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會召開 交流實修多救人

Print

【圓明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五日,在睽違三年多後,香港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成功召開。來自香港、澳門、台灣、日本等地的法輪功學員共聚一堂,十八位學員相繼發言,分享了他們修煉大法後身心升華,在日常生活中踐行“真、善、忍”,以及在身處中國大陸最前沿的香港向世人傳真相、勸“三退”的心得體會。學員們在交流發言中表達了對慈悲偉大的師尊李洪志先生的感恩。幾位學員談到了幸得師父慈悲救度的歷程,都哽咽下淚。

香港法輪佛學會發言人簡鴻章表示,很高興這次法會能夠成功舉行,“首先我們要感恩我們尊敬的師父李洪志先生的慈悲關懷,同時我們也感謝包括學員與各有關方面的支持,使法會能夠成功召開。”

二零一六年一月,法輪功學員在香港舉辦修煉心得交流會,因為受到邪惡團伙瘋狂干擾而被迫中斷。簡鴻章表示,這三年來一直尋求場地舉辦活動,都是困難重重,這次法會也因原來找到的場地遭到干擾而不能使用,需要改期行。但隨著法會的成功舉辦,也看到全世界包括香港的正氣在上揚。“通過中國民眾的努力,以及全球正義力量的支持,我們相信在不遠的將來,會迎來迫害的結束,以及普世價值的一步弘揚,到時候法輪功學員舉辦活動就能夠正常地行了。”

法輪功學員共聚一堂,參加二零一九年香港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
兩位司儀宣布,香港法會正式召開。

大陸受酷刑 堅持講真相

一九九九年三月在中國大陸得法的梁金友,講述當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發動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鎮壓後自己親身證實法的歷程。二零零零年十月,梁女士到北京天安門廣場請願,打出“法輪大法好”橫幅並高喊“還我師父清白”等口號,其後多次被非法抓捕、非法拘留,甚至被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法外機構“六一零辦公室”綁架,後來被非法勞教。由于堅持修煉拒絕“轉化”,她遭到電棍電擊、上手銬腳鐐、不讓睡眠等酷刑,精神及肉體都受到很大傷害。她丈夫王斌也因修煉法輪功被抓到勞教所遭酷刑迫害。

二零一三年,梁金友在家人幫助下移居香港,二零一五年透過香港郵局寄出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的信件,二零一七年又到中聯辦抗議,呼吁各界伸出援手營救在大陸的丈夫王斌,希望盡快安排丈夫及女兒來港一家團聚。

身處香港,梁金友也加入流動講真相的活動,一邊派發真相資料,一邊向市民講述法輪大法的美好。她強調會謹記師父的囑咐,與同修們一起精,救度更多的人。

無懼干擾 堅守真相點

多位在景點及其它環境講真相的學員也分享當中的體會。香港學員詩女士談到二零一六年她在鬧市街頭擺放橫幅展板時,遭邪惡團伙頭目挑釁並誣告襲擊,其後被判罪成。為證明自己的清白,詩女士獲得正義律師的協助,成功向警方取得證據,證明對方有三年內超過九十次的報警記錄,全部都是針對法輪功。當時法官批評該邪惡團伙頭目“故意挑撥”、“對法輪功不懷好意”,不是誠實可靠證人,最後法庭裁定詩女士勝訴。

詩女士表示,自己一九九七年開始學煉法輪功,丈夫起初受中共污蔑宣傳影響反對她煉功,經歷一場大病後願意跟隨她煉功听法,“從原本相信中共,變成相信大法了。”從二零零三年開始,詩女士與幾位學員在市區繁忙地點開設真相點,過程中遇到不少干擾及波折,包括時常遭到中共團伙滋擾,但她無論天晴天雨都堅守著真相點,“我在晚上通宵上班,白天照顧行動不便的丈夫,黃昏時段就到真相點去……每天如是,從不間斷。”

慈悲勸三退 善待眾生

香港學員葉女士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後才開始煉功。她小時候經歷父親被打成右派,知道中共每次運動都是在整好人,“中共打壓法輪功,我就認定這功一定要學!”這些年來,葉女士一直積極在真相點講真相,特別是在大陸客用餐的地方勸“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一手拿著展板一手拿著退黨名單,告訴陸客中共以“天安門自焚”構陷法輪功,還有活摘器官的惡行等等,並為陸客解疑。她的善心和耐心感動了很多大陸客,他們明白真相退出中共組織後,會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功萬歲”、“江澤民該死”,並向她合十和道謝。

在講真相勸三退的過程中,葉女士悟到要以慈悲心善待眾生,即使是邪惡團伙的成員,她也把握機會跟他們講真相,希望他們停止行惡。“邪惡團伙對我們講真相救人干擾及考驗很大,除了加強發正念,還要時時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守住心性,盡量抑制它們的魔性,讓干擾減到最低。”

