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沈陽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綜述(圖)

Print

【圓明網】據明慧網資料統計,中共對法輪功學員迫害仍在持續,二零一八年一至十二月沈陽市有十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至少有七十二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被綁架(其中一名法輪功學員在冤獄期結束當天,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至少二十一名法輪功學員遭騷擾,還有很多被騷擾的法輪功學員沒有報道出來,無法統計;有兩名法輪功學員在長期的迫害中離世。

一、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

據明慧網報道統計,二零一八年一至十二月份,沈陽市有十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刑期最長的達六年,被勒索罰金共六萬七千元。

2018年1~12月,沈陽市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統計表

具體如下(按時間順序)︰

梁志宏被沈陽市沈北新區法院非法判刑一年

家住沈陽市沈北新區道義魯班尚品小區的法輪功學員梁志宏先生,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四日晚六點多被沈北新區公安分局新城子派出所警察綁架。之後警察用萬能鑰匙私自打開梁志宏家的房門,入室非法搜查,梁志宏被劫到沈北新區看守所迫害。梁志宏被綁架的原因是依法控告江澤民。

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日,沈北新區法院非法開庭審理,梁志宏被枉判一年,並處罰金五千元。

郭旭紅、王天媧被沈陽市法庫縣法院非法判刑一年

沈陽市法庫縣四名法輪功學員郭旭紅、王天媧、劉憲勇、胡林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二日晚,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遭不明真相的人構陷,被法庫縣公安分局四家子鄉派出所警察綁架;劉憲勇、胡林被劫到法庫縣看守所迫害,郭旭紅、王天媧被劫到沈陽市看守所迫害。

在法庫縣看守所,劉憲勇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十八天,無法正常進食,臥床不起,被非法拘禁在家。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七日,胡林被放回家。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八日,劉憲勇走脫,流離失所。

二零一八年四月四日,郭旭紅、王天媧分別被法庫縣法院枉判一年,並處罰金兩萬元。

楊艷杰被沈陽市于洪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沈陽新民市法輪功學員楊艷杰女士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日上午,被皇姑區國保警察綁架,租住屋被抄,筆記本電腦、打印機、刻錄機、大法書籍等物品被搶走,楊艷杰被劫到沈陽市看守所迫害。

二零一七年十月,楊女士被于洪區檢察院非法批捕;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二日被于洪區法院枉判三年,並處罰金兩千元。

江建華被大東區法院非法判刑五年

大東區法輪功學員江建華女士二零一七年十月八日下午三點,在大東區聯合路發放真相年歷時遭人誣告,被沈陽市大東區公安分局北海派出所警察綁架,北海派出所五個警察闖到江建華家中抄家,大量私人物品被搶走;江建華被劫到沈陽市看守所迫害。

江建華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四日被大東區檢察院非法批捕。二零一八年六月八日被大東區法院枉判五年。

王洪峰被朝陽市喀左縣法院非法判刑六年

二十七歲的沈陽市法輪功學員王洪峰先生(原籍黑龍江省)二零一六年八月與阜新市法輪功學員配合,將一塊印有“法輪大法好”“世界需要真善忍”“真相破迷,福澤千家萬戶”“大法度人,傳遍四海五洲” 長十二米、寬六點三米的噴繪布面掛在了朝陽市喀左縣轄區內的一零一國道邊的一個廣告牌上。喀左縣警察通過監控查到他的車牌號。二零一七年一月五日下午兩點多,王洪峰在他打工的廠子(廢紙加工廠)被喀左縣公安局十多個便衣綁架,並在其住處,搶走面包車一輛、大法書等私人物品。王洪峰被劫到朝陽市喀左縣看守所迫害。

二零一八年六月,王洪峰被喀左縣法院枉判六年。

孫正玉被皇姑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

沈陽市皇姑區公安分局國保警察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日早七點,闖到朝鮮族法輪功學員孫正玉女士在沈陽沈北新區(沈陽航空航天大學附近)的家中(租住房),入室綁架,租房合同、電腦、電腦包中的一千三百元錢、手機等被搶走;孫正玉被劫到沈陽市看守所非法關押。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七日,孫正玉被皇姑區法院枉判三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一萬元。

