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伯哥終于接受了後婆婆

Print

【圓明網】我丈夫家哥倆,我們是老二。十多年前,婆婆病逝了。婆婆去世不久,公爹找了一個比他小十多歲、比他大兒子大六歲的後婆婆,這個新婆婆還帶來一個十二歲的男孩子。

公爹續弦遭到大伯哥的反對,所以這些年來,由婆婆母子引起的風波一直不斷,不是今天公爹來電話說大哥的不是,就是明天大哥來電話說公爹、婆婆的不是,他們之間的矛盾越來越大。對于他們之間的怨恨矛盾,我都是本著“真善忍”的原則勸善。“真善忍”的威力使大哥大嫂與公爹、婆婆的怨恨漸漸消除了,大家也越來越和睦。

在公爹六十六歲生日那年,我和丈夫去了他們所在地,給公爹慶壽。在飯店辦了一桌酒席,公爹一家和大哥一家及我們全家一個不落,都參加了。公爹非常高興,首先大哥舉起酒杯給公爹敬酒,而且還敬了婆婆一杯,舉起酒杯先叫了一聲︰媽,我敬您一杯!然後說以前有不對的地方,請爸媽原諒。全家人沉浸在幸福之中。從那以後大哥也能在過年或在公爹過生日時帶上禮物去公爹家看一看。

有一次,公爹給我來電話說他有病了,沒有錢治病。我問他大概得需要多少錢?公爹說得兩千多元。我說馬上就給你寄去三千元,不夠你再來電話。公爹說夠了。我把這事告訴了丈夫,丈夫想了想說你就給他寄兩千元就行了,別寄那麼多。當時我們生活也不寬裕,我丈夫下崗,借八萬元錢買的出租車,借款還沒有還上呢。我想給老人治病要緊,于是我對丈夫說不差那一千元錢,這是看病又不是干別的。丈夫不說什麼了。過幾天,公爹來電話說病好了出院了。我問老人家︰錢夠了嗎?公爹說︰夠了,還剩點。我說︰留著給您買點好吃的補補身體吧。

從那以後,我們每年過年的時候,不管我們生活怎麼困難,都要擠出一千元錢給公爹和婆婆寄去。寄完錢我就打電話告訴老人家去郵局取錢,每次寄錢婆婆都說︰“不要寄錢了,我和你爸爸現在的開支夠花了,你們也不富裕,別再給我們寄錢了!”我說︰“媽,這一千元錢不解決什麼問題,但這是我們的心意,你們一定得收下。”

前年公爹病故了,我們回去料理老人的喪事。辦完事情要回來時,婆婆拉著我的手,滿眼含淚說︰“不知你們啥時還能回來?我和你爸這些年沒少花你們的錢!”我說︰“媽,您說哪去了?這不是我們應該做的嗎?爸爸沒了,您還是我們的媽媽,您啥時想上我們那去,就啥時去,那是您兒子的家啊!”婆婆滿臉是淚,拽著我的手一直不肯撒開。

今年過年前,我們照樣給婆婆寄去一千元錢,當我打電話告訴她到郵局去取錢時,婆婆沒有想到,公爹去世了我們還會照樣給她寄錢去,電話那頭老人家感動的已說不出來話了。

我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與親人和睦相處,使我們親人間充滿真誠與善良。法輪大法不但能祛病健身,更讓人修心向善,教導大法修煉者按照真、善、忍做一個道德高尚的更高境界的好人。法輪大法是正法,是高德大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