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出善 多救人

Print

【圓明網】修煉大法前,我把自己所有的時間、精力和積蓄全部奉獻給我的家人,上對長輩盡孝,下對孩子,對親朋,大小事我都大包大攬、精心安排、打點,所以性格也比較強勢、自我。修煉大法初期,修的不精,但知道要按照真、善、忍做個好人,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我更是盡自己最大的努力照顧家人,學著寬容、忍讓。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發起了對法輪大法、及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使中國人徹底失去衡量好壞的標準,破壞了中華民族傳統文化,黃、賭、毒遍地,使社會道德崩潰。在這樣的大環境下,我也遭遇了丈夫出軌的尷尬,這對我真是很大的打擊,因自己全身心的奉獻,換來的卻是傷害,我憤憤不平、委屈、怨恨、爭斗,感到很苦很累。

一、向內找,修出對家人的善

這個變故使我真正明白了人所追求的一切到頭來都是一場空,返本歸真才是人生的真諦,就此我真正的走入了大法修煉中,按師尊要求做好三件事,精實修。說的容易,做起來難,這一場家庭魔難,我修了近十年。

首先,我強制自己不再了解丈夫的行蹤,盡量的不再與他爭吵。公婆年歲已高,我不忍心讓他們為晚輩操心,在他們面前我從未提及此事。直到有一天婆婆指責我懷疑她兒子,心胸狹窄、小心眼,我才當著丈夫的面把我和丈夫的事一五一十向公婆全盤托出。至此,明白真相的公婆夸我這個兒媳的心是金子做的。直到今天公婆都很支持我修煉大法,他們都明白了大法真相做了三退。

有一天公公晨練時不幸摔了一跤,造成坐骨壓縮性骨折,開始疼的齜牙咧嘴,當他念著︰“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就幾乎沒再感到疼。在臥床期間,我讓他把真相光盤幾乎全看了一遍。八十歲高齡的他二十多天就可以下床走動自如,在電話里他感恩的告訴我說,是聖人救了他!

在法中我明白了萬事皆有因緣,不論何時欠下的業債,都得還。向內找發現在家庭中我的全力以赴,取代了丈夫對長輩應盡的孝道和對家庭應盡的義務責任,使他在每日的悠閑自在中安逸思淫欲,加上在黨文化中形成的自我和強制的處事方式也使家人難以接受。另外早期舊勢力強加在我思想中︰“修煉人家庭成員也很孤苦”這個不正的念頭,沒有否定、解體,而放縱了他的欲望。再加上不修煉的家人在中共的殘酷迫害下擔驚受怕,確實吃了不少苦。

中華傳統文化中,維系夫妻關系的是互相尊重和相敬如賓。養生和長壽的秘訣也是戒欲,尤其人到中年以後要清心寡欲。現在大陸大街小巷開滿了性商品自動售貨商店,這是邪黨用刺激人無度縱欲的方式、使人的身體垮掉、在慢性自殺中毀滅眾生。師父講︰“整個宇宙都在被淘汰中、都在敗壞中,你們能頂著這樣的逆流而上!在當今的社會中,一個人能有一點正念,這個人就已經了不起了!”[2]

我明白了,在思想中對丈夫不正的行為放縱是對眾生不負責任,不是真的為他好,是害了他,是魔性的表現。

每當家人能正面認識問題時,我就會生出歡喜心,可是很快他們就會給我制造出很多磨難。師父講︰“面對高興事,你不是用修煉的想這個問題,你只是象常人的一種高興,就會變成你的魔難”[2]。

我還發現,我一直想修好自己讓家人認可大法、善待大法的一顆心不純,有想讓家人在法中得到好處的心。證實自我,認可我修大法修的好的心。找到這些骯髒的心,我感到很羞愧。師父告訴我們︰“修在自己,功在師父。”[3]大法賦予了我一切,而不是我有什麼能耐,有什麼好顯擺的。

學習師尊的經文,我還悟到︰舊勢力為了達到毀眾生,毀大法弟子的目地,對大法弟子行破壞性的檢驗。帶著人心有為的去向內找,在常人的認可中修。加之對修煉的嚴肅性沒有足夠認識,沒及時認清舊勢力的險惡用心,而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對家人的情又阻礙我本性的一面正法,讓舊勢力鑽了空子,操控丈夫更加變壞,加大我的魔難。

