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14年冤獄折磨 三級警督信仰不改

Print

【圓明網】法輪功學員商錫平曾任黑龍江省樺南縣林業局公安局三道溝派出所副所長、三級警督,在中共江澤民集團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輪功後,曾六次被非法拘留關押,勞教一次,判刑兩次,累計被非法關押長達十四年。為了堅持對法輪大法“真善忍”的信仰,為維護法輪大法的尊嚴,在看守所、勞教所、監獄遭受了種種慘無人道的折磨。

商錫平,原樺南林業局公安局三道溝派出所副所長,三級警督

商錫平走出那地獄般的牢獄後,他深知中共監獄迫害法輪大法學員的邪惡手段。他每月都堅持去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看望身陷冤獄的妻子,關注妻子被迫害狀況。被中共迫害分離了十六年的夫妻,在二零一七年終于團聚了。

商錫平,男,一九六五年十二月八日生。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份在派出所工作期間,商錫平看到單位同事有一本《轉法輪》書,翻開看一看,當看到《轉法輪》中的〈論語〉時,生命得到震撼,知道這是一本寶書,而後就建議妻子學。當時最粗淺的認識就是,學這本書按真、善、忍做,一能祛病健身,二能提高心性、不記恨、寬容別人做好人。

通過修煉法輪功,商錫平變得善良、寬容、真誠。在修煉法輪功期間,被連續三年評選為全公安局個人“標兵”,成為了社會、家庭中公認的好人。以前長達十幾年的胃病,血象白血球偏高,經常迷糊,有時昏倒造成身體嚴重摔傷。多次醫治無效果。修煉法輪功後,體檢中一切都正常了,而且多年的胃病也好了。

一、多次遭綁架,被劫持到北京公安醫院秘密地下室做人體臨床試驗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後,商錫平遭受多次非法關押。九九年十一月被監禁在黑龍江省樺南林業局公安局看守所十四天。期間多次威逼,強迫要求放棄修煉、寫保證。都沒有達到目的。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三,因為去北京上訪,商錫平被當地公安機關強行劫持到當地派出所關押。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六十六天,強行收取他與妻子六千元保金。(至今未還)

二零零零年十月商錫平再次遭騷擾,被強行關押四天,絕食後釋放。二零零一年一月七日在當地公安的威逼、監視、跟蹤、無法正常生活下,被迫離家出走。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商錫平在北京飯店吃飯時,被德外派出所綁架,(當時同遭綁架共十五人)被非法關押在北京西城看守所。後因絕食抗議拒絕打針輸液。被劫持到北京公安醫院地下室。進入北京公安醫院,警察把商錫平劫持到電梯里,他們用監控指揮商錫平,他就一個人隨著電梯走,到了地點電梯停下,然後監控人員說你出來吧,出來後看見一個大鐵門(有二十多公分厚)緩緩打開,監控人員說你可以進來了,進來後說把衣服脫了、脫的一絲不掛,前面有個秤上去稱一下,頭上面有衣服拿一件,把你的衣服放上面。然後進入室內,沒做任何登記,進屋就扣在床上不讓動彈。室內有三個人都銬在床上。

被劫進這暗無天日的地下室後,每天有醫護人員臨床監管、用藥、輸入液管,每天長達大半天,醫護監管人員,每天詢問有什麼反應,然後作記錄。給其他犯人打針用的是什麼藥也不知道、也不說,也不讓問。

通過這里人員的種種行為,商錫平意識到這里是人體臨床試驗場所,該醫院地下室為人體活體試驗,新生產的藥物臨床試驗點。通過公安提供“犯人”做人體臨床試驗。因為當時商錫平正在絕食期間,後來她們認為此人目前身體狀況不佳,試驗達不到“效果”,醫護人員就把藥撤了。

一次臨床監管的醫務人員要給商錫平作穿刺試驗,想研究研究二十多天不吃飯什麼樣?商錫平沒有配合她們的邪惡行為。一天商錫平與醫護人員聊天,說出去(出監室)走走看看,醫護人員說︰你別想跑,這里是地下十一米深,沒有通道。這時他看到被關押的監室標牌是第十一病區。

