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陽節看中共對老人殘暴無恥的迫害

Print

【圓明網】每年農歷九月初九,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節日重陽節,因其日、月均為陽極之數“九”,故曰“重九”、“重陽”,民間在這日有登高闢邪的風俗,所以又稱登高節。同時,因“九九”諧音“久久”,有長久永久、長壽尊貴之意,所以重陽節又有祝禱老人長壽安康、祭祖、敬老、崇孝之傳統。

據悉,中共也把這日定為“敬老節”,中共真的“敬老”嗎?

在修煉法輪功的群體中,有不少老年人。這些老人因為修煉了法輪功不但身體健康,老當益壯,而且心地善良,品德高尚,他們不但為國家和單位節省了大筆醫藥費,給兒孫們減少了麻煩,還為社會做貢獻,為家庭出勞力,既穩定了家庭,又穩定了社會。當前除了中共,任何一個正常社會對這樣一群善良的老人、好人都下不了迫害的毒手。

據明慧網報導,二零一八年湖北鐘祥市重陽節廟會,光天化日之下,中共四個“人民”警察圍毆參加廟會的一位耄耋老人,對當年已八十三歲的閔世高老人拳打腳踢得頭破血流後,強行按上警車綁架到郢中派出所,再把老人頭往牆上撞,破口大罵︰“你還不死,我要活埋你。”警察約折磨了他四個小時才放老人回家。一個“610”(中共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惡徒還把一位五十多歲的婦女範梅摔成膝關節粉碎性骨折。

如果說這是執行“公務”的話,那麼,管中窺豹,我們就以高齡老人受迫害為視角重點,從中看一看中共如何“敬老”,如何對上了年紀的高齡老人實施殘暴而無恥的迫害。

一、遭冤獄之災的老人

“禮儀之邦”的中國歷朝歷代對老人都格外愛護和尊重,在刑法上對老年人都有特殊保護。如《禮記‧曲禮(上)》曰︰“悼與耄,雖有罪,不加刑焉。”意思是,悼(不滿七歲)與耄(年滿八十歲以上)的人,即使有罪,也不施以刑罰。《唐律》規定︰“諸年七十以上、十五以下及廢疾,犯流罪以下,收贖(犯加役流、反逆緣坐流、會赦猶流者,不用此律;至配所,免居作)。”等等。宋元明清基本上沿襲了唐律關于刑事責任年齡的規定,即把達到一定年齡的老年犯罪人,作為減免刑罰的對象。

而中共對修煉法輪功的善良無辜的中國老人,也要酷刑冤獄加身,也要重判誣判,也要施以刑罰,甚至在獄中酷刑虐待。由此可見,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根本就不講法律,根本就沒有法律和道德的底線。

以下是從明慧網擷取的部份老人遭冤獄案例(所敘年齡無另行說明,均為二零一九年的年齡,以下同)。

◇八十三歲被強行關進監獄,邪黨不法之徒毫無人性的叫囂︰九十五歲也要關……迫害者遭惡報

殷育才,原江西省九江市都昌縣法院刑事庭庭長、都昌縣血防站站長,因修煉法輪功,曾被中共非法勞教三年,判刑八年,在江西省豫章監獄遭藥物摧殘,一度精神失常。

殷育才老人

二零一四年一月,殷育才被都昌縣徐埠鎮派出所惡警綁架、重拳襲擊,被關進都昌縣看守所。家屬到都昌縣國保大隊要求放人,說︰我大哥都八十五歲了,你們還關著不放人?!洪流叫囂︰馬上要批捕!九十五歲也要關……

五月二十一日,都昌法院對殷育才非法庭審,北京律師做了無罪辯護,明真相的司法人員對中共“610”人員說,法輪功本來就是被冤枉的。但都昌法院仍昧著良心誣判老人三年零兩個月。六月二十四日,八十三歲的殷育才被強行移送景德鎮市第三監獄非法關押,獄中病重,被轉入監獄醫院、南昌市新建縣長征醫院救治。二零一七年三月,結束三年零兩個月冤獄迫害,八十六歲的殷育才回到了家。

都昌縣國保大隊隊長洪流,四十多歲,參與迫害法輪功不久,身上即長期疼痛難忍,他哥哥到鄰縣波陽縣釣魚,不幸觸高壓電,被電活活電死;二零一四年他妻子又做了子宮切除手術;二零一五年他自己又得了肺癌。其前二任國保大隊隊長黃益慧、張世新都遭惡報。黃車禍二級殘廢,張突發腦血栓,半身不遂。

◇遭誣判四年,工程師八十三歲高齡被劫入監獄

李培高,男,八十三歲,雲南建工安裝股份有限公司工程師,平時一人居住。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被昆明西山區國保大隊警察丘學彥綁架,之後被非法判刑四年,監外執行。二零一九年一月初,李培高再次被綁架,被劫持進雲南省第一監獄。

◇七十八歲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半,獄中遭迫害

劉殿元,男,一九三八年生,遼寧省凌源市法輪功學員,迫害中,經歷了五次綁架、七年冤獄、四年半流離失所的生活,流離失所期間,遭遇車禍,他堅持學法煉功,短短一個月,七十七歲高齡的人,骨折就神奇地痊愈了。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劉殿元老人再次被綁架,七十八歲高齡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半,目前在遼寧沈陽第一監獄遭受迫害。

◇“太狠了!他們(指公檢法)太狠了……”八旬老太累積被非法關押二十年,八十五歲老伴悲傷離世

法輪功學員唐麗文女士,今年八十歲,原內蒙古通遼市金屬回收公司業務科副科長,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唐女士六次被非法關押,兩次被非法勞教共五年,兩次被判大刑十五年(一次七年,一次八年),關押期間遭受非人折磨,並多次被抄家,身體、精神和經濟上都遭受了巨大的傷害和損失。

