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大法 正念闖關

Print

【圓明網】我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和智慧。我從一個大字不識,到現在通過修大法後能通讀大法書。下面把我兩次堅信師父堅信大法闖關的事講出來,和同修們交流。
二零一五年冬天,在接近年底打掃整理房屋衛生準備過年時,當時我站在桌子上面因不夠高,上面還墊一個小箱,我一個腳踩在小箱上,一個腳空中懸著,清理牆上最上面的櫃時,腳底突然踩空了,我整個身子重重的摔了下來,頭先砸在地上的大箱子角上,實實在在的戧倒在地上。當我思想反應過來後,心里就喊︰師父救救我!師父救救我!身邊的小女兒也說︰快喊師父!快喊師父!

頭上磕了一個大包,我摔倒在地上整個身子起不來了。這時外孫子也走屋里來了,他一看到這情景慌忙的給他媽打電話(女兒就在我家樓下開店)。當女兒氣喘吁吁跑屋時,看到我當時的情景忙對我說︰媽咱先發正念求師父!

女兒和外孫子倆人把我抬到床上,他倆硬把我肩頭拽起一點點,我勉強的依靠在女兒後背上發了半個小時的正念,我們求師父加持!我們是大法弟子!解體一切舊勢力的干擾和迫害等等。發完正念,女兒走過來把我衣服掀起,看到我後背脊椎骨中間處一塊約兩、三公分長的皮破了,一塊脊椎骨支出來了,女兒嚇哭了。

我忙對女兒說︰快別說了!沒事!咱是干什麼的你不知道嗎?外孫子看到後就把電話給他爸爸打過去了,姑爺張羅要送我去醫院檢查,我堅持不去醫院,我說︰我是修法輪功的,有師父管!沒事!姑爺看勸不動我,就給我大兒子打電話。大兒子和孫子也開車趕來了,大兒子哭著說︰媽!我知道你有師父管不用吃藥不打針!你就上醫院拍拍片我們就放心了,俺們心里就有數了。我說︰不用你們有數,我心里有數,我有師父有法管我!沒事!

我躺在床上一點也不能動,就躺著听法,第二天同修們來我家學法時都幫我發正念,天天上我家來學法。第二天我就堅持起來煉功,站不起來怎麼辦?我讓女兒用褲腰帶把我人綁在椅子上坐著煉,煉動功和靜功。

煉功時我就能感受到法輪在我身上轉直響,上下、正反都在轉,小女兒在身邊也能听到法輪旋轉的聲音,我和女兒們感激的熱淚都流了出來,是師父用法輪在為弟子調整身體呢!渾身到處都很熱……

就這樣我每天都堅持把自己綁在椅子上煉功,因為我上身和下身總往一起扣,脊椎骨不起作用,不小心兩頭就扣在一起了,吃飯和大小便都得在床上。每天淚水和汗水都在流,但身體也天天在好轉著,到了第十二天時我就能站起來了,輕輕的往前挪步走了。

全家人及身邊所有人都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大法師父的偉大!

二零一七年年底,因本學法小組的老同修過病業關,我隨同修一同去她家時,在同修家樓下十字路口處躲車,當時上下都有車、左右路上都有亮閃閃的冰,主要是思想中有人心(當時大兒子去世不久),躲已來不及了,一下子就摔倒了,左胳膊當時就折了。我在心里求師父,發著正念。

起來後,左手抬不起來了,手心都歪了,我只好用右手托著左手來到同修家。同修們都幫我發正念,我和同修急忙去附近的接骨診所,請求接骨大夫說︰不用打麻藥,接上骨頭就行。接骨大夫也只好同意了,給我接上了胳膊,胳膊墊上一塊小板,用繩套在胳膊和脖子之間把胳膊托上了。當時我們心里就一個想法,一切由師父管!我七天沒脫衣服,每天背靠在被褥上睡覺,從沒耽誤學法和煉功,半個月後我把托板撤了,一切都恢復了正常。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