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掠奪器官研討會在芬蘭首都舉行 主流媒體報道

Print

【圓明網】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八日,關于“國家掠奪器官”專家研討會在芬蘭首都赫爾辛基郵政大樓舉行。研討會由支持中國人權組織(SHRIC)舉辦,加拿大獨立調查員、國際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資深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活摘器官親歷者——原新疆外科醫生安華‧托蒂(Enver Tohti),醫師瑪莉亞‧海訥稜-古澤赫薇哈爾(Marja Heinonen-Guzejev)受邀出席了研討會。

研討會中多次提到,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七日,南斯拉夫戰爭罪行法庭檢察官杰弗里尼斯爵士(Prof. Sir Geoffrey Nice,QC)領導的一個獨立法庭對中共有系統掠奪良心犯和其他政治犯的器官指控作出的最終裁決。獨立法庭擁有壓倒性的證據,證明中共大規模掠奪器官確鑿無疑。

器官來源模糊 中國科學家論文海外被拒

瑪莉亞‧海訥稜-古澤赫薇哈爾是赫爾辛基大學職業健康與研究專家。她代表醫生社會責任協會(LSV)在研討會上發表演講。LSV是一家芬蘭醫療組織,致力于在芬蘭和世界各地實現健康平等。在研討會上,海訥稜醫師談到了中國器官移植倫理引起國際科學界的關注。

據她介紹,今年八月,科學期刊Plus One和Transplantation已經刪除了十五篇中國科學論文,原因是其研究人員無法解釋醫學研究所用器官的來源。此外,據“英國醫學雜志”報道,共有四百多篇中國科學論文,在92.5%的病例中,研究人員無法解釋人體器官的來源。她表示,西班牙、以色列、意大利、挪威和台灣已禁止其公民到中國的非法器官移植旅行。

活人“器官供體”真實存在

現居倫敦的維吾爾醫生安華‧托蒂介紹說,中共將對待法輪功學員的手段也用到維吾爾囚犯上,使用被關押在集中營大約一百萬維吾爾族囚犯作為“器官供體”。在研討會上他展示了很多活摘器官的證據,包括等待一個匹配的器官只需要一周的時間;展示了機場內設置的活摘器官通道的圖片;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八日,湖南人民醫院推出免費二十例肝腎移植的廣告促銷等等,與會觀眾非常震驚。

葛特曼表示,中國每年通過從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進行大約六萬至十萬例器官移植手術。大部份器官來自法輪功學員。

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在研討會上談到芬蘭在抵制活摘器官罪行中可以采取的具體措施。

當地主流媒體關注

當天的研討會,由于與會者反響熱烈,研討時間從原定的兩個小時延長到了兩個半小時。研討會結束後,當地主流媒體記者排隊采訪受邀的嘉賓。

這些媒體中包括芬蘭暢銷全國具有最大影響力的報紙《赫爾辛基日報》(《Helsingin Sanomat》)和HSL(HSL是芬蘭發行量最高的瑞典語報紙)。該研討會揭示中國器官移植率上升的真相,國際社會對此作出的反應,和人們對中共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憤怒。

兩家媒體都提到,“中國每年都有成千上萬的人體器官被非法移植。”

“中國共產黨于1999年開始系統地迫害法輪功。此後,中國器官移植率迅速上升。該國的自願器官捐贈系統直到2013年才建立。中共承認使用被判刑囚犯器官進行器官移植,並表示已于2015年初停止了這項工作。然而,處決的程度尚未達到解釋器官移植率高的程度。調查活摘器官的人權律師、醫生和活動家收集了多方證據。據他們說,中國每年通過從良心犯身上取出的器官進行了6萬至10萬例器官移植手術。大部份器官是從法輪功學員身上摘取。”

“近年來,人們一直懷疑生活在新疆的維吾爾族穆斯林的器官被盜取,維吾爾人正在經歷健康測試和血液測試。根據托蒂的說法,測試目的是組建一個活人的‘人體器官庫’,還有來自地下教會的藏人和基督徒器官的信息。但是,大多數證據都證明器官來自法輪功學員。中國集中營和監獄中有80萬至300萬人。這些營地的透明度有限,這意味著沒有關于問題嚴重程度的確切數字。”

國際社會關注器官來源

“歐洲議會于2013年通過一項決議,報告稱有系統地摘取法輪功學員和其他良心犯的器官的指控是可信的。議會表示,歐盟將譴責中共的行為,並警告其公民不要前往中國進行器官移植,因為器官可能來自良心犯。”“醫生社會責任組織的醫生Marja Heinonen-Guzejev表示,西班牙、以色列、意大利、挪威和台灣已禁止其公民到中國的器官移植旅行。”

“Heinonen-Guzejev說,國際研究界已經開始關注中國有關人體器官移植的科學文章的倫理方面。她說,今年8月的科學期刊Plus One和Transplantation已經刪除了15篇中國科學論文,理由是研究人員無法解釋醫學研究所用器官的來源。”

讀者反映強烈

文章發表後,《赫爾辛基日報》官方臉書上分享點贊和討論也很熱烈。

Saru Nina留言說︰“真實難以想象。聯合國和世界衛生組織未對此事采取任何立場。對這樣可怕的生意要繼續沉默嗎?”

Ossi Vuorilampi說︰“這種中國的行為可以與納粹德國進行比較,納粹德國的集中營囚犯(在俄羅斯,不在西方國家)和戰俘都接受了醫學檢查。然而當時並沒有做器官移植。”

Marjatta jokinen說︰“可惡的行為!人性在哪里?”

Hanna Riski說︰“聯合國應該發聲的時候卻保持了沉默。真是不可思議!而且是很多國家沒有否認這個事實。”

Juha Ingerttil?說︰“中國實際上是一個獨裁的國家,仍會繼續這樣做下去……”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