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的觀念 在矛盾中實修

Print

【圓明網】一次在工作中出現矛盾,讓我找到自己隱藏很深的執著心。
由于工作關系,我需要接觸許多不同語言的病人。有一次,其它組別的組長找到我,要和我換病人,以便于管理。她說︰“某某病人說粵語,我們組里的A同事會說,你不會,你把你的病人跟她交換。”我說︰“這個人從頭到尾我跟她用國語溝通,都沒有問題啊!”她說︰“你們文化上不一樣,她是說粵語的,我會換一個說其它語言的病人給你。”

听到她這句話,我當時心里就火了,我忍不住就回她︰“文化上怎麼不一樣?都是講中文,而且你換一個外語病人給我干嘛?”她說︰“你多一個說外語的又怎麼樣,你不會用英文嗎?”我心想︰通常換出來的人都是別人不想要或很難處理的病人,如果換給我的人是講其它語言的,我還要找翻譯,浪費我的時間,而且這個病人已經跟我很熟了,也都了解她的情況了,為什麼我要沒事找事的跟你換呢?也會增加我的工作量,而且做交換都是同一種語言交換的,也沒有人會象你這種換法。

想到這,我心里已經憤憤不平了。我周圍同事看到她這個情況,都覺得太過份了。後來我的組長知道後,對我說︰“你不知道她就是這麼霸道嗎?她也沒有征求我的同意,就這樣安排了。”後來組長要我打電話征求病人的意願再告知他,結果病人說不用換了。那病人都這麼說,她也就打消念頭了。

回家的路上,剛才發生的事不斷在我腦中翻騰,雖然最後病人還是在我這,但我心里很不平靜,理性上知道自己沒做好,不該跟她爭,但還是忍不下這口氣,也不知道要怎麼說服自己按法的要求做,人念一直冒出來。

我問自己︰我到底有什麼問題,為什麼那麼不服氣?感覺就象被侮辱一樣,知道自己的自尊心和保護心被觸動了。突然師父在廣州講法中有關分隻果的法打入我腦中,我突然明白,我的表現不就象那樣嗎?為什麼以前我在听這段法時,總覺得這事要發生在我身上,我才不會生氣,不就是隻果嗎?有什麼好氣的?換成大的我還吃不完呢。我意識到那是因為我不愛吃隻果,所以我才覺得沒什麼好氣,可真正觸及到我最本質的東西或觀念時,我真的就象那個人一樣氣得不行。想到這,我深深的明白是我錯了,執著利益不願改變自己固守的東西或觀念。

回想這事,一開始阻礙我向內找的是在常人中形成的一些觀念。例如,我不假思索認為“這事應該這麼做才合理”,“做人不能這樣或那樣”,或許這些理在常人中是對的。但是,在神的眼里看,他們認為這樣不合理的安排對我才是合理的,是為了考驗我而準備的,他們認為我的心性提高才是最重要。

師父說︰“用人心強調對錯,這本身就是錯的,因為你是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要求別人。在神來看一個修煉人在世間,你的對和錯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執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煉中你怎麼樣去掉人心的執著才重要。(鼓掌)面對再大的委屈都能夠很坦然的對待,都能夠心不動,都不為自己找借口”[1]。

觀念就象是執著心的保護傘,當放下觀念時,才能想到用法來對照自己,隱藏很深的執著心、利益心就原形畢露了。

那要怎樣做才能避免被人的觀念左右呢?師父說︰“任何事情養成的習慣就是物質的生成。在另外空間有那種物質,在這個空間里才會出現這個狀態。”[1]“久而久之養成的習慣,這種習慣來源于不同的執著。”[1]

我理解是當一件事情發生時,不管听到或看到什麼,平時盡量控制自己不動人念,跳出情和自己認為的好壞、應該不應該等觀念來對待所發生的事,用正念及慈悲心對待,就不會輕易形成任何觀念。

明白法理後,一股熱流從我頭頂灌下來,這一瞬間,感到師父把我不好的思想、觀念去掉了。此後幾天,感到學《轉法輪》時有不同的新的體會,發正念時的能量場也更加純淨了。真正體會到心性提高,整體都會跟著升華的法理。

以上是個人的一點體悟,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