李春貴被非法判刑一年零三個月

沈陽市法庫縣三面船鄉三台子村法輪功學員李春貴先生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六日,在沈陽新民市陶屯鎮藍旗堡村遭綁架,第二天被放回家。新民市法院在李春貴家里非法開庭,李春貴走脫,從此流離失所,來到調兵山市小青堆子村暫住。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六日晚,李春貴被調兵山市小明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調兵山國保連夜將李春貴劫到沈陽新民看守所非法關押。後被新民市法院枉判一年零三個月。

二零一八年八月七日,七十五歲的李春貴被劫入沈陽造化監獄。

趙秀麗被和平區法院非法判刑兩年

家住沈陽市于洪區紫郡城東區的趙秀麗女士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一日下午,因依法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在家中被沈陽市和平區國保大隊和太原街派出所警察綁架後,被劫到沈陽市看守所非法關押。

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三日,和平區法院非法開庭,趙秀麗的丈夫與兒子、女兒被擋在庭外。當庭除了法官、公訴人、書記員和趙秀麗,無人旁听。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趙秀麗被和平區法院枉判兩年,處罰金一萬元。三周後,即八月十日,被非法關押兩年的趙秀麗被放回家。

牛佔華被法庫縣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法庫縣秀水河子鎮三家子村法輪功學員牛佔華先生和到牛家做客的周建國,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二日半夜零點左右,被法庫縣公安分局秀水河子鎮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倆人被劫到法庫縣看守所迫害;五月二十九日晚,周建國被放回家。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牛佔華被法庫縣法院非法庭審;後被枉判三年。

二、被綁架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據明慧網報道統計,二零一八年一至十二月,沈陽市共有七十二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遭警察綁架迫害,其中一名法輪功學員在冤獄期結束當天,被劫到看守所非法關押;迫害嚴重的皇姑區有三十一人遭綁架。

圖︰2018年1~12月,沈陽72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遭中共綁架

皇姑區三十一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遭綁架

二零一八年五月三日,法輪功學員孫盛艷女士在皇姑區金龍家具城被皇姑區公安分局國保警察伙同皇姑區公安分局黃河派出所警察綁架,後被劫到沈陽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孫女士已被非法批捕。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三日,法輪功學員黃淑琴在家中被皇姑區公安分局陵東派出所警察綁架;已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三日,六十二歲的法輪功學員王春艷女士被皇姑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綁架、非法關押;已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三日晚七點多,五十八歲的法輪功學員何孜梅(何枝梅)女士在家中被當地派出所十多個警察綁架、抄家,後被劫到沈陽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六月二十一日,何女士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三日晚十點多,家住皇姑區新新小區法輪功學員錢瑞香女士被皇姑區公安分局國保警察與皇姑區公安分局遼河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非法關押;五月二十五日,錢女士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三日晚上八點多,法輪功學員楊國英女士在家中被皇姑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皇姑區公安分局華山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後被劫到沈陽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六月二十九日,楊女士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法輪功學員龍桂蓮被皇姑區公安分局陵東派出所警察綁架,後被劫到沈陽看守所非法關押。六月十九日,龍桂蓮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法輪功學員徐秀雲女士被綁架、抄家,後被劫到沈陽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六月二十日,徐女士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年近六旬的法輪功學員顧杰女士被皇姑區公安分局塔灣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後被劫到沈陽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六月十八日,顧女士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下午四點左右,法輪功學員劉衛紅女士在家中被皇姑區公安分局黃河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後被劫到沈陽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六月二十一日,劉女士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晚六點多,法輪功學員錢麗華被皇姑區公安分局黃河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非法關押;六月二十日,錢麗華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晚九點多,法輪功學員劉士超女士在家中被皇姑區公安分局淮河派出所七個警察綁架、抄家,後被劫到沈陽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六月二十日,劉女士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法輪功學員李越夫婦被皇姑區公安分局三台子派出所綁架、抄家、非法關押;夫婦倆已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五日,皇姑區公安分局新樂派出所警察闖到法輪功學員韓女士家騷擾、搶走法輪大法書籍,韓女士的弟弟被劫到派出所非法關押三個小時後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五日下午,法輪功學員鄭世剛被皇姑公安分局國保伙同皇姑公安分局三台子的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非法關押;六月十九日,鄭世剛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五日下午,法輪功學員金玲被皇姑區公安分局明廉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關押;五月二十七日下午兩點,金玲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五日晚九點,法輪功學員谷振福和金東敏夫婦在家中被皇姑區公安分局北塔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倆人分別被劫到皇姑區看守所、沈陽市看守所迫害;六月二十日,夫婦倆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日下午,七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吳某坤(具體名字不知)在皇姑區嫩江街公交站被綁架。

