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Print

【圓明網】
編者注︰“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在勞教所我被迫害期間,2000—2002年間,在邪惡的環境中,由于長時間不能學法,又不注意修心,意志逐漸消退,因而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利用名、利、情把我往下拖。它們利用包夾、警察對我們嚴管,限制自由,縱容犯人打大法弟子,利用被“轉化”了的學員輪番圍攻,逼迫轉化,利用單位領導用降職、降薪、開除公職等來威脅等等,從而我生出了怕心︰怕吃苦,怕被超期關押等,因此被動的接受了所謂的“轉化”,寫了不該寫的東西,鑄下了大錯。從勞教所黑窩出來後我才明白︰這是污點、是恥辱,是對師父的背叛,我懊悔極了。尤其更可恨的是在黑窩里,在歡喜心、顯示心和愛听好話心及怕心的作用下,被利用為其抄了黑板報和寫了“揭批×××”字樣的黑板報,做了有損于大法的事,犯下了難以饒恕的罪過。雖然從黑窩出來後,我也寫過聲明,但那時怕心還很重,也沒有從根本上認識自己的問題,以至于十多年過去了,這件事一直讓我深感不安。今後我一定要听師父的話,堅定走師父安排的路,助師正法,做好三件事,並在不斷向內找的實修過程中,去掉為私為我的心,不再被邪惡鑽空子。同時,我從新嚴正聲明︰過去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有損于師父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在助師正法中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張玲 2019年3月1日


嚴正聲明

在二零一五年九月份,派出所警察上我家,問我是否起訴了江澤民,我說我是寫了起訴江澤民的訴狀,還問我為什麼起訴他,我如實的作了回答,還問了一些話,最後讓我在他們寫的“筆錄”上簽字,我知道不該簽字,不應配合,但怕自己被迫害和怕找麻煩心的作用下違心簽了字,事後听說他們又在後面加上了“同意撤訴”的內容。還有在二零一六年五月份,派出所出動了兩輛警車,把我綁架到拘留所拘留5天,沒有別的內容,當時覺得也不該簽字,那時怕不簽字不讓回家,怕加重對我的迫害,怕心也不時的冒上來,想快點離開,就簽了字。回家後,看到這紙的後面寫了由于我宣傳“邪教”言論拘留五天。我知道自己錯了。還有二零一八年警察到我家,問我是否還煉法輪功,我說煉,要去了我的電話號碼,也是由于怕找麻煩的心快打發他們走,認為給了他們,我再換個手機號就完了。其實這三次,沒有按照大法的要求做,配合了邪惡的迫害,承認了邪惡的迫害,都是自己怕被迫害的心和求安逸心造成的。現在我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鄭重聲明︰我在這幾次被迫害中不符合大法的所言所行全部作廢。以後嚴格要求自己,不再給大法修煉抹黑,堅修大法到底,助師正法,直至圓滿。劉漢良 2019年3月2日


嚴正聲明

2008年9月5日下午,我去同修家拿真相資料,門一開,就看見四、五個警察和派出所的人在非法抄同修的家。我一門就被一位警察問是來干什麼的,隨即就要翻我的包,當時我的包里有一本明慧周刊,他們就認定我們是一起的,就不準我回家,把我們非法綁架到市賓館。在賓館非法關押一個星期,被非法詢問。在第一天非法詢問時,我給公安警察講述了修煉的情況,由身體不好,到所有病癥不翼而飛,我認定了這個功法很好,決心修下去不動搖,就被他們非法關押到市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一個月,于10月10回到家。回家一個月,又通知我去派出所搞手印、抽血、拍照等,我做了一個修煉人不該做的事。現在我認識到了修煉的嚴肅性,修煉不能摻雜私心和雜念等。現在我嚴正聲明︰對我過去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做好三件事,做到信師信法,做師父的真修弟子,讓師父欣慰,完成使命,隨師父返回自己的家園。王慧珍 2019年3月4日


嚴正聲明

大概是2014年我去外地發真相資料講真相救人,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構陷,我被非法綁架到派出所。當時我不說話,不簽字,沒有配合,自己以為正念足。可是我兒子為了我不被迫害,給派出所行賄三千元錢,派出所叫我兒子簽字就放人,兒子叫派出所自己簽就行了,派出所叫報個名字,兒子就報他弟弟的名字,簽了小兒子的名字。為了不被迫害,我當時在場沒有制止,等于還是配合了邪惡。怕被迫害,沒有正念,還隱藏到今天,真後悔極了。現在我嚴正聲明︰過去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念頭、言行及派出所人員代簽的字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多學法,走好走正修煉路,去怕心,彌補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跟隨師父回家。程細慶 2019年3月1日


