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瑞士伯爾尼亞洲節傳播法輪功真相

Print

【圓明網】“真善忍理念非常好,如果大家都遵照這樣的理念生活的話,整個世界將會和平。我會把關于法輪功的信息也傳播給其他人,因為我想讓別人知道這是一個很好的功法,對人的精神和身體都會帶來很大益處。”埃斯特‧阿曼(Esther Ammann)女士在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五日和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學員交談後認真的說。

有類似觀點的不只是阿曼一人。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三日至二十五日,法輪功學員再次參加了在瑞士伯爾尼舉辦的亞洲節。三天的活動中,法輪功學員在舞台上和設立的展位前演示五套緩慢圓的功法,將法輪大法的美好展示給大家,並向路人分發真相資料,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雖然活動當日烈日炎炎,很多路人還是駐足和學員交談,了解詳情,有的簽名表示自己對法輪功學員的支持,有的詢問集體煉功的時間和地點,打算去學煉法輪功。

“我非常佩服法輪功學員”

從事家政服務的埃斯特‧阿曼(Esther Ammann)曾听說過法輪功,因為她同時也是一位氣功師,因此曾經有機會學煉過法輪功,只是未能深入下去。談到對法輪功的印象,她說︰“我對法輪功感興趣,法輪功給我的感覺很好。我非常佩服這些人(法輪功學員),他們在這樣的政治壓力下,還能夠堅持信仰。法輪功是一個非常好的功法。”

談到中共對法輪功學員二十年來的迫害,她說︰“通過媒體和互聯網,我也稍微了解了一些迫害的情況。在我看來,中共當局是對法輪功非常懼怕,因為法輪功可以給人很多精神力量。實際上法輪功完全不會構成任何威脅,他會給人帶來身體上的健康,對任何人都有好處。但中共所要的只是對人的控制,就形成這樣一個局面。我覺得非常可惜。”

她簽名支持法輪功學員︰“我希望我們的政治家為制止迫害做一些事情。活摘器官是踐踏人尊嚴的行為,不能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我希望不僅在我們這樣比較富裕的國家有自由和平,而是在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人民都享有這些。”

“真善忍是永恆的價值觀”

年輕的听力學家瑪瑞爾(Marielle)和阿曼有類似的觀點,她曾從台灣朋友那里听說過法輪功,她談到︰“真善忍是永恆的價值觀。我對法輪功有好印象,整個理念听起來很好,在我看來,法輪功更為純淨,和已經扎根的宗教不同。法輪功是每個人都可以煉的功法,而且沒有索取,比如沒有任何形式的費用收取,沒有會費呀,也不會叫人買東西,我覺得他們不算計人。”

談到自己簽名支持法輪功,瑪瑞爾說︰“我簽字是因為這些人(法輪功學員)被不公正對待。我感到他們非常偉大,但是也孤單。我相信他們為自己的信仰付出是值得的,因為他們在改善一些事情。我想支持他們,我是想盡力幫助他們。”

“法輪功適合任何人”

公司職員曼努埃拉(Manuelle)不是第一次听說法輪功,她曾在煉功點——伯爾尼的玫瑰園——學煉過法輪功︰“我煉功以後身體很舒服,覺得自己不那麼急躁了,我願意推薦法輪功,他適合任何人,讓人受益,包括那些自認為不是運動型的人。”

在亞洲節上再次看到法輪功的信息展位後,她簽名表示自己的支持︰“迫害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人權被踐踏。我簽名,是希望能夠制止活摘器官。沒有人可以強迫對方失去器官,人怎麼能像牲畜那樣被屠宰呢。”最後,她說會把信息傳播給其他人,因為她認為這是一件好事。

“我要學煉法輪功”

來自泰國的IT經理莫拉蒂(Painador Morandi)曾在八年前經歷過瀕死體驗,當她醒來時,感到能量全失。為了恢復體能,她在網上尋找各種治療方式,看到了網上關于法輪功的介紹。當看到法輪功學員的展位時,她仔細詢問了在伯爾尼集體煉功的時間和地點,打算學煉法輪功。

當她再度回到展位購買法輪功相關的書籍時,她決定當場就開始學煉功法。她認為法輪功幫人找回已經流失的天地人的連接。

“政府應該廣傳法輪大法”

在路人中也有很多人是第一次听說法輪功。社會教育工作者達甘(Damir Dagan)就是在和法輪功學員長時間交談後第一次對此有所了解。關于中共二十年來的迫害,他說︰“我第一次听說,我以為我听錯了,在當今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這簡直是無法想象。這是犯罪,政府對自己的民眾系統的(摘取器官),這實在是讓人匪夷所思。特別是他們知道修煉法輪功的人有健康的器官,所以就特別摘取他們的器官,這不可理喻。政府應該支持他們(法輪功學員),廣傳法輪大法,而不是將他們當作器官庫。這真是豈有此理。”

他表示,通過自己的簽名︰“我希望在瑞士也有所作為,而不僅僅只是考慮經濟,人們也能關注人權。希望在中國,人們終于,終于可以重獲自由,能夠自主的思考,自由的做他們想做的事情。”

要將法輪功遭迫害的訊息廣為傳播

伊利斯(Iris)是一位廚師,她和在瑞士電信公司當技術員的丹尼爾(Daniel)在亞洲節上偶遇法輪功。談到自己為什麼簽名要求制止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時,伊利斯說︰“我覺得這(活摘器官)是一種病態,從一群人的身上摘取重要器官只因為另一部份人有需要。這是我完全不能接受的事情。所以我們簽字希望這樣的事情不要發生。”

丹尼爾談到︰“我們在瑞士生活,很多事情,世界上發生的事情都無法及時了解。我們過得很好,但是哪里有不公發生,我們還是要站出來制止,這對我們來說只是簽一個字,但是可以讓瑞士政府知道我們反對這件事情。”

他打算在互聯網上了解更多的訊息,同時也會在互聯網上傳播法輪功的真實訊息。他認為︰“當地媒體對于這件事情的報道非常少,但是現在每個人都和(網絡社交)媒體相關,至少可以通過這樣的方式來告訴更多的人,贏得更多人的關注,幫助法輪功學員。在網絡上傳播也可以讓政治家對此有所了解,而這很重要。”

伊拉斯認為︰“作為單個的個體,我們能夠做到的不多,但是我們很多人都有同樣的意願,就能夠達成一些事情。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