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逸心是邪惡迫害的得力工具

Print

【圓明網】近來,听同修交流中提到學法時雜念不斷,出現犯困的現象。不久之前,自己在家學習背誦《轉法輪》時也出現了這種狀態,最後導致暈暈乎乎,一會清醒,一會迷糊,費了很大力氣才學進去一點。
過後自己向內找是怎麼回事,師父點化了我,在腦中出現一幅畫面。在《西游記》中有一個片段︰孫悟空利用神通放出了很多小蟲子,這一群蟲子飛向對面人的腦袋,在他周圍飛舞,過了一會對面的人腦袋發暈,就倒地呼呼大睡了。

我們在常人的空間看不到這一切真實的展現,但是在另外空間這一切都真實的發生著。師父說︰“現在迫害大法弟子的,舊勢力不敢直接干,那些個有形的大的生命都不敢干。現在干的都是什麼東西啊?都是蟲子之類的,細菌亂七八糟,都是這些東西。發正念是非常管用的!”[1]

新年假期在家休息,一次躺在沙發上不想起來,什麼也不想干,這時丈夫過來說︰“干什麼呢?快起來吧!”心里明知道他是對的,就是起不來,感覺腦袋迷糊,身體發沉,提不起正念來。這時他一看說話沒用,正好發正念的時間開始了,他就坐在我旁邊發正念。不一會兒,我感到他強大的功沖過來了,瞬間我看到周圍迷霧一般的物質被清除了,腦袋清醒了,懶散的狀態消失了,正念回來了!大法弟子的責任感、救人的緊迫感都回來了!

認清安逸心正念清除

當我們出現想懶惰和安逸的想法時,其實那時候已經被邪惡干擾了,只有立即堅定正念,不被它帶動,發正念清除它才能避免損失。說起來很容易,做起來是真不容易啊!人在幾千年來骨子里形成的觀念習慣性的要舒服、懶惰、安逸等執著心,如果不能認清它們是什麼,真的不好去掉。隨著不斷修煉,我逐漸發現懶惰和安逸是一種實實在在的物質。當這種物質過來的時候,我們真正的自己,主元神就犯迷糊,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和腦袋,常人空間的表現就是那一瞬間什麼也不想干了,就想歇著或者睡覺,什麼都忘到腦後了,抵抗不住的話,就會呼呼大睡。

如果大家仔細的觀察自己的思想活動,就會發現到處都有安逸心的影子。遇到矛盾不能馬上向內找,有可能是安逸心的作用;發現了執著心,但是沒有努力修,拖著拖著,里面有可能也摻雜著懶惰心。說白了只要是思想上沒有在精的修煉中,特別是現在,沒有處在救人的緊迫感中就是安逸心。“我都修煉這麼多年了,肯定有了一定的層次了。”或者“我做了這麼多證實法的事兒了,現在可以休息一下,沒什麼的。”如果有了這種想法,找借口放松自己的修煉,其實這時已經處在要掉層次的邊緣了。師父說︰“如果你們到現在還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麼,就不能在當前的魔難中走出來,就會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帶動而邪悟。師父一直很痛心那些掉下去的人,多數是被此心帶動而毀掉的。”[2]

我發現有了這種對修煉放松的心態,邪惡就會抓住空子,加大我們的安逸和懶惰心,使我們越來越不精。後果是很嚴重的,而且懶惰和安逸的魔最佳的搭檔就是色欲心,放松的狀態下,色魔也會乘虛而入,而被干擾後,層次掉的簡直觸目驚心!突破舊勢力干擾一刻不放松。師父說︰“過去的修煉人要耗盡一生才能走完的路中都不敢怠慢一刻,而要成就大法所度生命之果位的大法弟子修煉中又有最方便的修煉法門,在這種證實法修煉最偉大的榮耀瞬間即逝的暫短修煉時間內怎麼能不更精呢?”[3]我在一次煉功中,師父的這段法一下子打到我的腦中,“一刻”這個詞深深的震撼了我,這就是對大法弟子的標準,一刻都不能放松修煉啊!

