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胡霞被成都女子監獄迫害致死

Print

【圓明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九日早晨五點,長期遭受成都女子監獄非人性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胡霞死于龍泉醫院,給人們留下諸多問號。近兩年過去了,胡霞在成都女子監獄被暴打、電擊、熬鷹、關密室、被迫害致神志不清醒等事實被知情者曝光。

中共酷刑示意圖︰多根電棍電擊

胡霞,女,家住崇州市養馬鎮,被迫害致死的二零一七年五十五歲。胡霞是一位賢妻良母,她勤持家務,照顧丈夫、女兒,自己還開了一個門市,一家人過著平穩的生活。一九九八年五月,胡霞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的原則嚴格要求自己,處處為別人著想,身體的多種疾病不翼而飛,生意也越加紅火。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胡霞因送了一張神韻光碟給一位不明真相的學生,被其惡意舉報,遭崇州市養馬鎮派出所綁架,非法抄家,搶走打印機等私人物品。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一日,胡霞被崇州市法院非法庭審後,胡霞遭法院誣判入獄。二零一六年五月,胡霞被劫持到成都女子監獄。

在二監區 被暴打、吃“口口飯”、溺水

胡霞被綁架進入成都女子監獄後,被安排在二監區,因不報數,被當班警察罰全監室陪站,其後,因胡霞煉功,被殺人分尸犯江麗毆打兩次,胡霞的牙齒被打掉一顆,腿和臀部被打成很大面積的瘀青。

胡霞因不配合邪惡轉化,每天吃“口口飯”(所謂“口口飯”就是飯量不足一兩),人瘦成皮包骨頭。江麗和販賣毒犯張芳,還將其按在監室儲水桶里溺水(儲水桶比較大,似有一百多斤的水缸那麼大),胡霞的身體和精神都遭受了極大的摧殘。

中共酷刑示意圖︰溺水——把人頭按進廁所涼水桶里憋

威逼“轉化”不得 酷刑折磨致神志不清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日前一個禮拜,胡霞和潘曉萍因為不配合惡警惡人在“學習心得”上寫誣陷大法、辱罵師父的內容,而被主管迫害法輪功的警察盧巧霞(注︰二零一六年元月初,已經被法輪功學員在美國的法院起訴,並收到美國法院的傳票)和周桂芳,經常以談話為名威逼利誘“轉化”。

未果後,二月十日晚飯後約七點半左右,警察要求所有刑事犯和被監管的人員,進入監室,不許出門,隨後,就听到三樓警察辦公室里電棍電擊的放電聲和毆打聲,以及胡霞一直在喊“法輪大法好”的聲音。胡霞當即又被江麗打掉了兩顆牙齒,被打得衣服上到處是血。行刑約一個小時左右,胡霞被用手銬銬在辦公室旁邊樓梯的欄桿上。他們先對胡霞用刑,然後對潘曉萍毆打行刑。當兩位法輪功學員被行刑後,胡霞被單獨關在四樓“懲戒室”;潘曉萍被關在六樓的圖書室。

胡霞所在的懲戒室,主要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密室,密室門上的望風窗被用布簾遮蓋著,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情況。密室內牆上掛有誹謗大法的宣傳畫,和用來播放誣陷大法碟片的電視機和影碟機,密室的位置很偏僻,在監室走廊的盡頭,靠近警察辦公室的通道,一般的刑事犯和被監管人員不允許到此密室位置;潘曉萍所在的圖書室的位置和懲戒室是同一位置,只是樓層不同。

胡霞在四樓懲戒室,潘曉萍單獨被關在六樓圖書室,受刑後的兩位學員隨後被罰站、熬鷹、不允許睡覺兩天兩夜。每個學員有八個刑事犯(當天晚上六個人輪班、白天有兩個人)包夾她們,兩個學員共計十六個人包夾她們。