嚴正聲明

2003年被邪悟者把我出賣關看守所。在黑窩里一個月時間,我不轉化,不寫什麼保證,後來他們派人送我回家。到家後,他們拿出一個條子給我,當時我沒看什麼順手接過條子放屋里了。他們走後我發現上面是惡毒誹謗師父的話。2003年村治保托我大嫂帶給我一個條子讓我簽字畫押我不干,她把我兒子騙出去在黑暗處替我按了手印。2005年我外出救人時被舉報,綁架到看守所。一個月後放回時,公安分局的讓我寫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話,我不干,他們又誘騙女婿替我寫了。我現在嚴正聲明︰以上三件事中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徹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魏延芳 2018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五日上午,鎮司法所長和兩名派出所警察在村委會主任的帶領下上門騷擾,問我是否往北京郵過信,是否寫信起訴江澤民,信件是誰打印的,在哪印的等。我當時只承認了寫信起訴江澤民的事實,其它一概沒回答,後來負責記錄的警察又讓我簽名,並騙我說他們只是走個形式調查一下事實,如屬實就簽字,當時我由于怕心重就違心的簽了,臨走他們又搶走了兩張大法師父的法像。後听同修說邪惡在每個大法弟子簽字的內容里都加上了“同意撤訴”的內容。特此我鄭重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直至圓滿。葛艷輝 2019年3月2日


嚴正聲明

二零一五年九月份派出所警察上我兒子家敲門,他們問我是否起訴了江澤民,又問我為什麼起訴江澤民,我沒回答他,問從什麼地方郵寄的,還問了一些別的話,最後讓我在他們寫的筆錄上簽字,我知道不該簽字,不應配合,因當時怕心很重,怕被迫害和被騷擾也違心簽了字,事後听說他們又在後面加上了“同意撤訴”的內容。現在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在修煉上走好師父安排的路,努力做好三件事,多救人,這是我應該做的,這是大法弟子的責任,我的生命是師父給的,我就是來助師正法的。宣俊玲 2019年3月2日


嚴正聲明

我于2018年11月15日被警察綁架,在看守所刑拘兩個半月。2019年1月14日在法院開庭,法官逼供,不說就不放,我怕判刑不讓回家,就寫了“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2月1日才放我回家。我心里非常痛苦,但我實在承受不住了。我感到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從現在開始我要回到師父身邊,好好學法,煉功,一修到底,彌補過錯,跟師父回家。李國玲 2019年3月6日


嚴正聲明

九九年江澤民集團在全國掀起了對大法及大法弟子的瘋狂迫害。在紅色恐怖的籠罩下,街委配合到大法弟子家收書,出于怕心,我就將《轉法輪》交了出去。當時是想應付過去,根本沒想到這是助邪黨為虐之事,是對師、對法的不尊不敬,甚至是背叛大法的行為。直到最近我才認識到這種行為的嚴重性。因此,我特寫此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呂杰 2019年3月3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九年七、八月份我與同修京護法,十多個同修住在一家旅店,由于只有一本《轉法輪》,住的又是單間,學法時就把《轉法輪》拆開了,拆成八講,每人一講,自己學,把《轉法輪》第一頁師父的照片和法像保存在旅店的窗戶上,後來又多次換了住處,由于環境緊張沒能隨身帶走,事隔多年心中很不安,覺的對不起師父,心中很難過。我聲明︰我一切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曲德洪 2019年3月6日


嚴正聲明

我曾于二零一零年七月被市610和市國保大隊抄家,冤判為“取保候審”一年。事後怕心嚴重,屋里不敢放大法書籍及資料,便將大法書裝一箱內,放在居住小區停車棚內一個櫃子頂上,大約半年後,發現櫃子已不在。我心中很懊悔,此行為是對師尊、對大法的最大不敬。今我嚴正聲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程桂欣 2019年3月1日


嚴正聲明

2008年北京奧運會期間,坐長途汽車到醫院給女兒陪床,被當地政府和派出所人員以奧運安保為名攔截、綁架,被逼迫摁手印,被逼迫踩師父的法像。還在其它時間未能保護大法書、甚至授意常人可以毀壞大法書,致使大法書去向不明。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聲明︰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定修煉,敬師敬法,加倍彌補過錯,修煉到底。陳光蓮 2019年3月5日


