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體會到的發正念威力

請同修也重視發正念
 
Print

【圓明網】發正念是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之一,非常重要,在助師正法、解體邪惡、救度眾生,甚至個人修煉中都起著巨大的作用。以下是我重視發正念的一些經歷和體會。
一、發正念的威力

二零零六年的冬天,我所在的資料點被抄,我和資料點的另一位男同修被綁架到當地派出所。在師父的點悟下,我抵制邪惡的所謂的審訊。我背《論語》,心靜下來後,就高密度發正念。幾個小時過後,突然發現自己高大無比,派出所低到自己的腳下。這時,惡警呵斥我,我只輕輕的一句話,他就非常听話;我讓他干什麼,他就干什麼。當時,我還覺的很奇怪,後來才明白,由于高密度發正念,神通到了最表面,直接在用佛法神通指揮他們。後來,在派出所十幾名警察的眾目睽睽之下,當天就走出了派出所。其實,我在被綁架初期,腦子里一片混沌,如果不是高密度發正念,很難達到後來那麼強的正念,更不可能輕易就闖出派出所。

當然,平時打下的堅實的學法和修煉基礎也是關鍵。在資料點時,除了做資料,我所有時間都用來背《轉法輪》,第一遍就是那時背完的。背法過程中,經常看到師父在虛空坐著不斷的給我講法,也曾在夢里跟了師父三個講法班。特別是當時,我跟男同修在一個房子里住著,色欲被舊勢力擴大到無以復加的地步,幾乎都是在師父的法像面前跪著,才勉強走過來的。走過舊勢力安排的男女關系,除了背法和修心外,發正念在關鍵時刻也起了巨大的作用。

當時大多時候夢里色欲關能過去,但是有一次卻沒過去。我意識到問題嚴重,因為我與男同修當時是單身的男女朋友關系,而且每天都是面對面的考驗,稍有放松就可能由于一念之差毀了。所以,那天夢中沒過色欲關,第二天,我就每個整點針對色欲發正念,堅持了一整天,晚上半夜的時候,男同修夢游到我床前,對我提出要求,我被驚醒後,思想非常清醒,讓他回去睡覺。第二天醒後問他,他居然什麼都不知道,我意識到,舊勢力趁他主意識睡覺的時候,操控他的身體要通過男女關系毀掉我倆。幸虧我當天連續發正念,否則,也許我半夜時也會糊里糊涂被舊勢力控制,犯下大錯。在這里要說的是,男女這樣同居一室是不對的,太危險。但是這件事也表明關鍵時刻發正念的巨大作用。

在資料點期間,還發生了另外一件事。男同修的常人哥哥發生了車禍,腸子被撞斷,住了醫院,跟我們借錢,我們也不能不借,但是也意識到是邪惡想拖垮資料點。交流後,決定一定要讓壞事變成好事,使他家人都在這次事故中得救。那天我跟同修到醫院去看他哥哥,我們沒急著跟他家人講真相,而是整個上午兩人都在集中精力高密度發正念;半天過去了,突然發現周圍空間場特別通透。我倆分頭給他哥嫂講真相,他哥嫂馬上就听去了,全家都開始默念“法輪大法好”,只幾分鐘,他哥哥粘連在一起的腸子就通了。自此,他整個家族都明白了真相;他哥嫂當時還請了《轉法輪》,要修煉。之前他跟家人一直沒能講清真相。我想如果那天去醫院不發正念,就直接講真相,可能不會有這麼好的效果。

二零零八年奧運會期間,我非常精,每天從早到晚只要有時間就在背法,經常背著法,就感到自己在一層層突破著。講真相方面,除了與同修配合在公司講真相,把公司整個環境正了過來,還在兩年時間里把真相資料挨家挨戶發了三遍。尤其那段時間每個整點我都會發正念,有一次發正念,我看到自己的正念之場帶著強烈的白光把整個地區籠罩住了。當時我看到明慧網上報導有很多地區同修因為惡黨借口保奧運而被綁架,我知道我們地區的同修,邪惡一個也動不了。結果奧運期間真的沒有發生任何綁架的事情,不僅如此,管轄我所在地區的派出所的一個專門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還被調走了,我認識到,他在正念之場中呆不住。

