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上半年45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Print

【圓明網】據明慧網報道︰二零一九年上半年中國大陸至少有45名法輪功學員在迫害中含冤離世。335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2014人被綁架,1369人被騷擾,1008人被抄家,批捕144人,強制送入洗腦班78人。上半年中共公檢法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2708341元人民幣,8000多美元。這就是中共的所謂“依法治國”、“憲政夢”,純粹是騙人的謊言。

事實證明,中共還在繼續執行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滅絕政策——“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只不過是中共一邊對法輪功暴力鎮壓、殺戮;一面用謊言欺騙世人,掩蓋迫害真相。從二零一八年至今又有124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殺戮,其中,79名法輪功學員于二零一八年被迫害致死,45名法輪功學員今年上半年被迫害致死。

圖︰被迫害致死的部分法輪功學員,上排(從左至右)︰王健、楊桂芝、邵明罡、張偉、王新春、王洪章,下排(從左至右)︰張洪偉、石強生、李成山、孔紅雲、孫麗彬、談銀珍。圖︰被迫害致死的部分法輪功學員,上排(從左至右)︰王健、楊桂芝、邵明罡、張偉、王新春、王洪章,下排(從左至右)︰張洪偉、石強生、李成山、孔紅雲、孫麗彬、談銀珍。

二零一九年上半年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部分案例︰

在派出所被迫害致死

◎山東招遠市郭振香被迫害致死 警察逼退調查律師

山東招遠市城南區八十二歲的法輪功學員郭振香,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一日在城區一公交車站點發資料、講真相,遭夢芝派出所警察綁架。僅僅幾個小時,郭振香在被非法關押期間被迫害致死。當家人接到消息時,遺體已經被派出所警察私自送到招遠殯儀館。多年來,郭振香老人一直向民眾講清真相,也多次被綁架、關押迫害。

郭振香被招遠公安迫害致死後,她在外地工作的兒子帶兩位律師回招遠要查明情況。律師要求調出郭振香從被綁架到被迫害致死的整個過程的監控錄像,結果只有被綁架時的錄像,其它的一概沒有。家人問死亡原因,公安開始欺騙家人是生病上醫院搶救無效死亡。律師要搶救過程的錄像,沒有。

律師要求查看遺體,發現後腦部份一片瘀血,問原因公安又改口欺騙說,是她自己摔死的。律師要走法律程序,遭到招遠公安威逼、恐嚇、極力阻撓不讓律師介入,恐嚇律師如果繼續介入此案就吊銷律師證。並二十四小時跟蹤、電話監控律師和郭振香家人,律師被逼無奈只好退出此案返回原地。

律師退出後,招遠公安把郭振香家人叫到公安局,想以數量很少的錢私了。家人不同意,現郭振香遺體仍在殯儀館存放。

郭振香女士,今年八十二歲,家住招遠市城南區,自開始修煉大法,一直健康,因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多年來,郭振香一直向民眾講清真相,也多次被綁架、關押。

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孔紅雲被保定看守所迫害致死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二日,河北省保定市法輪功學員孔紅雲被保定市看守所迫害致死,年僅四十七歲。

孔紅雲

今年一月二日,孔紅雲給一個女學生模樣的人講法輪功真相時遭惡意舉報,被和平里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保定市看守所(在清苑縣境內)。

三月十一日,律師去看守所探視孔紅雲,結果被告知孔紅雲已經住院。醫生下了病危通知書,看守所還不通知家屬,醫生給孔紅雲做了氣管切開手術,是看守所副所長簽的字。手術後,孔紅雲一直靠呼吸機呼吸。醫生說︰人都不行了,你們還不通知家屬?這時警察才通知家屬。

家屬問相關責任人,孔紅雲怎麼突然成了這樣?對方說是兩次摔倒造成的。這時派出所就要家屬在保外就醫的單子上簽字,家屬不簽,說︰“人進去的時候好好的,啥病沒有,人不行了你讓我接回家,我不簽,除非給一定的賠償。”這樣,孔紅雲一直在保定市第一醫院重癥監護室躺著,醫院外面有便衣特務看著。

