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回家的路

Print

【圓明網】我今年六十九周歲,是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大法的老大法弟子,大法給我淨化了心靈,給我健康的身體,在二十多年的修煉路上,一直堅定的走到今天。下面,把我講真相救人方面的體會寫出來和大家共同分享。
一、符合常人狀態,不走極端

我有兩個子女,他們在二零零五年前後都成了家,先後又都有了小孩。先生在子女結婚前就已經離世了,照看孩子的壓力和負擔都落到我一個人頭上。怎樣權衡好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師父說︰“在常人社會中修煉,你們不走極端,形式上與常人是容易處理好的。”[1]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大法後,我到北京上訪後,被邪黨迫害過幾次,因此孩子們都有些害怕和誤解。所以我一定要做好,讓他們少些擔心、害怕,更要讓他們知道大法好。

我白天到女兒家去照看小孩,晚上和周六周日休息,我就利用來去的路上和周六周日出去講真相,每天也能勸退十幾人。雖然每天辛苦,但師父告訴我們︰“常人社會的一切形式都是你的修煉環境,這個門就開這麼大,這個社會的形式都成了你的修煉環境。”[1]

幾年後兒子的小孩也出生了,孫子能抱出去的時候,我就樓前樓後的講真相,再長大點時,我就用自行車馱上他,上大街小巷、公園里去講。有好幾次,孫子在自行車上睡著了,我就把他抱到附近的商店或同修家里,等他睡醒了,再接著出去講,孩子不哭也不鬧,因為他明白的一面知道,奶奶在做最神聖的事。等他會說話時,還經常幫我招呼過路人听我講真相。

二、用真心去講真相

有一次遇到一個九十二歲的老先生,退休工資一個月一萬多,我剛開口講,他就說︰“有十多個人給我講我都沒听,我听你那一套?我才不會听你的,還是共產黨好,給我那麼多錢。”這時我開始在心里求師父救他,我說老先生,你錢多、壽命長是你有德,才得到的,神派十多個人來救你,你不听,你可別錯過得救的機會啊,你再不听,神就放棄你的生命,你就永遠不能得救了,你怎麼辦,我很心酸,今天我就要救你。我心里想著師父的話︰“不信良知喚不回”[2]。老人感動了,他同意退黨了,我還給他《九評》和真相大冊子,他高興的要了。我說祝您老人家幸福、平安、長壽,永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還有一個是部隊的副團長,他的朋友是大法弟子,給他講了好幾年真相,他都不听。他的朋友說︰大姨,你去試試吧。我心里求師父加持我,並發正念鏟除他背後的邪靈。我首先跟小伙子說︰“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我和你講講法輪功的真相。”小伙子首先問我︰“听說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把十八位女法輪功學員扒光衣服投到男牢是真的嗎?”我說法輪功講“真善忍”,說真話,全世界都在看。我給他講法輪功傳遍世界每一個角落,“天安門自焚”是中共用來誣蔑法輪功、欺騙百姓的,再講“藏字石”,講法輪功的健身奇效,和為什麼退黨等等,最後他退了黨,和我揮手告別。

三、從魔難中堅持走過來

在二零零一年,因我把《轉法輪》這本書借給一個施工人員看,被警察跟蹤綁架,叫我簽字,我不簽,就把我吊起來打,用電棍電上身和心髒部位,兩條腿及兩只腳被他們用啞鈴打,十個腳趾頭打掉了九個,腿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的,渾身撕心裂肺的痛。最後被送到馬三家教養院迫害。回來後,在一次發光碟時我被綁架,家被抄了,大法書籍和師父法像也被抄走了。

這兩次綁架,使我生出了怕心、仇恨心、怨恨心、爭斗心,我傷心過度,一蹶不振,從此經常幾個月不睡覺,在師父的加持下和同修的幫助下,好一段時間,可是老反復。在訴江後,又被警察經常騷擾,二零一七年我七個月沒睡覺,在這個最難受、最艱難的時候,我天天背師父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3],不放松“三件事”,如果沒有師父和大法,我不會走到今天。

在我剛修煉的時候,在一次打坐中听到一個聲音說︰你只能活到六十八歲(我外婆和我母親都是六十八歲去世),面對這個巨難,我要清醒的面對,我的路是師父安排的,舊勢力說了不算,大法無所不能,就看你信的程度,師父說︰“煉功人他的一生是經過改變的,手像、面像、生辰八字,和身體所帶的信息的東西已經不一樣了,是經過改變的。”[4]

在師父的加持下,我仍然堅持每天出去講真相、發資料,方圓十幾里都跑遍了。從二零一八年開始,我又能睡覺了,我走過來了。

在今後的日子里,我一定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時,修好自己,去掉自己執著的人心,跟隨師父圓滿回家!

注︰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周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濟世〉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