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千萬不要有“過年”的心

Print

【圓明網】師父在今年紐約法會講法時,有一句法︰“我可以明確的跟你們講,師父早期的安排就是今年結束迫害,(眾熱烈鼓掌)前後二十年。”[1]
本地不少同修看後,很興奮,不少人見面就問︰“你咋悟的?你看今年能結束嗎?”還有的說︰“快修好自己吧,這回真要走了。”都在猜測和盼望,心情跟要過年一樣︰辦年貨、買爆竹、買新衣服,準備年的到來。

個人覺得,這種心很不好,古人小道修煉都不會這樣想,多大的私呀?大法弟子是有使命的,救人和維護法是來世的大願,雖然正法到最後了,但我們是否想過︰那些沒得救的眾生咋辦?我們走,都推給師父?結束了,熬到頭了,這念不正呀!

這期間,本地出現了一件很有影響的事︰以前協調人要做一批真相優盤,一個優盤20多元,打算做兩千個,需四萬元。同修中分歧大,再加上湊錢難,這事就拖了下來。這一次,師父說︰“師父早期的安排就是今年結束迫害”[1]。協調人跟大家一交流,說“今年結束迫害”,很順,同修幾乎是一呼百應。

協調人說︰“師父說今年結束(編者注︰這不是師父原話),你們留錢干啥?現在不花還有機會嗎?將來錢是啥?廢紙,別到時後悔。”通過“交流”,有人想開了,在場的同修七嘴八舌,有的說︰“哪個人手里沒幾萬積蓄?再不拿出來,真成廢紙了。”有的感慨︰“錢沒用嘍,趕緊花吧。”有的對不吱聲的人說刺激話︰“誰想當人就在這。”好象不把錢拿出來做大法項目,就成常人了,話中反映出同修的修煉狀態和境界。

個人認為,做優盤這個項目不是不可以做,應該用平和心態、有計劃的、平穩的、理智的做。以前,每次師父講法時,當說到大陸同修在國外的黨文化表現時,我就想︰那是指別人,本地可能沒有。通過這事,我看到,本地同修黨文化的思維還是很嚴重的,拿做優盤這事來說,大家的表現是︰要麼不做,做就做大的,轟轟烈烈,有的說︰“優盤力度大,應該大量做,先做幾萬個撒出去,錢有的是。”不少人的心態是︰“要結束了,趕緊把錢用出去,留錢干啥?”好象今天過日子,明天不活了。

還有的同修,以前對協調人提出的這個項目是有意見的,不配合,也不出錢。現在協調人一說,態度馬上變了,也出錢了。可是,這種配合不是以法為師的配合,不是心性提高後的配合,而是(斷章取義的說)師父說要結束了,錢沒用了,趕緊配合好,積累點威德,協調人說咋干就咋干,沒啥說的。同修呀,協調人極端,你也跟著極端嗎?獨立的在法上修,有自己的主見才行呀!這不大幫哄嗎?!

師父說︰“而大陸人做什麼事情,恨不得一下子什麼事情都做到最極端、最頂端、做到底,都是那種心態。”[1]“大家在中國大陸養成的那種習慣,無論是寫文章啊、做什麼事情啊,就是要一棍子敲到底。”[1]這種極端做法不僅常人不理解,也是破壞法。

師父在二零零二年講法時就說過“結束”的法,這些年講法中也幾次說過“結束”的法,師父眼下又說結束的法。個人淺悟,師父說“結束”,一方面是考驗弟子是否對時間的執著?這本身就是一關;另一方面,是提醒弟子不要把遺憾留到結束,這本身就是動力。假如說,今年不結束,你是否會失落?十年不結束,你是否是信心十足的修下去?根本就沒結束一說,你認為這個法好不好?是否還修?修煉人的目地究竟是什麼?我們要站在師父的角度和大法的角度去想問題,言行符合大法才是大法的一個粒子。

個人一點淺見,請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