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法輪功學員遭槍擊案例

Print

【圓明網】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犯罪集團和中共邪黨發動迫害,利用特務組織610操控文宣系統、政法委公檢法司、軍隊、警察、法庭、監獄等國家機器,獨立于司法之上,在全國範圍內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殘酷鎮壓。中共610國保及派出所,竟令人震驚的持槍暴力迫害手無寸鐵的法輪功學員。

(一)大年初一遭槍擊,隨後遭酷刑和重判,迫害者遭惡報殃及家人

姜洪祿(姜洪錄),黑龍江省密山市公路管理站一名普通職工。一九八九年,他四歲的兒子患過敏性支氣管咳喘,醫治十年,花了四萬元也不見好轉。一九九八年十月,孩子煉法輪功後,病不治而愈,全家人萬分感謝大法神奇,因此走上修煉道路。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輪功遭迫害後,姜洪祿曾兩次進京上訪。

二零零二年二月十二日大年初一凌晨,準備掛真相標語的姜洪祿被市公安局政保科孟慶啟、杜永山追趕,被孟慶啟開槍打裂左腿腿骨倒地,惡警孟慶啟、杜永山跑到他跟前,對準他的頭部猛踢,當時就把他的兩個眼珠踢出來,頭、臉嚴重變形,頭部被打開一個二寸長的口子(縫了五針)。

姜洪祿被踢得昏死過去,流了很多血。惡警把他拉到醫院,讓醫生把他的兩個眼楮按回去,再連床墊加被把他蒙上拉往看守所,不給治療,不給家屬探視。倆惡警每次非法提審都酷刑折磨迫害,用皮管子抽,往鼻子里灌芥末油等,九個月後姜洪祿的身體還顫抖,但是能勉強自己照顧自己。密山法院後非法誣判姜洪祿十四年(注︰通過修煉,姜洪祿的身體後來恢復了健康)。

政保科長孟慶啟因迫害法輪功學員連遭惡報,並殃及家人。其妻孫慧清,二零零一年大年初一,突發疾病送進醫院,之後又做闌尾手術;二零零一年九月,孟慶啟腰椎間盤突出直腰困難,但其仍不醒悟,還繼續作惡參與迫害;二零零三年其女發生過車禍;二零零四年元月中旬,孟慶啟遇車禍,頸椎骨挫傷、肋骨斷兩根、腎髒和肺部淤血,下身麻木;二零零五年末,被突然降職為普通干警。

(二)長春插播真相的劉成軍遭槍擊綁架、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晚間八時,吉林省長春市有四個城區的部份居民,八個頻道的有線電視用戶接收到了插播內容,看到了《法輪大法洪傳世界》與《是自焚還是騙局》錄像,時間長達四、五十分鐘。當電視畫面出現法輪功真相時,所有的人都震驚了,那一刻上百萬長春民眾知道了自焚真相,知道了法輪功弘傳世界的情況,許多人互相打電話告知讓親朋好友觀看電視,頃刻間中共造假來誣陷法輪功的彌天謊言一一被揭穿。

電視插播事件在中國大陸及海外引起巨大震動,對法輪功的迫害發起者江澤民為此十分恐懼,秘密下令對參與插播的學員“殺無赦”。中共中央“610辦公室”的頭目劉京在長春南湖賓館召開部署鎮壓法輪功的會議。會議中劉京暴跳如雷地批評了吉林省工作不力,並下達了“徹底鏟除”的死命令,“可以開槍打死”法輪功學員就是在這次會議上部署的。

在插播發生後不到一小時的時間里,包括當地軍隊、警察與政府官員等紛紛被動用,瘋狂綁架法輪功學員。五千多名長春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後投入各大監獄、集中營秘密酷刑迫害。在這次大抓捕中,至少有六名法輪功學員被打死,已知姓名的有李淑芹、李容、侯明凱、劉義。

真相插播的主要參與者劉成軍,遭到瘋狂追捕。由公安部督辦、吉林省公安廳廳長指揮,長春市公安局、松原市公安局等聯合組成一群惡警,于三月二十三日晚,動用二十余輛警車包圍前郭縣深井子鄉七棵樹村山後屯,其中七輛包圍劉成軍藏身的姨父柳長發家。惡警將劉成軍藏身的窩棚包圍,縱火點燃,劉成軍的手被燒傷,不得不從窩棚後面跑出。在眾目睽睽之下,惡警用碗口粗的大棒對他暴打,當時惡警大叫稱︰“開槍,朝頭上打,打死了不要緊!”一個叫李伯武的松原惡警拔槍朝劉成軍的腿上連開兩槍將他腿打殘。

