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走出病業假相

Print

【圓明網】我是一九九七年五月十三日開始修煉的老大法弟子,現年六十九歲。修煉兩個月後,我就無病一身輕了,原來患的嚴重腰部粉碎性骨折、腰椎間盤突出、心髒病、偏頭疼、肩周炎等疾病都好了,真正感到無病一身輕的美妙。磕磕絆絆走過二十二年頭,現將我近半年來在過病業關及心性關的點滴與同修交流。有不正之處,敬請指正。
一、否定舊勢力迫害,走出病業假相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地區遭受大規模綁架事件,和我配合做項目的三名修同時被綁架,我也被監視住宅。因為家樓前是小花園,每天有一排人站著,三九天也有人在那,監視我的行蹤。

為了避開邪惡,我于二零一八年五月買了一處新房做證實大法的項目用。這時有同修來我這與我配合,八月初裝修好,中旬在同修幫助下將電腦、打印機等物品都搬運到新房。

九月,耗材時同修把一位我不認識的同修帶來,當時我生出怕心,很不高興。因我于二零一六年在學法組八位同修被綁架,有一同修說出在我處拿的資料。雖然我當時正念很強,沒有配合邪惡、零口供、給警察講真相,一個月走出看守所,但是教訓是慘痛的,我還沒有走出被迫害的陰影。我不想讓更多人來這里,怕出現安全隱患。

回到住處,飯也不想吃,也不想做,我情緒低落,鑽到牛角尖里出不來了,什麼都不想干了,每天看起電視來,看了這台看那台就這樣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一天,突然間腿象觸電一樣針扎的疼。當時女兒在家,問我怎麼了。我說腿疼,還說可能坐窗戶那受了陰風。女兒馬上說︰我給您拔拔罐子吧!用罐拔半天也沒管用,她又在我腳心貼了兩貼膏藥。

下午三點,同修來我家,門就問︰什麼味?我說;腿又疼了。前幾天疼過,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好了。現在腳上貼了膏藥。同修沒說什麼,我們倆就發正念,一會兒就不疼了。同修看我好了,辦完事就走了。我能下地做飯了,這時,腳心難受,我馬上把兩貼膏藥扯下來、扔了。悟到︰是師父見我沒了正念派同修幫我來了,從現在起我就學法、煉功、發正念、不能再放松自己。

轉天就去了新房,看師父講法錄像、而且腿雙盤上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安排、全盤否定舊勢力一切干擾、不承認它、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就走師父安排的路,你舊勢力不配考驗我,我有漏,我可以在法中歸正,不用你舊勢力管。到晚上,疼的厲害,不能入睡,我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讓我的全身細胞都念,念到睡著。

十一月二日,我與同修配合開始做二零一九年台歷,我有時一邊做台歷,一邊听講法,腿疼我也堅持做一百本,等把台做完了,我腿也不疼了。

二、再去妒嫉心

我總以為自己沒有妒嫉心。自從買房找姐妹們借錢,他們都沒借給我。我家姐妹多,從小生活貧寒,都是會過日子的人,都有存款。因沒借我錢,我就生出怨恨心︰打算從今往後不和她們來往。滿腦子都是常人想法,認為親姐妹有困難都不幫助,還有點親情嗎?我後來賣了房,她們也有點後悔,覺的做的過份,經常給我來電話,我也不理她們。過年期間我也沒給她們打電話,心想跟她們斷絕關系。

一天,我學《精要旨》,師父說︰“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1]我突然悟到︰這不是說我嗎?!我修煉了二十多年了竟然是個惡者,感到汗顏。姐妹們不願借我錢,我氣的和她們斷絕關系,我的心胸怎麼越來越小了呢?!我從小就善良,不跟人家打架,別人欺辱我,我都不言語,父母去世了家里的財產我也沒爭、也不要,幾十年來沒和姐姐、妹妹、哥哥、紅過臉。以前我也找她們借過錢,不借就不借,沒有怨言,通過學法我明白了師父用這是叫我去妒嫉心呢。今後我就听師父的話不再怨恨她們了,以後要和姐妹們和睦相處,什麼也不執著,按修煉人的標準精實修,多學法、作好三件事、跟師父圓滿回家。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境界〉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