二零一五年九月,七十六歲的唐麗文和小兒子王濤被綁架,唐麗文被非法判刑八年,王濤被非法判刑七年。如今已八十高齡的唐女士仍在獄中遭迫害。

唐麗文遭七年大刑時,她九十歲的老母親帶著對女兒的深深掛念永遠的離開了她,遭八年大刑時,她八十五歲的老伴王九五再也經不起這樣大的打擊了,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份病倒在床,後來不吃不喝,清醒時哭訴著說︰“太狠了!他們(指公檢法)太狠了……”二零一七年六月五日,他帶著遺憾與對唐麗文和兒子的極度牽掛悲傷離世。家里只剩下一個身患精神病的大兒子。

◇省政法委直接施壓,指示年齡再大也要判,白發蒼蒼的張新偉年近九十遭冤判

二零一九年一月七日,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區法院對九位法輪功學員枉法判決,並罰款,其中,八十九歲的張新偉遭誣判三年,勒索罰金四千;八十二歲的張明朗遭誣判五年,勒索罰金一萬。還有五位也是上了年紀的老人。

據法院人員透露,這個案子由(四川)省政法委直接督辦,一再施壓,直接指示巴中市政法委必須判三年以上,年齡再大也要判,而且要罰款,重罰。甚至威脅要對不听話的檢察官和法官采取組織紀律措施。巴州區法院法官為了保住飯碗,昧著良心做出枉法冤判。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七日,這些法輪功學員在巴中市巴州區法院第十審判庭被非法庭審。律師與家屬辯護人依法一一駁倒公訴人的所謂“指控”,要求無罪釋放。八十九歲高齡的張新偉白發蒼蒼,雙手扶著拐杖,走上法庭,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講述了法輪功教人向善、祛病健身的奇效;八十二歲的張明朗談了自己修法輪功後的變化︰過去一身病,修煉後身體變好了,主動做好事,多次捐款扶貧,修煉法輪功既淨化了身體、又淨化了心靈。

◇八十三歲高齡時被非法判刑坐牢,不“轉化”不讓家屬見

鄭德財老人,男,八十四歲,遼寧省大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鄭德財去北京上訪,被警察當場打聾(有大連市殘疾人證);二零一零年大年初二,鄭德財再遭綁架,被非法秘密判刑三年半,在大連監獄遭迫害;二零一七年因講真相被綁架,後被“取保候審”,二零一八年六月被非法判刑一年半,六月十二日被送往南關嶺監獄,身體不合格,監獄拒收,又被拉回莊河看守所,六月十四日又被強行送進南關嶺監獄,身體出現高血壓,心跳過速,咯血等癥狀。家人向監獄強烈要求,才見到坐輪椅出來的鄭德財。

二零一八年八月六日,八十三歲的老人又被轉到大連監獄繼續非法關押迫害。九月十三日家屬去探監,被告知不“轉化”不讓見。

◇八十二歲老太“破壞法律實施”,遭冤判五年

趙英翠女士,一九三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出生于貴州省威寧彝族回族自治縣,威寧縣二小退休教師。一九九七年五月修煉法輪大法後,八種頑疾消失,一身輕松,脾氣不再暴躁,家庭安寧。用趙英翠老人的話說︰“現進入耋壽之齡的我眼不花,耳不聾,走路腿腳有力,二十二年來身體健康,在我身上見證了修煉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

趙女士把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卻遭迫害的真相告訴民眾而屢遭牢獄之災。二零零八年,七十一歲高齡被六盤水市鐘山區法院冤判四年;二零一二年,七十五歲遭冤判四年,監外執行;二零一九年,八十二歲高齡遭冤判五年半,勒索罰金八千,罪名是“破壞法律實施”,不知七、八十歲的老太太怎麼破壞了法律的實施,破壞了中共什麼法律的實施。

◇孤寡老人墜樓重傷,生活尚不能自理時遭綁架判刑

王艷香女士,黑龍江大慶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四月六日,被大慶市紅崗區公檢法多次騷擾、恐嚇,並面臨起訴、追捕陷害的精神重壓,七十一歲的王艷香情急墜樓重傷,多根肋骨斷裂、左腿脛骨折斷、肺部損傷、胸腔積血。

老人唯一的女兒劉淑芬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遭迫害,相依為命的老伴帶著對女兒的思念因病離世。老人沒有經濟來源,一點點生活費還要照顧獄中女兒的需要,本人時時面臨被綁架的威脅。本應享受天倫之樂的古稀老人卻無辜承受著巨大的精神重壓。

紅崗法院惡警在她重傷一個多月身體極度虛弱、生活還不能自理的情況下,又偷偷綁架了她,扔下一張本人和親友都不知道的判老人三年的所謂判決書,將老人劫持進大慶市第一看守所。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一日,將老人劫持到黑龍江女子監獄繼續迫害。

◇院牆上有“法輪大法好”,近八旬夫婦被冤判入獄

七十九歲的法輪功學員趙興有和七十七歲的老伴史桂芝,家住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雙城區水泉鄉。因他們家的院牆上噴涂有“法輪大法好”字樣,二零一九年一月上旬,趙興有被冤判三年六個月,被劫入哈爾濱市呼蘭監獄迫害,史桂芝被冤判四年,被劫入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迫害。