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一日早七點左右,法輪功學員劉珍女士被皇姑區公安分局壽泉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非法關押;六月一日,劉女士因體檢不合格,被“取保”放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一日晚上九點左右,法輪功學員朱偉鳳被大連市開發區派出所警察綁架;六月一日下午四點,被沈陽國保警察劫回、非法關押;七月六日,朱偉鳳被“取保”放回家。

二零一八年六月一日,法輪功學員卜東方先生被皇姑區公安分局國保、皇姑區公安分局遼河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後被劫到皇姑區看守所迫害;六月二十九日,卜先生回家。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日早六點多,皇姑區法輪功學員于妍菊在家中被皇姑公安分局警察綁架、抄家、非法關押;于妍菊已回家。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六日,在皇姑區沈陽第四醫院附近車站,一位七十多歲的吳姓女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二零一八年六月中旬,三十多歲的男性法輪功學員小關被綁架、非法關押。

二零一八年七月一日,皇姑區法輪功學員張振剛被皇姑區公安分局三洞橋派出所綁架,當天下午回家。

二零一八年七月七日,皇姑區一對老年夫婦被皇姑區公安分局警察綁架,當晚回家。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三日,沈陽市法輪功學員鄭綠波、王女士在北陵公園里講真相時被皇姑區國保大隊、皇姑區遼河派出所警察綁架,王女士因體檢不合格回家。鄭綠波被劫到造化看守所非法關押,十月十二日,鄭綠波回家。

康平縣八名法輪功學員遭綁架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六日上午,康平縣倆女法輪功學員被康平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鎮南派出所警察綁架,其中楊哲慧女士家被抄,大法書籍被搶走;下午倆法輪功學員回家。

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一日,法輪功學員邵大偉、張淑清夫婦及潘老師、左姓老人被康平縣公安分局兩家子鄉派出所警察綁架;潘老師、左姓老人先被放回家。邵大偉、張淑清分別于三月三十一日夜及四月一日凌晨回家。

二零一八年七月三十一日上午,康平縣張強鎮法輪功學員王海平在家中被張強鎮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當天下午被劫到沈陽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八月十日,王海平回家。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二日下午四點左右,康平縣法輪功學員閆守禮先生在百貨商場門前講真相,被康平縣鎮北派出所警察綁架、後家被抄;閆先生被劫到法庫縣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二天後,又被劫到康平縣看守所非法關押。

鐵西區八名法輪功學員遭綁架

二零一八年二月末,五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尚小雲女士被鐵西區公安分局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四月,尚女士被非法批捕。

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一日下午一點,鐵西區五金城附近春江花月小區一周姓老年法輪功學員被皇姑區公安分局警察跨區綁架,抄家;晚上十點,周姓學員回家。

二零一八年八月八日晚,鐵西區法輪功學員王彩霞、陳立紅在鐵西區勞動公園被鐵西區公安分局工人村派出所綁架、家被抄,倆人被劫到沈陽第二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四日下午,鐵西區法輪功學員金紅在鐵西區騰飛一街附近發真相台歷時遭鐵西艷粉派出所警察綁架,被劫到沈陽市第二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一月二十四日,金紅回家。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文姓男法輪功學員在鐵西區勞動公園被鐵西區國保警察綁架,後被劫到沈陽市看守所非法關押。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下午三點左右,鐵西區法輪功學員劉剛利和楊姓學員在勞動公園講真相時被保工街派出所四個警察綁架,非法關押了七個小時後,倆人回家。

沈河區七名法輪功學員遭綁架

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七日上午十點多,法輪功學員劉麗萍和到她家的另一法輪功學員被沈河區國保徐寶軍和何彪伙同沈河區公安分局皇城派出所片警綁架、非法關押;當天下午四點多,倆人回家。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六日下午五點多,法輪功學員慶秀瑩女士被沈河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伙同沈河區公安分局萬蓮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當晚,慶女士被劫到沈陽市第一拘留所非法關押。四月份,慶女士曾被非法拘留十二天。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八日中午十一點多,法輪功學員孟憲光、甦曉華夫婦在家中被皇姑區公安分局國保伙同三洞橋派出所警察跨區綁架、抄家、非法關押。六月三十日,孟憲光回家;七月二十六日,甦曉華回家。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二日上午十點左右,沈河區法輪功學員沈忠勤女士在沈北新區蒲河大集被沈北新區輝山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一些私人物品被搶走。九月二十三日,沈女士被劫到沈陽市看守所非法關押。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上午約九點,沈河區法輪功學員高敬群女士被沈河區朱剪爐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後被劫到沈陽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一月十六日被沈河區檢察院非法批捕。