劉成軍被綁架回長春後,遭受老虎凳等多種酷刑折磨迫害,腹膜被撕裂,導致小腸疝氣,並曾被綁在固定床上五十多天。同年九月十八日,劉成軍被吉林省“610”操控檢察院、法院非法判十九年,當時還有周潤君、李曉杰等十四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四年至二十年徒刑。劉成軍被劫持到吉林監獄遭迫害。

在酷刑迫害中,法輪功學員劉海波、劉成軍、雷明、張建華、崔偉東、何元慧等被酷刑迫害致死。

(三)吉林省公主嶺市法輪功學員馮奎遭槍擊、被非法判無期

二零一一年六月五日,馮奎(即馮奎文)、宋秀偉夫婦和其他兩位法輪功學員在公主嶺市雙城堡鎮集市上向人們贈送二零一一年神韻演出光碟。因為惡人的舉報,幾十名警察和便衣開始非法抓捕他們。其間,馮奎被公主嶺市雙城堡鎮派出所副所長張正鵬與一協警追趕,被逼進一死胡同後,張正鵬向馮奎頭部開槍。馮奎被擊中後昏死過去,右腮有大拇指甲大小的血洞,耳朵、臉和頸部都是血。當時集市上有人看見警察把馮奎文按倒在地,向他開槍,致重傷。

據知情者透露,惡警及便衣打手幾十人將馮奎堵截到一個胡同的門洞里圍攻,之後吵吵說“那小子不服被捅了三刀”。幾分鐘後,十來個人抬著馮奎出來,先是被丟棄在馬路邊上。馮奎躬身側著躺倒不動,左手(側壓在身底的一只手)前伸,右腮有血洞,脖子上頭上都是血,右手也是血,垂向腦後,右手食指指尖滴血,看上去是手捂右腮血洞所致。知情者還說,那些便衣和警察曾經就是否將馮奎帶走發生過爭執,以推脫開槍責任。在沒有人看到警察受傷的眾目睽睽之下,警察放風出來說有警察被傷的傳言。

後來醫院說馮奎只傷了耳朵,只是擦著了臉,但卻回復家屬說包扎了一天一宿。什麼樣的傷會被包扎一天一宿?他腮上的血洞怎麼不提?顯然,馮奎被槍擊後致傷是不爭的事實!另外,馮奎被單獨關押于公主嶺市看守所,其妻宋秀偉也被單獨劫持,另兩位法輪功學員也被劫持到其它地方關押。當局還對馮奎的家屬采取控制、跟蹤和恐嚇等手段。

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四平日報》發表“生死瞬間的搏斗”一文,對違法開槍的警察進行頌揚,反而誣陷馮奎。須指出的是,當時文中始終沒有敢提馮奎是法輪功學員。

十一月二十一日,四平中級法院以故意殺人罪,利用×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判處馮奎文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妻子宋秀偉被非法判刑五年,另兩位法輪功學員分別被枉判五年和三年。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四日長春出的(《城市晚報》第五版)報道謊稱︰警察對其抓捕時,馮奎文持刀將兩名公安人員和一名群眾多處刺傷。

中共檢察院指控馮奎 “故意殺人罪”,顯然是倒打一耙。馮奎等人只是在散發神韻演出光盤,馮奎根本沒有殺人的故意企圖。在眾多惡警圍攻的情況下,既沒有殺人的可能,更沒有殺人的事實。相反,馮奎才是惡警槍擊的受害者。犯有故意殺人罪的不是馮奎,而是開槍的惡警。

《警察法》明確規定,警察在執行公務時除遇到被抓捕的犯罪嫌疑人有危及警察生命安全時可開槍示警之外不得隨意開槍。從這個規定可以看到,且不說警察抓捕法輪功學員是非法的,單就警察對手無寸鐵的法輪功學員開槍來說,就直接涉嫌犯了“故意殺人罪”。顯然中共當局非常清楚,槍擊法輪功學員頭部並致傷不同于一般的案件。那麼如何將這一罪惡演繹成警察的所謂功績從而將其罪惡遮掩下去呢?中共當局采取的是顛倒黑白的重判無辜的法輪功學員馮奎。