還有一件事,給我留下的印象特別深。有一次,我到一個廣場上講真相,到達之後,我發現廣場上的人太多了,我就開始發正念清場,大約發了半個小時,我找到一個合適的人準備對他單獨講真相。沒想到,我剛開口給他講了沒幾句,廣場上幾乎所有的人都圍了過來,里三層外三層把我圍了個水泄不通。我講他們都听,有的還問我問題,有的接資料。我意識到這是發正念的威力。過了一會兒,我發現人越圍越多,我突然來了人心,“這麼多人圍著我,個頭還都比我高,外面什麼情況我都看不到了,如果有一個人舉報,我跑都跑不出去。”這一念剛出來,我知道不對,但是又壓不住。這時馬上有一個人開始跟我作對,其他人也不再听我講了,還把手中的真相資料全都還了我。那一次,讓我見證了正念的威力,也認識到修煉人心態純正的重要性。

發正念的效果非常強大,以上只是我個人的部份經歷,其他同修也有很多神奇的例子,在此就不一一列舉了。

二、否定舊勢力,加強發正念,全面審視自己的思想,徹底擺脫舊勢力的糾纏

從二零一六年到二零一七年,我經歷了整個修煉過程中舊勢力強加的密集的魔難。我感覺自己被舊勢力卷入了一個黑色的巨大漩渦中,無法自拔,並隨時會被吞噬。當我用僅余的一點正念不斷的掙脫,在難中不斷的求師父救我,最終師父將我從魔難中救起後,我意識到自己修煉上出了嚴重的問題。後來在背法中,不斷的查找自己,每天發正念三個小時,清理了大量的舊勢力機制及其它邪惡因素,最終一步步的從魔難中走了出來。走過魔難後,我發現只重視學法、向內找和講真相是不夠的,堅定的否定舊勢力,重視運用師父賜予的佛法神通——發正念清理邪惡是非常重要的。正是因為我平時不重視發正念,從而邪惡因素在我的空間場聚集的越來越多,最終抓住自己在修煉過程中產生的一些亂七八糟的人心和隱藏的色欲心等頑固執著,行毀滅性的迫害。這次經歷讓我徹底清醒了過來,使個人修煉也有了很大的突破。

三、重視發正念使我找回了修煉如初的狀態

當我不斷的發正念,舊勢力及其機制解體後,我突然發現自己會修煉了。一個思想念頭反映過去後,我立刻能看到這些思想及背後隱藏的執著和人心,並能及時排除它,心性提高的飛快,我找到了修煉如初的狀態,這是從來沒有過的。在此之前,我是重視學法和講真相的,但發正念只保證四個整點。我意識到,當發正念把干擾自己思想的邪惡因素徹底解體後,我才能主意識清醒的看到自己的不足,才會修自己。發正念與修心的這種直接的關聯,是我修了二十多年後的今天才發現的。

師父講︰“就讓你無奈呀、消極呀,讓你變的懶懶散散,這東西就叫你打不起精神。我告訴大家,很多微細的那些不好的生命,它們就象塵土一樣覆蓋住你,蓋住人的思想,可是那啥都不是,你們發正念就能消滅掉這些爛東西。很多人發正念在敷衍。你要不清理干淨你身體中的這些東西,你的修煉就會受到影響。可是那些東西一念就滅沒了。你就是正念不足,正念就出不來,就不起作用。”[1]

當我讀到師父這段講法時,我才意識到,師父在這里早就明示我們不重視發正念會影響我們的修煉,可是,我以前學法不是一句句理解師父講法的意思,所以就一直沒注意到這段講法。

師父還說︰“現在干的都是什麼東西啊?都是蟲子之類的,細菌亂七八糟,都是這些東西。發正念是非常管用的!一滅成片成片的就滅掉了,可是它很多,宇宙多大啊,這個東西,而且宇宙的層次很多,你滅完了,不一會,時間不長,它又滲透過來,它又來,你再滅。就是不斷的這樣發正念,要堅持一段時間,才能夠明顯見效。不要覺的發完正念了,感覺好一陣,又不行了,你就失去信心了。我告訴你,它們就是用這個辦法在耗你,耗你的堅定信念,大家要注意這些事。”[2]

