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中實修救人

Print

【圓明網】2019年11月23日,參與新唐人、大紀元的法輪功學員在美國紐約舉辦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法會期間,現場和全球各地網絡連線的媒體員工們,聆听了21名學員在媒體中修煉的心得。慈悲偉大的師尊為法會發來賀詞,鼓勵弟子們修好自己,辦好媒體。

2019年11月23日,參與新唐人大紀元的法輪功學員在紐約召開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

這場一年一度的媒體交流法會中,除了主會場,來自約30個國家的員工代表,通過網路直播同步參與盛會。發言的學員們表達了對師尊慈悲苦度的感恩,並講述了自己在媒體工作中緊跟正法程、不斷精實修的故事。

近年來,媒體不斷發展壯大,參與媒體的學員在工作中修心性、講真相、救眾生。有的員工不畏生命危險,深入香港現場獲取大事件的真實資料;有的人放下了對名利、私心的執著,堅定了在媒體工作中助師正法的信念;有的員工闖過生死大關的考驗,見證了大法的美好和神跡,也在修煉中更加勇猛精。

法會的最後,師尊為弟子們寄來賀詞,肯定大紀元、新唐人媒體在艱難中講真相、反迫害做出的成績。師尊還鼓勵弟子們,修好自己、把媒體辦的更好。在陣陣熱烈的掌聲中,心得交流會圓滿結束。

修去怕心 為香港正義發聲

自今年6月“反送中”運動以來,香港民眾抵抗中共邪黨,成為世界焦點。在媒體工作的修煉者們悟到這是天象的變化、救人的好機會,加大力度報導香港事件。香港新唐人的資深記者Sarah告訴大家,香港媒體開拓了各個社交媒體頻道,組建視頻部、即時新聞部等新部門,每天能報導幾十條短片。短短數月,頻道訂閱量漲到18萬,每天點擊量高達400多萬,有力地揭露了邪惡。

通過幾個月持續地報導香港事件真相,大紀元和新唐人成為真實報道香港事件、民眾了解真相的重要渠道。Sarah說,越來越多的民眾認可大法弟子辦的媒體,在抗爭現場,“很多民眾握著我們的手,含淚感激大紀元和法輪功,在危難中陪著他們向前走。”

Sarah也是直播現場的新聞記者。她說︰“我剛開始很厭惡這些沖擊,也害怕中彈,總是在現場躲著子彈采訪。”但是,香港局勢不斷升級,港警每五秒鐘射一顆催淚彈,一天幾千發,“已經避無可避”。她想起師父的講法,就把心思放在直播和采訪中。很快,她心中的恐懼少了一大半。

“在最危險的時候,救人的力度就越大。”Sarah說。當“蒙面法”剛生效時,她克服怕心,獨自進行直播,發現香港民眾依然無畏無懼,戴著口罩在抗爭。第二天的游行,她也采訪到許多感人故事。她說,大法弟子辦的媒體的報導能夠讓社會正氣上揚,“越來越多的人敢于對抗中共的暴政”。

新唐人記者婷婷在2019年大紀元新唐人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發言。

紐約總部的記者婷婷也回到家鄉香港,展開近三個月的報導工作。她原本以為自己是沒有怕心的,但是真正體驗到港警的暴力,甚至被催淚彈燻暈後,她的怕心慢慢浮上來了,“不敢自己回家,也不敢自己一個人做直播。”她直播時,還被人潑液體和絆倒,讓她怕心達到極點,影響了工作。

她開始挖掘怕心的根源。她發現,她沒有站在修煉人的角度思考問題,沒有真正地“信師信法”。于是,婷婷每個整點都發正念,在家里靜心學法,在外面工作時就默默背法。當她時刻融在法中時,婷婷悟到,師父時刻都在看護著弟子,她說,“只要正念夠強,怕心就無法得逞。”

在香港直播的工作強度很大,婷婷經常從中午忙到半夜,一般常人媒體三組人力完成的工作,她們一個組就必須搞定。有次遇到下雨天,她回家後才發現一雙腳都泡得皺皮了。原本她不是個能吃苦的人,這次她卻希望借香港之行,徹底修去怕吃苦、求安逸的心。于是她想︰“這真是一個讓我擴大容量的好機會啊,我要忍住!”

婷婷也感謝工作中師父的加持。她們組的人都發現︰“人這一層的感官弱了。”比如她們跑一整天,都不覺得體力消耗,反而身輕如燕;一天只吃一頓飯,也不覺得餓,還能感到源源不絕的能量。

見證神跡與師尊的苦心安排

來自馬來西亞的Li Li,從2011年、也就是剛得法不久,就進入新唐人寫新聞。Li Li只讀過初中,在修煉前也從不看新聞。因而她認為︰“我能寫中國新聞,可以說是一個神跡!”

她親歷過許多神奇的事情。剛進入媒體時,她有一天夢到自己擁有一只金色的大筆,“我悟到是師父贈予我證實法的法器。”一個月後,她發正念時,突然感覺一個大腦形狀的東西從頭頂飛出去,還伴隨著淒慘的大叫聲。Li Li說︰“從此以後我的頭腦特別清晰。”

之後,Li Li寫文章都很順手。每次寫文章前,腦子里馬上會出現一個大致的框架,她就按照那個框架,很快就把文章寫出來了。最忙的時候,她每天上午能采寫一篇中國禁聞,下午還能寫多篇網站新聞。“一天寫到晚也不知累。”Li Li說。

去年11月,Li Li家中的書櫃奇跡般地開了12朵優曇婆羅花。之後她修煉更加精,“我每天學法的時間都在4小時以上,煉功時間是2個半小時。”Li Li表示她遇到的神跡還有很多,包括修煉之初,她能看到金色的法輪和天女散花的景象;只看了幾頁《轉法輪》,她的胃病就痊愈了。她由衷感謝師父的救度,並認為“自己是這個宇宙中最最幸福、幸運的生命!”

