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健甫在雲南省第一監獄生命垂危

Print

【圓明網】四川攀枝花市法輪功學員廖健甫三次被非法判刑,遭冤獄迫害十多年,目前在雲南省第一監獄生命垂危。家屬要求保外就醫,監獄方不放人。在二零一九年元月二十四日家屬前往探視時,廖健甫已被迫害成血壓高到240,醫生確定為腦硬。

65歲的廖健甫由于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在中共對法輪功持續至今近二十年的迫害中,多次被綁架、關押。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七日上班時,廖健甫被攀枝花市公安局國保支隊、攀枝花市公安局東區分局國保大隊等人劫持,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五日被攀枝花市東區法院非法判八年,在四川德陽監獄遭受種種折磨。二零零九年出獄回家,由于無生活來源,外出成都打工,剛上班兩天又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成都市看守所,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六日被成都市武侯法院非法判兩年半。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二日,廖健甫與攀枝花市法輪功學員宋南瑜(七十歲)、付文德(退休警察,七十歲,二零一四年二月開始學煉法輪功)和雲南省華抨縣法輪功學員周富明(六十多歲),于在華坪縣境內懸掛圖片和粘貼“法輪大法好”標語。

為此,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一日,宋南瑜、付文德被華坪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非法抓捕,並非法抄家,同日非法關押在華坪縣看守所。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二日,廖健甫被華坪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非法抓捕,十三日,被非法關押在華坪縣看守所。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五日宋南瑜、廖健甫取保候審,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七日付文德取保候審。華坪縣法輪功學員周富明沒有被關押,因他妻子長期臥床,無人照顧。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四日,華坪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將構陷的四名法輪功學員的案件移送到華坪縣檢察院,二零一七年九月七日,第一次退回偵查機關補充偵查,二零一七年九月七日,宋南瑜、付文德、廖健甫、周富明被華坪縣檢察院取保候審。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六日,第二次退回偵查機關補充偵查。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四日,華坪縣檢察院將構陷的案件移送到了玉龍縣檢察院,玉龍縣檢察院將四名法輪功學員起訴到玉龍縣法院。

玉龍縣法院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二日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廖健甫、付文德、宋南瑜與周富明。非法開庭前夕,玉龍縣法院對四位法輪功學員及其親屬和五位辯護律師非法搜身,付文德的一位律師抗議他們是執法犯法。審判長和瑞偉,主審法官和鳳生,審判員趙澤榮,三人組成所謂“合議庭”。

上午九點過開庭,公訴人每問一個問題,廖健甫都回答︰“與指控的罪名無關。”當律師向廖健甫問到幾個問題時,廖健甫向律師指出,你要根據指控的罪名來提問,不要脫離指控的罪名問我,比如說利用邪教組織,你是怎樣利用的邪教組織?你(五月十二日)的行為破壞哪一條法律?使法律不能正確的施行?

公訴人完整的念完與指控的罪名無關的事實,法官無任何語言。這一程序完後,由當事人陳述。

廖健甫在陳述之前,首先依法向審判長提了一個請求,他說︰“根據刑事訴訟法第十四條規定,根據合議庭的鄭重承諾,為了一個問題一個問題的說清楚,我要多佔用一點時間,請審判長保障我的陳述原原本本的念完,使我的合法權益真正落到實處。”

廖健甫念到“給法輪功定性的由來,是江澤民個人意願在誹謗誣陷法輪功”時,主審法官和鳳生阻止不讓念,說我們看了你寫的,不用念了。

廖健甫念到︰“公檢法對本案應依法公平公正收集調取有罪無罪的事實證據,根據刑事訴訟法第五十條規定,有罪無罪都應收集調取證據材料,因此,我要闡述法輪功不是邪教的事實,根據有關資料顯示,從法輪功發展狀況和法輪功簡介中,就能證實法輪功是不是邪教的問題”時,主審法官和鳳生阻止不讓再念下去,他說︰“你的辯護意見已經呈送上來了,我會去看,不用念了。”廖健甫說︰“你不讓我念,怎麼證實我無罪,你對我不公平。”

當廖健甫念到指控破壞法律實施的事實證據問題,要求公訴人按照刑事訴訟法第四十八條的規定,請公訴人出示破壞法律實施的物證、書證、證人證言、鑒定意見及有關事實說明時,主審法官又阻止不讓念,你再念我就不讓你念了。

廖健甫寫了九頁辯護意見,在和鳳生阻止下,只念了四分之一,沒有完整的把無罪的事實說清楚,就這樣被和鳳生糊弄過去了。付文德寫了六頁的辯護意見,宋南瑜寫了五頁的辯護意見,都只念了一小部份,大部分都遭到主審法官阻止不讓念。

在麗江市政法委、司法局的非法操控下,玉龍縣法院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和事實證據的情況下,枉法冤判了四位老年法輪功學員︰廖建甫被冤判四年,處罰金三千元;宋南瑜被冤判三年半,處罰金三千元;周富明被冤判二年,處罰金二千元;付文德被冤判三年半,處罰金三千元。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一日,廖建甫、付文德、周富明被劫持到雲南省第一監獄,宋南瑜被劫持到雲南省第二監獄。廖建甫家屬因其健康原因要求保外就醫,但仍未收到任何反饋。廖健甫多次出現腦溢血癥狀。

廖健甫由于多次被邪惡迫害,在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日廖健甫的家屬去監獄探望時,已得知廖健甫的血壓高到240,在二零一九年元月二十四日家屬前往探視時,廖健甫已被迫害成血壓高到240,醫生確定為腦硬。廖健甫已生命垂危,監獄方還不讓保外就醫。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