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遭枉判入獄 河南鄭現金被迫害致喉癌

Print

【圓明網】河南省淮陽市東南角小鎮魯台的鄭現金、王好梅夫婦因堅持法輪大法“真善忍”信仰,多次遭綁架、關押,王好梅遭非法勞教,鄭現金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一六年七月,鄭現金、王好梅夫婦第五次被綁架,並都被誣判五年冤刑。在河南新密監獄,鄭現金被迫害的喉管切開,插入管子維持生命,保外就醫回家,將孩子的積蓄都花空了。現在鄭現金生活非常困難,只能從胃管里往胃里注射流食。

鄭現金是河南省淮陽市東南角的小鎮魯台人,曾經是個事業有成的商人,在河南省都很有名。鄭現金修煉法輪功後,他身心受益很大,摒棄了很多惡習,按照真、善、忍為人處世,獲得的好評如潮。

鄭現金在監獄被迫害得不能吃飯,只能用胃管往胃里送流食,氣管切開後成為喉癌,病保出獄,兒女送他去鄭州省醫學院一查,又轉到鄭大一附院,經過一個星期的觀察和各項檢查,花去孩子的3萬多元積蓄,醫生讓回來保守治療。女兒都已結婚,孩子小,不能長期陪伴她父親。鄭現金的妻子王好梅還在河南新鄉女子監獄遭受迫害,鄭現金在家中無人照看。

夫妻多次遭綁架關押,被非法勞教

二零零一年四月,淮陽魯台派出所警察王世民帶領七、八個警察,闖入該鎮魯集行政村四所樓前對法輪功學員鄭現金家非法抄家。在沒有抄到任何所謂“證據”的情況下,將鄭現金和妻子王好梅綁架到淮陽公安局,非法審問之後,將二人投進看守所迫害。警察非法關押王好梅八個月、鄭現金七個月,訛詐倆人各五百元後,才先後放人回家。

二零零二年春,鄭現金坐車去朱集鎮辦事,在車上講大法真相,被朱集鎮大楊寨村村民楊建中(是當時朱集鄉派出所所長)的老婆舉報到鎮派出所,派出所經與公安局國保大隊聯系後,把鄭現金劫持到縣看守所關押。鄭現金在看守所以絕食方式抵制無理迫害,被非法關押四個月,警察敲詐勒索五百元,才走出牢門。

二零零三年黃歷二月初七那天,鄭現金正在和一個朋友說話,魯台警察王世民、國保大隊警察王全棟,帶領五、六個警察非法闖入他家無理抄家,翻騰一陣,什麼也沒有到,卻又強行把鄭現金綁架到拘留所。當晚共劫持了四名法輪功學員,把一個女的送進看守所,其他三個關在拘留所。一個周口市來的惡警宋國良把三位法輪功學員繩捆索綁,下狠手挨個毒打一頓。後來鄭現金被非法送到許昌勞教兩年。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日,警察王世民帶領七、八個警察,非法再次闖入法輪功學員王好梅家非法抄家。在沒有搜到任何所謂證據的情況下,逼迫王好梅罵大法師父。王好梅說︰“我不會罵人。”警察說︰“不罵就抓你。”結果把王好梅綁架,送進看守所。王好梅絕食十多天反迫害,警察看人生命危險,怕擔責任,敲詐一千元,才讓家人接走。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八日,正是曬麥中秋的大忙季節,魯台鄉派出所警察王世民伙同一伙警察以查案為名,再次把忙于農活的善良村民王好梅綁架到看守所。王好梅不配合邪惡,絕食半個月,警察怕擔責任,才讓家人接走。

二零零六年黃歷三月初七,魯台鄉派出所王世民帶領七、八個警察,晚上十二點左右闖入王好梅家,搶走真相小冊子六本、《轉法輪》一本,又把王好梅綁架到淮陽看守所。在看守所里,王絕食抗議迫害,因身體極度虛弱,生命垂危,看守所匯報到國保大隊,隊長常怡軍硬是不管不問,後將王好梅非法勞教一年零三個月。

