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自欺欺人”的再認識

Print

【圓 明網】常人中有一個成語︰“自欺欺人”,簡單的解釋就是自己欺騙自己,還欺騙別人的意思。這是常人的解釋,因為常人分不清思想中的各種念頭到底來自于哪里,反正都是從這個人腦袋里反映出來,所以都把它們當成了“自己”。
我們修煉人是人在常人中修,修好的部份馬上就隔開,剩下的還是人的部份在修,人的部份就會有人心、執著、欲望、癮好……修煉人不精,把握不好自己時,放松自己的主意識時,表現出來和常人就沒多大區別,所以,我們有時候也會“自欺欺人”;明明知道那些事不能做,不符合真、善、忍,但還是去做了。

比如,在工作中,隨波逐流,弄虛作假了;知道沉湎于手機、微信、網絡不對,但還是求新奇,耐不住寂寞,被癮好控制住;知道不學法、不煉功、不發正念不行,但被求安逸心或干事心控制,就不願捧上大法書來看,或看大法書時,心急火燎,趕度,也算完成了任務,或發正念時,胡思亂想,或干脆就“美美”的睡了一覺;明知道不講真相不對,但出于顧慮和怕心,開不了口,以種種“理由”錯過了一次又一次的機會……

但畢竟是修煉人,心中知道大法的標準,心里知道那樣做是錯的,過後會後悔、自責。很多時候,清醒過來,對自己混同于常人的行為都苦笑搖頭,覺得是在“自欺欺人”。

但現在我發現,如果我們也象常人一樣,認為這是自己欺騙自己,就錯了。我們的真我本性是純真的,同化了真、善、忍的,怎麼會欺騙自己呢?其實是我們的主意識放松了對大腦和肉身的控制。那時是思想業,外來的邪惡靈體鑽了執著心、情、各種欲望等等的空子,干出了那些事。

在干的時候,它們會狡猾的麻痹我們的主意識,讓主意識覺得那些事“不算個事兒,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因此主意識就將大腦和肉身“拱手相讓”——“你們在這里好好玩,我睡覺去了……”

所以我認識到,那時候不是自己在欺騙自己,而是邪惡因素(人心、執著、欲望在另外空間就是實質的邪惡靈體)在欺騙我們的主意識。為什麼我們有時在重大事情面前,在迫害壓力面前,在嚴重病業假相時,反而還能精神起來,能向內找了,或做好了呢?因為那時候主意識覺得事態嚴重了,甚至關系到生死存亡了,那時候就精神了,主意識不干了,就把大腦和肉身的控制權奪回來了,知道要認真學法了,知道要重視發正念了,知道要嚴格要求自己了。一回到法中,主意識就變得強起來了,三下五除二,就把邪惡除掉了。這邊就正常了。

但是,這時候的正念是“逼”出來的,還沒從內心真正認識到正法修煉無小事,沒有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認真對待平時思想中的一思一念。思想中,錯把做事當成了修煉;錯把修煉當成了“工作”;錯把不被迫害,沒有痛苦,當成了修煉的目地。

因為若把做事當成修煉,那麼,事情總有做完的時候,做完了事,那就可以放松、放松了。若把修煉當成了“工作”,那工作就要下班,“上班”時,能把自己當修煉人,“下班”了,還能把自己當修煉人嗎?若修煉的目地是為了不被迫害,不痛苦,那麼迫害一過,或環境寬松了,沒有了壓力和危險,身體舒服了,那是不是就失去了精的動力?

所以,我發現自己在這麼多年來,同樣的問題反復出現,在看上去的小事之處,同一個地方多次摔跤,問題就出在這里。在壓力和魔難中,我的主意識精神起來了,精一陣,過後又放松;壓力和魔難又來了,又精一陣……我現在才看清,這樣的“精”根本不是真正的精,那就象精神病院的精神病人,在大夫拿起電棍一嚇,他主意識精神了,不說胡話了,那是害怕被電。原來的那種“精”的原因是出于求安逸、怕痛苦的假精。

用常人的話說,那種假精就是“自欺欺人”,我們從修煉的角度看,那就是平時主意識太弱,關鍵時刻,才總是被邪惡反復的麻痹和欺騙。

雖然有修好的一面被隔開的因素,但我現在發現,如果把這作為自我開脫的借口,那也會被邪惡利用,鑽空子來麻痹自己。師父從來沒有給我們說修好的隔開了,就可以放松了。我看主要的原因就是自己的修煉目地不明確,不能高標準要求自己造成的。

其實從更深的角度來看,還有根本執著沒去的因素,也許自己當初來修煉,就有“消災、去難、治好病,過上好生活”的根本執著在里面,雖然修煉這麼多年,做的事也不少,但那根本的執著去沒去呢?也許並沒去掉而是掩蓋隱藏起來了。所以,這些根本的執著障礙了自己真正精。

師父告訴我們︰“我們是有針對性的,真正的指出那顆心,去那顆心,那麼修的就非常快。”[1]我認識到,在師父的安排中,執著和人心暴露出來,正是去掉它們的好機會,是去掉它們的前提,而不是邪惡應該迫害的借口。看到了執著,重視起來,去掉它們就是了,即使一時沒過去,跌倒了,趕快爬起來,繼續走就對了。

但我們一定要嚴格要求自己,不斷用高標準來要求自己。而能做到這一點,必須使自己的主意識強起來,而要使自己主意識強起來,就要同化法和時時能在法上,而要同化法和在法上,就得學法入心。我發現,我們真正學好了法,是做好一切的前提。

師父給我們講︰“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2]

我看到很多同修的交流文章中,要學法入心,背法是一種好的方式。特別是在長期在各種魔難中的同修,橫下心來試一試,別讓寶貴的時間在消沉、頹廢、無奈和自怨自艾中白白流失,時時把自己溶入法中,那才能精起來,那才是真的精。

個人認識,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二》〈排除干擾〉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