二、再落虎狼窩,在勞教所遭受殘忍迫害

在北京公安醫院秘密地下室關押迫害、做人體試驗近一個月後,在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五日,被當地樺南林業局公安人員將他劫回。他又被送進當地醫院加重迫害,綁大扁擔強行灌食,被銬上腳鐐。惡警利用強迫、威脅、恐嚇等手段欺騙家屬幫摁壓、捆綁、強行打針輸液,四個警察每天二十四小時看押,在他生命垂危時依然不放人,反而找來一幫思想邪惡(已經轉化)的人每天對他強行洗腦,致使他間斷出現抽搐、昏迷、休克狀態。

中共酷刑示意圖︰手銬腳鐐

在絕食抗議32天後,商錫平開始進食,不法人員就迫不及待的將他非法勞教一年六個月。由于身體極度虛弱,勞教所不收,不法人員找商錫平妻子(已經釋放)利用強迫、威脅、恐嚇、敲詐的手段勒索錢財。因為當時他們沒有錢,宋殿林(原黑龍江省樺南林業局地區公安國保副科長)就在拖欠商錫平的工資內(98年拖欠)強行扣除二千元錢賄賂勞教所,已達到勞教的目的。

在樺南林業局看守所關押期間由于堅持煉功,商錫平被看守所所長(韓樹華)扣上腳鐐,直到二零零二年六月四日商錫平被送往佳木斯勞教所勞教,才把腳鐐摘掉。

酷刑刑具︰線轂轤,即使穿著棉褲坐在線轂轤上三、四天,臀部會皮開肉綻,行走困難。

被送往佳木斯勞教當天,商錫平就被押入“小號”,因不坐漆包線 轆小凳,(所謂的塑料凳子,圓的,能有二十公分寬二十多公分高,凳子面上都是二公分的格子)他不坐。被惡警刁××、王三(副隊長)、李玉芳等四人暴力將他摁倒鐵椅子上,關押庫房五天五夜。商錫平不背監規,不配合他們的任何指示,警察就氣急敗壞的指使犯人每天開著窗戶點著燈,放蚊子咬。

當時有一個叫秦正永(音)的法輪功學員,被強制整天坐在那,一天天不讓動彈,屁股都坐的往出淌血都結不上痂,整天是血淋淋的,坐了不知道多少天。

有一天商錫平從小號回來,他們正在挑紅小豆,看到法輪功學員邵殿印,喝水時,把水捅放在窗台上自己蹲下來喝水,商問他︰你怎麼了?邵殿印說︰被他們打的。商說︰打成這樣還干活,不干了躺下,我去找他們。這樣商就叫大隊長劉紅光。劉就叫醫生來看,醫生問怎麼搞的?邵不敢說,商說︰打的。劉問︰誰打的?商說︰杜紅軍(包夾人員)他們。醫生說︰打成這樣,抬醫院看看。後來經過診斷是開裂式骨折。

酷刑演示︰手腳都銬在鐵床上

因商錫平堅持煉功,他們又將他銬在地上的暖氣管上,長達二十三天之久。同時遭到各種酷刑和精神迫害,銬在彈簧床上,人躺在床上,胳膊在上面繞過床頭,胳膊被抻到床頭下面的橫梁上銬住,由兩人看管。五天後。又強制商錫平坐在鐵椅子上,二十四小時不許合眼,合眼睡覺就打嘴巴子,捅耳朵,並不停的播放污蔑法輪功的影像。長達十幾天幾夜的痛苦折磨,導致商錫平失去記憶、休克狀態。