鄭現金被非法判刑八年

二零零八年五月五日,鄭現金去河南周口市買東西,周口市閘北分局警察以查身份證為名將他綁架。次日晚間十點五十分,警察越牆而過,在不出示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對鄭現金在項城暫住的房屋(夫婦二人在項城謀生,臨時租賃的房子)瘋狂查抄,拿走鄭現金的工資本和一千七百六十元現金。警察竇明科謾罵毆打三個孩子。

鄭現金後來由淮陽縣“六一零”和國保大隊人員接回,非法關押在縣看守所近半年時間,最後被縣法院人員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三日被劫持到河南新密監獄。

夫妻倆再次被綁架、非法判刑

二零一六年七月三日,鄭現金、王好梅、魯桂英、丁旭芳、朱美蘭、牛紅啟六人,被淮陽國保大隊警察綁架。當時,鄭現金、王好梅夫婦先被綁架,被搶走私人物品和現金。魯桂英等四位法輪功學員都是手機跟他們夫婦有聯系。朱美蘭被當天放回,懷疑是鄭現金夫婦手機被監控,這是一起有預謀的綁架。在國保大隊夜間12點10分竇明科和一劉姓惡警訊問鄭現金,鄭現金沒有回答他們,竇明科嘴里罵人,鄭現金不讓他罵人,竇明科來到鄭現金跟前,來回扇鄭現金的臉8下。這都是國保大隊隊長程偉峰背後指使所為。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淮陽縣城西關法院非法庭審,均被非法判刑︰鄭現金被非法判刑5年6個月、王好梅、牛洪啟非法判四年六個月、丁旭芳兩年、魯桂英遭三年六個月。

二零一八年,鄭現金在獄中被迫害的喉管切開,依靠從喉嚨中插入的管子維持生命。鄭現金被保外回家後,因為妻子還在被非法關押中, 他的處境也更為艱難。

兒女遭警察毆打 母親悲戚離世

二零零一年在鄭現金夫婦倆被非法關押期間,家中斷絕了經濟來源,三個幼小的孩子生活極為困難,因沒錢交學費,二女兒被迫含淚輟學。

王好梅的母親得知女兒、女婿雙雙入獄,悲傷害怕,嘴里不停的念叨,茶飯無味,憂慮成疾,吃藥打針無效,病情一天天加重,眼看不久于人世。為讓老人得到一些安慰,使病情能有好轉,其家人到縣國保大隊含淚懇求放人,警察不予理睬。結果老人于二零零一年皇歷十月初六悲戚離世。家人去公安局要求放王好梅回家一天為母親送終,卻被公安局副政委任偉一口拒絕。(任偉後遭惡報,被判刑二十年)。

二零零八年五月五日,鄭現金再次被周口市閘北分局警察綁架。次日晚間十點五十分,警察越牆而過,在不出示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對鄭現金在項城暫住的房屋(夫婦二人在項城謀生,臨時租賃的房子)瘋狂查抄。鄭現金的大女兒說︰“你們黑更半夜闖入民宅,你們是什麼人?憑什麼抄俺家?”幾個警察亮出工作證,其中兩人是周口市公安局的。警察受到質疑,氣急敗壞,竇明科用拳頭打了鄭現金的兩個女兒和一個兒子的臉,姐弟三人一個個臉被打的青腫。惡人又竄到二樓和三樓其他住家,瘋狂破門而入,二樓的門被跺壞兩合,三樓的門被跺壞一合。鄭現金家里的所有生活用品,除鍋碗瓢盆和睡的床之外,其它全部洗劫一空。警察還揚言︰“如果有辦法,得叫挖地三尺。”

關于鄭現金、王好梅遭受的迫害情況,請參看明慧網報道︰《屢遭迫害︰綁架、勞教、判刑,再遭判刑……》、《鄭現金被新密監獄迫害 喉管被切開 目前生活艱難》等。

人間不是中共為所欲為的樂園,善惡有報是萬古不變的人間真理。今天中共高官出現的落馬潮,是迫害法輪功,做惡的報應。了解真相,善待法輪功學員,將功補過,才有美好的未來。呼吁國內外善良人士用正義制止邪惡之徒停止迫害法輪功學員。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