新民市四名法輪功學員遭綁架

二零一八年一月九日,新民市胡台鎮七十三歲的法輪功學員高運霞女士被新民市公安分局胡台鎮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關押;一月十三日,高女士回家。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新民市法輪功學員吳俊德先生到鐵路局要求恢復工作,被南站派出所便衣警察綁架,並被非法拘留十天。

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一日,新民市法輪功學員徐曉梅、徐曉雲被沈陽市國保伙同新民市西北街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倆人已回家。

法庫縣三名法輪功學員遭綁架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二日半夜零點左右,法庫縣秀水河子鎮三家子村法輪功學員牛佔華和到牛家做客的周建國被法庫縣公安分局秀水河子鎮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倆人被劫到法庫縣看守所迫害;五月二十九日晚,周建國回家。六月十九日,牛佔華被非法批捕;十月二十三日,被法庫縣法院非法庭審;後被枉判三年。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六日晚,流離失所暫住在調兵山市小青堆子村的法庫縣三面船鄉三台子村法輪功學員李春貴被調兵山市小明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調兵山國保連夜將李春貴劫到沈陽新民看守所非法關押;後被新民市法院枉判一年零三個月。

于洪區三名法輪功學員遭綁架

二零一八年六月一日,家住于洪區怒江北街紅田園外園的法輪功學員李娟被遼寧省國保大隊與所在地派出所在自家商店綁架,後被劫到沈陽市看守所非法關押。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日晚七點左右,六旬法輪功學員朱蘭英女士被于洪區公安分局東湖派出所便衣警察綁架,後被劫沈陽市看守所非法關押。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三日早上八點多,曾在沈陽某大學任教的法輪功學員鄧女士在于洪區環北家園小區父親家被警察綁架。

大東區三名法輪功學員遭綁架

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八日,法輪功學員劉金英被大東區公安分局文官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後被劫到大東看守所非法關押;三月七日,劉金英回家。

二零一八年六月六日,法輪功學員崔桂明女士被大東區公安分局東瓦窯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後被劫到沈陽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七月二日,崔女士回家。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二日,被“保外就醫”的大東區法輪功學員王麗女士被大東區警察綁架到看守所;看守所拒收後,又把王麗劫到遼寧省女子監獄,非法收監。三年前,王麗被非法判刑八年,由于出現嚴重心髒病,血壓高達270,而被“保外就醫”。

甦家屯區三名法輪功學員遭綁架

二零一八年六月七日下午,四十二歲的法輪功學員關智勇先生被皇姑區公安分局華山路派出所警察綁架、並被劫到皇姑區看守所非法關押;七月三日,關先生回家。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六日,甦家屯區紅菱鎮法輪功學員蘭麗華女士在菜市場被甦家屯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副隊長宋正和等綁架、家被抄,蘭女士被劫到沈陽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已被構陷到甦家屯區檢察院。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八日上午九點多,甦家屯區法輪功學員單琴淑在家中被非法抄家並綁架,後被劫到沈陽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已被非法批捕。

遼中區一名法輪功學員遭綁架

二零一八年九月四日下午,原遼中縣(現遼中區)六間房學校優秀教師陳敏,在豪林購物中心門口講述法輪功遭迫害真相時,遭構陷,被遼中區西街派出所綁架、抄家,後被劫到沈陽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已被構陷到遼中區法院。

沈北新區一名法輪功學員冤獄期結束,當天被劫到看守所非法關押

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晚七點多,沈陽市沈北新區公安分局和馬剛鄉派出所警察闖進沈北新區馬剛鄉法輪功學員王永利先生家里,公開綁架、搶劫,王永利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五日,王永利被吉林省延邊州琿春市合作區派出所警察綁架,經歷了毒打、“烤全羊”、澆涼水、搓肋骨、用手銬鑰匙點穴、用高壓電棍電擊等酷刑折磨;後被非法判四年,非法關押在吉林省第二監獄繼續迫害。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王永利四年冤獄期結束,當天被沈北新區“610”人員、沈北新區公安分局、沈北新區馬剛鄉派出所警察及馬剛村書記等五、六個人,從吉林省第二監獄劫持到沈北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一個多月。

