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圓明網
修者論壇

對信神的一點體會

【圓明網】師父的《洪吟 五》發表出來後,感覺每句話每個字都在敲打著我的心。我的思想被震撼著,特別是被創世主、神、無神論、化論這些名詞沖擊著,有些心得想和同修交流。
《洪吟 五》就象是喚醒了我的記憶,從心底里發出一個聲音︰“我是神下世。”這個思想念頭清晰明確,人生的目地,修煉的意義有了答案。人生三個終極問題︰我是誰?我從哪里來?我到哪里去?答案變的簡單明了。

之所以想把這個體會和大家交流,是因為我經歷了從不信神到現在才開始信神的這麼個過程。這個“不信神”對修煉的阻礙非常大,天天看書卻不是在學法,天天煉功卻是在做體操,甚至根本不懂修煉也不知道怎麼去修,但是修者本身往往又意識不到這些,我個人對這深有體會。

只要接觸了大法並堅持學下去,每個人都有過神奇的親身經歷與體驗,卻因為不信神的觀念和物質,人心沒有改變。

冷靜下來仔細想想,以往對神的認識概念並不清晰,反而是虛無縹緲的。明顯的表現有學法的時候覺的師父講的句句是真理,真對,真好,放下書踫到具體實際問題時全都是人的觀念思維在起作用,而沒有修煉人的思維概念。

在對待這場迫害時,也只是從法理上認為是邪魔在控制人,骨子里卻認為是人對人的迫害,那怎麼能是信呢?信不信不是憑感覺,做到才能看出是否真信。

“在大覺者們看來,當人不是目地,人的生命不是為了做人,就是讓你返回去。人吃多少苦,他認為吃的苦越多越好,加緊還債,他就是這個想法。”[1]而人是有意無意的在對抗苦難,這個思維對自己對親朋好友如果沒轉念過來,那是不是不信神的表現呢?

我是非常幸運的,幸運的是一九九六年開始接觸法輪大法。但是,我卻一直並沒得法,中間幾年還放棄過修煉。即使這樣,慈悲的師父依然保護我不放棄我,讓我現在能有機會重新得法修煉。

我回顧自己的歷程,問自己,是什麼原因導致我遭受迫害甚至于放棄修煉?是什麼原因不能讓我修煉如初?是什麼原因讓我對邪黨那麼恐懼?就目前的認識,個人認為,其中有個重要的原因,是心底不相信神是真實存在的,佛性仍然被人心掩蓋著沒返出來。

就我而言,從小生活在一個宣揚無神論化論的制度和教育下,從小的一切思維概念都是被強制灌輸的,沒有獨立思考問題的概念。當初看到《轉法輪》這本書,是莫名的相信、莫名的激動,“哇,真有神啊!”那個激動就象換了股新鮮的血液。那時我是相信有神的,也很向往神佛,其實那是師父的力量、法的威力,但人的這面卻更多的局限在感性而非理性,我真正的人心並沒發生任何改變,人心只是在那種外在的強大力量下被凍結了,暫時不起作用了,並沒有想、更不會去放棄人的根本執著,自然也就不是真正意義上的修煉,那麼在這場舊勢力安排的邪惡迫害中倒下也就成了必然。

當然,對這種強加的迫害師父有無量智慧改變這一切,那是師父的慈悲,但這其中我經歷的教訓和損失是多麼的慘重。當我意識到我自己所謂的修煉並不是真的信神,就開始想自己為什麼會不信呢?怎麼才能信呢?當然這里有思想業的干擾,但我想也有自己真正思考的過程,于是在以後的學法中,我就開始用心的去學,不再象以前那樣稀里糊涂的讀啊讀,開始了有目地的學,就是為了能夠成為高級生命而學,開始了思考,不放過自己的懷疑,不知不覺中開始看到了法的內涵。

能破除不信神的唯一辦法就是學法。師父在大法書中講了很多破除不信神的事例,但我以前只當作一種學問知識,並不是當作法在學,從而沒有重視。試想,如果你並不認為神是真實存在的,怎麼可能願意去吃苦、願意去執著想修成神呢?又怎麼會有修煉的動力呢?如果不信神,在學法時怎麼會把白紙黑字當成法來學?怎麼會對師父對法有敬畏之心呢?如果真的對自己修煉負責,不妨有勇氣問問真實的自己︰我真的信神嗎?如果現在意識到了不信,那就是破除不信、轉變為信的開始。隨著學法,結果就是真的信,骨子里信。當然如果真信就不存在這個問題了。

個人目前層次認識,理解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