◇七十七歲遭冤判五年,迫害者遭惡報

馬維山,男,今年八十一歲,河北省廊坊市三河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四年四月,七十六歲高齡遭綁架、抄家搶劫,二零一五年十一月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一六年五月被二審維持冤判,後被劫持進河北省冀東監獄。

馬維山

操控公檢法、直接組織策劃迫害的三河市公安局副局長、“610”頭目國立臣遭惡報,二零一六年初,被警告、行政記過處分;直接參與綁架的三河市公安局燕郊分局東城派出所所長辛軍和刑警大隊長唐連棟遭惡報,二零一九年初,因涉嫌參與黑惡勢力被抓捕。

更多老人遭冤獄之災案例︰

◇郝福奎,男,八十二歲,人稱郝大爺,修煉法輪功後,困擾他多年的冠心病、膽囊炎、高血壓全都不翼而飛,一身輕松,人從此越活越年輕。他為人熱情、真誠,樂善好施,經常幫助別人,是位名副其實的好大爺。就是這樣一位善良的老人二零一八年被非法判刑三年,現在被非法關押在大連監獄已一年。

◇張淑香老太,女,八十二歲,天津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八年八月,八十一歲的張老太被南開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沒有公開審理,也沒有通知家屬。老人本人提出上訴,後被劫持到天津女子監獄二監區。由于長期關押迫害,老太太現在左眼已失明,牽扯右眼視力下降,心肌缺血,臉浮腫,身體虛弱。

◇高賢英,女,七十六歲,四川省瀘州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八年十二月,被瀘州市合江縣法院誣判七年,罰金七千;二零一九年七月底,四川瀘州市中級法院非法維持一審誣判。

◇曲淑雲,女,八十八歲,黑龍江省大興安嶺地區加格達奇區人,因修煉法輪大法,雖然八十多歲身體一直很好,可以獨自上街,還能照顧九十多歲的老伴,在過去二十年里,僅僅因堅守法輪功真、善、忍信仰,曲淑雲多次遭中共人員綁架,幾次被非法勞教;二零一七年,八十六歲高齡還被非法判刑三年(緩刑)。

◇楊錫元,男,八十三歲,江甦省常州市法輪功學員,曾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一八年一月四日,八十二歲高齡又被武進區法院非法判刑兩年,于同年一月十一日劫入甦州監獄迫害。

◇金麗燕女士,七十六歲,福建省寧德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五月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被劫持進福建省女子監獄迫害。

◇李鋼老太太,七十六歲,遼寧省大連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九年過年期間被大連市沙河口區法院非法判刑七年。

◇侯巧珍老太,七十七歲,河北省邯鄲市法輪功學員,退休教師,二零一八年十二月遭邯鄲市磁縣法院暗箱操作,被非法判刑三年。

◇廖松林,男,七十八歲,湖南省郴州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被綁架,後被郴州市北湖區法院枉判三年。

◇洪淑雲,女,八十一歲,遼寧省撫順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五日,被撫順市望花區法院非法判刑兩年,勒索罰金五千元,

◇丁子清,女,一九三九年五月二十三日出生,因修煉法輪功,二零一七年曾被綁架、抄家,二零一八年再次被綁架後,被“取保候審”。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二日上午,八十高齡遭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區法院非法庭審,被非法判刑兩年,勒索罰金三千元,因身體狀況不好,監外執行。

◇李英菊老太,七十四歲,黑龍江省克山縣克山農場法輪功學員,曾被非法判刑五年,出獄僅兩年,二零一八年三月給人發真相期刊時,再次被當地公安綁架,非法判刑四年半,家人則經歷了要人、上訴、申訴,均無果。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前後,李英菊老人的老伴、法輪功學員劉洪信老人在家中含冤離世,終年八十四歲。

二、耄耋老人被迫害致死

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無論老少,都是“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 “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只要是修煉法輪功的,哪怕九十歲也不放過。對八、九十歲的老人迫害起來也毫不手軟,不顧人的死活,甚至也要往死里整,由此釀出多少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人間悲劇。

以下為從明慧網擷取的部份耄耋老人被迫害致死案例(所敘年齡無另行說明,均為被迫害致死時年齡)。

◇慘遭冤獄酷刑、被剝奪退休金,八十七歲工程師含冤離世

王洪章老人,男,八十七歲,山東省濟南市法輪功學員,濟南鋼鐵集團第一煉鐵分廠退休工程師,一九九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多種疾病不翼而飛,面色紅潤,頭發也由白變黑。

王洪章老人

中共瘋狂迫害法輪功後,王洪章老人遭受嚴密監控、非法關押、強制洗腦、非法勞教等嚴重迫害。七十六歲高齡時,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山東省監獄被嚴管迫害,遭受種種酷刑折磨,手指肉被鑽爛,屁股被打爛,血濕透了內褲,被折磨的尿血兩個月,牙齒被打掉(只剩六顆),心髒早搏,兩腿浮腫,四次被送監獄醫院,九死一生,最後不得不保外就醫。

出獄後,王洪章老人連站都站不住,渾身打哆嗦。經過學法煉功,不到一個月又恢復了健康,再次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

回到家,王洪章老人仍遭單位及公安分局不法人員毫無人性的嚴密監控,給老人造成巨大的精神壓力,也給家人造成無以言表的痛苦。更無人性的是,濟鋼集團長期肆意克扣和停發王洪章夫婦退休金,斷其生路,使其長期生活困頓、衣食無著。王洪章老人被克扣的退休金至少二十多萬,老伴也在迫害中離世。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大寒節氣後的第二天,天氣異常寒冷,飽經風霜的王洪章老人終于沒有抵擋住“嚴寒”,含冤離世。直至去世,也沒得到應有的待遇。

