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中的神奇

Print

【圓明網】雖說自己得法修煉二十年了,但一直以來只會在三件事的表面上下功夫,還誤以為是在精實修,直到近階段才學會在人心上修。
修口與修心

修口,在《轉法輪》中師父把它拿出來單講。我也知道修口的重要,可就是做不好。自己不修口的最大表現就是常常被人或事帶動,背後議論同修,過後又後悔,好象這個修口很難做到。

一次在與一個同修交談中,我講到了S同修一些不是很好的狀態表現,回家後我又後悔得不行。而這次讓我特別難過的原因是,與我交談的同修並不很熟悉S,提到S時我卻還要談論一番。我真的是從內心蔑視、看不上自己,覺的即使作為人,自己也不仗義,對不住S同修。晚上學法時,看到師父說︰“羅漢應該是無為、心不動的”[1]。想到自己修了這麼多年,那麼輕易就被帶動,連個羅漢的標準都沒達到,真是痛恨又痛悔!

我反思自己,為什麼背後議論人的毛病總也改不了?首先就是沒听師父的話,不能嚴肅對待修煉。我發現自己不修口的最大根源其實是對自我的執著。通常背後議論的多是同修的不足,是用法衡量別人的時候,有意無意的抬高自己、證實自己。

還有,就是一個強大的外求的心,看到別人的不足不會反過來看自己、修自己,是只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

再有,就是妒嫉心。有時有同修提到某某修得好的地方,我自覺不自覺的就能說到或想到某某的不足,甚至內心暗自與其比高低。比如對S同修,我就是妒嫉心使然,其實S同修修的很不錯,人家一提到S時,我就自然而然的講了同修的不足,求得一個心理平衡。

還有分別心。在一般的同修面前,我也能注意修口,但在一些我認為法悟的好、修的不錯的同修面前,我就會象常人匯報工作一樣,在其面前談點某某的問題,讓其了解點情況,斷個是非對錯……這不是在以人為師嗎?這可不是個小問題呀!

還有,在議論別人過程中,我的歡喜心、顯示心、虛榮心、抱怨心、黨文化的爭斗心,甚至色心都摻在其中。我發現,如果不修口,這張嘴會帶動多少人心執著呀!我痛下決心︰以後再也不背後談論別人的是非了,有話可以與同修當面交流。

修煉真是神奇。就在我下決心要修口的那一念之後,不自覺中,修口好象變成了一件很容易的事,很自然的我就不再去對別人談是論非,不是自己刻意的想這樣做,而是根本沒有那種想說的意願了。我悟到,是因為自己有願望、下決心排斥那些不好的東西時,師父就給我拿掉了那些不好的物質。謝謝師父!

學會向內找

有一個階段,我幫忙下載明慧網上語音版的弟子交流文章給一個老年同修听。一次在那個老同修家換卡(兩張錄音卡交換,新內容換舊內容)時,L同修正好在旁邊,對我講︰“你把這個舊的給我帶回去听,下次你有新的我倆再換個卡,好不好?”我同意了,隨手就把換下來的卡給了L ,將裝了新內容卡的MP3(收音機)放到桌子上。

下次再跟老同修換卡時,同修說︰“上次怎麼一個新內容都沒有啊,都是听過的。”我想怎麼會這樣,我記得是給換過新內容的呀。

過了段時間,L把手里那張卡給我,我回家用電腦打開一看,里面都是上次考的新內容。頓時我就氣的心血沖頭,“騰”的從椅子上站起來,在房間走來走去。以自己對L的了解,知道其會有這樣的行為,雖然不是什麼大事,我也是氣不打一處來。還好,馬上我就想到要學會改變自己了,我強壓怒火大聲對自己說︰“向內找!向內找!向內找!”

我開始找自己︰本地同修打過語音電話的號碼集中在我這的,我都是把听時間長的、號段好打的先滿足自己用,剩下的再給其他同修,表面是覺的自己勸退效果好,不把號碼浪費了,其實還是私;還有,有時在家用洗臉盆接水洗手、沖廁所,我都是用丈夫的,而不喜歡用自己的……

說來又是神奇,我隨意想了這麼兩件事,就發現自己剛才的一腔怨氣已經化為烏有,變的是心平氣和。之後我又找到自己很多為己為私的行為、念頭與觀念。找來找去的,我明白了,也許這事與L同修根本就沒關系,是師父利用這事叫我修煉、讓我提高的呀!