正視修煉 闖過生死大關

紐約的李旭生于2003年留學期間得法,正趕上當地籌辦中文大紀元,于是他就在媒體工作中兼顧個人修煉與正法修煉之路。他認為︰“似乎做媒體就是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道路。”起初,李旭生是報社唯一的專職人員,從記者、編輯,到廣告、銷售,涉足過許多工作,每天忙得不亦樂乎,不知不覺疏于靜心學法和堅持煉功。

“(我)覺得自己又年輕又能干。”他說,“強烈的執著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2005年,他遭遇慘烈的車禍,讓他的肺、腎、脾等所有內髒嚴重受損,五根肋骨骨折,盆骨斷裂,輸尿管折斷。嚴重的程度一度讓醫院放棄搶救。

在師父的加持和同修的幫助下,以及同修妻子的照顧,李旭生在沒有做任何外科手術的情況下,奇跡般地迅速恢復健康,讓所有醫護人員嘖嘖稱奇。大約半年後,他重新回到媒體正常工作。

巨難過後,李旭生沉下心來反思修煉狀態。他發現自己真的把工作當成了修煉,只顧做事,忽視了實修。之後,他開始加強學法、煉功,結果“事情沒有被耽誤,反而工作效率更高”。因此,他不斷提醒自己︰“工作再繁忙,也不能忽視個人修煉,也要安排時間學法煉功。”

走進印刷廠 “撿石頭” 配合正法需要

來自香港的關眾參與媒體項目近五年了,走過一條“想象不到”的修煉路。他是名醫生,在香港讀博士深造,起初只是幫助媒體派發大紀元報紙。有一天,協調人找到他,請他去印刷廠幫忙。他感覺時間太緊張,難以平衡學業和修煉,但是想到自己走的是“真、善、忍”同修的路,應該圓容好各方面,就答應下來。

在印刷廠工作,每天熬到通宵,和機器、油墨打交道,又髒又累,很多人不想做,而且這里和醫院清潔的環境有天壤之別。關眾卻想到了師父的講法。他說,印刷工的工作就象地上的石頭被踢來踢去,許多人都不想撿。但是這個工作,對救人項目來說又非常關鍵,“那我就撿這塊石頭吧。”

他還發現,印刷廠工人都是常人,就萌生學習印刷技術,組建大法弟子的印刷團隊的想法。現在的印刷廠,已經發展出兩個自己的團隊,還培養出兩位獨立開機印報的機長。關眾通過自己的努力,彌補了媒體項目的不足。

工作期間,關眾也遇到了心性的考驗。比如,他會在意醫生的身份和職務,不能忍受印刷廠嘈雜油污的環境。但是他很快意識到,這是名利心作祟,他要用修煉人的心態看淡這一切。“這些身份和職務的變化都是人間的得失,是過眼雲煙。”他說。

矛盾中修去對與錯的執著

紐約英文大紀元的記者Cathy,通過和同事過心性關,深挖並去除自己頑固的執著心,對法理的認識也更加深刻。她曾和團隊中的一位同事發生矛盾,持續時間長達一年之久。

每次和同事接觸,Cathy都感到氣憤、難過和委屈。“我知道這是考驗,該放下自我、做到心不動。”她說,“但是不久後總會又有另一件事情發生,相同的感覺又會重新翻出來。”因為矛盾,Cathy避免和同事溝通,也造成許多工作上的阻礙。

一次,Cathy學法,讀到韓信受辱于胯下的故事,不禁想象自己是韓信,必須從那位同修的胯下鑽過去的情況,忍不住淚如雨下。她不斷問自己︰“韓信是怎麼做到的?怎麼能如此貶低自己?”

師父關于“忍”的講法給了她啟示。她明白了,忍需要堅強的內心和意志。“真正的力量來自對法的正信,而表現出來則是行為上時時刻刻做到先他後我。”Cathy反復對自己說同事是對的,一開始總是忍不住哭,但是後來情緒一次比一次平靜。之後她再和同事出現不同意見時,不會再象以前那樣容易動心。

Cathy還意識到,自己還有個把自己的標準強加給別人的執著。後來她學法時,突然認識到大法才是真正的標準,“我震驚得無話可說,我所認為的‘Cathy的標準’是幻化出來的。”于是她每當遇到有同修不符合她的“標準”的情況,就不斷背法,從而提高了心性。

重視正念救人 兩度走回媒體

Ivan 是英文大紀元的記者,在八年的參與媒體項目的工作中,曾經兩次短暫離開媒體。但是在師父的點化和安排下,他認清了在媒體工作中正念救人的重要性,成為一名堅守媒體的員工。

在離開媒體後,有一次,他在正念很強的情況下,成功賣出多張神韻票。Ivan知道這是師父的安排。“當我看到正念在一個常人的工作環境里帶來的影響,我認識到強大的正念,在媒體項目工作中,也同樣重要。”所以,他頂著和父母沖突的壓力,放棄讀博士的機會,回到媒體中來。

他想回到媒體,但是面對的阻力更大︰昂貴的車費、各項計程車的投資,以及小型事業的計劃。Ivan 抱著“放棄所有”的信念,在心里對師父說︰“我全然地相信所有的事情都會被解決。”之後,那些麻煩都神奇地解決了。

“我十分感激那時候師父沒有放棄我。”Ivan 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