如何突破被安逸心干擾了這種狀態?除了時刻修好自己以外,還要清除邪惡的干擾。認清這是舊勢力設的巨大陷阱使大法弟子一步一步的走向毀滅。表面上它們打著為了大法弟子提高的旗號,給大法弟子修煉中制造魔難考驗,但師父說︰“在正法前,舊的勢力將這數千萬遙遠宇宙體系的每一個體系的最低層部份都塞擠了我們所在的中心宇宙體系的三界中,表現上是正法中其不至于被落下、同時又表現參與了正法,實質上是借助正法達到它們為私的目地。”[4]舊勢力這種心態很象常人中狡猾的心理,但它們又是高層生命,所以它們表現出的又是偽善的。

師父講︰“和尚要拜它,那麼它就管和尚了︰你不是拜我嗎?你明明白白的在拜我呢!好,你不是要修煉嗎?我管你,我讓你怎麼修。它給你安排,那麼你修成了,修到哪去?它安排修的,上邊哪個法門也不要。它安排的,所以你將來就歸它管。”[5]找出人心、奮力精發正念是在根本的排除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和干擾。但是往往發正念靜不下來,雜念太多,發正念時間不夠長,就達不到效果。師父說︰“人的思想是不穩定的,人的大腦只是一個加工場,各種信息都會通過人的大腦表現、反應,干擾這個人,人的思想來源是極其復雜的。”[6]那麼我們發正念時的雜念是從哪來的呢?

我的天目看不見,但是我悟到發正念時另外空間的正邪大戰中,邪惡也會反抗,表現就是腦袋里產生各種念頭,自己控制不住。而且在另外空間里看,它們專找大法弟子的弱點,和對法理認識不足的地方下手。比如有的人色欲心不去,就會在腦子里回想起這方面的內容,自己以為是自己在想,其實是邪惡在背後控制你的大腦。它不會憑空出現什麼畫面,要符合這個世間的迷,所以利用你這一輩子的記憶,你遇到過的,看到听到過的事來干擾你。

如果還有抱怨心,就會翻出那些和別人的矛盾,爭斗等場景。發現自己得意時,就看看背後是不是顯示心不去,被魔鑽空子了。所以只要看看發正念時往上翻的是什麼,順藤摸瓜就能找到自己的人心是什麼。堅定正念就會想起來︰“哦,我在發正念,不能亂想。”就又把思想拉回來了。

不久以前我在一次發正念時發現,利用安逸心干擾大法弟子是邪惡現在最好用的手段之一。不久前我在家發正念,晚上七點準時開始後,我已立掌發了四十多分鐘,發正念時,在定中力量強大,雖然看不見,但是我能清晰感受到清除了很多邪惡。這時,腦子里突然出現了念頭︰發了這麼長時間,需要休息一下啊,另外空間的身體也會累的。在一瞬間,我確實出現了迷惑,嗯,因為我看不見另外空間,要不要停下來?突然間“奮力精,直至圓滿。”[7]中“奮力”兩個字深深鼓勵(指引)了我。我又一次堅定了正念,沒有停下來。師父看到了我沒有受安逸心的帶動,終于把問題的更深答案展現給我。

法輪是常轉不止的,會不斷的演化能量,供給我們,所以我感受到的累在那一瞬間是邪惡演化的假相,利用我對法認識不足的地方干擾我。而這正是他們的最後把戲。在我突破了這一關後,在發正念的質量和時間上又有了很大的提高,入定更深,時間更長,力量更強。

識破假相、加強學法

這種“累”的假相在常人空間中也常用來迫害大法弟子,而有的同修就真的上當了!經常听到同修說︰“工作累啊!”然後什麼事都不能干了,需要好好休息,睡覺吧!什麼學法煉功啊,哪有時間啊?還有一個現象參加大法活動後在往回家的路上覺得身體發沉,累啊。在家做事的時候有時啥也不想干,就想歇著,或者做事效率不高,總是開小差兒啊。還有坐到電腦前就想吃東西,一邊吃一邊干啊,思想不集中。學法就困,煉功困啊,發正念也困啊,只要你一躺下,邪惡就得逞了,興高采烈的把你打垮了。而我們的內心深處過後會很懊喪和痛苦的。

