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就中共活摘器官宣判 國際媒體聚焦

Print

【圓明網】調查中共強摘器官的“獨立人民法庭”(Independent people's tribunal)于六月十七日在倫敦宣判結果,判定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行徑已存在多年,並仍然存在,法輪功學員是器官供應的最主要來源。當天,《路透社》、英國《衛報》、美國《新聞周刊》、《福布斯》、《澳洲廣播電台》、加拿大《環球新聞》等國際主流媒體紛紛報道並轉載了這一新聞。

二零一八年,法輪功學員在維也納摹擬中共活摘器官暴行

路透社六月十七日報道,中共正在謀殺法輪功學員,並摘取他們的器官進行移植。

在獨立法庭的最終判決中,專家小組說他們听到了明確的證據,中共活摘器官已經至少二十年了。

文章說,雖然中共當局不承認這些指控,但專家小組表示,活摘器官行徑仍在繼續,而且被監禁的法輪功學員“可能是活摘器官的主要來源”。

“結論顯示,很多人無緣無故地被剝奪生命,死得駭人听聞,無法形容。”法庭主席杰弗里‧尼斯爵士在判決中說。

該獨立法庭由“終止中國(中共)移植濫用國際聯盟(ETAC)”發起。

由七人組成的陪審團在去年十二月舉行的听證會上,“無可置疑地認定,在中國,從良心犯身上強行摘取器官的做法已經進行了相當廣泛的規模,而且涉及大量受害者。而且是由(中共)國家支持或批準的機構和個人干的。”

陪審團認定,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和維吾爾人犯下了反人類罪和酷刑罪。

法輪功學員曾錚告訴法庭,她被關押在勞教所期間,接受了驗血和體檢,她說她希望法庭的調查結果能夠促成實際行動。

她說,“我希望更多的國家通過法律,禁止自己的公民去中國做器官移植手術”。

“我希望國際社會能夠找到一種方法來阻止目前在中國進行的殺戮。”

美國《新聞周刊》(Newsweek)六月十七日報道,一個獨立法庭星期一裁決,被關押在中國監獄中的人被摘取器官死亡。

《新聞周刊》引述《衛報》的報道說,主持獨立法庭的杰弗里‧尼斯爵士星期一在倫敦對記者說,法輪功學員“可能是被強摘器官的主要來源”。

“根據多種信息來源,良心犯被殺是為了摘取他們的器官,進行有利可圖的移植手術,”法庭說。

法輪功學員曾錚表示,她在勞教所經歷了幾次大規模的“身體檢查”,包括拍X光片和血液檢查。

她告訴法庭,她現在懷疑這項測試可能是篩選過程的一部份。 她說︰“當有人從勞教所消失時,我當時會認為她被釋放並回家了。”

她接著說︰“但實際上無法確認,因為我在獲釋後無法追蹤其他人,我現在擔心他們可能被送往醫院,並且在未經同意的情況下被摘取器官,並因此在此過程中被殺死。”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同一天的報道說,位于倫敦的獨立法庭得出結論,中共仍在殺人取器官,受害者包括被監禁的法輪功學員。

擔任獨立法庭的主席杰弗里‧尼斯爵士曾主導國際刑事法庭對前南斯拉夫總統米洛舍維奇的起訴。他說︰“法輪功是強摘器官的來源,可能是主要來源”。

“結論表明,很多人無緣無故地死去,死得難以形容,駭人听聞,更多的人可能會以類似的方式遭受痛苦。”尼斯爵士說,“我們所有的人都生活在一個星球上,在這個星球上,中國曾是人類最古老的文明之一,其現政權的當權者,在從事極端邪惡的勾當。”

他補充說︰“沒有證據表明強摘器官這種行徑已經停止,法庭認為強摘器官行徑仍在繼續。”

法庭一直在從醫學專家、人權調查員和其他人那里獲取證據。

在被殺害的人中,有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于一九九九年開始受到迫害。

法庭指出,中國醫院提供的移植等待時間非常短,通常只有幾周。

調查人員打電話到中國的醫院,為病人詢問移植器官的事,被告知某些器官來自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曾錚表示,她在被關押在勞教所期間,多次被要求做驗血和體檢。

現在民眾呼吁英國議會立法禁止去中國進行器官移植。目前有四十多位國會議員支持這一提案。以色列、意大利、西班牙和台灣已經禁止器官旅游。

《福布斯》(The Forbes)報道,六月十七日,獨立法庭發布了長達六十頁的最終判決摘要,希望能夠為幸存者和受害者的親屬提供某種形式的解決方案,記錄可能用于敦促國際組織采取行動的材料。

在分析種族滅絕罪時,法庭承認法輪功和維吾爾族是特定目標群體,犯下的暴行屬于“聯合國防止及懲治種族滅絕罪公約”(“種族滅絕罪公約”)第二條的範圍。

法庭認定,中共已經實施了“羅馬規約”第七條所界定的反人類罪。其中包括“謀殺;滅絕;違反國際法基本規則的監禁或其它嚴重剝奪人身自由的行為。”

僅在幾周前,英國國會議員菲奧娜‧布魯斯(Fiona Bruce)在英國下議院討論了采取行動的提議。在辯論中,布魯斯議員呼吁英國政府帶頭提出並在聯合國支持這一議題。這可以通過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決議來實現,首先是“設立聯合國特別報告員調查中國人權狀況”,其次是成立調查中共系統的、廣泛和嚴重侵犯人權事件的調查委員會。

獨立法庭審議的問題顯然需要作出適當的回應。法庭收集和分析的證據是我們不能視而不見的,需要進一步調查。布魯斯議員提出的提案是向前邁出的合理一步。剩下的問題是,是否有人會勇敢地采取下一步措施。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