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囹圄十五載返家 八旬父母思兒命垂危

Print

【圓明網】河南大學本科畢業的李明因堅信法輪大法,二十多歲時被中共冤判十五年。他的父母不能接受兒子做好人而坐牢這一殘酷的現實,終日牽腸掛肚,母親已臥床不起多年,父親因勞累過度而不能直立行走只能爬行,而爬幾步就氣喘吁吁,生活狀況令人堪憂。

李明,男,現在四十出頭,東北人,一九九五年考入河南理工大學。就讀期間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是個善良正直、品學兼優的好學生。一九九九年李明畢業時正值江澤民邪惡流氓集團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他放棄了剛分配的工作,留在學校所在地反迫害證實法。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底,李明在向人們講述法輪功真相時遭當地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在當地看守所。法院開庭的當日,他突然從懷里掏出一條自制的“法輪大法好”條幅,高舉過頭頂,在場的人都驚呆了,這一壯舉有力的震懾了邪惡,令他們感到理屈而又膽寒。邪惡惱羞成怒,隨後將李明冤判十五年,關進了河南省新密監獄。

中共的監獄對待法輪功學員可謂慘絕人寰,新密監獄是個黑窩,那里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也被曝光過,如采取剝奪睡眠,每天二十四小時的罰站、罰坐、罰蹲、毒打等酷刑折磨。但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李明仍然堅守信仰,不寫所謂“三書”,不妥協,堅持十五年不轉化。

一次,李明連拉帶吐長達七天七夜,整個人瘦得脫了相,他感到頭暈目眩,呼吸微弱,眼看就不行了。便在心底求師父︰“師父救我,我不能死,我要一修到底!”隨著這驚天動地的一念,瞬間便柳暗花明了。

中國有句俗話︰度日如年。李明在監獄的切身體會用“度秒如年”正合適。他每天處在恐怖的氣氛中過著非人的生活,也日夜思念著含辛茹苦撫育他的雙親,盼著早一天能夠回到他們身邊盡孝道。

李明終于熬到了二零一九年元月,整整十五年的冤獄生涯結束了,佇立在監獄的大門前,望著前來接他的同修們頓感悲喜交並。而見到他的同修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只見眼前的李明,面色黧黑、骨瘦如柴,過去茂密的黑發幾乎掉光,剩下的寥寥數根還全是白發,曾經朝氣蓬勃的陽光少年變成了一位久經風霜的老者。

幾天後,李明和同修告別回到久別的故鄉,不顧一路風塵的疲憊,迫不及待的趕著回家與十五年未曾見面的父母團聚。可當他走進家門,看到的卻是滿目的淒涼與蕭瑟,母親已癱瘓在床,眼窩深陷,兩鬢如霜。見到兒子回來,她激動地伸出手,那粗糙的手上爬滿了一條條蚯蚓似的血管,令人不敢直視。而父親也已是“艱難苦恨繁霜鬢”且身患重病不能正常行走,靠著艱難的爬行來料理家務和照顧母親,他每爬行幾步便累的氣喘吁吁,歇息片刻方能繼續前行。李明的眼淚無聲地流淌著,從豆蔻年華身陷囹圄十五載,驀然回首卻恍如隔世。

父母曾身體健康、健步如飛,那時李明是他們的驕傲,因為他們的兒子從小聰明好學、乖巧孝順,還順利地考上了大學。可他們做夢也沒想到德才兼備、才華出眾的兒子,只因信仰真、善、忍,努力成為一個更好的人,被判了十五年的重刑。在兒子人生最寶貴、最能為社會創造價值的十幾年的時光,被迫在鐵窗中度過!他們怎麼也想不通,為什麼要將一個好好的家庭逼成這樣?這個社會難道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嗎?十五年來,二老勞累奔波投訴無門,吃不好、睡不好,分分秒秒都在煎熬中度過,沒有收入的困窘,二老的身體每況愈下,釀成了以上那一慘景。

如今的李明只想留在父母身邊,這個充滿快樂和幸福的家庭已支離破碎十五年了,年過八旬的父母在風雨飄搖中身患重病,不知又能和自己相伴多久?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