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七年的魔難

Print

【圓明網】一九九六年五月三日我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這些年的修煉過程中,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走到了今天。
二零一一年的七月,因女兒生孩子,我去了南方。到了十二月份,南方的冬天雖然氣溫在零上十四、十五度左右,外面樹綠花開的,但屋內潮冷,使我這個北方人難以承受,唯一能取暖的只有晚上沖澡時把水溫調高,一直洗到全身暖透才行,坐在鋪有電褥子的床上,腳還是濕的,趕緊把襪子穿上,躺在被窩里。幾天後,左腳趾起泡奇癢,出現常人腳氣的假相,我沒放在心上。二零一二年一月,我回到北方,腳氣的假相仍然存在。

二零一四年的十一月份,去當地一名遭遇病業的同修家,學法,並幫她發正念,同修說,我把炕燒熱點,讓姐坐在炕頭上,學法發正念時,感覺左腳發干,沒有在意,第二天,還是坐在炕頭上,感覺左腳心微微干疼,回家一看,左腳心就象水坑沒水干枯了,裂開了很多小口子,只好離開了炕頭。從那天開始腳心的口子越裂越多,奇癢面積也在擴大,我沒有向內找,也不悟,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每天學法煉功一步到位,面對面講真相,發資料,也算精,從內心沒有一點負面思維,信師信法不打折扣。但是由于不修心性,不向內找,不發正念清除邪惡對肉身的迫害,讓邪惡鑽了空子,右腳從腳心也出現了裂口。

到了二零一五年,兩只腳裂口面積擴大,除了腳面一點是好的,其余全出水,奇癢,腳一落地,就跟踩在碎玻璃上一樣,疼痛難忍。我堅決反迫害。每天堅持講真相,在往返的路上艱難的走著,無一絲負面思維。

有一個夏日,在學法小組,有一位挨我坐的同修說,姐你真胖,看你腿白胖,腳也白胖,這時我也摸摸我的腿和腳,腿一按出現坑,不知啥時候腿開始腫的,我說呢,兩條腿走路無力,邁不開步,原來腿和腳有這麼大的變化,我才發現。

每天早晨煉功時,雖然很艱難,但五套功法從沒間斷過,再看看腳也是腫的,而且腳的顏色不正常,因我從不看腿和腳,每天換襪子也沒仔細看看腳,晚上睡覺也穿著襪子,所以也沒注意腿和腳的變化。原來的鞋都不能穿了,兩只腳奇癢難忍,控制不住一癢就抓,就流粘液,我就把腳伸到水龍頭下沖洗粘液,直到把粘液沖洗干淨。兩只腳濕的時候,很舒服也不疼,等到腳晾干了,兩只腳暴疼,晚上疼得不能睡覺。我就背法,每天在學法小組學一講法,晚上自己學一講或兩講法,背《轉法輪》一個自然段。晚上九點後,我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直念到晚上十二點參加全球發正念,發完正念,我再念發正念的口訣,一直念到三點五十晨煉。

一天,我煉靜功,看見另外空間邪惡在商量,點著我的名說,咱們讓不讓她活了?我馬上反應過來,說,你是誰?敢說不讓我活,我得活著,肉身修圓滿,跟師父回家,你死去吧,你別活了,滅!滅!滅!正念打出之後,它們就沒了。

到了第三天,講完真相和同修去了另一個同修家,同修家院子偏低,我走上去,腳一滑仰面朝天,後腦勺結結實實摔在地上,“ ”的一聲響,聲音很大,當時我感到腦子疼痛難忍,剛要躺在冰上休息一下再起來,瞬間覺的這一念不對,我是大法弟子,不上邪惡的當,馬上起來,但腦子疼得我一直惡心,我控制自己不能吐,不上邪惡的當,我就在心里默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1]。反復默念發正念的口訣,求師父救我,幫我闖過這一關。大約兩、三分鐘後逐漸減輕,五、六分鐘後不舒服癥狀全都消失。

還有一天煉靜功,一個聲音說,骨灰盒,你拿去吧,我馬上說,骨灰盒,你留著用吧,我不要,我只要師父給我的,我自己主宰自己,誰說了也不算,我師父說了算。回想這些都是來取命的,只有師父讓我們修成。

二零一七年一月份,我的腳越來越腫,看來我的腳不是那麼簡單的事了,我開始重視了,我于是向內找,找了一大堆,怨恨心、指責埋怨、妒嫉心,找到一顆心,兩只腳疼痛明顯減輕,再找到一顆心,疼痛又減輕一些,但就是不徹底好。我就求師父點化。

夜里做個夢,夢到一個年輕女人,長得很漂亮,領著一個兩歲左右的小女孩,面帶微笑,向我走來,走到我面前,突然變臉說,別看你對我好,我也恨你。我想,我是修煉人,不和你一樣,一會,她又出現在我眼前,還是領著那個孩子,面目表情卻是惡狠狠的,走到我跟前,我抓起她孩子肩上的衣服,把孩子摔倒在地,然後用左腳往小孩身上踩了好幾腳,又用右腳在她身上輾了兩下,這時晨煉鈴聲響了。我醒了,我明白了,我是哪一世造了大業了,于是我開始重視發正念了,每天晚上九點後,保證一小時以上高度集中念頭發正念,同時善解過往冤怨。

有一天,我準備發正念,剛坐下,就看到我的左腳心朝上,左腳脖往下整個腳是黑的,謝謝師父,都是師父為我承受了。

從那時起,我每天煉靜功兩個小時。一天,一個很親切的聲音說︰“這樣就快了。”一股熱流從臼關節到整個腳,我激動的眼淚要流出來了。師父說︰“我是告訴大家,有大法在,你已經得了法了,你這個生命已經屬于大法了,你就豁出來了,正念正行,按照師父說的做。”[2]

我的腳逐漸變好,腿 、腳逐漸消腫,流水漸少,裂口逐漸愈合,幾天脫掉一層痂,露出新嫩皮,再結痂再脫掉,就這樣一層一層記不清有多少層了,現在腳已經正常了。感謝師尊慈悲苦度。

經過七年的魔難我悟到,一切壞事、好事都是好事,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要用正念對待,唯有堅定的信師信法,沒有過不去的關和難。用盡世上所有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