六月十二日上午八點多,孔紅雲家人接到電話趕到醫院時,孔紅雲早已停止了呼吸。目前遺體未火化,還在醫院。

進看守所前身體很好

孔紅雲被綁架前,身體很好,賣餐巾紙,二、三十斤的大袋包裝,孔紅雲從樓上搬到樓下,再運出去賣;開著三輪去縣里拉食用油賣,一拉幾十桶,也是樓上樓下的來回搬,很能干的一個人。

孔紅雲在看守所遭了什麼樣的虐待,誰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做氣切,醫生只說是呼吸困難。家屬要求看監控錄像,被看守所拒絕。

律師說,二月初會見孔紅雲時,她正在絕食反迫害。二月二十六日再次會見時,孔紅雲是被兩個犯人攙著出來的。孔紅雲告訴律師,她已恢復吃飯兩天了。三月八日孔紅雲突然昏迷,再也沒有醒過來。

十幾次遭警察綁架

二零零七年初,孔紅雲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二零零八年三月,因為講真相被警察綁架,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一到二零一三年,曾八次遭警察綁架非法拘留。

二零一四年一月四日,孔紅雲因為講真相被警察綁架,送到保定市看守所,在那里被下了破壞神經中樞的藥物,腦子受到很大的損壞。後被非法判刑四年,在石家莊女子監獄遭受殘酷迫害。

二零一八年,孔紅雲因為在單位門口講真相、發資料,被高新區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拘留三天。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日, 孔紅雲因為講真相再次被警察綁架,在看守所絕食反迫害,恢復吃飯十多天後卻突然昏迷、去世,保定看守所必須負罪責。

◎吉林退休女教師宋兆恆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吉林榆樹市七十六歲的退休女教師宋兆恆,在大街上善意的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的真相,被非法關押到榆樹市看守所四個多月,被非法庭審,于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四日,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宋兆恆老太太,中學退休教師,修煉真、善、忍,做好人。她因修煉了大法,身板硬朗,身體狀況很好。面對中共“自焚、自殺”等栽贓陷害法輪功,以及十九年的非人迫害,宋兆恆老人不辭辛苦的每天在大街上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的真相。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宋兆恆和同是七十六歲的法輪功學員劉淑岩在大街講真相時,被國保大隊警察綁架。經過一番非法審訊,于晚上六點,兩位老人被非法關押到榆樹市看守所迫害。

一月十四日,宋兆恆被非法提審,當天被迫害致死。提審期間,法官軟硬兼施,利用她女兒逼迫她轉化。法官揚言不轉化就判你九年。宋兆恆回到監室後,含冤離世。

在監獄中被迫害致死

◎入獄十四天 李艷秋被遼寧省女子監獄害死

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九日,是中國傳統節日元宵節。就在當天,錦州法輪功學員李艷秋被投入遼寧省女子監獄,被分到了所謂的“矯治監區”,即第十二監區。這個監區主要是為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即“轉化”)而成立的。該監區多年來一直使用高壓洗腦和酷刑折磨的手段來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逼迫她們放棄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

為了抵制強制轉化,李艷秋開始絕食抗議。之後她被轉到監獄醫院灌食,當時她的身體已經非常虛弱。當時,李艷秋與家人有了唯一的一次會見,她是靠著物體的支撐(類似輪椅)才能移步。家屬提出保外就醫,被獄方拒絕。

幾天後,獄警不顧李艷秋的身體狀況,將她關入“小號”,加重迫害。

很快,就傳出了李艷秋被虐殺的噩耗。犯人們在私下里傳說著李艷秋當時的遭遇︰

“衣服給脫光了,關到小號里,強迫坐在冰涼的水泥地上。”