白天包夾她們的刑事犯,被要求給她們讀誹謗大法的書籍、播放誹謗大法的碟片;晚上包夾的刑事犯被要求︰不允許她們睡覺,如果她們睡覺或者閉眼楮,就弄醒她們或揪她們的眼皮、甚至可以對她們進行毆打,在監獄打手們如果打普通犯人要受到很嚴厲的處罰,而毆打法輪功學員,不僅不會受到任何處罰,反而會被嘉獎。

幾天之後,胡霞被迫害得出現神志不清醒的狀態,目光呆滯、呆坐、常常把屎尿拉在褲子里和她睡的地鋪上,也常常端著吃飯的飯盒往廁所里走,這種狀態持續了一個多月,都沒有好轉,隨後,她被轉到六監區迫害。

胡霞到六監區的情況不是很清楚,曾听知情者講,胡霞在六監區常處于驚恐的狀態,經常被帶上黑頭套,帶到其他地方,也有人在醫院里看到過她,人很瘦、脫型了。

胡霞被強制做精神鑒定 監獄用精神病藥物迫害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八日,在教育科副科長廖群芳的主使下,胡霞和潘曉萍、被非法關押在三監區的鐘俊芳、五監區的鄧艷,幾名不配合邪惡“轉化”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行帶到監獄醫院,由華西醫科大的精神衛生中心的所謂專家,進行精神鑒定,以企圖用精神病藥物進行迫害。

之後的每個月,她們都被強迫帶去參加所謂的鑒定。且在二零一八年元月初,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副監區長梁萍,在車間,當著三百多刑事犯和被監管者的面,宣稱要給不配合邪惡、反迫害的潘曉萍服用精神病藥物。

其後,潘曉萍被強行灌精神病藥物,藥物的名稱“普興洛爾明露(音)”,這種藥物在中國國內網上和藥典里查不到,疑是最新的精神病藥。這種藥物對人的神經破壞比較大,可以使人全身無力、疲乏、懶言、心悸、進而出現目光呆滯、行動遲緩、反應力下降,易被人指使,需要人隨時陪護,不然就會出現摔倒等危險情況,且這種藥物長期服用後,真的就會使一個正常人,變成神志不清精神病了。

潘曉萍在被強行灌此藥後,就出現了全身無力,每天都要人架著她出工到車間。那些警察也知道這種藥物會最終導致出現真正的精神病狀態,周桂芳在威脅潘曉萍時,就曾經說過︰“給你吃精神病藥,你就最終會成精神病了。”

使用精神病藥物進行藥物迫害,在監獄被廣泛使用,監獄不法人員不僅將此慘無人道的迫害方法使用在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身上,也將此迫害方法延伸擴大到普通刑事犯和所有被監管者身上,一些不服從判決和不服從他們管教的普通刑事犯,也被強行服用精神病藥物。在二監區,幾乎每個監室都有一個所謂的“寶貝”,就是不同程度在服用精神病藥物的刑事犯和被監管者。

而在成都女子監獄,二監區和六監區本是屬于老弱病殘監區,然而卻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重災區,許多其它監區不配合邪惡反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都被送到這兩個監區迫害。听一位沒“轉化”的法輪功學員講,她曾經看到被非法關在六監區的一位她們彼此非常熟悉的當地法輪功學員,她發現她目光呆滯,叫她也沒任何反映,疑是被使用精神病藥物迫害了。

胡霞在六監區被迫害致死,也是受到各種慘無人道的摧殘。

而參與實施這一罪惡迫害、當天行刑的作惡者,主要有主管迫害法輪功、長期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警察周桂芳,協同作惡者有當班警察張顏翠,和值班監區長主管生產的副監區長韓敏(負責安排行刑後刑事犯包夾人員和值班衛生員)。而間接參與導致這一罪惡的發生,有二監區主管迫害法輪功的警察盧巧霞、教育科副科長廖群芳、以及二監區的監區負責人,岳姓監區長和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副監區長梁萍,都脫不了干系的。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