三、遭騷擾的法輪功學員

沈陽市各派出所在市“610”及政法委的直接操控下,直接參與對轄區法輪功學員的騷擾。有的打電話騷擾家人;有的直接進入家里盤問、非法拍照;還有的冒充物業經理、冒充煤氣公司人員、冒充水務人員等等進行騷擾的。至少二十一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還有很多被騷擾的法輪功學員沒有報道出來,無法統計。

被騷擾的法輪功學員有︰

沈北新區︰孟姓學員、任秀琴、馮亞杰、秋鐵艷、曲麗紅、牛桂華
皇姑區︰叢淑珍、金龍家具城附近一學員、韓女士、劉志敏、李成茹、松花江街一老年學員
甦家屯區︰耿露青、蘭立杰、蘭麗華、沈煤集團紅陽三礦一學員
沈河區︰一女學員
和平區︰楊芝蘭
鐵西區︰張穎
大東區︰馮旭鵬
于洪區︰劉姓學員

四、在迫害中離世的法輪功學員

吳業鳳女士在迫害中離世

二零一八年一月七日上午,在經歷非法關押、電棍酷刑、被監獄灌食不明藥物等迫害,全身浮腫、各器官衰竭的沈陽法輪功學員吳業鳳女士在迫害中離世。

一九九九年深秋,吳業鳳女士被劫持到龍山洗腦班迫害,頭部被警察用電棍電擊。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五日,吳業鳳女士被沈陽皇姑區亞明派出所警察跟蹤、綁架,被劫持到沈陽市看守所迫害,被警察野蠻灌鹽水,一度生命垂危;被沈陽市看守所迫害一年後,吳女士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繼續迫害。在女子監獄九監區,吳女士被犯人用機器針扎、挑膝蓋,在強迫“轉化”下導致失語。二零一一年九月份,吳女士被關到十二監區(監獄醫院)迫害,整日被灌藥,被海城市殺人犯王翠萍毆打,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五日,五年冤獄期滿,吳女士回到家中。在經歷非法關押、電棍酷刑、被監獄灌食不明藥物等迫害,吳女士全身浮腫,各器官衰竭,于二零一八年一月七日上午離世,年僅五十五歲。

陳存利先生在迫害中離世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九日晚十一時,在經歷多次非法關押、跟蹤、騷擾、恐嚇等迫害,心髒病復發的沈陽市甦家屯區法輪功學員陳存利先生在迫害中離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陳存利進京上訪為法輪功鳴冤,遭綁架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零年十月,陳存利再次進京為大法討公道,遭綁架,被非法勞教三年,被非法關押在沈陽龍山教養院迫害;期間,又被轉到沈陽張士教養院。回家後,警察和街道的人三天兩頭來陳家騷擾;陳存利被迫離家流離失所。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九日凌晨兩點,流離失所近一年的陳存利被綁架到沈陽張士教養院迫害。二零一四年六月,陳存利在市場做買賣,遭構陷;六、七個全副武裝的持槍警察前來非法抓捕。市場人多,陳存利在明真相世人的掩護下走脫。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日,陳存利、耿露青夫婦根據憲法賦予的權利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被沈陽市甦家屯區民主派出所趙廣宇等多個警察綁架到派出所,非法關押了二十四小時;期間,六、七個警察當著陳存利的面,強行把耿露青銬到了鐵椅子上。

在經歷多次非法關押、跟蹤、騷擾、恐嚇等迫害,心髒病復發的陳存利于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九日晚十一時含冤離世,時年六十八歲。

結語

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發動的這對法輪功修煉群體的滅絕性迫害,給上億法輪功修煉者和他們的家人帶來巨大的苦難。同時,這場對無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國的法制越發黑暗,也使中國社會的道德越發淪喪。所有的中國人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

人在做,天在看。遭惡報的大、小官員,無論官職多麼顯赫,只要參與了對法輪功的迫害,沒有一個漏網的。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報道,參與迫害法輪功,大陸至少有455名政法委書記(副書記)遭到不同形式的惡報。

古人雲︰“禍福無門,唯人自招;善惡有報,如影隨形。”這些引人深省的古訓絕不是危言聳听、空穴來風,它就是亙古不變的天理再現!奉勸所有還在參與迫害的人不要再助紂為虐,趕緊懸崖勒馬,否則惡報加身之時,悔恨晚矣。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