“都尿血了,那是長時間冰的,醫院也沒給治。”

“(李艷秋由)兩人攙著,一松手就摔倒了。”

“人都不行了,還說打氧氣搶救,說是裝的。”

“只幾天工夫,人就沒了。” ……

那一天,是二零一九年三月四日,李艷秋入獄的第十四天。

由于種種原因,李艷秋被迫害致死的更多情況被掩蓋著,目前只有記錄下來的這些。但是,這星星點點的記述背後,透露了李艷秋在生命的最後時刻經歷了什麼!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四日,李艷秋在向世人發送真相台歷時,遭錦州太和區國保大隊警察綁架,李艷秋家中的電腦、大法書籍等私人物品被警察強行拿走。隨後,她被非法關押到錦州市女子看守所。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上午,在不通知家屬的情況下,錦州市太和區法院在錦州看守所對李艷秋秘密開庭,法官在李艷秋身體極度虛弱、不能獨立行走、不能完整表達意願的情況下,匆匆走了過場。法院指定了法律援助律師為她作有罪辯護。而李艷秋從未認罪。

在這過程中,家屬曾經找到看守所和太和區國保大隊、檢察院、法院,但遭到推諉。家屬聘請的律師一直不被允許會見李艷秋。二零一九年小年(臘月二十三)剛過,家屬找到法院,才知道李艷秋已經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九年三月四日,五十二歲的李艷秋入獄的第十四天,被迫害致死。

李艷秋,生前是錦州市凌西賓館的退休職工。她修煉法輪功後,遵循“真、善、忍”原則,身心受益。李艷秋不僅長相好,而且心眼特別好,總是想著幫助別人,不計私怨,在鄰里親朋中,很有人緣。

在法輪大法被打壓後,面對媒體的不實報道,李艷秋有個善良的心願,就是想把大法的美好告訴給更多的世人,讓人們不被謊言迷惑,都受益。但是,她卻因此多次被非法拘留、勞教。

◎遭迫害精神失常 天津市王健含冤離世

王健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六日上午,天津法輪功學員王健在中共殘酷的精神和肉體迫害後,精神無法恢復正常,在今年警察頻繁騷擾後,病情加重,含冤離世,年僅四十歲。

王健于一九七九年四月出生。據親友們形容,他從小就很有佛緣。一九九七年一天,十八歲的王健正在寫作業,听到母親放大法師父的講法錄音,王健一听,便連聲說︰“媽媽,我也要學!我也要學!”

王健非常樸實,有禮貌,學業上也不讓人操心,順利的考上了天津市河北工業大學英語系。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發動對法輪大法的迫害運動,動用國家機器對大法進行狂轟濫炸的污蔑與造謠。王健想不明白按真善忍做好人到底錯在哪里,他幾次去北京為大法鳴冤。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一歲的王健被當地警察綁架、非法勞教一年。在雙口勞教所,他遭強行“轉化”迫害,各種折磨︰不給菜吃,不給水喝,被迫喝涮墩布的髒水,逼著抽煙,還被幾個犯人強行塞到低矮的床鋪底下。惡徒叫囂︰“當流氓都可以,就是不能煉法輪功”。

殘酷的精神摧殘和肉體折磨,超過他的承負力,以至于出現精神抑郁癥。家里花錢托人,于二零零一年五月總算把人弄出來了。可是,王健已經精神失常了。

就是這樣,當地警察還經常上門入室騷擾,僅二零一六年一年就上門騷擾七次。王健在恐懼中病情越來越重,他沒能熬過今年的傳統新年,于臘月二十一含冤離世。

◎吊銬、火燒、煙頭燙…… 雙腿被致殘的王新春含冤離世

黑龍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區法輪功學員王新春,二十六歲時被迫害致殘、失去雙腳,此後還不斷地遭到中共警察騷擾、搶劫、關押、酷刑等迫害,身體受到嚴重傷害,于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三日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三歲。他的父母已先後被中共迫害致死。

