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離我而去

Print

【圓明網】幾年來,我曾經騎摩托帶同修或自己到農村或集市講真相,一次能勸退十至二十多人,讓人得救,幸福無比。

可自二零一六年九月十日給世人講法輪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遭派出所警察綁架,勒索家人五千元錢;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派出所三名穿著便衣的男警察又闖我家搶走了我四十多本大法書、煉功用的小音箱和一部份大法真相光盤、真相掛歷、小本子等物品。給家人造成很大的痛苦,我從此心中生出了很大的怕心,只是偶爾隨機講個真相,不再坦蕩的面對面講了,並從此調整了救人項目。

近階段該救人項目發生困難,我痛苦異常,現在的救人項目停滯了,看著眾多的眾生被謊言欺騙,在對佛法犯罪正處于被毀的危險中還不自知,而我卻因為怕不能去坦坦蕩蕩的告訴他們一切。怕,讓我感覺只要面對面講就會被綁架,心情處于極度的壓抑和不安中……

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四日,我讀九百二十六期《明慧周刊》同修寫的《我對“能”的修煉體悟》一文,同修在文章中寫道︰“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因學法有點基礎,有一段時期心態很正,也很穩。當時大家主要對具體怎樣做有些彷徨,想到法里講︰“正法傳 萬魔攔 度眾生 觀念轉 敗物滅 光明顯”[1]。一下明白,現在不就是萬魔攔嗎?要解決就要轉變眾生觀念,使其心變好。如果人腦中不好的思想、敗物都沒了,那不就光明顯了嗎?這正是覺者度人的事啊,從內心深處認識到要講清真相。”

師父的苦心安排,借同修的悟道,讓我明白了師父的法《洪吟》〈新生〉的另一層內涵。原來我對師父這個法的認識僅局限在個人提高方面,認為師父是要我們在救人方面轉變觀念。

我的思想從此變的晴朗簡單,明白原來救人就是轉變眾生觀念。又讀到同修的一篇交流文章,大意,同修說她講真相十三年了,一次沒有被迫害,同修介紹她講真相都是很理智的先與常人嘮嗑,依據每個人的興趣愛好找準講真相的切入點。同時我也想到了師父的法︰“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2]。

此刻,怕似乎從我心中移除,只剩下簡單的“轉變眾生觀念”的一念。

隔一天,我決定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出門前,我求師父給我智慧,並安排有緣人讓我遇到。到哪里去講?就向早市方向走著……

一路上看著匆匆忙忙趕路的人,心想他們都應該明白真相,可是我卻不能每個人都告訴他們,心里有點遺憾。這一次講真相,只講退了兩個人,與我曾經一次能講退二十多人比少了太多,但感觸卻不一樣。這一次是在停歇了三年後從新走出來。曾經,講真相,多數想的是修煉為圓滿,要圓滿,就要學法,就必須去救人,就不能落下。救人,思維的常念是我要去救人,我這次退了幾個人。退的多了常常不自覺高興,退的少了沮喪,自己也意識到是不應該有歡喜心,可怎麼去也去不了,現在才明白因為曾經的基點主要在“我”這,所以歡喜、沮喪、怕等執著才怎麼去也去不掉,因為是有為私的“我”才生出的歡喜、沮喪、怕等執著。

現在的基點是師父的正法,眾多的眾生,如何讓他們得救,如何轉變眾生觀念,關注的是多少眾生明白了真相,一個生命明白了多少。師父告訴我們︰“氣與氣之間沒有制約作用。”[3]要救人,需慈悲,要慈悲只有同化法,因此有了一個盡快修好自己的強烈願望;有了主動抑制各種干擾靜心學法的強大動力,也能及時向內找,發現執著主動清除。因為基點是為他的,心中只有他,所以為私的怕也就沒有它存在的空間。

感恩師父!師父告訴我們︰“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這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3]“不要緊的,我已經跟大家講了,每個學員身後都有我的法身,還不只一個,所以我的法身會做這些事情。”[3]此刻我真切體悟到了師父的法的一些內涵

我曾心中生出了怕,為去它而曾大量學法、背師父《洪吟二》〈怕啥〉,但總也去不掉,無奈,自我安慰︰只要在救人,“怕”,隨它去吧,無論如何是去不掉它了。現在想一想,新的救人項目發生困難,是師父的將計就計,有序安排。因為只有在我唯一能安慰依賴的項目困難了,才會不得不直面控制我的“怕”。是師父看我心中還存有的一點想著救面臨淘汰的眾生的為他的念,符合了法,師父才幫了我,清除了我空間中頑固的左右我的“怕”。

感恩師父!在“怕”離我而去後,發生困難的救人項目,意外的困難被解除了。“怕”,真的不可怕,只要我們有為他的心,因為我們有師父,師父無所不能,師父時時在我們身邊。

注︰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新生〉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二》〈理性〉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