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崗位中證實大法

Print

【圓明網】我一名老大法弟子,現將自己在工作崗位中證實法的部分經歷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分毫不沾

我是在邪黨迫害法輪大法之前得法的。當時我經管單位科室里的錢款。有一天,主任和我一同逛街。那年流行穿嬌衫,價格比較貴,相當于我一個月的工資。主任相中一款後,想用公款給我倆一人各買一件。我表態不要。他知道我煉法輪功,也沒勉強我。

我要求自己在公款錢財上做到分毫不沾,曾經還把辦論文證書分得的一千元錢暗自歸到科室的公款里。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我在壓力下堅持修煉,校長天天找我談話讓我放棄修煉,我都表示信仰無罪。他看軟的硬的都不起作用,就有意刁難我,讓我把樓前鐵柵欄里面的垃圾清理干淨。

我無怨無恨的認真清理,清理到牆根時發現一個小袋子被土埋著,撿起來一看,是一摞一元錢硬幣,我就把錢交給校長。他驚訝的看到錢袋上邊還有泥土,笑著說︰“這錢學校不收了,作為你這次勞動的報酬吧。”我說︰“這是在學校院里撿的,我不能要。”他還是不收。我就把錢交給工會主席,工會主席感嘆的說︰“你這真是拾金不昧啊!”

修煉人的風範

二零零二年,我因堅持真善忍信仰被非法勞教兩年。出獄後回到單位上班,領導把我從原來的前勤(培訓基層領導)調到後勤打掃衛生,具體的說就是擦樓道,收拾廁所。

我以前都是在領導階層打交道,現在讓我干這種勤雜工的活,加上由于迫害造成我家庭離散,心里很是酸楚失意。但通過學法,我認識到自己有面子心,必須轉變觀念在法上提高上來。我能得到這萬古不遇的高德大法是多麼幸運,人世間的得失算的了什麼呢?我想無論干什麼工作,作為大法弟子都要把它干好,體現出修煉人的高境界風範。

學校樓道里污垢、痰跡很厚,衛生間也髒亂不堪,于是我從家里拿來抹布和鋼絲球,一個台階一個台階的仔細蹭,再用抹布擦干淨,旮旯犄角都徹底清理干淨。來辦事的人都說︰現在可真是物見本色啊!學校開大會時,校長對我的工作給予肯定和贊賞。

否定迫害

我因被非法勞教,需要補考教師資格證。考試前需要填表報到局里審批,表里有一欄“有過何種犯罪處罰”,學校給我填上被勞教二年。我想不能承認這種說辭,我是被迫害的。我拿著表格找主任問這事誰管,他說教育局某書記管,主任還說是工會主席讓他這樣填的。我就去找工會主席,剛好在走廊里踫到他,我和她講道理,告訴她我是好人,對我的勞教是非法的。結果被校長听到了,讓我校長室談,我說︰“我的工作表現、我的為人你都了解,我犯罪了嗎?”校長說︰“你沒犯罪,但也沒辦法證明。”我說︰“憲法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退一萬步就現行法律來講,勞教也沒構成犯罪。”

第二天,我找來相關法律條文讓校長看,他說︰那你就重新填表吧。

我被非法勞教期間,學校實行末位淘汰制,就是年終評比分數最低者為末位,第一年開75%的工資,第二年開50%的工資,連續三年就要下崗了(失業)。因我兩年不在崗就把我排在了末位,並且開50%的工資。當時我每月才開420元錢,一個人帶著孩子生活經濟很窘迫。我悟到這是邪黨迫害,我不能消極承受,必須要回我應得的工資。

我多次找校長要求恢復工資,同時給她講真相。我說︰“我只是堅持信仰,按真、善、忍標準做個好人,在被非法關押期間,被惡警在寒冷的冬天扒光衣服,坐老虎凳,打開窗戶外面飄著雪花,他們還往我們身上澆涼水凍等殘酷迫害,這不僅是對我個人的迫害,是江澤民流氓集團利用共產黨對普世價值的迫害,是對基本人權的踐踏,是對法律的褻瀆,如果整個社會都來煉法輪功,那社會治安就好了,不用別人管,每個人都自覺遵守法律道德,社會變的多麼美好,希望校長主持正義,給我一個公道。”

校長說︰等領導班子開會研究後再說吧。據說學校期末開會時,幾位領導一致認為我工作勤勤懇懇,為人和善,不能再扣我的工資了,再扣就下崗了(失業)。這樣學校就給我恢復了全額工資。

