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南山派出所折磨法輪功學員致死致殘案例

Print

【圓明網】牡丹江市鐵嶺河鎮南山派出所原所長謝春生、副所長苗強殘忍迫害法輪功學員,采用灌芥末油、單指綁吊、鐵板刮肋條、老虎凳、頭上捂棉被等殘忍手段折磨,致使多名法輪功學員傷殘,法輪功學員崔存義被南山派出所惡警殘忍虐殺,高炳榮被毒打致瘋、抑郁而死。

高炳榮被毒打致精神失常,含冤離世

牡丹江市郊區鐵嶺河鎮大青背村高炳榮(高炳茹)與丈夫于老六有緣修煉法輪功後,身體疾病消失了,家庭也和睦了。

二零零一年二月,高炳榮被鐵嶺河鎮南山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抄家,南山派出所苗強對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高炳榮等十多人實施酷刑折磨。苗強等警察魔性大發,六名男警察一起持續毒打高炳榮一個女人,從晚上七點一直打到下半夜一點半多。毒打過程中,苗強等人還采取逼迫高炳榮罵大法師父、踩大法書、撕大法書等惡劣手段。高炳榮被打得遍體鱗傷、血肉模糊。南山派出所不但不予治療,反而把她非法關押到牡丹江看守所繼續迫害。

高炳榮被送到看守所時,腿已經瘸了,走路一瘸一拐的。她的胳膊、雙腿、渾身上下都是青紫腫脹的。眼楮腫得只剩一條縫,臉上有青紫的腫起來的傷痕。腦袋上有大小不等的腫包,大的幾處有雞蛋大,嘴角處血痕模糊。當時看到高炳榮慘不忍睹的樣子,很多人流下了眼淚。管女房的女警都氣憤地說︰“辦案單位這麼缺德,沒人性,把人打成這樣。”

高炳榮被送到看守所後,已經被折磨得精神有些不正常,發作時就哭鬧不止,好似被打時到處躲閃的狀態。看守所長和警察們都來看,然後就說讓辦案單位打得精神不正常了。所長就讓四、五個刑事犯按住她。之後每發作時就讓人按住她,每天經常發作,一看到警察從窗外經過,她就嚇得立刻渾身發抖、哭鬧,開始發作。

被關在看守所十多天後,有一天,管房女警于德榮把高炳榮叫出去,哄騙她說“你寫個保證書就放你回家”。高炳榮當時是清醒的,就沒寫,然後回房了。後來包房警察又不斷找她、哄騙她,她就寫了“保證書”,可是並沒有放她回家。

後期高炳榮發作頻繁,狀態越來越差,後又轉到洗腦班強制轉化迫害。半年之後,在廣大法輪功學員的強烈要求下,牡丹江“六一零”頭目李長青(後遭惡報,五十來歲患癌癥死亡)伙同南山派出所苗強提審高炳榮,因怕承擔責任,勉強將她釋放回家。高炳榮被折磨精神失常後,每天極度恐懼,怕見人,回家一年多之後憂郁而上吊死亡。

崔存義被殘忍折磨致死,凶手逍遙法外

崔存義

牡丹江法輪功學員崔存義(男,時年五十四歲)被當地警察迫害致流離在外,有家不能回。後來警察對其家屬說︰“他沒什麼事,我們不抓他,讓他回來吧。”家屬相信了警察的謊言,讓崔存義回了家。崔存義到家後不長時間,即于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前後被東安公安分局警察綁架,然後把他送到南山派出所,惡警將他殘忍迫害致死,既無口供又無筆錄。公安局先揚言說其自殺,後又謊稱心髒脫落而死。五月十五日才通知家屬。

崔存義的身體被打得遍體鱗傷,經法醫解剖驗尸,肋骨被打斷五根,肺部全黑,眼楮紅腫,腿部全黑,慘不忍睹。先後做了二次法醫鑒定,黑龍江省司法鑒定中心的法醫做出了公正的結論。但其鑒定報告不給家屬,不讓家屬錄像、照像、復印。