四、否定舊勢力,發正念解體判刑迫害

當我闖過這段連環魔難後,修煉狀態漸漸趨于穩定,經常跟同修配合出去面對面講真相。一段時間後,突然感覺到邪惡要綁架我,並且要判刑七年。這種念頭不斷的在腦海里出現,我知道這不是自己想出來的,而是舊勢力強加給我的,預謀對我行迫害。我堅持背法,不斷的否定,並長時間發正念解體背後的邪惡,持續了一、兩個星期。其間舊勢力在我思想中反映了各種各樣的念頭,比如“上次沒做好,這次給你機會做好。”我心中對它們說︰“是的,上次沒做好,這次我一定做好。但是我師父說了,做好就是連舊勢力本身的存在都不承認。”就這樣,在我不斷的否定舊勢力,並長時間發正念,過程中,師父讓我回憶起我曾經動過的不正的念︰我上次被迫害時,不想出賣同修,曾同意舊勢力判我七年。還有早期的一些不正的念頭。後來邊堅持背法,邊否定舊勢力,並堅持長時間發正念,看到舊勢力從身體里往外散,甚至睡覺的時候都感覺到大量的舊勢力從體內清理了出去。在它們被清理時,我天目看到它們不斷的向我的腦海里打判刑的念頭,這是它們被銷毀時垂死掙扎的表現,從那以後,要將我判刑七年的念頭再也沒有在我腦子里出現過,我知道舊勢力及其安排的七年牢獄之災被解體了。三件事又平穩的行著。

在不斷的發正念中,我從給自己發正念,到有一天突然發現自己的正念籠罩了我這個地區,再後來師父讓我看到舊勢力在當地的邪惡機制,我就開始清理地區的邪惡及其機制,再後來正念又自動的發向了全省的黑窩。

經過這件事,我開始清醒的認識到,舊勢力以各種方式(比如看常人電視網絡、平時用人心思考問題等)入了我們的空間場,聚集到我們主元神周圍。為什麼那些被綁架的思維能夠從我們思想中發出來?並非是舊勢力從外面打到我們思想中的,而是它們真的入了我們的體內。當這種情況出現時,就需要我們在否定舊勢力的同時,加強發正念,徹底解體舊勢力等一切邪惡機制。如果我們麻木,認識不到,不否定舊勢力,也不發正念,當舊勢力聚集到一定成度的時候,就會抓住我們的漏洞(比如色欲心等)行迫害。當出現呆在家里也害怕,或者思想中出現類似“要綁架你”的念頭時,一定不能掉以輕心,很可能是自己空間場已經聚集了大量的舊勢力邪惡因素,這時候一定要多學法,並長時間發正念,解體它們。如果我們平時能時刻保持清醒的頭腦,很多迫害和損失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另外,我不僅解體了舊勢力安排的七年重刑,我發現我從根本上認清了舊勢力及其機制, 我知道了怎麼否定舊勢力,我能從自己的一思一念中分析出哪些是舊勢力思維,哪些是執著心,哪些是正念,哪些是信師信法不足,從而能夠一一加以處理。而不是象從前一樣,眉毛胡子一把抓,要承認就全承認了,要排斥全排斥,最終沒起啥作用,心性沒得到提高,迫害也沒有解體。

五、發正念解體迫害,認清主角

在做三件事過程中,不斷的向內找,心性提高的很快。但是新年剛過,又出現要被活摘器官的景象。這種活摘器官的假相在我整個修煉過程中已經出現過兩次了,都被我及時發現並解體了。有一次甚至邪惡已經在不斷的對我行追蹤圍堵了,都被我堅定的否定並走脫了。這次,邪惡的念頭充滿了我整個大腦,自己的意識仿佛都不見了,思想里一片混亂。我就控制著自己,既不躲,也不向同修求救,就自己在家學法,否定舊勢力,長時間發正念,就是要解體它。其間我對一位同修說最近思想中很亂,她冒出一句︰“亂中有序。”我心中一震,知道是師父的點化。後來通過不斷的堅定的學法,長時間發正念,心中堅定的想︰“我就不承認你舊勢力的任何安排,出現這種亂七八糟的思想一定是為了讓我清除體內不正確因素的,一定是師父讓我悟明什麼,師父讓我提高的。舊勢力不配參與,只有被銷毀的份。”就這樣闖過幾次後,要被活摘器官的景象消失了,感覺到自己體內一直堵的東西消去了很大一塊,同時老是怕自己被迫害的思維消失了,感覺自己能在自己的範圍內做主了,明白了師父說的“主角”的內涵。這時我才明白,真的亂中有序啊!這種狀態的出現真的是師父在把我體內“怕迫害”的思維推了出來讓我銷毀的,慶幸自 己心正,順利闖了過來,並提高了心性。