博士背法修心受益多

修煉了六年的香港學員賈詩敏(Jasmine)談到自己有全職工作,得法後要兼顧學術深造,剛開始一有空就把握時間不停的學法,完成博士論文後開始背誦《轉法輪》,第一次用了兩年時間背法,現在正在背第二遍。她感覺背法也是一個修心的過程,令她更深刻的認識法的內涵,遇到矛盾時能立刻用法對照自己,做事及講真相也順暢很多。

她從修煉第二年開始參與講真相,由于自己普通話講不好,講真相比較被動,後來發現不能因此而被阻礙,只要自己用純正的善心對待,有了救人的心,陸客也會被打動。

地區小組遍地開花傳真相

香港學員林女士談到遍地開花傳真相的體會。近年來在佛學會協調下,她與幾位同修在人口近一百二十萬人的三個地區巡回派發《明慧周報》,每周派發兩次,每三星期就能覆蓋近七十個派發點,效果很好。她悟到這種講真相形式就是一種大道無形的形式,使集中侵擾固定真相點的邪惡團伙無法破壞。為了不漏掉有緣的眾生,各人還爭取時間單獨在不同時段到不同地方派發真相資料,又到大陸客多的位置派發《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等。

她悟到救人是救人心,只要排除干擾、耐心的派下去,便感受到當地的整個環境逐漸改善,“(眾生)對大法的態度也就正面了,每個派發點都有明白真相的民眾稱贊大法好,我們感到很高興,眾生得救了,我們付出的努力並沒有白做。”

新學員得法滿懷感恩

劉女士是香港新學員,二零一六年經一位學員介紹開始煉功,二零一八年參加美國華盛頓DC法會,親身聆听師父講法,心情非常激動,滿懷感恩,下定決心要努力做好講真相等三件事。本是慢性病患者的她,修煉後身心有了巨大改變,很慶幸自己和丈夫可以修煉法輪功,“讓我的人生觀改變很大,給予我一個健康的身體,還有我們夫妻的感情、家庭的融洽等,給我感受很大,改變很多很多。”她笑言以前很重視金錢,修煉後知道人要返本歸真,還有救人的使命,“我們要遵照‘真、善、忍’做好自己,做一個超常的人。”

日台學員談正法之路

也有來自台灣、日本及澳門的學員在會上交流修煉心得。日本的王女士一九九六年在中國大陸跟隨母親走上修煉之路,一九九九年母女到天安門請願,之後遭警察拘留,母親被非法關監獄,她在逼迫下堅決不寫保證書。母親獲釋後,她們仍持續受中共警察騷擾。後來她因工作去到日本,在櫻花樹下找到同修並堂堂正正在陽光下煉功,令她激動無比,決心在海外走上助師正法之路。她在參與天國樂團的過程中修去證實自我、顯示的執著心,學會配合和共同提高。

台灣學員楊先生分享他自二零一五年起到香港講真相的經歷。他悟到在真相點遇到邪惡團伙干擾時,除了要堅持不懈的對世人講真相,同時要加強發正念的時間與力度。他說︰“我發現發正念的效果很好。有好幾次當我們景點同修很齊心、很純淨的發正念,結果當天邪惡團伙的家伙就變得懶洋洋,甚至連綠背心都不想穿了,也不太來騷擾我們。”清除了干擾眾生了解真相的邪惡因素,眾生才容易了解真相和三退。

楊先生表示,香港在邪黨的虎口里,“這里每一個真相點都是前線陣地,都是邪惡的眼中釘、肉中刺,我們在香港講真相,就是在虎口里拔牙……既然它要扮演煉鋼爐里的煤渣角色,我們就借此機會把自己鍛煉成鋼吧!”

來自台灣的翁女士分享自己如何讓家人明白修煉法輪功的好處,以及理解她為何遠赴香港,面對面向大陸客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真相與揭露中共的謊言。她表示回到家里都會跟家人分享在景點講真相的心得,令丈夫漸漸的理解她的行為。一次她和丈夫到親戚家幫忙摘文旦(柚子),發現摘回來的文旦上開滿優曇婆羅花,丈夫看到覺得很神奇。“我告訴先生是師父鼓勵我,也讓你明白大法的神奇”,如今丈夫很支持她到香港講真相,更開始學法煉功了。

展示二十年來的堅定正念

譚小姐是今次交流會的司儀,她直言今天是歷史性的一刻,能夠在困難情況下與同修齊聚一堂分享修煉的點滴,感到非常榮幸。“不少學員分享他在真相點經歷風風雨雨,一直都是在堅持,甚至當中有苦有樂,走過來亦不是說一日兩日,可能是說二十年來的一個過程,是令人很感動的。那個堅定的正念,那個證實法救人的心真是令人動容。”

譚小姐在媒體做廣告銷售,工余時間也會到真相點講真相、勸三退。她覺得年長的學員走出來講真相很了不起,希望多些年青學員也到真相點,“讓民眾知道原來煉法輪功的都有很多知識份子、年輕有為的人,也都經過理性判斷、思考分析,會給他們更大的信心,也都知道我們法輪功學員是在百忙之中都會抽空去將真相告訴他們,因為這個真相對他們很重要。”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