◇被修改年齡誣判九年,獄中慘遭折磨、無恥騷擾下,八十七歲老太含冤離世

胡延順老太太,一九三二年生,四川省遂寧市大英縣法輪功學員,在中共對法輪功近二十年的迫害中,長期遭中共不法人員騷擾、監視、四次被綁架、兩次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七年,胡老太被綁架後,大英縣司法部門為了迫害老人,將老人的出生年份從一九三二年改為一九三八年,實際年齡從七十六歲改為七十歲,于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非法重判老人九年,劫持到成都女子監獄迫害。胡延順在獄中遭獄警、犯人強制洗腦迫害和殘酷折磨,被迫害得雙腿和腹部腫脹,坐骨神經疼痛難忍,走路打晃,心緊,生活難以自理,記憶力衰退,目光呆滯。

八十五歲的胡延順終于熬出監獄,然而強加在她身上的迫害並沒有結束。大英派出所警察、社區居委會不斷上門騷擾,以她曾被冤判入獄為借口,不給她辦理低保,導致老人失去基本生活來源;還不斷給她兒子打騷擾電話,逼迫家人限制她的自由,家人受壞人教唆,從此把她關在房間里,不讓外出,不給門鑰匙,不讓和法輪功學員接觸,更不準法輪功學員到家里來。無恥騷擾下,胡延順身體每況愈下,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十日,胡延順在女兒家含冤離世,終年八十七歲。

◇還差一個多月冤獄期滿,七十六歲的鄭居成獄中被迫害致死

鄭居成,男,壯族,貴州省安順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四月三十日,當年七十四歲的鄭居成遭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兩年,于二零一八年中國新年前,被劫持進貴州省都勻監獄迫害。七十多歲的鄭居成在都勻監獄被迫害致半身不遂後,被送至都勻監獄醫院,轉入貴州公安醫院,後又轉回監獄醫院。在醫院,鄭居成被獄警和包夾迫害得死去活來,全身青紫、瘀血,連都勻監獄醫院的醫務犯都看不下去。就在鄭居成還差一個多月就冤獄期滿回家時,突然傳來鄭居成在都勻監獄被迫害致死的消息,終年七十六歲。

◇年近八旬老太被洗腦班迫害致死

許慧珠女士,七十八歲,廣州市退休小學教師,孤身獨居,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多次被綁架和非法拘禁于洗腦班迫害。二零一五年七月,許慧珠起訴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同年十二月九日上午,被綁架到黃埔洗腦班,並被非法抄家。二零一六年新年過後,又被天河南派出所綁架到黃埔洗腦班,被迫害的出現嚴重高血壓癥狀。二零一六年三月,正念闖出洗腦班。七月下旬再次被劫持到黃埔洗腦班。八月初,被發現在家中已離世多日。

◇遭冤判,老倆口被迫流離失所遭通緝,八十歲丈夫備受摧殘含冤離世

龍玉海、郭淑雲老夫婦,四川省成都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四年十一月講真相被仁壽縣清水鎮派出所警察綁架,遭仁壽檢察院構陷,起訴到仁壽法院。因身心遭受嚴重摧殘,龍玉海神志恍惚,郭淑雲耳聾、幾乎失明,兩位老人被迫離家出走,還遭清水派出所網上通緝。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仁壽法院八人到他們家來所謂“開庭”,一個多月後,誣判郭淑雲四年,龍玉海三年,罰款四千元。兩位老人不承認也不配合邪惡的迫害,被迫再次拖著傷殘的身體流離失所。龍玉海經過多次恐嚇,狀態更糟,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人瘦得皮包骨頭,在流離失所中,不幸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六日含冤離世,終年八十歲。

◇于政祥,男,七十九歲,山西省長治市第二中學退休教師,多次遭迫害。二零一五年,七十五歲高齡又被非法判刑一年,並被停發退休金、沒收所有養老金和醫療保險。二零一六年出獄後,于政祥身體每況愈下,二零一八年十一月癱瘓,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六日被迫害離世。

◇八旬老太被綁架迫害幾個小時致死,警察逼退調查律師

郭振香女士,八十二歲,山東省招遠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一日上午,在城區一公交車站點發資料、講真相,遭夢芝派出所警察綁架,僅僅幾個小時,被迫害致死。家人得知後悲痛欲絕,根本無法相信。當家人接到消息時,她的遺體已經被派出所警察私自送到招遠殯儀館。

家人問死亡原因,公安欺騙家人是“因病去世”。郭女士的兒子帶兩位律師回招遠要查明情況。律師要求查看遺體,發現後腦部份一片瘀血,問原因,公安又改口欺騙說,是“摔死”。

律師要求調出郭振香從被綁架到被迫害致死的整個過程的監控錄像,結果只有被綁架時的錄像,其它的一概沒有。律師要搶救過程的錄像,沒有。律師要走法律程序,遭招遠公安威逼、恐嚇、極力阻撓,不讓律師介入,恐嚇律師如果繼續介入此案就吊銷律師證,並二十四小時跟蹤、電話監控律師和郭振香家人,律師被逼無奈只好退出此案返回原地。

律師退出後,招遠公安把郭振香家人叫到公安局,想以數量很少的錢私了。家人不同意,現郭振香遺體仍在殯儀館存放。

◇遭綁架抄家受驚嚇,八十八歲老人含冤離世

王洪喜老人,男,八十八歲,山東青島萊西市人,修煉法輪大法後受益很多,不再發脾氣,健康、樂觀,近二十年沒再吃一粒藥。二零一六年冬月,在馬連莊市集上送給人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遭馬連莊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兩個多小時後放回家,家里大法書、大法師父法像被派出所警察抄家搶走。老人受到驚嚇,回家後身體一直難受不適,吃不下飯,全身沒有力氣,于二零一七年正月初八含冤離世。