被迫害致殘的王新春

被迫害失去雙腳 申冤無門

二零零二年一月八日晚上,一個非常寒冷的冬天,王新春去豐溝林場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遭到惡警的非法追擊。原金山屯公安局長崔玉中調動了幾十個警察將山包圍。王新春在冰天雪地的山里被追了三天兩夜,王新春被追後不慎掉到河里,鞋與棉褲全濕透結冰。後被劫持到豐溝派出所。女惡警王薇指使身邊的惡警把火爐上正燒開的熱水倒入盆中,抓住王新春的雙腳就往熱水盆里按,王薇還諷刺地說,你看我們警察對你多好,還給你燙腳。惡警王薇說她家一個親戚以前也凍僵過,回來後就把這個親戚放在冷水缸里緩。也就是說王新春的腳用涼水緩冰是可以保住的,不至于殘廢。王薇明知道王新春的腳被開水燙後,後果會不堪設想。

王新春的雙腳用開水燙過後便失去了知覺站不起來了。但是惡警們仍然不放人。侮辱謾罵,繼續非法審訊。強迫拽著王新春的手按手印。晚上五點多鐘惡警們看王新春雙腳腫起大泡,為了推卸責任才把王新春押回家。回家後王新春的雙腳開始發炎流黃水腐爛,並散發著臭味,家里終日都能聞到王新春雙腳腐爛發臭的味道。王新春難熬的痛苦每日里揪著一家人的心。經過十一個月非人想象痛苦的折磨,王新春的雙腳一點一點的爛掉了。年僅二十六歲的小伙子就這樣被邪黨迫害失去了雙腳,造成終生殘疾,走路只能跪著走。

王新春生前訴述說︰“我希望有關部門還我一個公道,寫了一封封控告狀、檢舉信,然而卻遭到瘋狂報復。金山屯區公安、六一零、政府部門多次闖入我家,騷擾我及家人,強行綁架了我的雙親,酷刑折磨,逼問我的父母都有什麼人來過我家。惡警把我迫害致殘,怕曝光就想造假新聞,因此就三次拿攝像機攝像,妄圖栽贓嫁禍法輪功,還逼迫我去醫院截肢。豐溝派出所還到處散布說我的雙腳是自己走山上凍完後,自己回家後自己用熱水燙傷的。多麼無恥的謊言啊!”

關于王新春遭受的迫害,詳情見明慧網文章《被迫害失去雙腳 王新春自述十三年遭遇》、《吊銬、火燒、煙頭燙…… 雙腿被致殘的王新春遭酷刑折磨經過》、《勞教酷刑折磨、十年持續迫害 黑龍江王桂香含冤離世》等。

◎河南省周口市李軍旗一家三口被迫害離世

歷經兩次非法勞教、三年冤獄又接連一年非法關押的李軍旗,回到家不到四個月,因迫害太重,于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二日,含冤離世。年四十六歲,

李軍旗的父親和母親也是法輪功學員,他的父親曾經被非法拘留,回家後,出現病癥,不久離世。李軍旗的母親被多次騷擾,精神受到壓力,含冤離世。一家三口因為信仰真、善、忍被邪黨迫害而死。

李軍旗,是河南省周口市淮陽縣劉振屯鄉李菜園村人,因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曾被河南省鄭州新密監獄兩次非法關押。李軍旗于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日被淮陽縣國保大隊綁架,二零一五年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五日,李軍旗結束了三年冤獄,從鄭州新密監獄回到家中。後于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一日,被劉振屯派出所警察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年。李軍旗回到家不到四個月,于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二日,含冤離世。

