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關難中踏踏實實的修

Print

【圓明網】二零一三年九月到十月份,我丈夫突然被檢查出肝癌晚期,醫生說最多能活兩個月。當時我听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真象五雷轟頂天都要塌了!

在我丈夫住院期間,來自家庭中的魔難一個接一個。以前兩個大姑姐對我挺好的,可是現在不知怎麼了天天挑毛病,天天找別扭,不是這不對就是那不對,就好像她弟弟的病是我給弄出來的,說三道四的。我就忍著。師父說︰“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于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1]心想她們當姐姐的也是為她們的弟弟好!我是修煉人我不跟她們一般見識,這是給我提高心性呢,心里雖然這麼想著,可這心還是放不下。我就在心里背師父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2]。這樣心里就平衡些。

丈夫對我修煉大法很支持,那時只要我開口說我修煉上需要什麼(錄音機、放像機、電腦等),他二話不說就給我買回來。這些年他也看到了我修煉的變化。所以在他住院的時候,我告訴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就念了,也受益了。一直都沒怎麼折騰,直到最後去世都很安靜,就象睡著了一樣安詳的走了。

可是我的心性考驗並沒有結束,在丈夫五期上墳的時候,他的兩個姐姐大哭大叫的當著所有人的面說︰老弟呀你咋這麼傻呀?你的病能治你咋就不治呀。你這輩子攤上小人了……听了這些話我的心被帶動了,就象翻江倒海一樣,憤憤不平。當時雖然沒有和她們爭吵,但是回到家這心里難受的無法形容。我怎麼就成了小人了呢?他是我丈夫,我們倆生活在一起,他掙錢給我花,他的病能治好我能不花錢給他治嗎?就是賣房子賣地我也得給他治呀。再說了我們結婚三十多年,都是我操持這個家,你們的父母都是我伺候走的,你們姐弟五個(我們是最小的)誰象我這樣伺候老人了?又是屎又是尿的。街坊鄰居誰不知道啊?老爺子有病拉不下屎來是我用手給摳,老太太拉一褲兜子屎也是我給收拾干淨的。你們當閨女的誰干了?你們誰家有事我沒幫忙?這三十多年我付出了多少啊?你們不知道嗎?我怎麼就成了小人了?怎麼就不知感恩反而這麼說我呢?越想越氣。本來失去丈夫心里就非常的難過,你們不安慰我也就算了,還這麼說我,心里這個委屈呀,那種痛苦真是讓我無法承受,天天以淚洗面,人都要崩潰了,心里的結怎麼也解不開。

一天早晨我帶著一肚子的委屈來到了大姑姐家,一門我就哭著把自己的委屈全都倒了出來,好象這樣心里會好受些。當時根本就把自己是修煉人的事放到了腦後。從大姑姐家回來的路上,突然有一個聲音對我說︰你還是修煉人嗎?這時我有些醒悟了。我流著淚想,這不是點悟我嗎?是啊!我還是修煉人嗎?修煉人能象我這樣嗎?她們這樣表演不是給我提高心性的嘛?她們多可憐啊,你怎麼就這麼不悟這麼差勁呢?

師父說︰“所以在今後煉功中,你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魔難。沒有這些魔難你怎麼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沒有利益上的沖突,沒有人心的干擾,你坐在那兒心性就提高上來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實踐中真正的去魔煉自己才能夠提高上來。”[2]“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還有一個問題,在矛盾當中,牽扯一個業力轉化的問題,所以我們在具體對待的時候,應該高姿態,不能象常人一樣。”[2]看到這我放聲大哭,這些年我是怎麼修的呀?這點委屈都受不了。師父為了度我們承受了那麼多。我怎麼就這麼不爭氣呀?真對不起師父。

我慢慢的靜下心來向內找,發現自己有很多很多的執著心。不讓人說、爭斗心、妒嫉心,心里不平的怨恨心,還非常自我,愛面子,名利心等。修煉哪有偶然的事情啊?工作生活中所遇到的一切事情,不都是為了去執著提高的嗎?如果沒有這些執著,就絕對不會有相應的這些魔難的出現,因為法是不允許的。

我身邊的同修也和我在法上交流,通過大量的學法,心里越來越亮堂了,我對自己說我一定听師父的話,好好修心性,按真、善、忍的標準修煉自己,做師父的真修弟子,證實法。通過以上的事兒我找到了自己實修中的差距,這麼多年學法,看明慧交流,法理和道理懂的不算少,但在現實生活中,卻沒用大法的法理來指導自己,走到正法的最後,摔了一個大跟頭。

公公婆婆有一處平房(公公婆婆都去世了),二零一七年的時候說要動遷。我大伯哥就把房本兒改在他的名下了。我們原來的街坊鄰居看到我說︰你們結婚後就跟老人一起住,老爺子老太太都是你伺候的,現在房子怎麼給你大伯哥了?听到這話我心里想考驗又來了,這回我一定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不動心。我說他要就給他唄。他們說你真大度。

我女兒也說︰媽,你太好說話了,我奶我爺這些年都是你伺候的,抓屎抓尿的時候他們都干啥去了?就這點家產他還爭,我心里都不平衡。我說咱不爭,媽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大法師父說了︰“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2]就這樣這件事情就平息下來了。

現在我和三個大姑姐大伯哥關系處的非常好。

現在回頭一看,這些算什麼事呀。在真正的修煉者面前它真的什麼事兒也不算。修煉二十多年,心性上的身體上的關難,過了很多,有的過的好,有的過的不好磕磕絆絆的。走到今天,如果沒有師父的慈悲保護、大法的威德和同修們的幫助,我想很難走過來。弟子無法用語言來表達對師父的感恩,只能按大法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弟子從心底里道一聲︰師父謝謝您。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何為忍〉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