◇九旬老太被迫害離世

趙桂香,人稱“李奶奶”,九十歲,甘肅省永昌縣城居民,早年從事集體蔬菜種植的農村家庭婦女,堅持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遭中共邪黨“610”操控的各級人員長年恐嚇騷擾,多次綁架抄家、非法拘留、一次判刑,以及利用親情迫害、管制,令李奶奶接觸不到法輪功學員,得不到同修的幫助,不能學法通讀《轉法輪》,她日常行為表現十分被動,突然變得少言寡語。經過再次非法查抄、騷擾和女兒被綁架的打擊,精神處于崩潰狀態,表情呆滯,言語很少,雙目流淚,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八日被迫害離世。

趙桂香

◇被警察推倒在地後“腦梗”,八十六歲李秀苗含冤離世

李秀苗老太,吉林省扶余市三岔河鎮前廿四號村法輪功學員,身體很好,不但生活自理,還能給家人做飯、料理家務。二零一六年七月,不幸家中被警察闖入,警察郝忠偉欲搶走老太煉功用的播放器,老太下地往回搶,郝忠偉把老太推倒在地,老太的後腦勺磕在炕沿上,村治保主任彭齊說郝姓警察︰“她這麼大歲數你怎麼還推她呢?”老太太從此生活不能自理,經確診為腦梗,一直癱瘓在炕上直到離世。

二零一八年五月,老太的女兒高秀娟被綁架,九月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進吉林省女子監獄。老太太想女兒時就默默流淚,不到一年,二零一九年四月三十日晚,含冤離世,終年八十六歲。

◇遭強行拍照、抄家搶劫、圖謀綁架,九旬老人含冤離世

潘光興,男,九十歲,四川省萬源市法輪功學員,萬源市河西狀元社區離休老區長。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一日上午九點十分,潘光興老人正獨自在家閱讀法輪大法書籍,萬源市國安大隊、陝西安康鐵路公安分局萬源火車站派出所、萬源市河西狀元社區十多人突然闖入,未出示任何證件即開始到處照相、抄家作案,對老人威脅,除潘光興手中緊抱著的《轉法輪》還在,十幾本大法書和老人積累多年的法輪功學習資料全部被搶走。在眾人的指責下,才沒有敢綁架老人。

潘光興老人身心受到嚴重傷害,精神上遭受高壓恐嚇與威脅,出現嚴重的高血壓、糖尿病、尿毒癥等,先後在達州市醫院、萬源市中醫院入院治療無效,半年後不到,于十二月五日凌晨五點含冤離世。

◇人大代表遭騷擾第二天含冤離世,僅留下一句話︰“法輪大法好!”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和三月二十七日,遼寧省營口市鱍魚圈熊岳望兒山派出所(鐵東派出所)警察拿著名單,騷擾所在轄區三家省屬單位的法輪功學員,問還煉不煉法輪功了。一進屋就用微型攝像儀到處錄像。

張玉學老人,女,八十多歲,原遼寧省果樹科學研究所研究室主任,全國人大代表,迫害中承受不住打擊,出現大面積腦出血,從此一病不起。如今雙目失明,臥床不起十多年,但思維非常清晰,記憶力也很好。雖然多年來無法正常修煉法輪功了,但內心深知大法好。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警察突然騷擾使老人深受驚嚇,第二天即含冤離世,離世前留給家人僅有一句話︰“法輪大法好!”因她是法輪功修煉者且被警察騷擾後離世,單位沒有給她開追悼會。這位對國家果樹科研事業做出突出貢獻的老人,就這樣帶著無法正常修煉大法的遺憾默默地離開了人世。

◇警察入室逼死八旬訴江老太

吳秋娥,八十歲,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健康。二零一五年七月,吳秋娥老人起訴罪人江澤民後,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早九點多鐘,黑龍江省大興安嶺加格達奇區東山派出所劉瑞等警察非法闖入老太家中,逼迫老太簽字按手印,同時出示懲罰通知書。吳秋娥老人因受到驚嚇和極大的壓力,在警察走後突然昏倒在地,家人發現後及時送醫院,但是搶救無效,吳秋娥老人含冤離世。

吳秋娥老人

◇不堪十個月監控騷擾,七十六歲老太以死逃脫侮辱人格的緩刑監控和身心折磨

趙瑞芳女士,一九九八年修煉法輪功後,一身疾病不翼而飛,樂觀開朗、與世無爭、修心向善,盡管七十六歲高齡,依然紅光滿面、身體健壯。二零一八年一月不幸被綁架,同年九月十八日,青島市南區法院下達書面判決,對趙瑞芳非法判刑八個月,緩刑一年六個月,勒索罰金二千元。緩刑從判決確定之日開始計算,利用緩刑,他們就可以對趙瑞芳任意的騷擾和非法傳喚。

十一月十三日,趙瑞芳的兒子接到司法局不法人員電話通知,要趙瑞芳十一月十四日去司法局“報到”。青島市司法局給每個去報到的人手腕上戴上一個微型監控器,二十四小時監控,吃飯、睡覺、甚至上廁所都在邪惡的監控之中。趙瑞芳違心地跟兒子上了出租車。由于思想壓力太大,趙瑞芳突然昏厥,兒子趕緊讓司機掉轉車頭直奔醫院。剛到青島市立醫院門口,趙瑞芳即辭世。

