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歐洲移植國際會議期間 中共活摘器官罪行被揭露

Print

【圓明網】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五日至十八日,歐洲器官移植國際會議在丹麥首都哥本哈根舉行。在此次大會上,中共的器官掠奪行為和活摘話題再次引起業界專家的關注。

歐洲器官移植協會(ESOT)是一個涵蓋器官移植相關領域的頂級醫學專業機構,是歐洲移植界在醫學治療和道德領域方面的權威,也是世界移植界權威機構之一。該協會每兩年舉辦一次聚集世界移植專家和代表的專業學術會議,此次的哥本哈根會議匯聚包括歐洲、北美、中東和亞洲等世界各地三千五百多名移植領域專業人士與會,還有一千五百多位專業人士在線參加。

大會還舉辦了與移植領域相關的展覽。專門調查和介紹中國器官移植濫用的研究機構“中國(中共)器官摘取研究中心”(China Organ Harvest Reserch Center- COHRC)也作為43個參展單位之一,受邀在大會內部設立專門展位,向與會者提供相關資料。

中共器官濫用和活體摘取再成聚焦點

在這次大會上,中共器官濫用和活摘法輪功學員為主的良心犯器官這一話題,再次引起專業人士的關注。

COHRC的研究報告《中國(中共)器官濫用——缺乏器官捐獻的按需移植》入選電子海報展。報告從對中共器官濫用的調查研究及得出的結論,闡述了中共器官移植工業的驚人發展、極短的器官等待時間、移植醫院和移植數量巨大、缺乏自願捐獻系統和大量按需移植的強烈反差等等詳盡事實。

這份報告和其它入選電子海報在大會期間可隨時從大會的電子屏幕上閱覽,也可隨時在大會APP上查看,並在約定時間與報告作者互動討論。

九月十七日,德國美因茨大學醫學中心李會革教授的《中共器官獲取中對腦死亡的濫用》和“中共器官摘取研究中心”(COHRC)的《中共器官濫用——停止器官濫用公告後的不道德器官獲取》兩份報告入選大會的推薦簡報(Elevator Pitch)。

九月十六日,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進行了題為《器官移植旅游亟需報備》的演講。麥塔斯在演講中說,接受器官移植的歐洲患者應該向衛生管理部門報備器官移植旅游,這尤為重要。麥塔斯說,因為患者還要進行移植後的護理,所以“移植旅游”方面的訊息並非匱乏,只是因為患者跟醫院簽訂保密協定而沒有報備。鑒于此,他認為歐洲國家應該把“移植旅游報備”立法,強制執行。

麥塔斯的演講吸引不少移植行業專家聆听和記錄。

COHRC最新調查報告引關注

大會期間,COHRC工作人員在有關人員的幫助下,把最新的調查報告親自遞交到ESOT主席斯蒂芬‧施尼伯格(Steffan Scneeberger)手中,請他關注。

COHRC在2019年公布的最新調查報告顯示,通過對一系列證據的分析,如在中國的器官移植預訂、活體器官摘取、暫短的器官等待時間、中國移植醫院的數量、不同醫院的移植量、中國器官移植工業的發展和受害群體等,COHRC得出的結論是,中國仍然發生著大規模的器官掠奪。他們希望向與會專業人士傳遞一個重要信息,那就是中共還在活摘良心犯器官,按需殺人。最主要的活體器官來源是法輪功修煉者,同時還有西藏和新疆少數民族群體以及家庭教會成員。

法輪功群體是主要受害者 各國移植專家震驚

蒂姆(Tim)先生是一家參展機構的工作人員。幾天里他多次經過COHRC展位,一次他與工作人員詳細交談之後,表示這是“史無前例”的事情,太重要了,他說一定會仔細閱讀調查報告,並告知同事。他對反抗迫害而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群體表示敬佩,說要好好了解一下法輪功。

來自比利時的外科醫生路易(Louis)先生說,他曾經看過電視台放映的揭露中共罪行的紀錄片《活摘》(Human Harvest),十分震驚。現在又從這里了解到活摘器官仍在中國繼續。他說,移植界對中國(中共)器官掠奪現象普遍都知道,但不知道具體統計數字,又听說中國官方公布從2015年起“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對這方面的真實情況就更無從了解了。今天終于可以看到一些比較詳細的調查分析,他感到這些資料非常寶貴,說一定拿回去好好閱讀。

斯特芬(Steffen)是德國一家移植中心的負責人。他說自己曾經誤認為,二零一五年以後中國不再有活摘器官的事了。因為在他們那里培訓的中國移植醫生都告訴他,自己跟活摘良心犯器官沒有關系。

他說,現在細想起來,這是個很簡單的邏輯,捐贈器官不會導致移植暴增,如果中國真的不再活摘器官了,那麼現在絕對達不到中國(中共)官方公布的一年一萬例的移植數字,何況真實的移植數遠遠大于此。

“我們能幫助做什麼?”

