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被迫害致死 黑龍江吳月霞七次被綁架

Print

【圓明網】黑龍江省雙鴨山市62歲的法輪功學員吳月霞在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二十年中,曾六次被綁架,遭酷刑折磨,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日再度被綁架,現在被非法關押在雙鴨山市看守所。

吳月霞

吳月霞的弟弟吳月慶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屢遭中共邪黨迫害,曾多次遭綁架,被非法判刑12年,遭酷刑折磨,在黑龍江省牡丹江監獄被迫害得肺部爛了一個大洞,體重下降到只有七十多斤,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含冤去世,年僅三十多歲。

吳月霞女士,一九五八年八月五日出生,系雙鴨山市寶山區高中語文教師,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開始煉法輪功,法輪大法教人按真、善、忍做人,使她身心受益。修煉前,她常年頭痛、腿痛,尤其是頭痛病,無藥可醫,找專家服中藥,練了各種氣功,民間小道等均不見效,體質虛弱,生活疲憊,對未來失去信心。可是學法輪功十幾天後,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飛,從此一身輕松,人也變得更善良、寬容和真誠。在家里一改過去的斤斤計較,家務活干多少也不累。

在單位里任勞任怨,吳月霞承擔了高三班高考的重任,同時兼高一或高二的重點班的教學,相當于兩個人的工作量,不多要一分錢。對獎勵和榮譽更不主動爭取。所教高三班高考成績在全市名列前茅,她是一名受學生歡迎和愛戴的好教師。看到吳月霞修煉法輪大法後的身心變化,學校領導和很多老師也跟著煉起來。冬天戶外煉功很冷,學校給提供教室在室內煉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迫害後,警察天天去她家里騷擾、威脅,社區、單位等也經常對吳月霞進行騷擾。九九年年底,為了說明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她進京上訪,回來後,單位以她不放棄修煉法輪功為由,把她開除公職。盡管如此,還騷擾不斷。

吳月霞第三次進京回來,警察欲非法抓捕她,每天都去她家、或鄰居家盯梢,使她有家不能回,流離失所多年。大約二零零零年三月,吳月霞被綁架、非法關押在雙鴨山市看守所,有大約四個多月的時間,身上染上疥瘡,她絕食反迫害被看守所多次強行灌食,絕食七天後,看守所每天讓男刑事犯把她拽到走廊,幾個人按住往胃里插管灌食。當時的警察叫朱亞茹。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吳月霞被雙鴨山市寶山區“六一零”陳振等人無理綁架到雙鴨山看守所八天,她絕食反迫害,丈夫與孩子去要人。陳振等人逼家屬交錢,否則不同意取保候審。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八日早晨六點多鐘,雙鴨山市寶山區“六一零”陳振、趙奎、方小明、李富闖入吳月霞家,沒有進行任何搜查,而謊稱有情況核實,將吳月霞騙走,叫囂說拿二萬元錢再放人,家里沒拿,惡警就沒有履行任何法律程序,直接將她綁架到佳木斯市西格木勞教所。

一到勞教所,就強行“轉化”迫害。有個女警察讓她簽字,吳月霞不簽。突然上來一幫女警察把她按倒在桌子上,有人攥她的手強行簽字,一人打她的頭,後脖梗被打出血。不轉化就被強制的干活嚴管等。

在吳月霞非法關押在佳木斯勞教所期間,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判刑12年的弟弟吳月慶,剛從牡丹江監獄被迫害生命危險保外就醫回家,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含冤離世。

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日,吳月霞發放法輪功真相傳單,被綁架、非法關押在雙鴨山市集賢縣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因她拒絕轉化,于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二日下午,被雙鴨山市公安局“六一零”警察杜佔一等秘密綁架到黑龍江省五常洗腦班進行迫害。

在五常洗腦班,吳月霞遭受了非人的精神和肉體迫害。到五常洗腦班第一件事就是強迫寫不修煉和揭批法輪功的所謂“五書”,不寫就把她雙手反銬背後,下蹲銬在暖氣管上,不能坐,站又站不起來。

酷刑演示︰半蹲反銬背掛(就是站不起來也蹲不下)

二十四小時後,右腳已不好使。這時他們拿來紙筆還讓她寫,吳月霞不寫,突然一下上來六、七個男的,把吳月霞四肢牢牢把住,捂住她的嘴不能說話,頭被牢牢按住一點都動不了。另有人握住她的手把筆夾在她手上,攥著她的手寫“五書”,之後有人高聲念“五書”。

每天強制看污蔑、誹謗大法的光碟、書刊等,還要吳月霞寫思想匯報,不寫他們就用寬膠帶把吳月霞的手和筆纏好,攥著她的手寫罵師父、罵大法的話。就這樣,吳月霞在生不如死的折磨中度過了極其痛苦的一個月。

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四日下午,吳月霞到一法輪功學員家串門,遭到雙鴨山市尖山區向陽派出所十多個警察綁架,第二天被關押到雙鴨山看守所,十五日晚八、九點鐘警察挾持吳月霞到她家中非法抄家,搶走她的私人產︰師父法像、大法書、電腦、打印機等其它物品。

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日下午在二馬路,吳月霞和63歲的王玉萍老人一起貼不干膠被雙鴨山立新派出所綁架,家被抄,丈夫電腦被非法搶走。二人現在被非法關押在雙鴨山市看守所刑事拘留。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