《吉林日報》等中共喉舌在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四日報道這一案件時,不但對馮奎進行誣陷,還進一步地將攻擊矛頭惡毒地指向了法輪功。中共邪黨不但以此掩蓋警察非法開槍的罪惡,還將天大的罪惡包裝成了它所標榜的功勞。

(四)遭鳴槍綁架案例

1、懸掛條幅,吉林法輪功學員遭鳴槍綁架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晚,吉林省德惠市法輪功學員張春潔等到德惠市各主要街道口懸掛法輪功條幅,當走到西十道街時,德惠市紅旗派出所蹲坑的幾個警察,企圖實施綁架,幾次都沒有追上。後來張春潔听一個聲音說︰“開槍,打死她倆。”

在奔跑中,她們感到腳下兩發子彈射過來,沒有打中,後來被強行劫持。張春潔和孟兆坤被非法帶到紅旗派出所,之後又被非法押送到德惠市公安局政保科。當時國保大隊的葛旭全非法審訊追問條幅來源,並用手掌抽打孟兆坤的臉,一會兒,孟兆坤的臉就被打腫,當天夜里二人被關押在看守所里遭迫害。

在德惠市看守所,為維護合法權益,張春潔和孟兆坤絕食絕水抗議非法關押。當時的女獄警楊艷秋指使女犯人拽住張春潔的頭發,把頭往牆上撞。頭發被拽下一縷一縷,頭皮被拽提脫離皮層,幾個月以後才恢復。十二月八日被送往長春市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2、長春法輪功學員王啟波在家中遭警察持槍綁架

吉林省長春市農安縣楊樹林鄉法輪功學員王啟波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三日上午,遭楊樹林鄉派出所所長王平、前郭縣公安局局長吳寶臣等四、五個警察非法入室、持槍威逼綁架,後王啟波遭非法誣判,二零零七年三月在吉林省第二監獄被迫害致死。王啟波家人不同意火化並要求把尸體帶回家鄉,遭獄警誘騙、威脅,最後獄警將王啟波的尸體強行火化。

3、吉林德惠李鳳全遭警察開槍追擊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日中午,吉林德惠市法輪功學員李鳳全騎摩托車路過李清西屯,在屯西頭遇到朝陽鄉派出所的警車(據稱在巡路)。惡警強行攔李鳳全的車搜查,為免遭迫害,李放下摩托走脫。惡警杜國慶等人狂追,看追不上,竟開槍射擊,李鳳全穿越玉米地而走。惡警包圍玉米地並揚言︰“誰去找人,給一百元錢。”結果惡徒一無所獲。

後來,惡警到李鳳全家中非法搜查,找到幾張真相傳單。當時的白所長稱︰“什麼樣人的親戚,小偷小摸都好辦,法輪功絕對不行。”竟野蠻的將李的妻子非法帶走,後被其家屬要回。

4、散發真相資料,吉林磐石法輪功學員遭警察持槍攔截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八日晚,吉林磐石市法輪功學員郭寶君、劉德生等免費為呼蘭鎮百姓發放大法真相,遭人惡告,警察開車非法追捕,攔截,轎車上的警察沒穿警服。後又開來一輛警車,持槍強行攔截法輪功學員的車。在非法劫持過程中,警車上警察舉著槍喊︰停車,不停車就開槍。然後,就听一聲巨響,車玻璃裂碎,停車時,車玻璃剝離掉。

法輪功學員的車停住後,警察拽開車門,把槍對準六十六歲的劉德生的頭,威逼他下車。劉德生被強迫銬背銬,郭寶君也被銬手銬,後被非法關押在磐石市看守所遭迫害。四月二十日,劉德生、郭寶君被磐石市檢察院非法批捕。七月末,構陷案卷被磐石檢察院送回磐石公安局;八月末,郭寶軍、李德生被磐石檢察院構陷到磐石法院。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劉德生、郭寶軍、鄒淑艷等法輪功學員,被法院非法開庭,情況不清。