家屬欲到省里上告,牡丹江公安局忙封鎖了牡丹江的民航、鐵路、公路,不準其家屬離開牡丹江,妄圖掩蓋殺人犯罪事實。家屬堅持不懈的多次去省城和北京上訪,牡丹江公安局不得不于二零零四年年底,以補償的方式給家屬五十萬元人民幣。崔存義的遺體在殯儀館停放了兩年半之久才出殯,而南山派出所幾名打人凶手仍逍遙法外。南山派出所已被列入聯合國人權組織二零零五年的人權報告中,並且向中國發出協查報告。

指尖里扎竹簽,趙軍被折磨致殘

酷刑演示︰竹簽扎手指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四日,南山派出所所長謝春生、副所長苗強到法輪功學員趙軍(男,時年四十多歲)家,讓趙軍到門口來說兩句話。趙軍穿著拖鞋走到門口,就被連打帶拖抓上警車,拉至南山派出所。當晚趙軍被連上三次繩(一種酷刑),昏死三次。惡警就用硬幣刮肋條骨,往手指尖里扎竹簽的殘忍手段將他弄醒。當晚趙軍的右手腋下部位正中神經和撓神經嚴重損傷致殘(有診斷書),兩臂腫得嚇人。

酷刑演示︰上繩

惡警們又生毒計,將趙軍的兒子趙丹(一所醫學院學生,未修煉法輪功)從學校抓來,銬在暖氣管上,給他身上、頭上捂了很多東西,讓孩子熱得喘不上來氣,還不給水喝,不讓上廁所。

第二天早上,兩警察架著趙丹到趙軍面前喊︰“趙軍,你看你的兒子。”然後迅速將趙丹架走。趙軍只一晃看了一眼兒子,不知折磨成什麼樣。一想自己一夜之間就被打殘了,怕兒子那麼小再被打殘,就悲憤地說︰“你們說什麼,我都承認,放了我兒子。”警察又去趙家勒索了五千五百元錢,才放了趙丹。

其它迫害案例

趙軍的姐姐趙桂玲也被南山派出所苗強等人慘無人道的折磨,嘴朝地、上四繩,事過十多個月,傷痕依在。

中共酷刑示意圖︰“上繩”

張玉良二零零一年被苗強毆打,內髒被打壞,以致後來尿血很長時間。

被迫害的還有四道村的宋民杰、李建華、老于頭和其老伴,都不同程度被苗強、謝春生扇耳光、毒打。鐵嶺河鎮四道村老于頭當年已七十多歲,老伴年近七十,也遭苗強毆打。

趙軍等二十三名法輪功學員在沒有律師的情況下被非法判刑,不準上訴。宋民杰和李建華被非法勞教一年。李建華的妻子宋京華,于二零零零年被牡丹江市公安局和鐵嶺河派出所惡警強行綁架,劫持到哈爾濱市戒毒所,殘酷迫害兩年,後精神失常,于二零零六年五月二日夜九點被火車撞死。

二零零一年二月末的一天晚上,法輪功學員黃國棟回到家里,被藏在屋里的兩名警察綁架(他們趁家里沒人時私自弄開門,躲在屋里),帶到鐵嶺河南山派出所。惡警將黃國棟的兩個大拇指綁在一起吊起來,昏死過去就用硬幣刮肋條骨、用牙簽扎在肋骨條里弄醒。而且沒完沒了多次用酷刑,痛苦的叫喊聲讓人撕心裂肺。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法輪功學員寧軍被綁架到東郊派出所,跟警察談到苗強酷刑折磨黃國棟、趙軍、趙桂玲等人的犯罪事實,警察都不相信有這事,並找來苗強本人。苗強卻心虛地在寧軍面前矢口否認,極力掩蓋自己的罪行。

原南山派出所坐落于市郊鐵嶺河鎮,南山腳下鐵嶺河炮團對面,地處偏僻,後以動遷之名遷至橡膠三廠旁邊,又因橡膠三廠蓋庫房,又在小二樓的南山派出所位置蓋了簡易的庫房,至此南山派出所與鐵嶺鎮鐵嶺河派出所合並。雖然南山派出所現在不存在了,但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犯罪事實卻不會因此而消失,那些參與迫害的惡警將永遠釘在恥辱架上。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