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點上的指路燈

Print

【圓明網】二零一九過年前稍早的一個冷天,台北國父紀念館位于忠孝東路大門邊的人行道上,一位五十多歲的大姐焦急地東張西望,汗珠沿著鬢邊兩頰悄悄滑落,緊張、害怕的心情全寫在臉上︰“明明導游說在法輪功這邊集合,怎麼找不到相識的面孔?!”抬眼看到法輪功真相展板,想起導游的叮嚀︰“你們如果迷路的話,就來這邊找法輪功(學員)問路,就會知道怎麼走,他們會幫助你。”

她泫然欲泣的微微顫抖著聲音,向法輪功學員林耀金訴說自己的迷路和導游的叮囑。“不要慌張,不要害怕,你先靜下心來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姐依言念了幾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情緒穩定下來之後,林耀金向她問清旅游團名和導游的手機號碼,幫她撥打電話找到導游,整團已經抵達中正紀念堂景點,也正焦慮地在尋找走失的大姐。林耀金安慰導游說︰“不要緊張,你們一位團員某某大姐在我這邊,我馬上叫計程車直接載她過來跟你們會合。”大大松了口氣的導游連聲道謝。

游客駐足關注法輪功真相。
法輪功學員向中國大陸游客講真相,也是景點上的指路燈、方向塔。

等待計程車的空檔時間,耀金對大姐講法輪功真相以及三退的意義和重要性,就在大姐欣然取了化名退出中共黨、團、隊(簡稱三退)時,恰好計程車也到了,大姐感激地向耀金不停道謝著坐上車去。

修大法身心受益

林耀金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上班工作之余的時間都到景點講真相勸善。

林耀金尚未修煉法輪功之前,就對參佛修煉有興趣,喜歡看佛家書籍。四十幾歲那年,突發腰椎間盤突出疾病,壓迫神經導致全身痛、手腳麻,無法入眠,加上膝蓋磨損退化,脖子僵硬、肩膀緊得痛苦,生活上很艱苦,中醫、西醫看診開藥拖了四、五年也不見效,耀金不禁常思︰“我才五十歲不到,這往後的日子怎麼熬?!”

雪玲于二零一二年得法修煉,與先生耀金到景點派發資料講真相。

二零零八年初,太太雪玲從朋友那里帶回好幾本封皮金燦燦的書,耀金打開《轉法輪》一看就愛不釋手,緊接著拜讀李洪志師父在各地講法的所有書籍,耀金說︰“閱讀的時候對我觸動很大,表面文字淺顯易懂,但是內涵又很深奧玄妙,三言兩語就點出問題核心,字字句句都打到心坎里,而且深有體會,我明白了生命的真諦和人生的意義。”耀金興致盎然地抓緊時間通讀大法書籍,不知不覺一段時間過後,猛然發覺自己不知何時開始忘了吃藥,身體的疼痛不翼而飛,睡眠香甜,折磨他數年的病痛竟然不藥痊愈,太太也發覺︰“咦,怎麼都好了?!”不只祛病健身,心性上也是飛快提升。

修煉大法之後,他每天學法煉功不懈怠,凡事用真善忍的法理對照自己的言行舉止,恪守修煉人的分際,情緒穩定,脾氣也變好了,待人處事態度和善。居家生活也會主動分擔家務,不象修煉之前那麼蜻蜓點水式地偶而與被動。一直因為工作和家務忙碌而躊躇的太太雪玲,也于二零一二年跟著走入法輪功的修煉,在得法之前,雪玲就常陪耀金到真相點幫忙,對于法輪功學員的風範以及講真相的意義有所了解。

為中國游客而來 全年無休講真相

耀金于二零一零年開始到國父紀念館講真相,迄今已有九年,自從真相點由紀念館園區內的大停車場移出,分置于館區周邊的逸仙路和忠孝東路兩處之後,無論嚴寒酷暑或刮風下雨,他們每天都到忠孝東路真相點。辛苦嗎?耀金說︰“一點都不幸苦,想想當世人明白真相,中國人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與罪行,明智選擇三退,不當邪黨的犧牲品,可貴的生命因而獲得解救,有了光明的希望,這是多麼令人欣慰和有意義的事情。反倒是不來講真相的話,深怕陸客失去難得的獲救機會,心里感覺怪怪的不舒坦,所以一定要來。”