劉德生和郭寶君(郭寶軍)都是按照真、善、忍原則修煉的好人。修煉前,郭寶君有嚴重的腎小球腎炎,甚至連喝水都會導致全身浮腫,更別說干活了,身體的狀態,導致他脾氣暴躁。修煉大法後,時時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不但身體完全好了,脾氣也一改從前的暴躁,變的善良平和,做事先他後我,樂于助人,村里人都稱贊他。郭寶君和劉德生免費發放真相資料,是為告訴百姓法輪功的真實情況,是在做無私無我的好人。

5、河北邯鄲法輪功學員張鳳嶺被警察持槍綁架

二零零三年七月一日,邯鄲市和曲周縣出動近百名全副武裝的武警,他們持槍、拿著電棍和橡皮棍,在邯鄲“610”頭目、曲周縣委副書記張東明、公安局局長陳希寶、縣“610”主任喬令懷等帶領下,闖入法輪功學員張鳳嶺的家中,亂抄亂翻,將張鳳嶺夫婦強行綁架、搶劫。當時武裝警察進村是晚上十點,一直折騰到十一點半離村。

6、寧夏法輪功學員旅游遭持槍警察圍堵

二零一八年十月一日長假期間,寧夏銀川市法輪功學員司玉榮和女兒到鎮北堡影視城游覽,司玉榮的女兒用微信掃碼購買了門票。倆人經過驗票後進入景區。過了一會兒,一伙荷槍實彈的武警拿槍對著她們,將她們包圍。她們問干什麼,這伙人說你知道你是干什麼的?隨後,這伙人將司玉榮強行劫持到鎮北堡派出所。該派出所人員和司玉榮居住地轄區勝利街派出所人員聯系後將司玉榮放回。

五、非法持槍恐嚇並劫持

1、警察鑽破兩道鐵門、掏槍恫嚇抓捕善良夫婦

二零一七年十月七日下午三時許,廣東省深圳市南山區高新派出所十幾個警察(可能包括南山公安分局國保警察)到法輪功學員楊波、肖穎家敲門,騙稱他們家的車被撞了,要他們協助處理,楊波沒開門。警察又謊稱水管壞了,楊波仍拒絕開門,于是警察叫來開鎖的撬門。開鎖人沒能打開走了,估計不願干壞事。最後警察用沖擊鑽鑽壞兩道鐵門後,非法闖入楊波家,在沒有出示立案通知書和搜查證的情況下非法抄家。抄走法輪功書籍、電腦等等私人物品。期間一警察甚至掏出手搶,指向楊波恫嚇,隨後,楊波和肖穎夫妻倆被非法抓捕。

楊波的老母親悲憤地說︰“我這麼個天下難找的好兒子,卻被警察當壞人抓走了!只因為他煉法輪功,學真、善、忍。按真、善、忍做人做事哪里不好?哪里不對嗎?請你們指出來。警察不是抓壞人的嗎?貪贓枉法、坑蒙拐騙的壞人不抓,楊波這麼善良的好人卻被你們抓起來。我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需要兒子照顧,我兒是好人!”

2、吉林省大安市法輪功學員耿繼秋遭持槍恐嚇

二零零二年吉林省大安市當地公安局怕耿繼秋進京上訪,李愛民與多個警察闖入到耿繼秋母親家里,從耿繼秋嫂子的手里騙取她的照片,並將耿繼秋的照片掛在步行街非法懸賞通緝。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一日,國保隊長陳亞民、副隊長李愛民、警察曹偉杰、一個姓王的男警察(三十多歲)、公安局長徐秋祥、610主任劉雲華、刑警隊、電視台等四十多人非法闖入一學員家中,陳亞民用一條長槍把門砸開,他們瘋狂地吼叫著擁進屋里,當時耿繼秋坐在床上,一個警察拿著一只手槍指著耿繼秋的腦門逼迫她從床上下來。耿繼秋不配合他們,一個滿臉殺氣的警察從床上把耿繼秋拽到地上,連推帶打的強行搜身,搶去耿繼秋身上僅有的一百元錢,並非法錄像。錄完像後,耿繼秋與另兩位學員被強行戴上手銬從六樓劫持走。後來他們把錄像片在當地電視台播放一周,利用耿繼秋和另兩個學員來誹謗大法,毒害世人,他們稱這次所謂綁架為“風雷八號”。

