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盤腿看修煉中的根本執著

Print

【圓明網】苦惱了我許多年的不能堅持盤腿打坐,最近終于找到了根本原因。我的修煉狀態說起來令我自己汗顏——想過的幸福一些,想身體舒服一些,怕吃苦的心掩蓋著,為不能堅持盤腿找借口,這幾顆心附著在干事心上,鑽了我法理不清的空子,滋養了它這麼多年,使我在如此緊迫的修煉路上浪費了很多時間,吃了許多不該吃的苦頭兒,在此我借助明慧這個平台佔用大家一點時間曝光曝光這些心,意在互相提高。

談起來我自己都覺的汗顏,在修煉的路上風風雨雨,坎坎坷坷已經十九年了,前些年邪惡瘋狂迫害,曾經我為證實大法兩次被迫害入獄;縣里的“六一零”人員、公安局警察還勾結單位領導給我家人施壓,幾次逼填寫誣蔑大法的表格,等等,無論表面表現得多麼激烈,我幾乎都能正念闖過。可是盤腿打坐一個小時的靜功卻很少能堅持下來,我經常苦惱、無奈。我還有一顆僥幸的心理,想最後我一定會很好的雙盤的。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走到現在。

有時煉靜功之前,我給自己加油︰能疼死嗎?不能呀,那就堅持吧!可是到三十分鐘或四十分鐘以後就來事兒了,剛才的慷慨,豪言壯語越來越弱越來越小,想舒服的念頭,不想吃苦的念頭就上來了,心一不靜,隨之身體就想動動緩解緩解,就開始這樣晃晃,那樣晃晃,哎呀!還是不行,這時那顆僥幸心就上來了,理由是︰心性得提高了,等心性提高了,自然就能堅持住了。隨著盤著的腿開始松動,不一會兒就掉下來了。有時腦子里還出現一個念頭︰痛成這樣了,別說入定了,入靜都不能,這還是不是煉功,能起作用嗎?搬下來吧?于是干脆就搬下來了。搬下來之後,腿慢慢緩過來了。這時主意識也慢慢清醒了,唉!這不又上當了嗎?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我的修煉狀態就是這個狀態,我時常自責,有時甚至麻木,消沉和無奈。

最近和同修的一次交流中,我一下茅塞頓開。回想起我的得法初期,是在命懸一線,鬼門關外徘徊時而得法重獲新生的。當時的我對人生徹底無望了,因疾病纏身,經濟拮據,從記事開始幾乎我的身體好象沒有舒服過,什麼身上不停的長癤子呀,指甲縫兒里長手雞眼兒呀,手雞眼兒就是手的肉里長骨刺,頂下來兩個指甲蓋兒,後來干脆一感覺又是長那骨刺就把手指頭放到開水里沾,一沾一收,一沾一收,直到開水燙的痛壓過長骨刺的痛,才緩過勁兒來,這樣反復燙幾次就好了,那真是十指連心呀!還有嗓子有扁桃腺發炎,鼻子有鼻竇炎,胃有胃炎,到十三、四歲的時候又添了個痛經的毛病,每個月就會有三、四天的時間躺在床上幾乎不吃不喝疼得不喊叫、不折騰都是好的。二十七歲那年生了孩子,折磨了十幾年痛經的毛病總算沒了,可坐月子留下的一堆毛病卻來了。在這個過程中為了緩解病痛求醫問藥的同時,我還學了當時盛行全國的那種附體氣功。浪費了錢財不說,本來就虛弱的身體又招了好幾年的附體,現在回想起來那時的我,精神也是抑郁癥的表現了。

到一九九八年秋的一天,我一遍《轉法輪》沒看完就把所有的藥全部扔掉了。到了新年假期,我開始正式的學法煉功了。那真是象換了一個人一樣。一下子精神起來了。我把我的變化我的愉悅分享給親朋好友,不長時間就有二十幾個人開始煉功。

回想起我得法初期,而現在……我象是頓悟一般,噢!我明白了,我是為了身體舒服開始煉功學法的,是在這個根本執著的驅使下得法的。為了舒服而不是為了吃苦,所以才有至今還不能堅持盤腿的狀態。而忽略了師父的叮嚀︰“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

這幾天我煉靜功時,真的就忍下去了時,先從動搖不想堅持的那一個想法開始,不管這個想法多麼的冠冕堂皇,多麼的在理上,我就睜著眼加強主意識——你不許動,你要忍,你能行,因為你要听師父的話,能堅持多長時間就堅持多長時間,從半個小時以後或從四十分鐘以後開始,分分秒秒這樣堅持著,堅持著,堅持著,一個小時過去了。

出定後把腿搬下來,一會兒就緩過來了。真的是身心愉悅無以言表呀!有一種在回家的路上又跨越了大大的一步的成就感,真的是苦去甘來啊!謝謝師父借同修又一次給我的開示!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