之後我還去找校長,要求補發我幾年來被扣發的工資,這場迫害是非法的,我的工資就不應該扣。校長不答應,我就多次去找她,過程中持續講真相。以前是校長總找我談話,現在是我找她談話。開始是她批評我,後來是勸我,再後來,在事實道理面前她的話越來越少了。有一次我又去找她,看她工作很忙就說︰校長你很忙我先走了。她說︰學校的事是大事,你的工資也是大事。

最後,校長在調離之前把扣除我的工資補發給我了。我很欣慰校長能在這個問題上擺正了自己的位置。

不給邪黨涂脂抹粉

一次學校邪黨委書記把我找去,說是搞“八榮、八恥”宣傳活動︰“你的水筆字寫的好,多寫幾張,每個部室貼一張。”我說︰“這個我不能寫。”他問為什麼?我說︰“那上面說的全是假的,這些年我被迫害,親身經歷了,看的清清楚楚。”書記說︰“你咋這樣想問題呢,我挺重視你,還想提拔你呢!你不能這樣。”他還堅持要我寫。

午休時,我到同修家里和他們講了這件事情,同修鼓勵我不能配合他,並說幫助我發正念。我也升起了正念。

下午一上班,我就找書記,表示堅決不能寫,他馬上變了臉,發起脾氣耍起威來。這個書記全校都怕他,我平時是個性格懦弱的人,可我當時一點都沒害怕,對書記說︰“這場迫害是非法的,對我個人的迫害更是不公平的。”他強硬的說︰“在我面前別講公平。”他兩只眼楮瞪著我,我也睜大眼楮對視他,一秒、二秒、三秒……書記終于撐不住移開了目光,再也凶不起來了。走出書記室,我把“八榮、八恥”紙單撕個粉碎扔掉,蹬上自行車回家了,心里說不出來的暢快。在此感謝師父給我超常的勇氣,感謝同修們的正念支持。

第二天上班,書記找我要那張紙單。我說︰沒看見,不知道。我發現他目光老是躲著我,一改往日那種盛氣凌人的傲氣。後來“八榮、八恥”宣傳活動草草收場。

一次,工會主席找我抄材料,我拿過來一看,盡是邪黨詞句,大法弟子怎麼能給邪黨涂脂抹粉呢?我對工會主席說︰這材料我不能抄。他說︰怎麼不能抄了?我說︰里面有些話我不能寫。他說︰哪句不能寫啊?我就說︰這句、那句……他說︰那就把這句改了,把那句勾去,這樣可以了吧?我說︰這還行。

一次,學校要求全體教職員工參加黨員學習,我和主管領導請假,我說︰這個學習我不能參加。領導說︰那你去看屋吧。旁邊李哥听到後也說不參加,領導馬上提高嗓門說︰他(指我)不參加行,你不參加可不行。李哥只得乖乖的去受洗腦了。謝謝師父的慈悲保護。

堅定正念 邪惡消弭

二零一五年,我參與起訴惡首江澤民,被邪黨非法拘留十五天。回校上班後,領導找我談話(此時領導班子已經全部換成新人了)。副書記把同修給學校郵寄的真相信拿出來給我看,問我是不是我寫的?我說不是。書記嚴肅的跟我說︰以後再不能出事了,你要做出保證,局里已經知道此事了,如果處分你,年終考核算一條,十三個月工資就沒有了。

我心平氣和的和他講真相。我說︰江澤民一意孤行迫害法輪功,對修法輪佛法的大法弟子行殘酷迫害,犯下滔天大罪,起訴他是為民除害,為人類伸張正義。法輪大法是正法,修煉大法不違反任何法律。

副書記表面搪塞,但內心有幾分接受。這時副校長過來對我說︰不要失去眼前的利益,珍惜得到的一切。他不停的說,不讓我插話。最後一把手校長來了,氣呼呼的說︰你們不應該把學校和你聯在一起(指同修們郵寄到各部門及教育局的真相信)。

我不為眼前紛爭所動,打準自己的定盤星,不順著他們的思維,心里發著正念,否定邪惡利用他們對大法弟子犯罪,不一會他們借口要開會都走了。

晚上我到學校打掃衛生,看到那位校長沒走,我和他聊天,他說︰你那事(訴江)我到局長那里給你說了情,那事過去了。

謝謝師父為弟子操盡了心,謝謝同修們整體配合通過各種方式講真相,清除了企圖操縱單位領導繼續迫害我的邪惡因素,使新一屆領導班子能夠在我上班之前了解真相,擺放好自己的位置。

以上是我在工作崗位證實大法的點滴體會,我悟到這份工作是師父將計就計安排的,工作環境也是我修煉、證實法、救度眾生的環境,只要心中有法,師父就在我身邊保護,只要把自己當作煉功人,大法就能使你高大,誰也動不了你。正如師尊講的那樣︰“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1]。

感謝師尊!感謝同修的鼓勵!以上交流中如有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