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永川監獄用藥物迫害法輪功學員

Print

【圓明網】據近期從重慶永川監獄出來的法輪功學員講述,永川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除不讓睡覺吃飯,打罵等,更用不明藥物迫害法輪功學員。

劉道權

法輪功學員、企業家劉道權于二零一三年四月九日被重慶沙坪壩國保警察綁架,于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六日被沙坪壩區法院非法冤判有期徒刑八年,二零一五年一月綁架到重慶市永川監獄。劉道權拒絕穿犯人勞改服,被幾個犯人拉去“充電”即被電擊。劉道權遭電擊後全身發抖,後被犯人強行穿上勞改服,把他弄到七監區。為了抗議迫害,劉道權開始絕食,被強行灌食,並被戴上腳鐐手銬,被暴打。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如此折磨半個月後,不法人員開始給劉道權強行灌不明藥物,灌藥2次後,劉道權就象個木偶一樣,坐著是什麼姿勢,全天24小時都是這種姿勢不動,問他什麼,只回答“曉得了,要得”,顯得一切都順從,後來竟然發展到是他自己去拿藥了。

中共酷刑示意圖︰捆綁灌藥

他每天就一動不動的坐在小凳子上,目光呆滯,盯著一個方向,完全沒有思維意識,連大小便都沒知覺。一段時間後,劉道權的器官開始衰竭,吃不進東西,人迅速消瘦,造成其“嚴重肺部感染和代謝性腦病”等多種疾病,以至于劉道權在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月多次病危被從監獄醫院轉往永川區人民醫院、重慶醫科大學永川附屬醫院搶救。

二零一六年六月底,劉道權生命垂危,隨時都有死亡危險,永川監獄要求劉道權妻子湛紅軍提出保外就醫申請並作為保證人,由永川監獄提請並經重慶市監獄管理局批準。劉道權于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四日起暫予監外執行。劉道權隨即被親屬送往重慶西南醫院搶救,次日進入重癥監護室。由于劉道權肺部嚴重感染病情危重,呼吸困難,隨時有生命危險,二零一六年六月三十日,醫生切開劉道權氣管,用呼吸機幫助他呼吸。

病房中的劉道權

在劉道權進入西南醫院重癥監護室治療,他病情並未完全好轉隨時有生命危險的情況下,二零一六年七月四日重慶市沙坪壩區司法局卻謊稱“劉道權病情已好轉,各項人體正常體征穩定”,並且說劉道權與其父親等近親屬均系法輪功人員無合適保證人為借口提請將劉道權收監執行刑罰。(僅僅保外就醫15天)二零一六年七月九日,重慶市監獄管理局決定將劉道權收監。

回到監獄後由于長期對他使用不明藥物,致使身體肥胖、行動不能自理,生命危在旦夕。重慶市政法委、610、重慶市監獄局和永川監獄再次給劉道權辦理了保外就醫,並在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五日將劉道權送回到沙坪壩區家中。

重慶南岸明月沱重慶造船廠法輪功學員鄧富壽,二零零八年奧運前夕遭中共當局綁架、被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到在永川監獄遭受迫害。二零一一年底,鄧富壽頭皮突然大面積潰爛,後慢慢結痂。在他頭皮潰爛那段時間,眼楮又突然失明。二零一二年新年的初五,初六,家人還曾去永川監獄看望他,而就在初八監獄通知家人說鄧富壽在監獄得病去世,家人去永川探望時,不準家人外傳,不準上網,要求立即火化,家人在無奈的情況下被迫火化遺體。從鄧富壽突然出現的異常情況看,他很可能是被藥物所害。

重慶永川監獄不僅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這種灌不明藥物的迫害,對那些刑事犯人也如此,有兩個刑事犯,被灌藥後,其中一個眼楮成了斗雞眼,目光呆滯,走路象機器人一樣,不會轉彎,要旁邊人牽他轉彎,否則就會一直往前走。永川監獄醫院人員曾經對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叫囂︰“人體試驗又怎樣?這都是國家政策允許的,是合法的,是上面的指示。”

永川監獄十、十二、七監區都是專門迫害轉化法輪功學員的,十二監區是老弱病殘區。迫害手段都是一步步升級︰勸說,不讓睡覺、上廁所,不讓買生活用品,坐小凳子、冷凍,長時間暴打一星期左右、直至灌不明藥物破壞你的神經系統、身體器官。重慶法輪功學員曲池被暴打。有人看見法輪功學員鄧力平的後腦勺包著紗布,還被強迫要他寫是他自己撞的。如果有人被迫害被打死了,獄警就讓人背著這個死者攝像,表示背著他及時去醫院搶救。有一次死了一個人,在一個下雨烏黑的夜晚,讓人背著他的遺體跑,後面跟著攝像表示去搶救的。

據不完全統計,近年在重慶永川監獄遭受過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何祖彬、余光河、陳以任(75歲)、黃際孟、鄧力平、曲池、王忠明、張庭春、張軍、唐明華、堯榮宣、陳躍森、彭世貴等。

重慶永川監獄惡警是張志兵(人稱張兵),曾經在十二監區負責強制洗腦轉化法輪功學員,此人長期迫害法輪功學員,被邪黨標榜為所謂“先進人物”。

相關警察個人信息如下︰

監獄長胡馬平,男,5016001(近期調走)
副監獄長祝齊學,男,5016009
教育科張貴成,男,5016394
現任監獄長周炯,男,不詳(近期新調入)
監獄政委黃莉,女,不詳
十二監區監區長肖兵,男,5016284
十二監區副監區長石霖,男,5016612
三分監區監區長張志兵,男,5016393(近期從12監區調走)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