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病業”的一點體會

Print

【圓明網】看看自己的修煉狀態,其它許多方面自己都不滿意,但是在對待“病業”方面,我覺得勉強算是合格的。看著同修被病業拖累甚至失去生命,也很痛心,想交流一下自己的體會。
我決定開始修煉的幾天之後,感覺渾身乏力頭重腳輕,嗓子發干,濃黃黏稠的鼻涕接連不斷,晚上睡覺大汗淋灕,與我一年半以前得的那次重病癥狀差不多,持續了近一個星期。但是我當時根本就沒想過要去醫院或者吃藥,因為決定修煉之前看過很多遍《轉法輪》,書中已經把這個情況講的清清楚楚,我感覺到的只是神奇。也忍不住和同修交流了一下,同修說︰“出汗是好事。師父在給你清理身體。”

我听了也特別高興。後來我想,之所以第一步做的不錯,主要原因是︰第一,學法;第二,與同修交流;第三,沒有治病的執著心。我當時走入修煉的出發點也不端正,但也不是為了治病。

我很小的時候就得了很嚴重的副鼻竇炎,這是我知道的。修煉之後所有的癥狀都消失了。通過學法我也知道,層層的病業也要一點一點往外返。後來身體也陸續出現過多次反應,有的時候也挺嚴重,比如咳嗽,拉肚子。我的思想中基本沒有病的概念了,而且慢慢學會了向內找。有一次右胳膊酸痛抬不起來,持續一個多星期,向內找發現自己浪費太多時間在網上爭論。

開始的時候分不清是自己的業力還是邪惡的迫害。但是我想,如果是自己的業力,那麼這是師父安排的修煉的路,我一定要走好;如果不是自己的業力,那都不是師父安排的,我絕對不承認。後來我又悟到,如果是師父安排的消業,都不會影響做三件事,當然自己要能夠突破假相。如果干擾了做三件事,一般來說那是邪惡的迫害。

對于邪惡的迫害,我們要從根本上否定。通過學法,我是這樣理解的︰現在是宇宙正法的非常時期,我們是身負重任的大法弟子,師父已經給我們安排了修煉的路,那麼不管我這個生命以前欠過什麼,在這個時期我都不承認。不是我賴賬不還,是因為師父承受了我的業力,我現在的生命是師父給的,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即使以前的債主來討債,我也不承認,你說的那些事情與我沒關系了,不要說生命,就是我的一秒鐘一分錢,你都不能動,這都是我師父給我的。至于我曾經欠的債怎麼還,什麼時間還,我師父自有安排,你有膽量就找我師父要債去。

其實常人社會也有這個理。比如,一個醫生涉嫌犯罪,警察去逮捕他,但是如果他正在給病人做手術,警察也要等到手術結束,不能立即沖手術室把他帶走。當然,事情結束以後就是另一回事了,欠的債要償還,該怎麼樣就怎麼樣,誰也沒有特權。但是在那個特殊的期間,誰也不能干擾,誰干擾誰犯法。

所以作為大法弟子,我們要清醒的知道自己的使命,理直氣壯的從根本上否定迫害,同時珍惜現在的一切,扎扎實實的修煉,走好師父安排的路。

個人一點粗淺的認識,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