3、內蒙古楊宇新被迫害致死 甄海燕被非法冤判 

法輪功學員楊宇新、甄海燕夫婦,家住內蒙古呼倫貝爾市鄂倫春自治旗大楊樹鎮。楊宇新夫婦以前身體有病,治療也治不好,學了法輪功以後,身體健康了,去掉了長期養成的惡習,世界觀都發生了變化。沒有想到楊宇新、甄海燕夫婦剛剛結婚二十多天,就被大楊樹警察綁架,兩個月後,楊宇新被活活打死,甄海燕又被非法勞教、判刑。

妻子甄海燕沒有學大法前在外打工,從小就體弱多病,她患有結核病、抽搐、關節炎、腸炎,成天離不開藥,活的很痛苦,自從學法以後不到幾個月的時間,甄海燕的身體所有的病全都神奇般的好了,從此她有了朝氣,有了活力。後來楊宇新也跟著學,大法讓楊宇新明白了做人的道理,用真、善、忍的標準指導他做一個好人,從此他不說假話了,戒掉了所有的惡習。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開始迫害這些手無寸鐵的無辜民眾,在江殺無赦的指令下,“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的殘酷迫害中,幾乎無一幸免遭到迫害。二零零五年經人介紹,甄海燕和楊宇新相識,在二零零七年五月一日結婚,可誰知道,在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九日晚莫旗和大楊樹的公安警察突然闖到楊宇新的岳母家,他們拿著槍指著楊宇新的頭稱“別動,動就打死你”。岳母看到趕快說︰“有話好好說,他也不是殺人犯,動槍干嘛?”

四個公安警察把楊宇新從屋里抬出去的,楊宇新說︰“我也沒犯法,干什麼抓我!”沒想到這就是家人听見他的最後一句話,就這樣在沒有任何手續和證件的情況下,就把楊宇新強行綁架,同時甄海燕也被綁架,還對岳母家大規模非法抄家,搶走很多家中的個人物品。

家人去看,不讓接見,兩個月後莫旗來電話,讓家人把甄海燕接回來,讓交一萬元錢。家中沒有那麼多的錢,接不了,到了下午來電話說五千元也行。第二天家人去把甄海燕接了回來,卻不讓看楊宇新,甄海燕回來半個月後莫旗來電話稱楊宇新病重,叫甄海燕去看望,甄海燕到那兒後才知道,原來楊宇新已經遭迫害離世。他們叫甄海燕去是讓她在死亡書上簽字。

綜上所述,來自中國大陸社會各階層、各行業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在生活和社會上做個好人,卻被江氏犯罪集團和中共邪靈殘酷迫害,動用古今中外一切最卑鄙手段和方式,甚至被610國保、派出所警察非法施以槍支攻擊、恐嚇迫害,並以生死相逼、制造恐怖。

中共本性“假、惡、斗”,自篡權以來,殺戮不斷,通過周期性的各種政治運動,迫害了中國一半以上的家庭,害死了八千萬無辜的中國民眾。這個死亡數字,超過了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特別是對法輪功的迫害,手段下流慘烈(強奸、性侮辱、電棍電、刑具打、地牢、死人床、打毒針等等,無所不用其極),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牟利。這場迫害使無數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致殘、致瘋;數以千萬計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于監獄、勞教所、拘留所、洗腦班等黑窩中慘遭肉體和精神的雙重折磨。

一位律師為法輪功學員辯護時說︰“每一位為法輪功做過辯護的律師都深深知道,他們是無辜的,本應該以他們的言行得到贊許尊敬的,可是唯一在我們的國度里,十七年來他們卻因為真善忍的信仰被定了罪名送上這樣的法庭,這是荒唐的。這場不顧事實法律的政治迫害運動,源于前黨魁欲加之罪的非法意志,一人之令,將懲惡揚善的法律用成了犯罪工具;把公檢法監獄,變成了程序化的犯罪鏈條;導致整個法制體系,淪為犯罪體系。許多公職人員麻木著自己,被卷入共同犯罪,甚至積極做惡、邀功請賞,殘害著數以千萬計的我們善良的同胞、兄弟姐妹,制造著我中華民族之千古奇冤!為法輪功的無罪辯護已經十年,今天站在這里,我們感到巨大的恥辱與悲哀!古今中外,有哪個國家、哪個朝代,能夠對自己頒布、實施的法律錯誤理解、錯誤應用到這種程度!其錯誤之明顯、嚴重,為禍之烈、範圍之廣、持續時間之長、牽涉善良無辜之多,恐怕空絕千古!”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