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見證神跡

Print

【圓明網】一九九八年正月初一是我最幸福的一天,最難忘的一天。從這一天開始,我修大法了,我有師父了!從此我的生命改變了。

記得那時過年,我和老伴兒、女兒回婆婆家過年,三弟讓我看《轉法輪》書,我問什麼書呀?他說法輪功。我說︰不看,法輪功在我們樓下煉了兩年了,我不喜歡氣功,不看。

初一的早上拜年的人很多,三弟就把師父的講法錄音放上了,我一听就被吸引住了,听了一會兒我問三弟︰這是什麼呀?這個老師多少科大學畢業的,怎麼什麼都知道呀?天文、地理、人體科學、動植物。三弟說︰听去了那就听吧。

初一這一天我就一直在听,誰來拜年我也不知道了,他們好像也沒看見我,听到最後才听明白,我猛的說了一聲︰哎呀,媽呀!這不是修佛的嗎?!這是真佛下世了。我一念一出︰我修,我一定修成佛!

我在婆婆家就呆不住了,恨不得馬上回家。因這之前樓上鄰居找過我,我把大法當作氣功了。好不容易在家又呆了兩天,初四我就和老伴說︰今天回家煉法輪功去。老伴和女兒都支持我,初四就返回了家。

下面就把我在十九年修煉過程中大法在我身上和我身邊的人的神奇的展現,師尊對弟子的洪大慈悲保護,記起來的小故事講給大家听。

一、師父給我淨化身體

到家後就是困,我睡了兩天兩夜沒吃沒喝,到做飯時還知道起來給老伴和女兒做飯,第三天早上起來真是一身輕,好像都不是我了。下樓打開水,一手拎一個大水壺,身體輕飄飄的上五樓,心情也特別好,說不出的那種美呀,看誰都好。洗洗臉換上衣服,就上樓找鄰居。她說你煉我也煉,我倆去了輔導員家。正好在放師父在廣州講法錄像,我剛坐下听,胃就開始疼,痛得我受不了啦,就趴在床上看,坐起、躺下的。一講看完我也不知道講的是啥,可就覺得好,我的胃也不疼了,從此多年的老胃病一個小時就好了,從來沒犯過。

第二天早起去煉功點煉功時,就不停的吐,輔導員說︰師父給你淨化身體呢。我還想什麼淨化不淨化的,我是來修佛的。當時什麼都不懂,就想修佛,一定要修成。所以在後來的修煉中這也成了執著了,因老怕自己修不成,怕法理上悟不到,怕被同修落下,總想做的更好些。邪黨迫害後被邪惡鑽了空子,摔了幾次大跟頭才悟到,修佛也不能成了執著。

煉功不到一個月,所有的病癥都沒了,如︰氣管炎、心髒病、高血壓、陰道囊腫、淋巴結腫大、神經官能癥、胃病、痔瘡、腰痛、沙眼、300度花眼,大病小病都沒了!真是無病一身輕呀。

請到了《轉法輪》才知道真是師父給淨化身體,師父說了︰“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1]我知道了師父給了我這麼好的身體是叫我修煉的。謝謝師父!

二、師父叫我起來煉功

結婚時單位領導送我一個小鬧鐘,有了女兒後,因生活困難也買不起玩具,就把小鬧鐘給女兒玩,零件都丟了好幾個了,早就不走了。早四點去煉功怕起來晚了,正在想明早可別晚了呀,一眼看到了小鬧鐘,也不知它從哪出來的,因女兒大了也不玩它了,早就不知它哪去了,今天一眼就看到它了。我就找了個能擰勁的東西給它上了幾個勁,定到四點,到第二天早上它真的響了。我這個高興呀,從此後它天天四點叫我起床。

有一天,女兒說︰媽,你走了把鬧鐘給我上到六點,我上學就不用老看表了。結果我煉功回來女兒哭呢,說︰你這鬧鐘也不響,通勤車都走了,我怎麼上學呀。可是鬧鐘還是天天四點叫我去煉功,我知道這是師父給我煉功用的。

三、叫一聲師父,傷口立馬就好

我下崗後在市里租了個平房做衣服,冬天要劈柴生爐子,一下子把手砍了個大口子,喊了聲︰呀,師父啊!立刻血就止住了。大口子往外翻,照樣劈柴、生爐子。生完爐子用水沖了沖手就開始做衣服,晚上下班時手就沒事了,和好手一樣了,連個痕跡都沒留下。

給酒店打工因下水道漏水,地上都是髒水,洗碗時不小心摔倒,地上的壞瓷磚把臀扎了個大三角口子,打工的孩子們要送我去醫院,當時我剛從勞教所回來,有怕心也不敢告訴他們我是煉法輪功的,就在心里說︰師父我不去醫院。一個孩子不知從哪里拿來一卷透明膠,我就讓她用清水沖了沖用透明膠把傷口貼上了,下班照樣騎自行車回家。第二天早上就長好了,也是一點痕跡都沒留下。

二零零二年在勞教所里,兩個警察用電棍電我,我從來沒看見過電棍,不知道是啥,只看見踫到我腳上就冒火星子,但是我也沒感覺,也不疼。我還問他你這是干啥?他一看我沒感覺就不電了。後來的學法中才明白是師父為弟子承受了。

不管弟子在哪里,師父都在看護著弟子。弟子沒有語言能表達對師尊救度的感謝之恩。只有加倍精,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謝謝師尊!

