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闖過難關

Print

【圓明網】我今年五十八歲,修大法已有二十多年,在修煉中,深知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的保護和加持下,才走到今天。今天就想說一下我這次又在師尊的加持與為弟子承受中、在看似艱難的過關中走過來的經歷。

前段時間,我右腳掌上又長出了一層老繭,我就用剪刀一塊塊的往下剪,有一處可能剪的深了一點,也沒出血,也沒當回事。過了兩天,腳有點疼,第三天早上,身體就有點難受,腳腿有點腫,腳就不敢著地了。

我心里一遍遍的背著︰“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1]。“我說身體上的痛苦最容易承受,咬咬牙就過去了”[2]。

第三天中午,我堅持做完飯、吃完飯,帶小孫女去洗澡。在洗的過程中,感覺很難受,簡單洗完回家,還是難受,迷糊無力。躺下睡一會兒,也覺的不對,沒有正念,大法弟子應該用正念對待問題(寫到這明白了,如果當時第一念很正,可能就不會有後邊的問題了),告訴自己要堅強起來,發正念。到了晚上,吃完飯,背法,發正念,不那麼疼了。

到第四天早上三點半煉功,開始腳不能著地,心想,我說了算,著地!煉功音樂響起,五套功法全部煉完,腳腿還腫,右腳掌下面出現一個黑點,周圍就開始化膿,中間鼓起一個水泡,看著一點點往外擴大,四個腳趾腫起。我到廁所,女兒看到了,問我怎麼啦。我說腳有點疼。她說︰“我看看怎麼樣?”我不讓她看,怕她看到害怕,我說沒事。她說︰“你不去看看,如果是糖尿病並發癥,截肢,你躺在床上,看誰管你。 ”我說不會的。

因在二零一三年,我被枉判三年六個月,在沈陽馬三家勞教所遭受迫害時,血糖很高。二零一七年回家,回家半個月,身體出現潰爛,開始是從大腿,由小米粒大小的一個白點,一天天往外擴,周圍也是白膿,最大潰爛處到雞蛋那麼大,從開始到完全好歷時半個月。當時也是女兒看到了,嚇壞了,告訴了家人,開始逼我到醫院,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給我排出體內的黑色物質,我不去,也就過去了。

到了下半年,全身開始潰爛,整個後背奇癢,前胸、兩條腿很重,都是一塊塊黑的,還有後脖根處出了兩個包,象杏核那麼大,上面有白尖,象膿一樣,也很難受。丈夫看後,非要我到醫院,我知道又是在消業,消去我生生世世的不好的東西,我對丈夫說不用,過兩天就好了,丈夫說了好幾次,我都相信是師父在給我消業,師父說︰“這都是你自己的難,我們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讓你過的去。”[2]我堅持不去醫院。

這次,女兒知道說我也沒用,因為我深信師父說的︰“一個神仙怎麼能叫常人看病呢?常人怎麼能看了神的病呢?(鼓掌)(笑)這是法理。”[3]于是,女兒就說,你自己看著辦吧,就上班去了。

家人都走後,就我一人在家,背法,發正念,中間睡一覺,到了十二點,發正念特別精神,發完半小時正念,開始學《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一字一句認真學法,覺的字字入心,也沒想腳會怎麼樣,覺的師父講的法,每句話都是對我講的,越學越覺的自己正念越足,這麼點小事根本不算什麼。

師父說︰“要從中走出來得靠自己堅定的正念、對大法的堅信。師父可以替你承受痛苦,甚至你的疼痛我都可以替你承擔,但是在這個嚴酷的壓力下你的心能不能擺正?你是把自己當作神、你還是當作人?你的正念足不足?這都得靠大家、靠自己。”[4]我讀後就覺的心一揪,不是滋味,師父為弟子承受的太多了。到了下午學完法,腳也好了。

在這過程中,也暴露出自己一些不好的人心,安逸心、想讓家人關心、幫助自己,例如,在下午三點鐘,水杯里沒水了,想喝水,腳還不能著地,心想,也沒人給我倒杯水,也不回來看看我怎麼樣了,還想兒子也不回家看看我怎麼樣等等。這念頭一出,馬上感覺不對,抓住它,不要,否定你。怎麼能這樣想問題哪?本應該是你做中午飯,他們都回家吃飯,你不但沒做中午飯,反而還說人家不回家看你,是不是太自私了等等。轉念這一想,馬上心情好了。

還有,到了五點鐘,我想,看完的《明慧周刊》應該給下一個同修,怎麼去呢?腳還有點不太敢著地,就發正念解體這個怕痛、怕吃苦的人心,一定得去送。慢慢下地,穿上衣服,一點一點下樓,就給同修送去了。

第五天早上打坐兩個小時,一點不痛,走路也不痛了,全好了。

寫這篇文章,沒有證實自己的想法,就是覺的師父太偉大了,大法太神奇了,同時也是鞭策自己,一定要信師信法,堅定正念,看似再大的難,在修煉者面前,都是微不足道。“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5]。堅定正念,多去人心,多救人。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共同提高,共同精。

注︰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