趙瑞芳老人,以死才逃脫中共不法人員這種無恥的緩刑監控和幾個月人間地獄般侮辱人格的身心折磨,也給她原本孝順的兒子,留下了永遠的傷痛。

三、老人遭藥物殘害

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殘忍和邪惡還反應在對法輪功學員普遍進行藥物迫害,包括直接強行注射、或偷偷在食物或水里投放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十八日鐘聲的《精神病院︰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隱形基地》一文中提到︰

“一些拒絕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被誣陷為精神病,強行送到這里(指由公安部門控制的安康醫院——編者注)實施轉化,而所謂的‘精神治療’實質上是精神迫害︰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超極限強度的電針摧殘、野蠻灌食、捆綁毆打、坐鐵椅子等等,而這些都屬于國際社會認定的濫施精神病治療手法實施迫害的醫學禁區。其中最為廣泛采用的是毒針,受害者的痛苦外人難以想象,很多人因此真的精神失常或死亡。”

這種殘忍的藥物迫害也用在老年法輪功學員身上。

◇年邁老人被打毒針、下毒藥,全身肌肉萎縮、劇烈疼痛、晝夜不眠、神經錯亂、視物不明、記憶不清……

鄭開源,男,八十一歲,重慶市合川區退休教師,因堅持法輪功真、善、忍信仰,被監控騷擾、綁架關押、經濟掠奪,特別在五尊洗腦班遭藥物迫害致生命垂危。他的妻子曾憲會也因修煉法輪功,被藥物摧殘、打毒針致死。

鄭開源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二日下午三點,合川區“610”出動五部警車二十多人將鄭開源綁架到五尊洗腦班。五個人將七十八歲高齡的鄭開源死死壓住不能動彈,以檢查身體為名強制抽血,並在肝、脾部位各注射一針毒劑。第二天,這伙人又將鄭開源死死壓住,在肝、脾部位又各注射一針毒劑。共注射四次毒針。

被強制注射毒針後,鄭開源全身肌肉出現萎縮,肌肉萎縮時伴有長時間的全身性的難以忍受的劇烈疼痛,大腦像有不明物體流動發緊發痛,視物不明,神經錯亂,晝夜難眠,小便失禁,人形枯瘦,走路跌跌撞撞要人攙扶……警察害怕鄭開源死在洗腦班,第二天就把他送回了家。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七日上午十點,鄭開源再次被綁架到五尊洗腦班。吃了洗腦班飯菜後,鄭開源再次全身肌肉出現萎縮,肌肉萎縮時伴有長時間的全身性的難以忍受的劇烈疼痛,大腦像有不明物體流動發緊發痛,視物不明,記憶不清,口干舌燥,晝夜難眠……

鄭開源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十五天,人形枯瘦,小便失禁(要穿尿不濕),說話聲音變小,走路跌跌撞撞要人攙扶,學法煉功很吃力,打坐都難以坐穩。

◇八旬老太太遭綁架,被從看守所轉入安康醫院迫害

周翠娥老太太,八十歲,湖北省武漢市東西湖區法輪功學員,一人獨居,多次被綁架進洗腦班迫害,並遭非法抄家,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五日,再次被綁架並被非法抄家,家被翻的亂七八糟,周翠娥老太太被劫持到武漢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被迫害的身體出現狀況,被送入安康醫院。中共各地的安康醫院為公安機關所辦,常用于迫害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四、對高齡老人的綁架關押迫害

◇八十二歲高齡遭非法庭審,迫害者遭惡報身亡

趙留柱,男,河南省鄭州市新鄭市法輪功學員、林業局退休職工,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四日,八十二歲的趙留柱因營救女婿史潤山(給公安局送撤案申請書)和邪黨要開所謂“十九大”,被新鄭市公安局人員采用欺騙手段哄騙到公安局綁架,當日被非法批捕,被非法關押進新鄭市看守所。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五日,新鄭市法院在不通知家人的情況下,對趙留柱非法庭審。非法庭審後,不告知家人任何信息,並不許家人探視。趙留柱妻子精神受到打擊,神情恍惚,不得不接受醫務治療。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六日,鄭州市法輪功學員徐謝洽和新鄭市法輪功學員李巧玲,到新鄭市看望問候被釋放的趙留柱,當晚被國保大隊隊長樊紅彬指使蹲坑的警察綁架,徐謝洽被非法關進新鄭市看守所九個多月後,被“取保候審”,李巧玲被秘密開庭,非法判刑三年多,被劫持到河南女子監獄關押迫害。

組織抓捕迫害法輪功學員史潤山(後被非法判刑四年)並因此升官做國保大隊隊長,參與迫害趙留柱、徐謝洽、李巧玲等法輪功學員的樊紅彬,沒有想到他的生命也因此進入了倒計時,加速度走向生命的終點。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七日二十一時許,樊紅彬在駕車返回派出所途中車禍死亡,終年四十七歲。

◇念“法輪大法好”起死回生,修大法返老還童,九旬老太遭綁架迫害

九旬老太鄒桂琴,內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法輪功學員,迫害前學過大法,迫害發生後,女兒李淑杰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勞教,老人不敢煉了。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六日,老人八十二歲,因椎管狹窄、重癥肌無力癥、胃病、肺心病和血液粘稠病突然休克,在醫院急救室七天人事不省,從此癱瘓,兩腿彎成九十度,膝蓋聚個大疙瘩,小腿肌肉全都萎縮,全身疼痛,生不如死。