◎遼寧省丹東市鳳城市赫榮珍從看守所回家的第五天含冤離世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七日,遼寧省丹東市鳳城市劉家河鎮法輪功學員赫榮珍、王翠蘭、關曉霞在鳳城市通遠堡鎮林家台村發真相台歷時遭人惡告,被通遠堡鎮派出所張中華、劉玉良等綁架。十二月七日二十二點十分被劫持到丹東市看守所非法關押。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一日,關曉霞、赫榮珍被取保候審回到家中。赫榮珍在看守所身體不適,輸液十天左右,回家後的第五天,于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六日凌晨含冤離世。

◎飽經迫害 內蒙古教師楊桂芝含冤離世

楊桂芝

內蒙古赤峰市元寶山區法輪功學員楊桂芝,飽經邪黨的迫害,多次歷經牢獄之災,于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七日含冤離世,年六十一歲。楊桂芝的離世,給家人留下了無盡的痛苦與悲傷。

楊桂芝原是赤峰市元寶山區五家中學校長,她為人正直、善良,是德才兼備的好教師,因為修煉法輪功,她顯得年輕。

二零零五年春夏之交,楊桂芝遭綁架,被非法關押到元寶山區看守所,後被降級撤職,離開原校,被調到元寶山區民族中學當門衛。在內蒙古女子監獄她被迫害得險些喪命,當時她骨瘦如柴。

當時為了營救楊桂芝,楊桂芝的家人已經花掉了二十多萬,家里是債台高築。全家四口人,就楊桂芝的當高中英語教師的大女兒有工資,其他人都沒有工作。而獄方還惡毒的用楊桂芝大女兒的工作做擔保抵押,以防楊桂芝逃脫監獄的控制。

在邪黨二十年的迫害中,楊桂芝的家人,一直生活在恐怖與災難中,從二零零五年起,楊桂芝的家人為把楊桂芝從監牢里營救回來,幾乎是傾家蕩產。

楊桂芝被非法判刑四年半,被劫持到位于呼和浩特的內蒙古女子監獄關押。回家後,她仍然被當地警察、“六一零”、社區騷擾、威脅,因此身體健康狀態直線下降。原本年輕健康的楊桂芝,最終被迫害致死。

◎河北廊坊警察半夜撬門 善良婦女被逼墜樓身亡

二零一九年四月八日晚十一點左右,河北廊坊市文安縣警察八人來到居住在管道局三區某單元三樓的楊曉輝家敲門,楊曉輝透過貓眼一看是警察,就沒有給他們開門。警察就開始用工具撬門。當時楊曉輝的丈夫女兒都在家,家人感到萬分恐懼,不知如何是好。

在這些年的迫害當中,楊曉輝多次遭到騷擾、非法抄家,使家人常常生活在驚恐之中。丈夫長期身體有病,女兒不久就要結婚了,里里外外都得她操持。

外面的撬門聲越來越緊迫,眼看門就要被撬開了。為避免再次被綁架迫害,楊曉輝從家中三樓陽台離開時,不幸墜落,送醫院搶救無效,凌晨兩點多含冤離世,時年五十五歲。

一個健康鮮活的生命,一個修心向善的婦女,就這樣含冤離世!她丈夫、女兒、親朋好友都非常傷心悲憤!誰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可是這就是發生在眼前的事實!這就是中共惡黨二十年來每天都在實施的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

面對楊曉輝家屬,文安國保大隊長李忠杰態度蠻橫,沒有絲毫的負罪感,還說他們是按照什麼所謂的“程序”在執法,推脫責任,說楊曉輝的死和他們沒關系。整個過程,廊坊市警察、文安縣警察還有特警一直在場嚴密監控,除家屬外,不許任何人靠近。醫院外面停了幾輛警車,里面坐滿警察。他們一直在錄像照像。

家人想盡快讓死者入土為安,卻遭到警察的無理阻攔,說什麼必須得經過他們批準方可火化。家人听後氣憤不已。他們把人逼死他們還反倒有理了。不知他們背地里還要搞什麼鬼。

◎濟南鋼鐵集團女職工張偉生前遭受的藥物等迫害

濟南鋼鐵集團公司法輪功學員張偉女士被非法勞教、判刑,遭藥物迫害,二零一一年出獄後身體狀況一直不好,神志不清、全身浮腫、視力下降、發音困難,身上不斷出現黑色腫塊,于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被發現帶傷離世,終年六十七歲。