在佳木斯勞教所,隊長劉宏光指使惡警刁某某、李玉芳、王三(副隊長)把他按倒。日期不記得了,他們圍著用腳踢並毒打,臉皮被踩壞了。無論打的怎樣,商錫平心里都堅守著對大法的信念。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法輪功學員被強制洗腦,從早晨三點多到晚上十一點坐小凳,不許閉眼楮。他與法輪功學員因要見勞教所領導反映情況,被大隊長劉紅光說成違反所紀,強行蹲小號,他被七、八個惡警摁倒在地上用腳踹,強銬了五天五夜不許睡覺。

商錫平在勞教所遭受了各種折磨,到釋放日當天副隊長王三說︰你被加刑一年半,商說︰你們說的不算,我今天必須回家,心里說︰我師父說了算。這樣他們吵了起來,大隊長劉宏光听到吵吵聲,叫他們過去,了解一下情況,問王三加期票子在哪,王給了他,劉就撕了說︰放人。說︰三個月前你家人來接你就放你了。走!走!走!趕緊走人!

商錫平出勞教所後卻又被樺南林業地區公安局關押在看守所一個月。

三、被黑龍江鶴崗市向陽區法院非法判十年

二零零四年九月三十日,跟以往一樣,商錫平夫妻正常經營水果店。剛進屋不久,緊隨其後就闖進來五、六個警察,有宋殿林、郭俊林、任永杰和新林派出所的,把商錫平夫妻堵在屋里強行搜店,把店里的大法書籍全部拿走,然後就拽他上車,商錫平極力反抗不上車,說我們沒有犯法,可是那些警察不管你有理沒理,就是強行把商錫平夫妻押進車里帶走。押到派出所。他們在小店里亂翻,搜走了幾本大法書籍和所謂的法輪功資料,開的小店內的錢被洗劫一空。

商錫平的妻子程淑杰

商錫平夫妻的“案件”被移送到檢察院,檢察機關沒做任何調查取證就移交到法院,法院對夫妻倆進行三次開庭審理。在前兩次公開審理時,在大量的事實面前,商錫平、程淑杰夫妻均以無罪勝訴。在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八日第三次開庭時,法庭強行對商錫平夫妻非法判刑︰商錫平四年,程淑杰一年。程淑杰家人質問程淑杰為何被判一年,法庭人員的回答竟是︰“誰讓她是商錫平的妻子”。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頭

商錫平被非法判四年刑期,在樺南林業局看守所關押期間,二零零五年五月中旬走脫。二零零五年九月七日在鶴崗他再次遭綁架,被關押在鶴崗市第二看守所,受盡酷刑。鶴崗向陽分局刑警隊的高春風、修龍南是所謂直接辦案人,兩惡警將商錫平帶到向陽分局刑警隊酷刑折磨︰將他按坐在地上,雙手抻開固定綁在鐵椅上,不讓動,不讓睡覺,不讓吃喝;用塑料袋將商錫平的頭套上,使其窒息休克後才把塑料袋取下,然後一個人站在商錫平的雙腿上踩著不讓動,另一個拿洗衣板打商錫平的雙腳,兩人替換打,洗衣板打碎幾塊,又拿一塊木板打,兩惡警一邊打一邊說“打死你也沒地方告”;兩惡警還用鐵鍬把的丁字頭打商錫平的後脖頸、下身及各關節。兩惡警一直打了三天兩夜,最後把商錫平打的腿不能行走,右膝蓋骨被打碎。

九月二十六日商錫平被迫拉到鶴崗市中醫院檢查,拍片確診是膝蓋骨損壞,三個月不能走路。商錫平被拉回鶴崗市第二看守所,看守所見商錫平不能行走就讓脫衣查看,看見他下半身全都是青紫色,連看守警察都說︰“怎麼給打成這樣?”當時在場的還有多名警察目睹了這一慘景。看守所當時不收,後來了一個副局長說了什麼,才收留。

在法庭開庭時,商錫平簡單陳述自己被刑訊逼供的過程,法庭人員不讓說多次被打斷。他的膝蓋骨被酷刑折磨時挫傷,不能行走長達三個多月。二零零六年九月十日,參與迫害的惡警擔心他落殘疾留下證據承擔責任,迫不得已的領他到鶴崗市中醫院拍片檢查,確診是膝蓋骨挫傷,有據可查。