以前我是個非常情緒化的人,對于不符合自己觀念的人和事輕易就被帶動的憤憤然,當面、背後對同修的不足指責、埋怨,發泄自己的不滿,還以為是對同修負責,弄得與同修矛盾不斷。後來學會遇到問題保持沉默,但內心卻是在用法去衡量同修,好象與自己沒什麼事。

就在我真正學會向內找的時候,在同修的人心表現上總能看到自己的影子,對別人自然而然的就有了更多的理解與寬容,也更能看到的是別人的長處。不知不覺中我發現自己有了真正的變化,不再執著自我的認識,缺少了那種總想要去表達自己的欲望,內心變的越來越祥和、安寧、與慈悲。

房屋出租

我有個房子,地理位置較好,我要價也不高,所以出租很容易。但在上個租戶走後,房子近二十天還沒能租出去,這在以前從沒發生過。經濟受損只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我掛了出租信息,就會有人打電話來詢問房子情況或看房,而我又不能隨身帶電話,也不想因為看房耽誤時間,就想盡快把房子租出去。

我就一點點的想︰按照法上認識,誰來租住這個房子應該是個定數,來的人與我是有因緣的,也是來結緣得救的,為什麼遲遲不來呢?修煉人身邊事都與自己的修煉有關,這事與我的修煉有什麼關系呢?以前來看房一般只兩、三回就有人租下來了,這次來的人是只看不租,主要是嫌房子太熱。現在是夏天當然是熱呀,我們這是南方,在哪兒都熱呀。上個租戶為什麼在這麼熱的時候搬走呀?不是偶然的吧?當想到這時,猛然間我就真找到自己的問題了。

我這個房雖然家具電器配置齊全、租金也不高,但這房是在頂層,房子做的也比較簡易,到了夏天溫度自然就比樓下要高好幾度,那麼開空調的時間就要長了,對租戶來講就相當于加大了支出。以前的租戶從沒在夏天來看房,一般就不會去考慮天熱這個問題。我與租戶簽約一般都是最少住一年,不到一年的,毀約的一方要給另一方一個月的租金作為補償。每次有人來看房時自然我不會去講夏天房間熱的問題,反而隱隱的有個念頭︰反正我們有合同,夏天熱你也不能隨便走。

想到這,我才意識到自己內心深處那個自私、骯髒的惡念,簡直與那些坑蒙拐騙賣假貨的也差不了多少。我發自內心向師父懺悔︰我錯了,弟子一定要從根子上挖掉這些不好的東西,做同化大法真善忍的真修弟子。

就在我找到自己問題的第二天,有人就把房子租下來了。我少收了四百元的房租,作為他們天熱的兩個月的電費補償。

過了幾天,新租戶打電話來︰“廚房的地上老有水,拖干了第二天又有,是不是洗衣機漏水呀?”我知道洗衣機沒問題,應該是從靠廁所的那面牆滲過來的水。因為在他們來前我打掃衛生時,確實看到地上有一大攤水,靠廁所那牆下邊有些濕,就想到是不是又滲水了。我告訴租戶把洗衣機挪個位置再看看,可能是廁所的問題,我會找人來整修。

其實大約一年前,因為這面牆滲水,我專門找了個泥瓦工師傅翻修過廁所,當時我覺的工錢要高了,不滿意。泥瓦工說︰“以後有什麼事再找我,給便宜算。”

我找出那個泥瓦工的電話號碼給他打,結果兩個號碼都通了,但沒人接。放下電話我就知道自己的問題了︰利益心使然。在內心留了個上回吃虧了、下次要彌補的想法,把師父講的“不失不得”的理給忘到腦後去了。

我想,就算是這次給來個便宜算,下回再滲水怎麼辦?沒完沒了的。對于救人、對于自身的提高有什麼好處呢?又想︰現在三界的一切都應為救度眾生、為宇宙正法存在,否則就沒有意義,就應該讓路,就不應讓它發生。我對著出租房方向發了一念︰讓我的佛法神通在另外空間把滲水問題解決了,節約時間多做三件事。就這樣想了一會兒後,當時我感覺到房子好象沒事了。後來租戶真的就沒再打電話來講地上有水的事了。

再說一件事。一天,我的另一個出租房的租戶打電話來講︰“這些天下雨,房間在漏水,我用臉盆接著。”當時我一邊答應過去看,一邊用電話與樓上住戶聯系。因為漏雨那間房的上面是露天陽台,要看房頂的情況,須穿過樓上住戶的房間,結果因當時樓上住戶不在本地,沒看成。

在與她們電話里約來約去的過程中,我想到︰這麼麻煩哪,下次找人來修又要約。而且補漏也不是個簡單事,房頂是水泥地,用一般的防水涂料可能不長時間還會漏;要是用其它的材料,鋪高了會造成樓上陽台積水。干脆我用功能試一試吧。當時我就對著那個房頂發了一念︰用神通在微觀上把那些粒子連起來,讓它不漏。

