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掉隊 這次是真正的回來了

Print

【圓明網】師尊在講法中說︰“沒做好的那些學員怎麼辦呢?大家都喜歡看著我跟大家微笑,可是你們知道,那是鼓勵,那是期望,想過沒有,這時間又這麼緊迫,沒修好的人怎麼辦呢?有的人還有機會,有的人甚至連機會都沒有了;有的人還來的及,對有些人來講你只能跑步了”[1]。
愧疚自己得法二十年,修煉中三起三落,二十年中離開大法累積有九年時間,徹底放棄大法修煉的一次長達三年半之久,真是汗顏面見師尊。每每回來都是疾病纏身,醫治無效,無奈又拾起大法,師尊慈悲,回回都讓自己身體康復起來。可我就是不爭氣,好了傷疤忘了疼,把珍貴的大法當兒戲,怎能不三番五次的摔倒呢?又怎能按師尊要求的快跑緊跟呢?感謝師尊慈悲苦度,沒有放棄不爭氣的弟子,讓自己這次真正的歸隊了,下面把這次回歸修煉的過程向師尊匯報,與同修們交流。若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二零一五年三月的一天半夜,我突然心難受,醒來。坐起身,不見緩解,且更加不適,丈夫見狀連忙叫來救護車,到醫院後查體心髒極度衰弱,血糖血脂血壓都高,尤其血壓達到近二百,醫生連忙把我收住重癥監護室,當時真是感覺到了死亡的恐懼,以往的病癥都沒有過生命危險,這次看到了死亡就在前面和你招手。三天後好轉不大,身體極度虛弱,好多指標不見好轉,無奈一周後出院回家了,天天的西藥中藥一起吃,病癥還是沒有大的改變。

當時自己學法修煉的狀態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基本如同常人。可這次關鍵是血壓這麼高,吃啥藥都不降,就這樣叫天不靈呼地不應,痛苦的一天一天度日如年,煎熬了數月後,家人準備聯系讓我去省城大醫院檢查治療,可是我知道醫療對自己是不起作用的,可又知道,只有真正實修大法才能救自己,想著還是要振作起來。這樣思來想去,一天晚上,我決定放棄一切治療,就在大法中修煉,所有的一切讓師父做主。以往每每歸隊都是自己獨自在家學法修煉,因二零零九年曾經被邪惡綁架半月,回來後就放棄了修煉,二零一零年初又被強行拉去洗腦班十多天,自己在洗腦班中,在怕心和對師對法的不堅信,給邪惡寫了所謂“三書”,這污點悔恨至極啊,對不起師尊苦苦的救度。

兩次迫害後,我始終走不出那陰影,更是障礙著我到學法組學法。若是讓同修來家學法,因那次自己被邪惡迫害時丈夫和家人都受到了驚嚇,同修來家學法,丈夫這關也過不去的,可這次再獨自學真的很難闖過這大難的,必須和同修一起學法才能走過去的,得想辦法找同修,于是打听到家附近同修萍是丈夫一個單位的,只是自己並不熟識她。

十一月份的一天,與丈夫商量讓萍來家學法可否,丈夫看到自己血壓二百多,吃啥藥都不降,天天躺在床上,飯菜都得讓丈夫端到床前,眼見著人越來越不行了,想著這萍是他單位的也就勉強同意了。可是萍家在哪,修煉狀態如何都不知,當天下午托著沉重的身體,踏著積雪,晃晃悠悠的上到六樓找到了熟知萍的一位同修,打听到了萍的住處,連忙又艱難的爬到萍的六樓家,見面說明來意,萍連忙說︰我們馬上就學法吧,明天以後天天去你家學。當時感激同修的心油然而生,真正感謝的是師尊啊,看到弟子急迫渴望歸隊的心,師尊給予了巧妙的安排。

萍家敬放著師尊法像的房間是那樣的寧靜祥和,當學完了一講《轉法輪》後,自己居然輕松的回到家中,那種久違了輕松舒適的感覺讓自己躺在床上美美的睡了一覺,這是近幾個月來難得的好睡眠。

同修萍和自己同齡,她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兩個月得法的,二十年的修煉中沒有大起大落的,在正法程中走的非常穩健,特別是對師尊的法始終沒有懷疑過,把這樣的弟子安排到自己身邊,真是師尊的用心良苦啊。萍天天按時來我家學法,自己也利用一切時間來學法听法,同時加強發正念清除邪惡因素對自己的干擾。雖然身體很虛弱,還是要堅持早起隨著全球大法弟子晨煉,同時按照煉功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一天一天的數著日子,漸漸的身體在好轉,對師尊講的法理在明晰,五十多天後基本能自己做飯了,精神狀態大有好轉,丈夫看到這些變化後對同修萍也越來越熱情了,這是大法神奇的功效讓丈夫改變了看法。

現在自己在家中一些較重的活也能干些了,做飯洗衣都不在話下了。不但身體好了,自己面部和頸部多年嚴重的斑點和色素都不知道啥時不翼而飛了,只是一天突然發現的,更可喜的是今年三月,閉經已三年的月經又來了(自己今年五十六歲)且月經過程非常正常。當親身感受到這大法的超常和神奇,更增添了好好修煉堅持到底的信心。

