里面擔責任,就把人往外推,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九日給王素蘭辦了“取保”手續,可是唐山司法局等有關部門拒絕接收。王素蘭的丈夫多次找到有關部門,司法局有關人員說︰“你媳婦要是刑事犯,我們早接收了,就是她煉法輪功我們不接。”王素蘭的丈夫非常無奈,只能听天由命。

王素蘭失去了勞動能力,被調到十七監區(康復監區),直到非法判刑期滿才回家。

在河北女子監獄,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不同程度遭到惡報。曹劍麗,十七監區教導員,專門做“轉化”,二零一七年大半年沒來上班,後來有人在接見室看到她面容憔悴,毫無血色,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獄醫院副院長樊鐵鎖,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因腐敗被查處判八年。楊某,副獄長,也因腐敗被查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