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對手機執著的一點體會

Print

【圓明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三十日,明慧編輯部發表的《所有大法弟子須知》的通知,我看了好幾遍,總想從中找到一些漏洞來符合自己那顆執著的人心。
因為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我對淘寶購物都很執著,一有空就想拿起手機看看有什麼要買的,有什麼更新的。一看就是二十分鐘,半個小時,一個小時,有時甚至發完半夜十二點的正念,還會拿起手機看看。很多時間都用在了手機上,浪費著寶貴的時間,消耗著自己的意志。

修煉的人要不斷的淨化自己,而我還往空間場中灌那些不好的東西。網絡里到處都充斥著邪魔、爛鬼,一看就是在要它,那麼它就來了,有時睡覺都感覺到有邪惡的生命在攻擊我。知道這種狀態不對勁了,就不敢看了,專心做好三件事,多學法。

師父講︰“人在修煉過程中就是去人的各種欲望、執著心。說白了,吃肉的心不去,那不是執著心沒去嗎?能修圓滿嗎?所以只要是執著心那麼就得去。”[1]可是過一段時間由于工作忙了,學法沒跟上,又放松了自己,又忍不住拿起手機繼續看。這幾年就這樣反反復復的,手機上的軟件刪了再裝,裝了再刪,一直沒有徹底的去掉這個執著。造成了修煉的懈怠,發正念不靜,煉功犯困。

拿起明慧編輯部發表的通知看時,腦中卻閃出這樣的想法︰不用微信我的工作怎麼辦?我的智能手機里沒有加手機卡,應該是安全的吧?明慧編輯部要求卸載的是微信、QQ、雲端、Skype等,也沒有明說要卸載淘寶、支付寶吧?我的微信如果存在不安全因素,那就把這個微信刪掉,手機恢復出廠再從新下載個微信,再用丈夫的手機號再從新申請個微信號,只用于工作,不和同修聯系,應該可以吧?種種的思想不斷的在我腦中翻騰,在為這些強烈的執著、癮好,找各種各樣的借口和理由。

這些想法到底是從哪里來的?它好象在死死的抓住修煉人的漏,不斷的灌輸不符合法的信息,好讓我覺的是自己這樣想的,是自己的想法,想讓我隨著它去想。隨著不斷的學法,我知道那不是我,每一種想法都不是真我發出來的,每一種思想都不在法上,都是與師父要的背道而馳,都是在往下拽我。“這是外星人的技術,魔在利用它,勾引你,讓你放棄你所有的東西,投入去。浪費你的生命,你還舍不得放下!從做人的角度上看你都不對勁了,何況是修煉。”[2]是啊!這個淘寶、微信、愛奇異等軟件在勾引著我,魔在利用這些東西害人,害大法弟子,沒有一個生命想讓大法弟子修成,只有師父把最好的都給了弟子。歸正自己的狀態,大法弟子要听師父的話,師父要我們怎麼做我們就應該怎麼做,無條件的圓容師父所要的。通知是寫給所有的大法弟子的,我也是其中一員,我要卸載這些軟件。

到小組學法時,同修們也交流了此事。有一個協調同修談了自己在這件事上的做法與認識,她是賣服裝的,還兼職給學生做午飯,來回上貨,學生家長給的飯費,都要用微信。而當她看到明慧編輯部發表的通知後,她沒有考慮錢財方面的問題,毫不猶豫的就把微信給卸載了。她說要听師父的話。微信卸載之後,那一天的衣服賣的特別好,半個月也沒有那一天的衣服賣的多,同修說是師父在鼓勵她。

現在回想起同修的交流還很受觸動,人放不下的就是名、利、情,同修能在利益面前選擇按照明慧編輯部的要求去做,是多麼了不起,結果什麼都沒有失去,反而得到的更多。

從小組學完法回家,更堅定了正念,淘寶、支付寶都是直接綁定了銀行卡,身份證等個人信息的,存在安全隱患,而且也影響了自己的正常修煉。現在我就有這個決心不要它,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我把微信、QQ、淘寶、支付寶、愛奇異等軟件全部刪除,然後又把手機恢復出廠。明顯感到自己的空間場干淨了很多,時間也充裕了,背法也能靜下來了,也突破了由原來背一段就不想再背了,想歇一歇的狀態,到現在一個小時能背一頁,而且越背越願背。

大法弟子都在用這些微信、QQ、雲端等一些軟件,在思想中也承認了這些軟件會給我們帶來便利,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大法弟子給了這些軟件的生存空間。如果大法弟子人人從自己做起,按照明慧編輯部的通知去做,卸載這些軟件,不給其空間場,那麼這些軟件就會被淘汰掉,徹底解體,邪魔也就無空可鑽了。

最後用師父的一段話共勉︰“現在很多大公司已經對電腦玩具頭疼的很厲害了,很多學校已經頭疼的很厲害了。人這樣下去會變成什麼樣子?但誰也沒有辦法。作為修煉人,你得明白,得自覺、自律,想著這應該是你們要去掉的,而且要幫著常人、還要救常人的,你還陷在里邊,怎麼辦呢?那東西真能控制人哪,很多例子。”[2]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