過了幾天,又下了一場雨,我沒約樓上住戶,直接就去了這個出租房。果然,看到屋頂在離窗戶那面牆不遠的位置,橫跨一條象一根線樣的裂縫,曲曲折折從左一直到右。租戶講︰“先前不漏的,這回是連續漏了三次了,我才給你打電話。”我說︰“今天下雨漏沒漏啊?”她一想︰“好像今天沒有漏呀。”我讓她再觀察觀察,再漏就找人修。以後她沒再給我打電話講漏雨的事。

其實我是關著修的,表面什麼能力都沒有,但我的確有好幾次類似的用意念做事的神奇體驗。我悟到︰在宇宙正法即將結束的最後時刻,時間真的是太珍貴了!分分秒秒都是師父的巨大承受,都是用來救人的。時間結束了,一切都將結束。這種超常的神奇展現,可能是因為自己基點擺正了,師父幫助解決了那些麻煩;也可能是師父已經給我們開放了部份能力,弟子能自己解決一些問題。我想無論是哪種情況,都是師父在為我們清除障礙,為我們多救人鋪路。這是師父對弟子的慈悲,對眾生的慈悲。自己唯有更加精,抓緊時間多救人,才能不負師恩!

勸三退

有一次我打勸退電話,對方是一個男青年,一直用很沒耐心的口氣對付我,不相信我的話。我講了三退大潮和中共的邪惡,講到天要降大災難淘汰人,還沒說完,他打斷我的話︰“你怎麼知道有大災難?你怎麼知道有大災難?!”我說︰“我是個修煉的人……”他打斷我︰“修煉,你修煉了多長時間?”“我修煉十幾年了。”“修煉十幾年了,你說,你有什麼本事?你說你有什麼本事?!”口氣毫無善意。

我一想,我不能說我沒本事,那不就證明大法是假的,但我要說我有本事,我也拿不出來給他看。我干脆講︰“本事,我的本事大的很呢,我能上天入地,能把地球攥在手里翻個個兒,我要什麼本事有什麼本事。但是現在什麼都不能讓你看,你必須在善惡之間做出選擇,走過大災難,那時你什麼都能看得見,你說你退不退?”對方立馬就說了︰“好,我退。”他是個團員。

一天晚上近十點鐘了,我與一個同修電話講真相後回家,街上已沒什麼人。我看到一個“摩的”(電動三輪車)停在路邊等客。開車的是個中年男子,可能腿腳不方便,他有副拐杖在車上。我走上前去︰“師傅,這麼晚了,還在等生意呀?”他友好的回答我︰“是呀。”“現在錢不好賺吧,錢也不值錢。”“的確不好賺,咋辦呢?”我說︰“老百姓賺點錢不容易,那些貪官……”他一听立刻變了臉︰“你是法輪功吧?走!走!走!”他把臉扭向另一邊。我就知道了他是听過真相的,沒被講通。同修在前面幾米遠的地方等我,見這人這態度,就招呼我走。我看了一眼同修,沒說什麼,繞過車頭,走到那人臉朝向的一邊。“走!走!走!”他又把頭轉回來。我又繞過車頭走回來,“走!走!走!”他又把頭轉過去。

就在我繞著車頭走來走去的時候,同修又回到我身邊催促我走。我對同修說︰“你先回去吧,我來對他講。”同修就先走了。

我回過頭來見那人把臉扭向另一邊,心中對這個生命有種說不出的悲憫,我也不轉圈了,隔著車子對他講︰“你看現在老百姓多不容易,買個房子全家人要奔一生。那些貪官世界各地買房,那不都是我們老百姓的血汗嗎?現在中共高官的財產都在國外,兒子孫子都在國外,都拿著外國護照。為什麼?越是高官越是知道共產黨干的壞事太多了,不會長久,都在為自己留後路,我們也要為自己留後路呀。真的是上天要懲惡揚善,將有大災難淘汰中共,能走過災難的都是好人,上天會給他們福份。壞事是中共做的,本來跟我們沒關系。但是我們小時候戴紅領巾時都發過誓,要跟它走,把命交給它。你說,大災難來了我們能跟它走嗎?跟它走真的就沒命了呀。三退就是要讓那個誓言作廢,是跟神退,不是跟人退。不要你的任何付出,我就用‘有福’這個名字幫你退,你只要記住這個名字就可以了。等你走過大災難,你就能見證到自己的福份,真是為你好的。好不好?”他接著就說︰“好!好!好!”一問,他還入過團,就把團員一起退,他又連聲說︰“好!好!好!”我為他高興,一個迷失的生命有了走向未來的希望。

叩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謝謝各位同修!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