二零零六年,商錫平被鶴崗市向陽區法院非法重判十年,先被關入香蘭監獄迫害關押7天,關押期間他拒絕干活,後被轉佳木斯連江口監獄,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二日又秘密轉到呼蘭監獄。

四、黑龍江佳木斯連江口監獄的罪惡

商錫平在佳木斯連江口監獄關押期間,監獄獄警淘英勛(五監區中隊長)找到商錫平讓他出工干活,他當時想到的是師父講的法,他說︰我死了也不會出工的,我站著這麼高,躺下還是這麼長。他的堅定信念使惡人懼怕,七、八年監獄再也沒有找過他出工。

再有一次是大隊長找到商錫平,說是讓他戴犯人名簽,大隊長說你只要用煙盒寫一個就行,只要你戴別人都會戴。隊長說;省監獄局來檢查,省里規定不戴不行,來檢查時你只要比劃比劃就行,不用戴。商說︰你這是對法輪功的侮辱,歧視。不戴。(當時室內有六、七個警察)隊長非常氣憤地說,還沒有人這樣和我說話,你們都出去,人出去後隊長又問他戴不戴,他說不戴,隊長就打了他三拳兩腳,當時嘴角出血,讓進來的人拉開。隊長說︰我打你不是因為別的,你太氣人了,十多個人你不給我面子。我今天打你了,你可以去告,這是紀委電話。

一天一個法輪功學員要往家里打電話,剛剛出去一會就回來了,商問他打完電話了?他說沒讓打電話,商問為什麼?他說︰監獄不背監規都不讓打電話。商听說後,說,我去看看,去了之後,是不讓打電話,商就問誰不讓?看電話的警察說施振明(此惡人已經遭報死亡。此人極其壞,指使警察和犯人想方設法迫害法輪功學員,監獄很多的迫害行為都是施振明想出來的。)商找到施問是誰規定的,施說是監獄規定的。商說︰好,你通知監獄,這是對法輪功的歧視,哪個犯人不背監規,只有學法輪功的不背。我現在絕食抗議這件事,就走了。結果當天下午就允許打電話了。

有一次商錫平在發正念時,監區教導員惡警施振明進來拿個手機,給商照像就出去了,下鋪人喊商,告訴他施給他照像了,現在往里去了,商就下地等他出來問施︰听說你給我照像了?行,你最好是給我發到網上去,讓大家看看我在監獄還在煉功呢。施生氣的看他一眼走了。

還有一次是獄政科科長劉姓的,商錫平問他︰你是獄政科長吧?劉說︰是。商問他監獄幾點鐘放人,劉說八點鐘,商說那法輪功為什麼早上五點鐘放人,獄政科長有些惶恐,你怎麼知道?商說都這麼說的。(二零一三年前後放的人有的被轉入洗腦班或轉入看守所。早上五點放人,當地派出所來人接)劉就急眼了,爭吵起來,商說︰“你這是迫害(法輪功),有意迫害”。後來劉要打商錫平,在場的兩個警察把商拽出去。

只要監獄一有什麼情況、檢查、視察、參觀、和所謂的敏感日,監區警察就找商錫平談話施壓、威脅、恐嚇。雖然整日在中共這種高壓緊張恐怖精神壓力中,商錫平從不屈服。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佳木斯監獄警察開始暴力“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商錫平、秦月明、于雲剛、王蘭生、富裕、五人開始絕食抗議,在洗腦班里,犯人包夾的嚴格管制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失去了生活的最基本權利。不許出屋,不讓別人和法輪功學員說話,廁所門上鎖,法輪功學員想上廁所,如不被包夾允許,也得憋著。僅六天時間,于二月二十六日,就把年僅四十七歲的法輪功學員秦月明迫害致死;在三月五日,即第十二天,又把年僅四十八歲的法輪功學員于雲剛迫害致死;緊接著,三月八日半夜一點多,又將法輪功學員劉傳江迫害致死。(明慧網有多篇有關報道)