嚴正聲明

2018年12月份我在集市上向群眾講大法真相,被當地派出所人員非法綁架,準備送往監獄,後因體檢身體不合格而拒收,後來家屬出面擔保放回。由于當時我怕心重,又怕牽連家屬,所以違心的在“保證書”上按了手印,做了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愧對師父、愧對大法。現在嚴正聲明︰我以上所做之事作廢。今後抓緊時間從新做好,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郝麗琴 2019年1月20日


嚴正聲明

去年我被非法判刑8個月。在監獄里獄警使用各種手段迫害我,我都堅決抵制迫害。最後獄警看轉化不了我,就換了罰站、背抄監規和弟子規。我一時糊涂認為這些不算什麼,就配合了獄警。出獄後和大法對照,覺得不符合修煉人的做法,非常內疚。在此,我嚴正聲明︰在那期間我不符合大法的所作所為全部作廢。今後嚴格要求自己,嚴肅對待修煉。彭秀英 2019年3月5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九年邪黨打壓期間,自己毀過師尊的一本《洪吟》,還有一盤煉功磁帶。記得當時寫過嚴正聲明。時至今日回想起來,很痛心,修煉是嚴肅的,法是珍貴的,覺得自己犯了大罪,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宇宙大法,我再次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過錯,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以報師恩。趙淑霞 2019年3月3日


嚴正聲明

一次派出所的上門來問︰修大法沒有,我說“沒有修了”。再一次,兩個便衣逼我說“大法壞”,我表面上應付他們說了不該說的話,但我內心是認為大法好。我覺得自己對不起師父,對不起法輪大法。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表示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我要堅修大法到底。李英 2019年3月3日


嚴正聲明

在迫害初期,當時邪惡非常猖狂,打砸搶大法書籍和老師的法像。當時因為我剛走入修煉,心性低,怕被邪惡迫害,我就把師父的法像燒掉了。我不應該這樣做,我對不起師父。我現在聲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為作廢。今後我要加倍努力學法,做好三件事,彌補過錯,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姚煥 2018年11月5日


嚴正聲明

我于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喜得大法。七.二零以後,由于怕心,我違心保證“不學法,不煉功”。同修們幫助我,我知道自己做錯了,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做好,跟上師父的正法程,跟師父回家。王桂芳 2019年2月28日


嚴正聲明

前段時間我在被抄家迫害中沒有做好。今天我又被叫到了派出所。當公安問我︰是否還修煉大法時,我違心的說“沒有了”,並在“詢問筆錄”上簽字。我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修煉大法,堅修大法到底。何振宇 2019年3月6日


嚴正聲明

2018年12月17日我在家中被警察綁架,被非法拘留五天。派出所警察和管教強掰我的手按指紋、照像,我丈夫在“解除取保候審書”上簽的字。現在我悟到這也是配合了,在此我聲明︰我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為作廢。堅修大法到底。紀玉鳳 2019年3月6日


嚴正聲明

2000年我在監獄被邪惡迫害,為了早日回家,我罵師父、罵大法,寫了“三書”。這是不敬師、不敬法,認識到是自己有安逸心,怕被迫害的心。現在我聲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寫的“三書”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付慶華 2019年3月6日


嚴正聲明

2019年2月18日警察到我家非法搜查,問我煉不煉了,我說“不煉了”。現悟到是怕心使我說了對不起師父的話,我很後悔。我現聲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劉兆梅 2019年3月6日


嚴正聲明

在2009年4月份我被邪惡非法綁架到看守所。在看守所由于怕心配合邪惡指使背監規、抄監規、穿號服、抽血、采指紋。我聲明︰自己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圓滿隨師還。雷洪霞 2019年3月6日


嚴正聲明

2018年9月份,我地派出所又來我村行非法敲門行動,當時只有女兒在家,由于女兒害怕,被逼替我在“不煉功”的保證書上簽了字。現我聲明女兒替我簽的字作廢。彌補過錯,堅修大法到底。蔣玉芬 2019年3月6日


嚴正聲明

我于2016年被邪黨迫害,在2016年寫下“五書”。我嚴正聲明︰我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寫的東西全部作廢。跟上正法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李大勇 2019年2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在被關押期間,由于怕心,做了對大法不利的事。我現在聲明︰我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勇猛精,堅修大法到底,圓滿隨師還。夏銘良 2019年2月25日


嚴正聲明

由于在黑窩里壓力太大,我們在邪惡的逼迫下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言論聲明全部作廢。從今往後走師父安排的路,堅修大法到底。陳國志、尹姝榮 2019年2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在看守所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書面內容聲明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岳芬 2019年2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本人在“三書”上所寫的一切不利于大法、不利于師父的言論全部作廢。從新修煉法輪大法。張涵麗 2019年3月6日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