張偉終身未婚,多年獨居,在家中去世多日才被人發現。

張偉

張偉(張瑋)女士,濟南鋼鐵集團第一煉鋼廠退休職工,家住濟鋼新村西五樓一單元三零四室。年輕時在單位里做文書。張偉女士善良、熱情、正直、踏實,一九九四年在四十三歲時喜得大法。法輪大法的“真善忍”正是她多年來苦苦探尋的人生真諦,她全身心的投入修煉,心念純淨、真摯。

但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後,中共邪黨開足馬力大肆迫害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這樣一位與世無爭的女子都被濟鋼及公安惡人視為眼中釘,張偉多次被濟鋼集團及鮑山公安分局惡人監控、綁架、抄家、被非法勞教及判刑。尤其被山東省女子監獄非法關押期間,不但被殘忍毒打,還遭毒針迫害,身心造成嚴重創傷,回家後多年神志不正常。

回家後,張偉女士還被濟鋼安排人二十四小時監控,一輛白車就停在她樓道門口,不準別人去探望。正義的朋友沖破了阻礙去給張偉送飯,在門外怒斥揭露他們的惡行︰簡直要置人于死地啊!他們才把監控撤了。

到了二零一九年的一月下旬,朋友們感覺不對頭啊,很久都沒有看到張偉外出了,去問鄰居,鄰居說好多天沒見她了,她家白天黑夜都亮著燈。當她家門被打開時,一幕慘相出現在人們面前,她身體蜷縮著,滾落在沙發旁的地上,早已去世多日……

象張偉女士這樣一輩子與世無爭,善良本份的人,卻被惡黨迫害的在身心痛苦、孤獨無助中慘死,她的死將惡黨的騙人畫皮剝的一干二淨。

◎陳少民在悲苦中離世 肺部已全部爛完

原籍河南省洛寧縣法輪功學員陳少民,在三門峽工作後就安家落戶在當地,二零一六年六月因為修煉法輪功被綁架,二零一七年七月被非法判刑,後被劫持到河南新密監獄遭酷刑迫害,身體出現嚴重狀態後保外就醫,于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四日含冤離世。據醫生檢查,陳少民的肺部已全部爛完。陳少民生前被非法勞教、判刑。

陳少民被非法關押期間,受盡警察、犯人百般折磨與摧殘,左腳被打傷化膿,左耳由于注射有毒藥物導致流膿,骨瘦如柴,常常頭暈。獄警用警棒暴打陳少民的敏感部份,用電棍擊打全身,用皮帶抽打全身,陳少民血肉模糊,皮膚焦糊。

中共迫害法輪功給無數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家庭帶來了無盡的痛苦,陳少民家庭的遭遇只是一個縮影。從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短短幾年的時間,陳少民的哥哥、父親相繼離世;陳躍民的妻子李發英張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人誣告綁架,于二零一四年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關押在新鄉女子監獄,他們唯一的女兒孤零零一個人在外地打工。二零一六年,陳孝民、陳少民被綁架後,老家七十多歲的老母親,悲痛欲絕,整日以淚洗面。

◎遭十三年冤獄迫害命危、失明 張洪偉含冤離世

吉林通化鋼鐵公司公安處經警大隊經警張洪偉因堅持修煉“真、善、忍”法輪大法、講真相,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先後被非法關押在長春鐵北監獄、吉林監獄,遭受抻床、手彈眼珠、彈鼻梁、捏睪丸、拳打腳踢等酷刑,出獄時四肢無力,走路遲緩,幾近失明,于二零一九年五月三日含冤離世。