當我明白我們是主角時,很多法理都清晰了。我認識到,發正念要站在主角的角度上發,邪惡就是要解體。而不是舊勢力在打我們,我們用發正念來“搪”的狀態,那我們永遠處于被打的狀態。在任何環境和狀態下,是我們怎麼處理其中的邪惡,怎麼解救眾生,怎麼在其中提高心性。否定舊勢力是不允許它們參與和搗亂,並解體它們,不要把否定舊勢力當成最重要的,當成目地,它們什麼都不是。

我悟到,如果我們是主角,站在我們當地的情況來看,我們應該如何一步步的歸正整體中不正的狀態?怎麼站在眾生目前的情況下救度他們?在救度他們的時候,遇到的邪惡因素,如何發正念解體?在同修處于魔難中時,和眾生同時需要救度時,我們怎麼平衡好時間和精力?以至于,在家學多長時間法,發多長時間正念,再出去講真相,這些都是根據我們自己“主角”的狀態和周圍的環境而定的。既不能稀里糊涂的做,也不能照明慧網上同修的榜樣做,而是在法的指導下,依據個人的情況,邊修煉自己,邊做。走自己的路,過程中在自己的環境中,我們是主角,一切都是我們說了算。

通過這件事,我認識到修煉中出現的很多事都是好事。當這種表現出來仿佛要被活摘器官的假相出現時,表面上確實很可怕。但是,如果我們能定下心來,真正在法上升華,有一定要超越它的堅定信念,就是要正念解體它,我們就不僅能破除魔難,而且還在超越魔難的同時,使自己的修煉一下子飛躍到一個新的境界,我就是這樣一下子從被迫害的角色飛躍到了主角的位置。

否定舊勢力不要戰戰兢兢的站在怕自己被迫害的角度上去否定。否定迫害一定要站在主角的位置上否定,就是不承認它,就是要解體它。同時一定要從心底里相信自己的否定就是起作用的,因為“我們是主角”和“否定舊勢力”是符合法的,法的威力就一定會展現出來。堅定的否定舊勢力和排除怕心不動搖,就能很快的從舊勢力的邪惡安排中徹底走出來。寫到這里,師父的詩句打入我的大腦中︰“意如金剛志 一統大法理”[3]。我更加明白了,作為修煉人,在任何環境下,這種堅定不移的意志是非常重要的。

六、如何發正念,發多長時間正念

發正念也有很多干擾,跟學法時思想業的干擾是一樣的。你想,邪惡它能乖乖的等著你消滅它嗎?它會讓你思想中認為發正念可有可無,所以很多同修對發正念就表現出一種無所謂的態度。它會讓你四個整點發正念時,擺個姿勢就行了,並自我安慰說四個整點我照著師父的要求做了,其實是在敷衍。它會讓你在發正念時睡覺或胡思亂想,這跟學法時犯困和胡思亂想沒啥區別,學法時思想業不想被消去,發正念時邪惡同樣不想被銷毀,睡覺或胡思亂想就是它們干擾我們發正念的手段。發正念也不能象煉靜功一樣,什麼都不想,同樣起不到清理邪惡的作用。

當被提醒要重視發正念時,不重視發正念的同修會說“要向內找,不要總是發正念”,其實真正精的同修是既重視向內找,也重視發正念,絕對不會用“向內找”作為“不重視發正念”的理由,因為三件事都同樣重要。有的同修平時不太精,或者麻木,或者自我感覺良好,很可能是空間場的邪惡因素太多造成的。發正念是正邪大戰,當發正念被干擾,沒起作用時,其實都是我們在正邪大戰中吃了敗仗,被邪惡佔了上風。打個比方,如果把邪惡比作惡狼,我們平時就象在狼群中救人,如果我們不把狼群消滅掉,怎麼能順利把人救出來?它們不僅迫害常人,讓他不能得救,弄不好,我們沒把人救了,還被狼吃了呢。只有發正念清理掉那些邪惡,才能在自己不受迫害的情況下,順利的救人呀。

