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勞教、判刑 廣東蔡觀英屢遭迫害

Print

【圓明網】廣東省惠州市博羅縣法輪功學員蔡觀英因為修煉法輪大法,曾兩次被非法勞教,二零一六年十二月非法判刑一年半,二零一八年三月回到家中。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再遭綁架,被非法關押的第二十天,回到家中。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蔡觀英在惠州市一出租屋內,被惠州市國保、博羅縣國保及博羅縣石壩鎮派出所的人綁架,非法抄家,警察抄走一台手提電腦、三百元左右的真相幣和三部手機,隨後蔡觀英被這些人非法送進惠州下角看守所,非法拘留。非法關押的第二十天時,蔡觀英被放回家中,據說是她娘家哥哥為其擔保,釋放出來的。

在被非法審問期間,蔡觀英被惠州市市區的國保警察問話,也被博羅縣的警察問話,但是派出所警察還斥責蔡觀英,為什麼出獄後每隔三個月不去派出所“報到”,並且還還手機號碼。

蔡觀英被非法審訊時,審訊她的人說,蔡觀英每次去哪位法輪功學員家,他們都知道,去了多長時間、說了什麼,他們都知道,連晚上去哪位法輪功學員家的事,他們都知道。可見,邪黨對修煉群眾的手機監听和在法輪功學員家門口裝監控設備,剝奪了他們的公民隱私權利。

兩遭非法勞教、一次非法判刑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當時家住廣東省惠州市博羅縣的蔡觀英曾經兩次被博羅縣政法委、610辦送到廣東省三水勞教所迫害。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前後,廣東省政法委、省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省公安廳、省國保等直接操控、部署,廣東省各地區政法委、610、公安局及分局國保警察等參與,實施了針對廣東省法輪功學員的跨地區綁架事件,當時廣東省深圳市、東莞市、惠州市、河源市和揭陽等地有二十名左右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家住惠州市博羅縣的蔡觀英也是其中之一,被非法關押在梅湖看守所。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六日,蔡觀英被廣東省惠州市惠城區法院非法開庭,廣州市經綸律師事務所的劉浩律師為蔡觀英做了無罪辯護。

蔡觀英堂堂正正地講述了自己修煉法輪功的歷程,發言震撼全場。蔡觀英在法庭上回答律師的詢問說︰煉了法輪功,自己的鼻炎好了,脾氣也變好了,自己身心受益了。她回答審判長說︰在家煉功沒有犯法,信仰自由是受憲法保護的,家中的書籍、資料無論多少都是受憲法保護的,在中國修煉法輪功也是完全合法的。

劉浩律師質問在場的所有人︰蔡觀英按真善忍原則做好人有錯嗎?真善忍不正體現了中國傳統文化的精髓嗎?場內鴉雀無聲,與其說是審判蔡觀英,不如說是在審問在座的每個人的良知。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惠州市惠城區法院錯用《刑法》300條非法判蔡觀英一年半。蔡觀英上訴到中級法院,廣東省惠州市中院就蔡觀英一案成立合議庭,審判長是鄭松榮(副院長),書記員是吳海鋒。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五日星期三,劉律師到惠州市中院要求開庭,重新審理,吳海鋒說,合議庭其他人員外出學習,要四月份,才有可能對蔡觀英非法庭審。

期間,蔡觀英仍被非法關押在梅湖看守所,她堅持在看守所里面講真相救人,贏得了在押人員的尊敬,她們紛紛表示想要跟蔡觀英學煉法輪功。

但是,在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三日,廣東省惠州市中級法院不開庭,就對蔡觀英維持原判一年半,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六日,蔡觀英被劫持到廣東省女子監獄。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四日,蔡觀英結束一年半冤獄,回到家。

在江甦揚州遭六一零騷擾、監控

蔡觀英從廣東省女子監獄回家後不久,隨丈夫回到丈夫的家鄉江甦揚州市廣陵區生活,在其夫家附近,找到一份為園林保潔的工作,做得挺好的,但是園林管理處工作人員在為其辦低保時,從身份證信息上,看到蔡觀英是法輪功學員(邪黨在她身份證上做了手腳),在揚州市廣陵區610的脅迫下,園林管理處工作人員給蔡觀英結算工資以後,就將其解聘了。

此後,揚州市廣陵區610與其夫家所在的街道辦一起,對蔡觀英進行所謂“轉化”、說教,叫其鄰居監視蔡觀英,其鄰居對那些人反映,蔡觀英是個好人,于是當地610與街道辦又重新指派另外的人監控蔡觀英。

蔡觀英家上有老年痴呆的家公,下有讀初中的女兒,其夫也沒有正式工作,在這種情況之下,還被騷擾的家無寧日。于是,蔡觀英選擇去外地打工。

二零一九年三月底,蔡觀英從江甦回到惠州時,在江甦火車站受到嚴重騷擾,一過安檢口時,那些查她的人在兩邊好像早已等著她了,人還不少,氣勢洶洶的。盤查蔡觀英的火車站工作人員態度惡劣,將其帶到一個小單間,查看了她的手機,還說手機里有《轉法輪》等書籍,後來還說要打開她的電腦檢查,蔡觀英說不記得電腦密碼了。

就這樣,一直糾纏蔡觀英到火車快啟程的前幾分鐘,才將蔡觀英放行。蔡觀英對那些非法盤查她的人員說了聲“謝謝”,就匆匆趕火車去了。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