張洪偉

張洪偉,男,五十二歲,吉林省舒蘭市人,原通化鋼鐵公司公安處經警大隊經警,曾經在遼寧某部隊當偵察兵五年,立三等功一次,曾獲全團比武五項全能冠軍,身體素質極好,兩米多高的牆能輕松越過,幾個人都無法近身。

◎大連市女教師黃桂英遭迫害含冤離世

原大連市白雲小學教師黃桂英女士堅持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好人,遭中共惡黨迫害,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和監獄里共計五年,在牢獄里遭受種種折磨,曾被警察在她的飯里下藥破壞中樞神經;二零一七年九月出獄後被非法開除公職,丈夫又下崗,生活無經濟來源,多次向學校、教育局提出要求正常辦理退休無果,身心壓力很大,于二零一九年五月五日不幸離世,終年五十七歲。

◎山東東營市勝利油田石強在迫害中離世

石強

石強是山東東營市勝利油田集輸總廠輸油分廠職工,二零零零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邪惡迫害最嚴酷的年代,石強能夠堅定的認同“真、善、忍”法輪大法,正是他純真善良本性的反映。石強孝敬父母,工作踏實勤懇,單位同事對他的評價很高,說他喜歡幫助別人,髒活累活搶著干。

石強生前被強制綁架到洗腦班、看守所迫害,被非法判刑兩年。

在看守所石強被警察強戴手銬、腳鐐(連體式的,手抬不起來),持續迫害二十多個日日夜夜,吃飯、睡覺、如廁都戴著。在監獄,石強被隔離、控制,每天從早上五點到單間隔離,一直到晚上十二點同室人都睡下後,才能回去睡覺。警察和犯人對他威脅、恐嚇、威逼、推搡,強迫寫“五書”等迫害。

持續幾年的迫害,給石強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壓力和極大的心理傷害。于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七日含冤離世。年僅46歲。

◎遼寧省營口市談銀珍離世 遺書曝被迫害經歷

談銀珍

遼寧省營口市法輪功學員談銀珍女士,修煉法輪功後獲得身心健康。在中共江澤民團伙迫害法輪功後,她不斷遭受中共人員騷擾、綁架,于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一日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七歲。

二零一三年一月七日,警察欲構陷談銀珍,使得她被迫流離失所。一人在寒冷的冬天離開家門和親人,在歷經四年左右的時間里,她出現腦血栓的癥狀,無法生活,被迫回家。即使這樣,她家的電話、住所都被監控,本人不斷遭到騷擾。

後來,她又被家人送進了養老院,在那里生活需要幫助。幾個月後,二零一八年,她又回到了新家,在家的這段時間里,她基本就是植物人,吃喝拉撒都靠丈夫護理。但她所在新社區還有人對她進行騷擾,要她簽字,當她丈夫讓進來的人看到她時,想讓她簽字的人嚇得回頭就走。

談銀珍老人二零一三年自述遭受迫害的遺書(見明慧網《遼寧省營口市談銀珍離世 遺書曝被迫害經歷(圖)》),她說︰“希望參與迫害的人員不要再踐踏自己的良知,立即停止作惡,並將功贖罪,為自己與家人留下生命的未來。”從談銀珍的被迫害經歷,人們不難看出,中共的警察知法犯法,往死里整人,要毀滅好人,進而毀滅人類。

◎寧夏石嘴山市退休女教師穆志宏屢遭迫害 含冤離世
寧夏石嘴山市大武口區退休教師穆志宏老人,堅持修煉使她身心受益的法輪功,二十年來屢遭迫害,無數次被騷擾、入室抄家搶劫,被非法勞教、判刑,在看守所、勞教所、監獄遭受各種折磨,身心受損,于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八日含冤離世,終年七十五歲。

穆志宏老人生前說︰“一九九九年七月到二零一零年的十幾年中,大武口公安分局一科段科長、閆承偉、何洪林,在政委牛建寧的指使下,經常到我家里抄家,抄走多少東西,搜了多少次都記不清了。”“ 盡管我遭受迫害是殘酷的,我還是希望參與迫害的警察能明白真相、遠離邪惡。寧夏女子監獄的警察,有些還是善良的。希望參與迫害者趕快了解真相、彌補過失、擁有未來!”