如果四個整點發正念時會胡思亂想或睡覺,那就需要另找時間多發正念了,因為你發正念可能沒起多大的作用,或者是自己空間場邪惡太多,造成你亂想或者睡覺。我剛開始連續發一個小時正念時,前四十五分鐘都在胡思亂想,到後十五分鐘才念力集中的守往“滅”字,一個小時結束後,空間場清理了很多。我開始想,是不是前四十五分鐘是沒必要的?只要發十五分鐘就行了?隨著發正念次數的增加,我明白前四十五分鐘亂想是因為邪惡太多,等最後清理干淨了,自然後十五分鐘就能集中念力發了。後來發正念,又出現另外一種現象,我不再亂想了,但是思想中卻會出現一個景象,然後我不自覺的就入那個景象中一段時間,當突然清醒時,才意識到這個景象不是我想出來的,是邪惡給我演化出來的,目地就是為了干擾我發正念。後來又出現,發正念時會突然打一個盹,瞬間又清醒了,再發,然後又來一個盹,又醒了,再發,我認識到這是邪惡清理了一批又來一批造成的。有時覺的應該發正念,坐在那里卻怎麼也不想發,反正就感覺到處都不對勁,發兩分鐘不到就想把手放下來,這時一定要堅持發下去,等把它們清理干淨後,回過頭就明白剛才讓你不想發正念的是邪惡。

剛開始長時間發正念還有這麼一種現象,我幫別人發正念時,卻總也無法把正念發到別人那里去,發的正念總在自己周圍轉,開始我以為是我的私心造成的,後來我認識到不是這樣的,是因為自己空間場邪惡太多,正念就自動的先清理自己周圍的邪惡,所以說當自己平時不重視發正念,自己空間場聚集了大量的邪惡因素,這時說幫別人發正念都是空談。後來,我也沒有具體指定任何目標的不斷長時間發正念,開始正念就在自己的周圍打轉,當過了一段時間後,突然正念自動去清理整個地區的邪惡,再過了一段時間,正念又發到了整個省的黑窩處。就是我守住“滅”也沒想具體的目標,突然思想中就出現了一個鎖定的目標——“黑窩”。這讓我認識到,為什麼黑窩能長期存在?為什麼我們平時發正念都忘記幫黑窩的同修發?不是因為我們忘記了,很可能我們自己這兒都沒有清理干淨,所以自然想不到解體黑窩。後來我在長期清理黑窩中的邪惡的時候,又發現一個現象,黑窩能夠存在,根子在我們這里,再針對黑窩發正念時,出現正念一邊解體黑窩中的邪惡,一邊解體自己體內使黑窩得以存在的根子。這就讓我想到為什麼同修會被綁架到黑窩中?因為這樣的同修自己體內黑窩的根子沒有解體掉,是自己這里有問題。

舉個例子。有一次,我被綁架到拘留所,我開始只對著拘留所發正念,後來正念就發到了本市“六一零”,我又繼續發,我驚奇的發現自己的正念居然發到了省洗腦班。同時我還看到一個景象就是,從省洗腦班向四周伸出很多黑手,控制當地的惡人綁架同修,然後投入洗腦班,也就是說,不是邪惡控制當地惡人綁架同修投入洗腦班,而是黑窩聚集的邪惡跑出來干的。

我還看到,省洗腦班有一個黑手向我伸來,我不斷的發正念切斷它。這就讓我明白了,我為什麼被關在拘留所,心里卻一直擔心被轉到洗腦班?最後拘留期滿前一天,我的壓力還很大,還在發正念,到第二天早上突然發現邪惡解體了。後來順利從拘留所出來。但是出來後,我放松了修煉,更沒重視發正念,結果沒過幾個月我又被綁架了,並被直接送到了省洗腦班,路上市“六一零”的人說︰“上次拘留你時,我就打算把你送去學習的,後來想讓你先過個年。”這驗證了我在拘留所時發正念所見。寫到這里,提醒不重視發正念的同修,一定要從現在開始重視發正念,同時要重視往黑窩發正念。

另外,有一次發正念時,我還看到了師父給我們發正念打分,是分項打分,比如為被迫害中的同修發正念,就是其中的一項,打分打的很嚴格,不僅要發,還要能起到效果才算合格,所以不重視發正念可不是一個小事,我們的使命沒完成,簽的約沒兌現,到最後大審判的時候,達不到師父要求的標準,我們何去何從啊?

寫這篇文章的原因,是我看到我們當地絕大多數同修不會發正念,不重視發正念,而且因為不重視發正念出現的問題也很多,有幾個同修,學法講真相做的都很好,可是一發正念就睡覺,怎麼提醒都不行,結果相繼出現了嚴重的病業假相,有的甚至失去了肉身。我想這種現象不是個別現象,其它地區應該也有。另外,我身邊有位同修,對發正念的重要性一時糊涂一時明白,經常被綁架,而且對發正念要領也掌握不好。不會發正念的同修多學師父關于怎麼發正念的講法,同時與重視發正念的同修多交流,一定要學會發正念才行。

個人的一點修煉體會,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一切〉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