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法輪功學員黃詩生遭兩年冤獄迫害

Print

【圓明網】黑龍江省鶴崗市六十歲左右的法輪功學員黃詩生遭兩年冤獄迫害,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回家,被非法監視,房門外安裝監視器,出門也有人跟蹤。妻子被中共人員誘迫偷偷地監視他,最後離了婚。

黃詩生,原鶴崗市技術監督局職工,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的標準重德向善做好人,是個好公民,在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中,黃詩生曾于二零零二年被警察綁架,遭刑訊逼供,之後被非法判刑九年,在佳木斯監獄備受折磨。二零一六年九月再次被綁架,被非法判刑兩年。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黃詩生一次次被誣陷迫害,親人也一次次受到騷擾恐嚇,二零零一年過年前夕,他的妻子兒子被非法關押在新南派出所一夜,新南派出所所長李建國派惡人在他家蹲坑,還非法抄家搶劫。

一、在火車站候車室遭綁架、遭受藥物迫害

二零一六年九月八日,中秋節前夕,黃詩生和佷女黃曉霞的女兒去看望被非法判刑的黃曉霞和她的丈夫許顯達。這兩人都是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黃曉霞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女子監獄(現在已經回家),許顯達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省呼蘭監獄(目前仍然在呼蘭監獄遭受迫害)。

當天晚上八點多,黃詩生在鶴崗市火車站候車室遭綁架,參與綁架他的有鶴崗市公安局工農分局的季建軍,另一人是工農分局湖濱派出所的一個所長。黃詩生被劫持到湖濱派出所,隨即被寶泉嶺農墾管理局江濱農場公安分局的三個人劫持到江濱農場公安分局,直接把他劫持到江濱農場醫院迫害。借口是二零一五年三月,黃詩生和法輪功學員劉慶福去江濱農場講真相,被江濱農場公安分局綁架,黃詩生被迫害的出現心髒病、高血壓後被放回家,但卻被非法監視居住。(劉慶福被寶泉嶺農墾管理局法院非法判刑,目前已經回到家中。)

當天(九月八日),黃詩生遭綁架被劫持到江濱醫院進行各種體檢,被協警孫友波、鞠洪鵬按著強行灌藥。在這期間偷偷的給黃詩生服用一種不知名的藥,服下這種藥後,黃詩生的頭像爆炸了一樣,出現這兩次異常情況後,黃詩生堅決抵制不吃這種藥。黃詩生問醫生王大鵬給他吃的是什麼藥,王大鵬說︰“這是秘密。”黃詩生問護士,護士不吱聲,不告訴他。後來,黃詩生又問江濱農場公安分局的警察劉慶超,劉慶超說是他給安排的。

黃詩生在醫院被迫害了四個月,這四個月被強行按住院處理,把非法看押、非法監視黃詩生的人的住宿費、藥費、體檢費等所有的費用都逼迫黃詩生一人承擔,包括給黃詩生強行使用的所有藥物的費用等。

二、被非法判刑兩年

黃詩生被迫害的出現高血糖,血壓高達二百多,按規定看守所是不收的,可是江濱農場公安分局的警察卻通過不正當的關系把黃詩生送進寶泉嶺農墾總局看守所繼續非法關押。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一日,北京黃律師要到看守所會見黃詩生,被寶泉嶺管理局農墾法院刑庭的法官徐某、寶泉嶺管理局農墾公安分局和江濱分局局長辛某阻撓,不許律師見黃詩生。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一日上午,黑龍江省農墾局寶泉嶺農管局法院非法對黃詩生開庭,律師為他做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公訴人的所謂“證據”都被律師駁回。律師指出如果法律是公正的,如果公檢法人員不踐踏國家法律,黃詩生應立即無罪釋放回家。

可寶泉嶺法院視法律如兒戲,對黃詩生非法判刑兩年。中共檢察官、法官不但不秉公執法,還知法犯法,用“莫須有”的罪名構陷善良的好人。當時,黃詩生在鶴崗火車站買票要去哈爾濱時,就把從哈爾濱返回鶴崗市的火車票同時買好了,可是非法判刑時卻誣陷黃詩生說他要逃跑。

非法庭審後,黃詩生被劫持到寶泉嶺農墾總局看守所,所長、獄警不許他上訴,還威脅他。黃詩生在看守所里沒有被褥,就給他一條沒有面的破褥子,喝的是菜湯,吃不飽飯,填不飽肚子。

三、在監獄被澆冷水、做奴工

二十多天後,黃詩生被劫持到佳木斯監獄集訓隊迫害,然後又被劫持到泰來監獄集訓隊迫害。泰來監獄的獄警指使犯人扒光黃詩生的衣服,用水管子往黃詩生身上澆涼水。當時正是北方的三月,冬寒未盡,冰冷的涼水澆在身上,苦不堪言。

泰來監獄對法輪功學員強迫洗腦迫害,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黃詩生在泰來監獄被犯人監視、看管,人權被踐踏。

在泰來監獄,黃詩生被迫做奴工,給浴池用的各種水嘴子、各種零件拋光。環境非常惡劣,滿車間飛的都是銅粉。好多人得了肺矽病,有的人吐血。監獄里面的犯人說,從二零一二年開始泰來監獄就干這種活。衛生防疫站去檢查,也是走馬觀花,監獄用錢買通防疫站,防疫站給泰來監獄發了衛生合格證。

黃詩生被迫害的出現高血壓、冠心病,監獄醫院給他吃一種藥,吃完後全身不舒服,他拒絕吃藥,獄警和犯人威脅他,他也堅決不吃藥。

後來,泰來監獄的人都被分到齊齊哈爾監獄,說是泰來監獄要關押從新疆轉來的人。法輪功學員被轉到齊齊哈爾監獄後,被迫在服裝車間做奴工,還逼迫每個人交醫療保險,不交不行。

四、回家後仍然被監控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黃詩生從監獄回家,鶴崗市工農分局紅旗路派出所把黃詩生列為重點人物迫害,長期安排人非法監視他。妻子被誘迫偷偷的監視他,最後離了婚。

中共人員在黃詩生租的房門外按監視器,他住的樓上,租住房間的對門也安排人非法監視他,一天二十四小時輪流非法監視他。他出門也有人跟蹤,男的、女的都有,有時用車跟蹤他,跟蹤的車牌號是︰黑H D2906。他去誰家,就有人把電話打到那人的家里,還威脅那家人。

黃詩生被非法關押這兩年的社會保障養老金不給開,應該漲的工資也不給漲,這兩年開的工資必須退回去,以後再漲工資不算基數。

關于黃詩生遭受的迫害,請見明慧網報道《黑龍江鶴崗市黃詩生被佳木斯監獄迫害的經歷》、《黑龍江鶴崗市黃詩生、劉慶福遭刑訊逼供》等。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