穆志宏女士,神華寧煤集團教育處退休教師,在修煉法輪功之前有多種頑疾︰風濕性關節炎、心髒病、腸胃炎、腰椎間盤突出、過敏性鼻炎、婦科病、膽絞痛等等,因身體不好,體重不到80斤,且經過各種治療也沒有效果。後來,心髒病嚴重到上不了班,提前五、六年辦理了退休手續。一九九六年十月修煉法輪大法(法輪功)後,不到半年時間各種病癥全消失了,而且飯量大增,體重由80斤增加到120斤,皮膚也白了細嫩了。

穆志宏女士用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積極為敬老院捐錢、為殘疾兒童捐錢物、為災區捐款。即使在被非法關押在寧夏女子勞教所期間,她也善心幫助他人。非法勞教期滿,穆志宏到財務室結賬時,一個她沒見過的警察說︰(听說)你幫了好多的人,她們能記住你是誰嗎?穆志宏說︰不用記住我是誰,只記住我是煉法輪功的就行了!

◎遭七年半冤獄 黑龍江佳木斯市孫麗彬被迫害離世

孫麗彬

“又難受了,上身一圈扎的很緊很緊,喘不上氣,一宿沒睡。”熬過來之後,孫麗彬女士常這樣訴說,表情淡淡的。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六日,她第二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遭酷刑折磨,出現雙肺空洞結核,在中共持續騷擾、經濟截斷迫害中,于二零一九年三月四日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五歲。

孫麗彬女士,一九五五年二月二十五日出生,生前家住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前進區,退休前是佳木斯市石油化工總廠的總機話務員。一九九八年春天,經同事介紹,孫麗彬女士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

一九九九年七月後,孫麗彬女士兩次上北京為法輪功上訪,五次遭綁架,兩次被非法判刑共七年半的時間,數次被騷擾、抄家,退休金被停漲,冤獄期間,退休金被停發,親人蒙受經濟損失和巨大的身心痛苦,上學的兒子一人艱難地生活,老父過早離世。

◎慘遭冤獄酷刑、退休金被剝奪 87歲工程師含冤離世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大寒節氣後的第二天,山東濟南市的天氣異常寒冷,八十七歲的法輪功學員王洪章老人含冤離世。這位飽經風霜的老人,熬過了的冤獄酷刑折磨,卻因生活困頓、精神壓抑而辭世于家中。直至去世,這位濟南鋼鐵集團退休工程師也沒得到應有的待遇。

王洪章老人

王洪章老人一九九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多種疾病不翼而飛,面色紅潤,頭發也由白變黑。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惡集權瘋狂迫害法輪功後,王洪章老人遭非法關押、強制洗腦、勞教等嚴重迫害,在七十六歲時還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山東省監獄遭受種種酷刑折磨,九死一生。出獄後,仍遭單位及公安分局不法人員的監控、騷擾。更慘無人道的是,濟鋼集團長期剝奪他的退休金。

中共的歷史就是一部殺害中國人的歷史,中共不講法律,中共只有殺戮和謊言欺騙。從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輪功以來,已經有四千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所有參與迫害的人都逃脫不了正義的審判。法網恢恢,疏而不漏。法輪大法慈悲與威嚴同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已經使二萬多參與迫害的惡人遭惡報,中共已經是窮途末路,與中共為伍繼續作惡只能是死路一條。只有退出中共惡黨組織,停止迫害,真心悔過,才能保命,保平安!

附錄︰下載(21KB)
2018年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統計表
2019年上半年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統計表
http://pkg2.minghui.org/mh/2019/7/10/MH-death-statistics.zip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