師尊慈悲啊,近兩年的實修中,不但自己身體恢復了,還讓家中的生活和工作事事順心,就今年的好事就連連不斷的,年初我在單位面臨倒閉時如意的退休了,這給學法實修保證了充分的時間,家中孩子在工作兩年後,考上了稱心的一線城市全日制學校研究生,還有家中一處在本地價錢很低不好出手的房子,經朋友介紹一周就完成了房子交易,且賣價也很如意。這一件件事自己真是百感交集,無法表達對師尊的感恩。

與萍天天學法數月後,身體慢慢康復的同時,交流中更加知道了學法的重要性,這樣在學法上自己是不敢懈怠一點點的。在去年的六月份開始了抄法,那時是天天在晨煉後發完正念後就開始抄《轉法輪》,歷經兩個半月抄完了一遍《轉法輪》。今年年初又開始系統的通讀師尊的各地講法和經文,目前已經在通讀第四遍了,在通讀師尊全部大法書時,自己對法的認識真是有了質的飛躍,特別是每每的掉隊,師尊許多經文發表的當時都是不熟知,而今系統通讀的同時讓自己一遍一遍的回顧當初掉隊的種種原由,從而也找出了許多自己不能堅定走好大法修煉路原因所在,反思中讓自己在法理上更清晰明了了,修煉中也就能踏踏實實的修了。

以前自己對電腦上網和手機講真相比較熟知,萍在這方面只是會簡單的基本操作,于是和她商議把自己所會的都完全的教給她,好在萍的悟性很好,不長時間她就基本掌握了電腦的更新殺毒,下載以及上網三退,給師尊生日、節日發賀信,同時還掌握了手機講真相出現的一些簡單問題。以往萍看周刊都是同修打印好了冊子送來,我和她商量說咱都是年輕人,又能上網,自己下載看或听周刊,這樣方便安全又不浪費資源。這以後萍開始自己下載明慧和正見網上的資料了。當我們知道本地一些老年同修還是在看打印的《明慧周刊》時,我倆就分別去找自己熟知的老同修,和她們協商可否用听錄音周刊來代替打印周刊,還好有幾位老同修同意,我們就幫忙買優盤、內存卡和播放器等,然後由萍負責下載,我倆分別每周按時送去,老年同修听後反饋效果很好,于是萍又給她們增加了正法交流、憶師恩、走出病業假相、法會交流等明慧專題的語音廣播,這樣老年同修在實修中有了更加開闊的了解大法程的好平台。同時我和萍也都把每期下載的所有文章語音樣樣不落的認真听取,這其中讓我倆能更好的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2]。特別是听到那些堅定的大法弟子抒寫的可歌可泣的故事,我倆更加精了。

在看到周圍一些同修需要天音歌曲,真相手機中語音內容過時,自己就上網把這些整理出來編輯好給她們送去,同時把手機電話的內容更換新的版本。因自己也掌握電腦的系統安裝,所以同修的電腦有問題,我也會及時給從新安裝好。自己還把在手機講真相中積累的經驗和小竅門發送到明慧網去,在天地行發表了,同時寫的關于手機講真相的一些注意安全的事宜也在明慧網發表了。

去年明慧網五‧一三征稿時,是自己第一次寫法會稿投去了,去年的十四屆法會和今年的五一三征稿都投稿了,這第十五屆法會是自己連續投稿第四次了,在每次寫稿過程中都是在把自己的修煉過程梳理一遍,從中找出不足,從而加強正念,更好的實修。自二零一六年底自己在明慧網第一次給師尊發送新年賀信後,每年的新年、過年、師尊生日、中秋這四大節日都要發去恭賀的,同時還替一些老年同修如期發去賀信。

如今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源自師尊的大慈大悲苦度,真正體悟到師尊就看弟子做的好的一面,哪怕你做了一點點好事師尊都會回饋你的,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3]。

在和萍學法的過程中,我倆還時時糾正煉功動作,同時還反復看明慧網關于發正念的要領,以保證發正念的正確性。時刻上網關注本地區大信箱的一些動態,遇有要求配合發正念等事宜,我倆分別會及時通知身邊熟知的同修,這樣讓本地同修都能參與到整體中去,加強大法弟子滅邪惡的共同作用。

這次歸隊快兩年了,想想得法二十年了這次才是真正的歸隊了,雖然這兩年中做了一些事情,可是離師尊的要求還差太遠太遠了,特別是在講真相中,目前還是突破不了面對面的講真相,只是打手機語音電話,花真相幣,在訴江上因曾經被邪惡綁架過,那種被迫害的陰影始終揮之不去,就是不敢實名訴江,只是做了訴江征簽。這些跟不上大法程的狀態,讓自己非常愧疚。得法二十年中師尊給予弟子的是無法回報,感激之情無語言表,一句話,感恩師尊的洪大慈悲。自己只有加緊快跑,跟上正法修煉的大隊伍,認真做好三件事,隨偉大的師尊回家!

注︰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