印度外科醫生維漢(Vihaan)先生說,印度存在合法的器官買賣行為,患者只要有合法的文件,就可以接受從斯里蘭卡、孟加拉國等鄰國的活體腎髒。COHRC的工作人員告訴他,中共實施的活摘器官和窮人為生活所迫賣器官、黑市販賣器官有本質的不同。這是一種國家行為,是中共操控下的各層機構組織,包括軍隊、武警、監獄、醫院乃至器官移植專家、醫護人員等共同參與執行的種族滅絕行為。他听後非常震驚,並詢問可以幫助做什麼。

COHRC工作人員建議,移植醫生可以把這個消息告知同行、醫院管理層、醫學界乃至政府相關部門。在政府層面,敦促政府采取一切措施制止這種反人類罪。比如立法,以阻止患者去中國接受非法器官移植,西班牙、以色列的醫生就是這樣做的。在醫療層面,禁止培訓中國移植人員,除非他們承諾不使用來自不道德來源的器官,這一點澳大利亞等國的醫院和移植機構已經在做。而作為醫療器械和藥品公司,可以減少或者停止向中國出口移植必需的醫療設備和藥品,等等。他邊听,邊頻頻點頭。

來自希臘的蓋亞(Gaia)女士是移植方面的研究人員。她之前听說過活摘器官的傳聞,但一直對此持懷疑態度。當她看過調查報告之後吃驚極了,一直不停地和所有的同事討論此事。

當她了解到主要的受害群體是法輪功學員,和中共建立的系統的按需殺人的具體罪惡後,她說,在中國向全世界炫耀光鮮經濟和科技成果的背後,有一個黑暗但真實的中國(中共)!這是一件用語言無法表述的很可怕的事,這也不是單單哪一個國家的事,這是一件全人類的事情。她表示一定會把了解到的信息和最新報告帶回她工作的大學和醫院去。

布賴恩(Brian)先生是美國一家大型醫療設備公司的主管,他說公司的部份股份已被中國購買,他們已經向中國幾家移植醫院出售設備。布賴恩先生表示要好好了解活摘器官這件事,並說自己對公司的決策產生了疑問。他說如果美國公司員工知道中國客戶與活摘器官有牽連,大部份員工一定會辭職。

來自英國的馬丁(Martin)先生是移植醫生,他說,活摘器官不是政治話題,而是最基本的人性問題。參與活摘的中國醫生所扮演的角色,就象二戰時的法西斯醫生的角色,他們出賣了自己作為人的良知。他表示,歷史在向前走,但人類不能重復過去犯的錯誤。二戰後我們說,不能讓類似的事情再發生,可現在又發生了!我們必須要了解這個真相,重視這個事。

來自斯洛文尼亞的Veceric女士詢問了情況後,覺得很可怕。震驚之余,她說,她完全能夠看清中共的邪惡。因為她的祖國也曾經在共產集權的統治下,人民遭受迫害。幸運的是,如今的斯洛文尼亞已經驅走了共產邪靈,走上了民主之路。今年是柏林牆推倒30周年紀念,她由衷地希望,中國人民能夠早日擺脫中共,走向自由。

華人醫生希望了解活摘真相

此次參加大會的還有不少華人醫生和醫療工作者。他們有的從中國大陸來,也有的在海外工作,中共活摘的話題也在他們中引起了很大的反響。

孫女士在歐洲生活了二十年,從事醫療研究工作。她在大會目錄里面看到COHRC的參展信息,因而特意找到展位工作人員。“請問你們有什麼證據嗎?”這是她問的第一個問題。交談之後,當她看到報告中從大陸移植醫院收集的移植信息、器官等待時間等等數據和分析,她沉默了很久。她告訴工作人員,她從不同渠道听說過一些這方面的訊息,但一直不敢相信。她鄭重地表示,回去之後一定好好了解此事。

來自台灣的陳先生是醫學院學生,他說醫學界朋友告訴他,許多台灣人去大陸做器官移植,找到匹配器官速度之快,令台灣醫界人士吃驚。他知道中共甩大錢收買滲透台灣媒體,報導假新聞,欺騙不明真相的台灣人,使他很擔心台灣的未來。同時,他也相信,多數台灣人還是有良知的,特別是受教育程度高的,能夠認清形勢。陳先生感謝COHRC能夠來這里參展,讓更多的人了解真相。

來自美國休斯頓的華人醫生李先生祖籍大陸,他說,美國病人等待器官供體的時間較長,法律規章完善齊全,器官移植不象大陸那樣混亂。他相信發生在大陸的活摘器官的事。

操著一口流利中文的麥先生和同事一起找到COHRC展位,他告訴工作人員,他從小在海外長大,但一直學習中文。他是從同事那里听到這個消息,覺得無法想象,因此特意來了解到底是怎麼回事。哪里會有這麼多器官供移植?為什麼這麼短的等待時間?兩個簡單的問題得到了滿意回答,麥先生表示,他想知道更多信息。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