資深導游︰要向中國游客多介紹法輪功真相

學員們在景點上派發資料、講真相、勸三退,與民眾和大陸游客的互動過程中,有著不少感人或有趣的小插曲。

半年前,一位資深導游帶領一團新任導游來到真相點,對他的團員說︰“你們都過來看,這是法輪功真相,他們(法輪功學員)講的都是真的,法輪功是好的,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事情是真的,展板上寫的都是真的。”資深導游請學員派發真相資料,每個團員都拿了之後,他對新任導游們說︰“真相資料帶回去慢慢看,現在先听真相,以後你們帶團過來的話,要向你的團員多介紹(法輪功真相)。”耀金對資深導游說︰“你這樣做很好,真是積了大功德。”

我是黨員,我要用真名退!

數日前,一個旅游團從南台灣旅游北上到國父紀念館,是第八天的最後一站,三十幾位中國大陸游客輕松愉快的拿資料,听、看真相。原來他們了解了真相,大部分已經三退,其中一位五十多歲的男士與耀金交流一些想法之後,主動請耀金幫忙取化名退出中共團、隊,他很高興自己把握最後的寶貴時機,得到光明與希望,沒讓自己留下遺憾。

不久前,一位六十來歲穿著體面的先生來到真相點,接過資料,專注聆听耀金講完真相,耀金建議他用化名三退時,這位先生激動地說︰“不,我要用真名退!我是黨員,我要退!”

修大法重見光明與希望

葉承濂大學畢業後就進入公營事業機構服務,人生旅程堪稱順遂與幸福,誰知三十歲那年突發呼吸急促的毛病,導致有時全身無力,需靠同事半抱半攙扶到醫院去,一個月急診好多次也檢查不出原因,從此成為醫院、寺廟、道觀和民俗療法的常客,卻依然束手無策,承濂說︰“那時既無力又恐慌,好象人生都垮掉了。”

承濂在健康陷入谷底時修煉法輪大法,生命重見光明與希望,每個周休假日都到景點講真相勸善。

二零零六年,承濂想起從小好奇也很感興趣的氣功,他上網搜尋找到幾種氣功感覺不是很好,當看到法輪功的網頁,立時有種很光明與充滿希望的觸動,閱讀法輪功學員的修煉故事更印證自己的這種感受,于是找到煉功點學習五套功法,並且到書局請回《轉法輪》和所有大法書籍恭讀,內心喜孜孜的歡欣與崇敬︰“幾句話就把所有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講得很透徹,以前探索的疑問全都明白了,我找到了人生的目的。”承濂從此修煉法輪大法,不知不覺中,身體恢復健康,修煉前的那些無力感和恐慌也隨之煙消雲散。

二零一一年夏季起,承濂每個周休假日都到國父紀念館景點講真相勸善,告知中國游客共產黨的邪惡本質,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是為抹去共產邪靈的獸印,站在正義的一方,不當中共惡貫滿盈的替罪羊、陪葬品,為自己爭取個光明希望的未來。

大陸青年不願與共黨為伍

不久前,一位來台訪問的女學者來到景點,專注地觀看每個展板上的真相內容,承濂上前講真相,女學者表示她知道法輪功,但不清楚真相的詳細內容,傾听真相之後感動地說︰“你們(法輪功學員)做這件事情(講真相勸三退)是非常有意義的。”並且提出幾點講清真相的建議,供學員們參考。

不久前,一對青年結伴來台自由行,乘坐捷運到紀念館參觀,途經忠孝東路真相點停步駐足觀看展板上的真相,承濂等他們看得差不多了,進一步對他們講更多真相以及三退的意義和重要性,青年很感慨地向承濂表示羨慕台灣的自由空氣,在中國大陸言論受限制,真相被封鎖,他們很多人都感到很痛惡。青年說︰“透過翻牆看到很多訊息,其實我們都很明白(真相),尤其來到自由社會的對比更加強烈明顯。”因此很希望移民到台灣定居,不願與共黨為伍。承濂幫他們各自取了化名退出團、隊,兩位年輕人欣喜道謝,很高興自己這趟自由行沒白費。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