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法庭”二次開庭 中共更多罪證曝光

Print

【圓明網】二零一九年四月六日和七日,“獨立人民法庭/中國法庭”(Independent People's Tribunal/China Tribunal)在倫敦舉行第二次公開听證會(Public Hearings),這是該法庭繼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听取三十位證人證詞之後,進一步就中共強摘良心犯器官指控開庭取證。在法庭律師團隊協助下,法庭主席杰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和五位陪審團專家在現場听審,一位專家通過視頻連線听審。

二零一九年四月六日和七日,“獨立人民法庭/中國法庭”(Independent People’s Tribunal/China Tribunal )在倫敦市舉行第二次听證會

二十三位證人現場出庭作證或通過視頻連線向法庭提供證詞,他們當中包括事實證人、專家證人、調查員和器官移植醫生,其中事實證人中有六位法輪功修煉者,還包括有三位曾遭受中共非法關押現居海外的維族人向法庭陳述自己經歷的非人虐待以及驗血和身體掃描檢查,調查員中還包括一位日本調查記者、一位韓國調查記者。這二十三位證人分別來自美國、加拿大、法國、日本、韓國、土耳其等國家。

杰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宣布本獨立人民法庭將在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七日針對中共強摘良心犯器官指控做出最終判決。

法輪功學員再向法庭提供中共迫害證據

二零一九年四月六日,法輪功學員于溟通過視頻連線向“獨立人民法庭/中國法庭”作證,並提供的圖片和視頻證據曝光中共罪行。(本圖片來源︰endtransplantabuse.org)

因修煉法輪功、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而遭受中共殘酷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楊金花、于溟、于靜、王春英、唐麗娟和曾錚在“獨立人民法庭/中國法庭”第二次听證會作證,基于自己親身經歷向法庭提供指控中共活摘器官罪行的具體事證。

法輪功學員于溟在過去二十年中遭到中共非法關押累計十二年,四月六日他從美國通過視頻連線到“中國法庭”作證,向法庭揭露中共采用各種非人酷刑迫害法輪功。一個月前他曾在美國國會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揭露中共對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

曾錚向法庭講述自己因堅持法輪功信仰遭受中共殘酷迫害的經歷,告訴陪審團專家︰中共的體制無處不在摧殘人類尊嚴和踐踏人性,因為它以毀滅人的精神為目的。她作證說自己被關押期間經歷過不給原因解釋的身體X光檢查和驗血。

更多專家研究調查指向“按需殺人”的中共活摘罪惡

四月六日,人權法律基金會(Human Rights Law Foundation)研究部主任夏先生(Yiyang Xia)通過視頻連線向“獨立人民法庭/中國法庭”作證,揭露中共在迫害法輪功過程中使用極端權力和極端暴力,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一九九九年一手挑起對法輪功修煉團體“根除”式滅絕迫害;“610辦公室”類似當年的納粹蓋世太保,其犯罪獸行凌駕于一切法律之上。

李祥春博士(Charles Lee)幾年前曾參與過一項有關中國緊急肝髒移植研究,四月七日他通過視頻連線告訴“獨立人民法庭/中國法庭”,他認為該項研究的結論指向活體器官移植在中國的發生。

麻省理工學院懷特黑德生物醫學研究所人類干細胞實驗室主任瑪雅‧米塔利波娃(Maya Mitalipova)通過視頻連線向法庭作證說,根據她有關DNA采樣分析的研究結論,專門針對維吾爾人進行的大規模DNA采樣分析與中共活摘器官相關。

四月七日,韓國調查記者金先生在“獨立人民法庭/中國法庭”現場作證,他明確指稱︰二零一四年前往中國進行器官移植的韓國人器官等待時間短暫。

獨立調查員︰對活摘指控調查結果沒有動搖過一分鐘

二零一九年四月七日,伊森‧格特曼(Ethan Gotmann)在倫敦向“獨立人民法庭/中國法庭”現場作證
二零一九年四月七日,DAFOH執行董事托斯滕‧特雷醫生(Dr. Torsten Trey)在倫敦向“獨立人民法庭/中國法庭”現場作證

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伊森‧葛特曼(Ethan Gotmann)以及“醫生反對強制摘取器官組織”(DAFOH)執行董事托斯滕‧特雷醫生(Dr.Torsten Trey)在“獨立人民法庭/中國法庭”作證,主要就英國外交部亞太事務次長馬克‧菲爾德(Mark Field,The Minister for Asia and the Pacific )三月二十六日發表的有關活摘指控獨立調查證據不足的觀點進行回應,其中正在旅途中的麥塔斯和在渥太華的喬高通過電話連線向法庭作證,葛特曼和特雷來到法庭現場作證。

法庭提請他們每一位介紹自己長期投入此項獨立調查的歷史背景和經歷,並要求他們對自己十幾年來的調查結果進行評價。

問及是否要對他們的獨立調查所做結論進行一些修改時,麥塔斯回答說︰“沒有改變,結論就是結論。”葛特曼回答說實際上對于在中共體制下發生的強制摘取器官的規模,他們采用的數字是偏保守的。

法庭主席問喬高是否對自己的調查結論產生過動搖,喬高回答︰“沒有,一分鐘動搖都沒有過。”

喬高希望“民主社會應該有智慧和勇氣來正視(中共活摘器官罪惡)”,“不要頭腦懶惰,更不要抗拒真理”,不要因為害怕承擔責任而在真相面前閉上眼楮。

特雷醫生在回答法庭問題時希望國際社會不要再在尋求中共活摘的“硬證據”上浪費時間,而是要立即付諸行動制止活摘,目前多方獨立調查得到的證據早就足以推動國際組織或國家要求進入中國開展獨立調查了,而且可以從強化國際規則的實施上推動中國醫學界提高器官移植數據透明度,因為“真理是透明的”。

“以最大的正直尋求真理”

馬修‧羅伯遜(Matthew Robertson)和雷蒙德‧欣德博士(Raymond Hinde)帶著新近共同完成的一篇調查報告來“獨立人民法庭/中國法庭”作證,報告題為“基于官方死亡器官捐贈數據分析質疑中國器官移植改革可信度(Analysis of Official Deceased Organ Donation Data Casts Doubt on Credibility of China’s Organ Transplant Reform)”,該報告對當前中共聲稱的器官自願捐獻改革表示質疑,認為非常有理由懷疑有關中國器官移植供體計劃及其實施的數字是中共的另一次造假宣傳。

四月七日,加拿大移植外科醫生詹姆斯‧夏皮羅(James Shapiro)告訴“獨立人民法庭/中國法庭”,自己在了解中共活摘器官真相後,主動中斷與中國器官移植業的合作機會,並對國際器官移植界對待中共活摘罪行的態度感到吃驚和不可理解,他認為作為一名醫生,“必須遵守醫學道德。”

“終止中國濫用器官移植國際聯盟”(International Coalition to End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ETAC)執行董事兼聯合創始人甦西‧休斯(Susie Hughes)希望更多的人能夠 通過“獨立人民法庭/中國法庭”這個平台看到真相找到真理︰

“通過專家組成員的專業知識,法庭從一系列專業角度參與證據。他們當然也是以人為本,以最大的正直,尋求真理。”

“我們相信證據是壓倒性的,任何花時間對其進行整體審查而不只是看一部份的人都會同意,在中國強制摘取良心犯器官一直存在,現在仍然在大規模發生”。

休斯希望人們在看清歷史真相後,能夠增添勇氣選擇真理和正義,而不再選擇故意失明。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