二零零三年九月,我市的大資料點被破壞,同修看不到經文,也沒有資料做。我萌生了做資料的想法。我和女兒去北京中關村很順利的買回了機器(我們都沒去過北京)。第一次做資料,讓我遇到的一件至今難忘的事,我去市里商店買紙,去時天空萬里無雲,可出來時下起了小雨,因下雨公交車堵的很厲害,我就把兩包紙抱在懷里等車。二十分鐘過去了,只從對面過去一輛七路車。我眼睜睜的看著從七路車上下來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直奔我而來,站在我身旁給我打傘,還問我︰阿姨澆著了吧?我說沒事。就這樣等了將近一個小時一路車才來,看著我上了車,她才向來時的方向走去。這期間我給她講了真相,給她個護身符。她把護身符攥在手里,也不說話。

當時我也沒多想,到家後才覺得奇怪。是師父時時刻刻都在看護著弟子,鼓勵著弟子,當時想到這呆了、傻了、流淚了。唉!這朵小花我一定要讓它開起來,事實證明這朵小花不但開了,而且在師尊的保護下開得越來越大。謝謝師尊!

四、親朋好友在大法中受益

我八十歲的姐姐得法後,心髒病、高血壓、腰椎間盤突出、骨質增生、胸膜炎、附件炎等都好了。她兒子有病,兒媳做生意,家里買糧、買菜、做飯、洗衣都是姐姐干。一天老是高高興興的,有時打電話問問她,總是說︰不用惦記我,我有師父,我身體好著呢。去年回哈爾濱看到了姐姐,她告訴我說︰我就是信。

三弟二零零三年腦血管主動脈出血,而且不能抽血,醫生告訴準備後事。我從河北趕回去,在他昏迷中我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不省人事的昏迷中他“嗯”一聲,從此後一天比一天好,二十三天就出院了,被醫院判了死刑的人,現在已活了十五年了。雖然坐在輪椅上,但精神很好。告訴我他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眼楮看不見東西,現在已能看見了。

四弟妹全身都是病,吃飯都拿不起筷子,得法後第一次煉功四個抱輪都抱下來了,身體一天比一天好。

外甥結婚後六、七年不生孩子,醫院檢查倆口子都有病,注定這輩子不能生孩子。在他們發念要修煉大法後,當年就生了個胖兒子。

五、監獄里的有緣人

二零零八年,我被迫害到看守所,有個叫小娟的女孩在里面開始修大法。看守所沒有熱水,但有個涼水淋浴,我有時就用涼水沖沖澡。冬天很冷,她看我沖澡,也要沖,我不叫她沖,因她平時洗頭都要感冒的。她說︰你這麼大歲數都能沖涼水,我也能,我也是大法弟子了。說完就站在水龍頭下沖上了,不但沒感冒,二十七年的血涼病一下子好了。從小的頭痛病也好了。她說︰這大法太神奇了,我一定好好修。在看守所里她就開始過心性關,而且關關都過得很好。一個月後走出了看守所。又一個生命走了大法,得救了。

二零零九年,我被迫害到監獄,里面一個叫小慧的女孩得法後,變得特別好。

原來她在監獄里得了甲亢病,監獄的警察都不管她,她也不給她們干活,在犯人中騙吃騙喝,減刑也沒她的份,已經自暴自棄了。我被迫害調到十監區的第二天,警察就把她從另一個小組調到我的上鋪,而且上車間干活把我分配和她一個互監組,這個互監組實際上就是讓她來看著我的。還有另一個女孩,這個女孩也得法了。

和小慧接觸後,我倆相處得很好,她問我法輪功的事,我就給她講師父的法,教她背《洪吟》。她明白了很多法理,後來變得很好,過了很多心性關,甲亢也好了,還減了兩年刑。

師尊對每一個生命都是很負責的,只要我們修,師尊就給我們淨化身體,過心性關。有師父真好!謝謝師尊!

六、我全家受益

在師尊的佛光普照下,慈悲保護下,我從一九九八年修煉到現在,全家三口沒過醫院,沒吃過藥。老伴當兵時就得的腰痛病,皮膚病都好了,而且在我被迫害到監獄時,老伴也走了大法。女兒從小鼻竇炎,每月到醫院穿刺一到兩次,經常感冒,還不能打針,每年幾千元的中藥費,我修煉後都好了。十九年了,已經忘了醫院什麼樣了。

師尊給弟子的太多了,這只是弟子看得見的,歷史上師尊為弟子承受的那是弟子看不見的,傾盡弟子的所有也報答不了師恩。弟子只有一顆真心︰信師,信法。敬師,敬法。師尊咋說弟子就咋做。

回顧這十九年的修煉歷程,我感慨落淚,我深深體悟到師尊對弟子的洪大慈悲,能走到今天,全是師尊的慈悲苦度。寫出這幾個小故事,旨在不忘師尊佛恩,證實大法的輝煌,也鞭策自己走好最後的路。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