有的同修也嘗試了突破,一次、兩次發正念沒有實質的改變,就放棄了,這時就需要加強發正念的意志力,我自己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師父《精要旨二》〈正念的作用》這篇經文看了幾遍並把最後一段背了下來。多看師父的新經文,把正法時期的修煉是怎樣的弄清楚。還有一點天目看不到的同修也容易因為看不見另外空間的真相而堅持不了多長時間。這時候就要提高悟性。

在我把《轉法輪》第七講〈治病問題〉這一小節背下來之後,我對發正念的認識有了明顯的提高。在我的層次,我悟到師父在這一節中講了如何治病,就是教會大法弟子如何除邪,並且清楚明確的講出了在這過程中容易出現的常人心,從而引起的問題,最後如何解決這些問題,甚至給看不見的同修展現另外空間發生的過程。

去掉私心整體配合

一次在家翻譯文章,翻譯到一句話,怎麼我也想不起那個詞應該怎麼翻譯,這時到了項目內同修整體發正念的時間,因為我要在限定時間內做完,就沒有和他們一起發正念。就在同修們發正念的時候,我一下智慧就來了,剛才費勁腦汁想不起來的詞,一下就想起來了。我馬上意識到是同修們的發正念幫助了我,清除抑制我空間場上的邪惡。所以發正念是多麼重要的事情啊,直接提高了我們的工作效率。在口講真相的過程中,也是這樣的表現,倆個人如果配合得好,一個發正念一個講,同修的智慧多,也會講的流利。

不能因為我們不在中國大陸就忽視發正念,有的同修說︰“這也沒迫害我啊?”這是對法理認識不清造成的,背後還隱藏著一顆私心。他只是從自己的個人修煉出發,沒有從助師正法的基點思考;沒有想到大陸同修還在遭受嚴重迫害,而這場迫害導致多少世人受影響,他們背後代表的巨大生命群永遠失去了被大法救度的機會。往往這樣說的同修自己其實也沒認清邪惡對自己的迫害,身體上的病業表現,工作上的困難麻煩,經濟上的拮據,家庭朋友之間的矛盾都是邪惡手筆!其實邪惡對我們虎視眈眈,隨時隨地在鑽我們的空子,無時無刻不在和我們對壘著。

守住心性堅持到底

幾年前,我做過一個夢,夢里面我看到邪惡在不遠處盯著我,但是它們不敢過來。在另外空間我是一位大力士,力氣大是我的神通,一個小指頭我就能捏扁它們。我走哪他它們跟哪,我慢悠悠的走著,它們隔著一大段距離慢悠悠的跟著我,我就逗著它們玩兒。就在這時突然我的大力神通消失了,後面跟著我的邪惡開始還不太敢動,就在它們確定了我現在處在沒神通的狀態時,它們一下子就沖跑過來要抓我。我撒腿就跑啊。夢醒了,我悟到自己守不住心性的時候,另外空間能力減弱,邪惡就等著這個機會呢。

師父說︰“每一次考驗中的人心,每一次魔難的正念不足,修煉人的每一個執著心,都會被它們抓住,它們都會把它當作把你拉下來的、把你從修煉的大法弟子隊伍中搞下來的把柄。”[1]

其實剛才前文在師父講的經文中提到的蟲子之類的細菌亂七八糟的東西,它們都在主動的往我們身上撲,看你是否時刻隨時隨地都能守住正念。不管是在外面還是家里,不管是工作中還是做家事中,不管是白天還是晚上。我在清理的過程中發現它們的數量真的非常大,有時剛清理完過去兩三個小時又來了,甚至剛剛清理完放下手就又來了。

越是不想發正念的時候,越是頭腦亂七八糟的時候,越要發,而且要一直發到腦子里不亂為止,徹底清除邪惡。有時候需要幾十分鐘,有時候甚至要幾小時,發正念時間長短要依據另外空間的戰況如何,雖然看不見,但是能感覺出來,也會叫你明白。而且要每天堅持,覺得“發兩次應該是夠了”的心態也是一種安逸和懶惰。

在這最後的時間里出現這樣的對大法弟子的干擾,我悟到就是要讓大法弟子們停下精修煉的腳步,讓我們在修煉中走過的路無果,付出的努力白費,最終的目的是——毀掉大法弟子,局限我們的修煉層次。

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三》〈越最後越精〉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二》〈正念的作用〉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悟〉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