癱瘓一年半後,鄒桂琴老人開始每天早、中、晚不斷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半年,就能走路、上樓了。全家人都高興,孩子們高呼︰“法輪大法好!”通過學法煉功,鄒桂琴身體完全恢復正常,滿頭白發變黑了一半,皺紋減少。家人、親朋好友、鄰居目睹她身上發生的奇跡,都贊嘆法輪功太神奇了,這老太太返老還童了!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八日中午,鄒桂琴在大街上貼“法輪大法好”粘貼,被左旗派出所三個年輕警察綁架,惡人手提手銬把老人弄這屋那屋折騰簽字,還拉到另一地方簽字,恐嚇要送到赤峰去,把老人折騰的血壓高、神思恍惚、尿褲子。折騰兩個小時才放老太回家。

◇八十七歲老太遭綁架後,生活從此不能自理

陳福珍(陳胡珍)女士,八十七歲,四川省綿陽市三台縣法輪功學員,多次遭綁架、欺騙、蓄意構陷,有家不能回,八十七歲還在外租房子住(被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監外執行,老人把非法判決書撕碎丟了,其後便搬離鄉下,去縣城租了房子住)。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七日下午,三台縣新德鎮派出所所長何長海領著三台縣公安局警察七人左右,開了二、三輛車闖到老人干兒子的茶館,綁架了正在休息的陳福珍老人。警察說是去司法局走幾年前判刑的程序。由于精神壓力,老人晚上回來時不慎跌倒,左腿受傷,站不起來,行動不便,需要人照顧,生活不能自理。

◇“打死白打死”——八旬老人遭綁架、毆打

山東省海陽市柳樹莊陳再山,八十多歲,因修煉法輪功,身體健朗。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一早,陳再山老人正在地里干活,突遭警察綁架。同時,幾個警察闖進老人家里。陳再山的老伴正生病,癱瘓在床,警察不顧他老伴的安危,搜走了放在抽屜里的法輪功書籍,再把陳再山劫持到中村開發區派出所。開發區派出所一個警察受中共謊言迷惑,毆打陳再山,陳再山對他說︰“我這個歲數了,你打我?”該警察竟說︰“打法輪功(學員),打死白打死。”

◇耄耋夫婦遭綁架,八十五歲的丈夫被迫害致住院治療,年近八旬的妻子遭非法庭審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九日晚上,山西太原市法輪功學員任清華夫婦在女兒被迎澤派出所警察綁架,女兒辦了擔保手續之後,被監視居住,之後,被非法抄家,劫走什麼不告訴她,更沒有清單。

任清華八十五的丈夫老陳被迫害致住院治療,病情很重。任清華只好由請來的保姆照料。二零一九年八月五日,七十八歲的任清華遭迎澤區法院非法庭審。

◇廣州市公安局綁架、逮捕六位年近八旬的老人

二零一九年七月中旬,八名法輪功學員被廣東省廣州市公安局公交分局刑偵二大隊綁架、非法抄家,八月十六日,被廣州市公安局非法逮捕。其中六人年近八旬︰兩名八十多歲(姓名未知),林作英八十歲,王雪禎七十九歲,高級工程師曾加庚七十七歲,梁惠嬋七十七歲。

五、嚴密監控,民不聊生

中共迫害老年法輪功學員常用的方式是嚴密監控,頻繁騷擾,特別對非法判緩刑的法輪功學員,可以任意騷擾、監控和非法傳喚。前文所述趙瑞芳女士就是不堪這種侮辱人格的迫害而被迫害致死。

經濟迫害也是對老人毫無人性的迫害手段,讓老人晚年生活沒有保障,是對《憲法》、《勞動法》、《社會保險法》等法律保護的公民最基本權利的侵害,是江澤民犯罪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經濟上搞垮”的滅絕人性的迫害政策。前文所述被迫害致死的王洪章老夫婦,就遭到濟鋼集團這種嚴重的經濟迫害。

◇強迫戴手表式監控器,唐修文老人遭無人性監控迫害

唐修文,女,七十六歲,湖南省長沙市法輪功學員,湖南省電視機廠退休職工,二零一八年六月,被岳麓區法院非法判刑一年,監外執行。二零一九年四月份,派出所、青園街道矯正辦、社區共六人到唐修文家,強行給她帶上無法自行取下的手表式監控器,可以全天候定位、錄音、視頻通話。街道矯正辦的人每隔一、兩個星期就登門騷擾,做筆錄,要老人簽字、按指紋、拍照。在這種高壓迫害和騷擾下,唐修文身體急劇消瘦、頭暈、咳嗽、還出現高血壓癥狀,有時整晚無法入睡。

◇非法刑期滿後回家,被強迫戴手表式監視定位器

範琴霞老太,八十三歲,湖北省武漢市關山街汽發社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六年三月,七十八歲高齡被綁架、抄家、非法拘留,二零一八年二月,八十歲高齡被非法判刑一年,非法刑期滿後,二零一九年四月再次被綁架到關山派出所,被強制戴手表式監視定位器,以便于派出所警察和居委會人員隨時監控。警察恐嚇老太,如不戴,就把她送進監獄,還流氓強迫老太出定位器的錢(約三百元)。

◇年邁夫婦長期遭監控騷擾,有家不能回

八十多歲的謝錕、七十多歲的李賓梅夫婦,陝西省西安石油大學法輪功學員,因長期遭警察騷擾,十多年,一直被迫流離失所在外地租房住,有家不能回。二零一八年五月,夫妻倆回單位辦事後準備回山東老家。在青島火車站,因身份證識別,兩人被無理扣留五個小時。二零一八年六月四日,西安國保警察把他們從青島帶回河北農村老家,向當地公安局和他們兒子所在地石家莊市裕華公安局交代監視他們。隨後河北新樂承安派出所警察到家騷擾,石家莊市裕華路派出所多次打電話也騷擾他們的兒子。