商錫平的妻子程淑杰和親人去佳木斯監獄看望商錫平,一開始駐扎在監獄的“六一零”的頭目董大權以商錫平不配合他們“工作”為由不允許接見,後經交涉,監獄長同意接見,但以商錫平的妻子也煉法輪功為由,不許她探視。商錫平的妻子已有兩年沒見到丈夫了,以前多次探視都是被同樣的理由無理拒絕。後經進一步交涉,獄方提出了一些條件後,如不許談論有關法輪功問題等,才同意了接見。

五、在黑龍江省呼蘭監獄被關小號七十天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二日商錫平和孟憲國被秘密轉到呼蘭監獄和泰來監獄。中共監獄封鎖消息,拒絕家人探視。二零一四年一月八日,經過多方奔走努力,家屬在呼蘭監獄見到了非常消瘦的商錫平,但獄方極力掩蓋折磨的真相。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二日,商錫平當天到呼蘭監獄當天就被關入小號,理由是不配合工作,不听話,這樣在小號關押70天,受盡折磨,小號是一個五平方米的地炕和地是一樣的,只是高出來一塊,一個門,沒有暖氣,一件衣服,當時正是十一月份,小號內極冷,地炕上有五個地環,為的是銬在押人員的。銬人時把人四下抻開,腰部一個地環咯著。在關押當天他們就準備銬抻商錫平,手銬、腳鐐子都拿來了,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拿走了。晚上睡覺時只能躺下十分鐘就得起來溜達溜達,不然就凍的受不了。(一般人待半個月就得拖抬出去。)一個便池,喝的水就是便池里的水,沒有任何洗漱用品,每天兩頓飯,沒有任何碗筷,警察不順心還開開走廊窗戶凍在押人員,在關押小號期間他給在押包夾人員講真相基本都作了三退,他在小號待了七十天受盡了各種折磨和痛苦,關押期間,610主任王曉臣找他談話四次,監獄提出五個條件,商錫平牢牢守住大法的正信,一個也不配合。他們知道不把他打死是沒有任何辦法的,最後邪惡妥協,把他放入出監隊關押。

臨近十年刑期已滿,監獄有關人員曾找商錫平談話,大意是︰你要出獄了,你還沒有“轉化”簽字的筆錄呢,商錫平斬釘截鐵的說︰你放心吧!你也看到了,這麼多年了都沒有妥協,任何時候我都不會低頭的!

家屬拿到呼蘭監獄通知書,通知書上寫著商錫平“未轉化”的字樣。當地610段興富在家屬拿的呼蘭監獄通知書上簽了字告知︰你們自己去接吧,我們就不去了。

二零一五年九月六日獄警告知商錫平出監,商錫平隨獄警路經六~七道獄門,對他無任何騷擾、搜查、強行做筆錄,商錫平憑著自己的信念、堂堂正正、暢通無阻走出監牢。

商錫平的妻子程淑杰多年在痛苦的煎熬中祈盼著與丈夫早日團圓,不料在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九日向民眾發放丈夫被迫害的真相資料時,被丈夫曾工作過的三道溝派出所警察綁架,在二零一四年八月八日,被“黑龍江省樺南林區基層法院(2014)樺林刑初字第11號刑事判決”,強行非法判刑四年,關押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遭到強迫“轉化”以及非人的精神折磨。

商錫平走出那地獄般的牢獄後,他深知中共監獄迫害大法學員的邪惡手段。他每月都堅持去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看望妻子,關注妻子被迫害狀況。被中共迫害分離了十六年的夫妻,在二零一七年終于團聚了。

商錫平為堅持信仰遭十四年冤獄,至今工作被開除,雖然生活艱難,但他仍然無怨無悔,做好人沒有錯!因為他信的是真善忍,是千年得不到的正法。法輪大法給他洗滌了污濁的心靈,淨化了多病的身體。盡管邪惡使盡了招數迫害,巨難中他沒有違背良知,堅信法輪大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