小外孫出生後,我出錢給孩子請了保姆,並注重給他們母子調節營養,但是女婿還想讓我幫著照看孩子,因我沒答應而不滿意。親家母退休前在邪黨迫害法輪功的崗位上呆過、對邪黨很恐懼。父親離世後,為了不讓親情因為利益被撕裂,我放棄了我名下的所有遺產,但仍沒平息他們的爭斗。

舊勢力也在同修之間制造間隔。在向內找的同時,解釋也未能化解,讓我感到莫名委屈。終于在一次交流時,面對同修的慈悲指正,我大發脾氣,暴露了那顆爭強好勝、不讓人說的心。過後我很沮喪、很後悔,很長一段時間消極,覺的自己怎麼修的這麼差。

突然有一天小姑子說︰“你對我哥這麼好,他這樣待你,多少個離也離了,大法真好,我認可了。”

早期在一起學法的一個學員,因舊勢力間隔很長時間沒有聯系,也突然告訴我的家人轉告我︰“你是個好人。”還有一個朋友在我們小區門口告訴服裝店老板說︰“這院的那個大姐(指我)真好!”

我明白是師尊看我消極,在鼓勵我精。唉!差點上了舊勢力的當。師父說︰“在修煉中踫到魔難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安排的魔難、在它們安排的魔難中如何做好,不是這樣。”[4]“他要再提高他的功,那麼這個矛盾也就突出了,就得需要他繼續提高他的心性。”[3]

一切都是假相,修煉人所遇到的所有事都是好事,都是對大法弟子的考驗,為大法弟子提高心性所用的,放下一切執著,在法中真修實修、做好三件事才是弟子應該做的。打坐中師尊打入我腦中四個字︰堅毅、堅定。感恩師尊慈悲,讓弟子找回真我。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這本書發表後,我更看清了邪惡的本質,我加大力度清除解體在靈魂深處被強加的“恨”的生命。再次打開《九評》、《解體黨文化》听了一遍,

從法理上我明白︰我的家人都和大法有緣,他們都是為法而來的生命,他們也都明白大法的基本真相,做了三退。因為邪黨破壞了中華神傳文化,邪黨官員自上而下敗壞著人倫,在這個大染缸中,使丈夫迷失了自我而造了業,其實他們也很可憐。

在寫交流稿的同時,回顧自己的修煉路程,抱著對師尊虔誠、對大法負責的心認真向內找自己的不足,用法來衡量,對的堅持,不正的在法中歸正,修去負面思維,正念面對家人所出現的一切問題。當我能完全為他的體諒眾生的苦與難,生出慈悲心時,已經就在解體邪惡,我感覺天清體透。隨後家人也有了很大的轉變。同時我每天增加一個發正念的內容︰全盤否定舊勢力讓眾生變壞,利用眾生對大法弟子犯罪,從而毀眾生的邪惡安排。我只走師尊安排的路,只歸師尊管,其它的都不要都不承認,也不配!

感恩師尊慈悲,教我修出純善。

二、修出善念,救警察及世人

我訴江後,一天上午,派出所一副所長和警察及街道辦開始上門騷擾,在我給他們講真相的過程中發現他們對大法的真相一無所知,自己在違法辦案一無所知。我當時感覺共產邪黨太惡毒,把警察當成一件工具欺騙操控他們對大法犯罪,以達到毀眾生的目地。

當天下午,我在家學法,突然听到有人敲門,我從窗戶往樓下一看,一輛警車停在我家單元門口。我當時警覺,知道警察想綁架我。我立即立掌發正念,感到在師尊的加持下自己的身體象一個大火球。兩分鐘後,門外靜悄悄的沒有了動靜。不一會手機響了,我一看是派出所的電話,沒理他,繼續學法,學完法我給那個副所長回電話,問他︰“有什麼事?”他說︰“我們領導想見你。”我提高了聲音說︰“薄、周、李、徐因迫害法輪功遭惡報你也看到了,你們今天仍在追隨他們,執行他們的迫害政策並參與迫害,後果可想而知,我想你們不傻吧!為自己,為家人著想,听我一聲勸,不要再助紂為虐,選擇幸福平安才是明智之舉!”並繼續給他講真相。盡管我言辭嚴厲,我想他已感受到我是為他好(在後來發生的事情中他一直在盡力的保護大法弟子)。他又說,是他們領導想見我。我說︰“那你就把這個電話錄音放給你們領導听听吧,我沒有時間去。”