◇綁架騷擾,洗腦“轉化”,八十七歲老太深受傷害

潘金娣,八十七歲,上海浦東新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九年四月十日被綁架,當天放回家,可是,三林鎮街道和南國龍苑居委會五、六個人,按照上面的意思,還是不放過老人,四月二十二日,臨近“四?二五”之際,上門騷擾,洗腦“轉化”老人,要老人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無果後雖然離開,但是對老人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曾遭洗腦班下毒,八十五歲老太又遭騷擾

羅樹雲老婆婆,成都市青羊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八年元月遭青羊區草堂派出所片警曾建明與一年輕警察騷擾,羅婆婆對曾建明說︰我八十五歲了,修煉法輪功做好人,沒干壞事,你經常與派出所和社區人員來騷擾,不講法律,不講道德,不要良心,欺負老年人,還把我弄進洗腦班。羅婆婆說話時,那個年輕警察偷著對羅婆婆錄像。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九日,七十七歲的羅婆婆曾遭草堂派出所曾建明等綁架,關進交通廳招待所逼迫放棄法輪功。羅婆婆表示︰是法輪功救了我的命,就是要煉,不放棄信仰。他們又強行把羅婆婆送往臭名昭著的新津洗腦班,羅婆婆在新津洗腦班遭藥物迫害,由于中毒,直至現在身體仍又癢又痛。

◇科研所九十多歲老人遭騷擾

白某,九十多歲,遼寧省果樹科學研究所退休老人,因害怕中共迫害,曾放棄過法輪功修煉,後來患腦血栓,出院後臥床不起,于是又開始在家學法煉功,身體逐漸恢復,能夠下地活動了。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望兒山派出所警察突然騷擾白姓老人,給老人和老人的家人都帶來了嚴重心理壓力。

◇竺琳(音)女士,九十高齡,江甦省南京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日,被南京市棲霞區國保警察、“610”人員嚴重騷擾,竺老太太受恐嚇威脅之後,身體堪憂。

◇敬老院軟禁七十九歲老人

劉鳳林老人,男,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受益,平時愛騎上自行車到附近集市上去講法輪功受迫害真相。二零一八年初,養老院原來的院長退休。新來的院長倪志剛受邪黨謊言毒害較深,對劉鳳林出去講真相極力阻撓。

從二零一八年五月份起,倪志剛就派專人看管劉鳳林老人,和老人同住一室,對老人諷刺、挖苦、嘲笑、謾罵,把老人的法輪功書籍和煉功音樂全部搜走,不讓老人讀法輪功書籍和煉功,非法監管、軟禁老人,不讓他出大門,不讓與親友見面,連清明節上墳祭祖的權利也被剝奪,和坐監關押沒什麼區別。

劉鳳林老人精神上備受傷害和打擊,心情壓抑苦悶、痛苦無助。二零一九年四月上旬,老人冒著生命危險跳牆逃出。因單身一人,無依無靠,歲數又大,無人敢收留,流浪四、五天後,在好心人勸說下,只好又回到敬老院受苦。

◇馬再珍老太,八十二歲,貴州省六盤水市法輪功學員,孤身獨居,經常遭警察騷擾、搶劫物品,二零一八年三月九日,又被兩男兩女四個警察上門騷擾,強行抽血。

◇重慶八旬教師“訴江”被停發退休工資,迫害下生活不能自理

重慶市江津區八旬法輪功學員李遠欽女士,江津區菜市街小學退休教師,因合法起訴江澤民,被停發退休工資,致使她和住在醫院里靠藥物與護理維持的八十多歲的老伴,保命錢被切斷。菜市街小學書記王成飛叫囂不簽字不“轉化”就不發工資。

在經濟和精神雙重迫害下,李遠欽老人一只眼楮完全失明,另一只眼楮也僅存一點微弱視力,生活不能自理。

恢復傳統,敬老愛幼——結語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九日,遼寧省丹東市法輪功學員張明被綁架、抄家,七月十二日被非法批捕,八月份,張明老家的警察以調查房產普查戶口為由,反復詢問張明老父親的房子,原來是想知道張明老父親是否煉法輪功。張明的老父親已經九十多歲,生活不能自理,言語不清,耳朵失聰,中共警察還不想放過。

山東省東營市勝利油田八分廠地區有位一百零三歲的老人,跟修煉法輪大法的女兒生活在一起,這位年近八十的老年法輪功學員,每天無微不至的照顧著老母親。就是這樣相依為命的兩位老人,中共警察也不放過,多次敲她家的前門和後窗,並大喊大叫開門,老年學員怕驚嚇了老母親,勸說他們不要騷擾,可是怎麼勸說都不行。

中國古時稱百歲為“期頤之年”,就是需要頤養天年的年齡,可是中共惡人對九十多歲的老人、甚至百歲老人都不放過,可見這場群體滅絕性的迫害到了何等沒有人性的程度。

中共邪靈就是為迫害中華民族、炎黃子孫、破壞中華傳統文化而來,只有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才有美好平安的未來,只有退垮中共才有中國的希望、才能恢復傳統文化,找回我們民族的根。

希望至今仍不理智的跟隨中共作惡迫害法輪功學員者懸崖勒馬,“莫道因果無人見,遠在兒孫近在身”,明慧網上因迫害法輪功而遭慘烈惡報的案例很多,觸目驚心,也令人非常痛心,這些人不但毀了自己,也禍及家人,甚至子孫後代。希望這樣的悲劇不要再發生,敬老愛幼,善待他人也是善待自己。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