隔了兩天,派出所兩個副所長帶警察和便衣來到我家,開了一輛面包車和一輛警車,居委會的人也來了。把我家和小區的院子塞得滿滿的。還是要求我跟他們去派出所一趟,我拒絕配合他們對大法弟子犯罪。並說︰“如果配合你們就是等于是在害你們。”在師尊的加持下正念解體了這場迫害。

第二天,派出所副所長打來電話說︰“你來所里一趟,把這事快點解決了,就結了,你該干啥干啥。”我說︰“我不去。”他著急的說︰“你別難為我,要不你到街道辦來把這事了結了也行。”我仍說不去,但並不堅決。我看出這個副所長明白真相後,在他自己的權限內盡最大努力在保護大法弟子,為此他還受到他的上級的呵斥,指責他辦事不力。在欣慰他做出明智選擇的同時,一時間,用人心思考問題,覺的真難為他了,去也沒什麼,反正什麼也不簽,但舊勢力看到了我這個漏。他的上級就安排了一輛面包車,叫片警和另一警察正對著我家小區門口等著我。晚上,我一出門就看見他們,我朝著他們走過去,說︰“蹲坑蹲到我家門口來了?”警察笑著抬起自己穿拖鞋的腳說︰“你看我穿的是拖鞋。”並央求說︰“你別難為我們X所長好不好?”在我和警察說話的同時,另一警察已通知了那個副所長,一會那個副所長也到了。僵持了一會,覺的自己這樣讓副所長很沒面子。我把人的情面當成了善念(當時就是這麼個悟性)。到了派出所,一個警察自顧自說自話的做完筆錄。這個警察和該副所長說︰“不用你簽,我倆簽字。”他的這句話,象一個炸雷把我震醒,我大喊一聲︰“你們也不能簽!”可是他們象木偶一樣簽。剎那間自己明白他們簽的字就是將來大審判時他們對大法弟子犯罪的證據。師尊慈悲讓我們利用訴江來救警察,而我用人心思考問題配合警察,結果害了他們。對舊勢力的陰險狡詐和邪黨的惡毒,那一刻我有了更深的認識,它們的最終目地就是要毀了大法弟子和眾生。

看到警察為了利益和飯碗被邪靈驅使,干了壞事,將面臨永遠的毀滅,非常悲慘。警察在害自己而不自知,那一刻我覺的他們好可憐而落淚,也很自責,並發出一念︰一定要讓當地警察明白真相,不再上當受騙,彌補自己的過錯。

師父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5]。師尊看到了我想救警察這顆純善的心,就為我鋪好了路。我在明慧網上精心選擇真相期刊,同修在明慧網上看到好的文章也送來供我選擇,我還寫了一封言辭懇切的真相信。資料確定後,我們用特快專遞郵寄,因真相資料全,能使收信人盡快的了解真相,讓邪惡很害怕。用邪惡的手段阻止快遞公司郵寄。

有一天突然發現大街小巷陸續的出現了很多郵筒,我心中明白這是師尊在安排弟子們繼續做下去。我們就把資料分別裝入兩到三個信封,繼續做。這期間同修們形成一個整體,制作資料、發信、查閱地址、名冊。在同修們的配合下,我們給當地的公安局、派出所郵寄了真相信,基本做到了人手一份,使警察明白了真相,不再盲目行迫害,極大的震懾了邪惡,使迫害降低。

我們同時還給街道辦、居委會郵寄真相信。他們明白真相後都不再參與迫害。我們還給當地學校、銀行、新聞媒體郵寄了真相信。在配合當地、外地營救同修過程中,我們也積極參與郵寄了真相信,收到的效果比較好。

我還動員曾參與轉化學員和這次簽字的警察做了世人覺醒聲明,並做了三退,另一人寄去真相信,聲明和三退後,他們的身體都出現了好的狀態,使他們體驗到了大法的神奇和善惡有報的真實不虛。

我深刻的體會到,大法弟子學好法很重要,學好法、法理清晰、遇到問題就會用法來指導去做,大法就能堅定你的正念。信師信法,在師尊安排的修煉路上真修實修什麼事都不會有。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