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神跡無處不在

Print

【圓明網】自從我記事起,好象天天都在生病,不知道什麼叫沒有病,不是牙痛,就是肚子痛等等,那時止痛片、土霉素、氯霉素等藥物都長期伴隨著我,特別是長年的胃病吃不下東西,因此而面黃肌瘦、體弱多病。高考時我特意選擇了醫藥專業,目地就是為了使自己的身體能夠健康起來。可是現代的醫藥,並沒有讓我擺脫疾病的困擾。

畢業後我在醫藥部門工作,看病吃藥雖然方便了,可身體卻越來越糟糕,如︰脂溢性脫發、砂眼、過敏性鼻炎、過敏性牙疼、失眠、神經衰弱、偏頭痛、乳腺小葉增生、胃病等,幾乎身體所有的器官都向我亮起了紅燈,免疫力下降的經常感冒,整天都打不起精神。脾氣也越來越大,為一點小事都能搞的雞犬不寧,常常是沒事找事自尋煩惱,有時發起火來真是歇斯底里,因此可想而知周遭的環境被我搞的什麼樣了。就這樣渾渾噩噩、稀里糊涂的混日子。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這是我終生難忘的日子,幸運之神降臨了,我喜得法輪大法,終于明白了人活著的意義,內心充滿了快樂,那是來自生命深處的喜悅。更為神奇的是在我煉功的第一天,折磨我幾十年的胃病,一下子就好了,我以前夏天都不敢喝涼水,現在冬天能吃冰棍了,我再也不用忌生冷了;還有令我很苦惱的脫發,以前弄的我都不敢洗頭不敢梳頭,在我煉功後不長時間就得到了遏制。

修煉了僅僅幾個月,我就真正感受到無病一身輕的美妙。至今我已經修煉二十年了,沒再吃過一粒藥,也沒感冒過。修煉大法不僅清除了我一身的疾病,更主要是淨化了我的心靈、提升了我的道德。大法使我的心變的越來越平和,越來越寬容,越來越寧靜。

師父要求我們按照“真善忍”做一個好人,以至更好的人,不斷的提升自己,在利益上不爭不斗;矛盾中找自己的不足,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無論在家庭中、社會上處處為別人著想、先他後我,最後要做一個完全為別人的人。

對這樣的高德大法,江澤民這個無恥小人出于個人妒嫉,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發動了這場血雨腥風的迫害。從那時起,我遭受了數次抄家、關押、勞教等迫害,但在師父慈悲的看護下,我很慶幸的走到了今天。修煉大法神跡處處顯,下面僅舉幾例,見證師父無處不在的保護。

闖過病業關

二零零四年三月的一天,我感覺肚子脹脹的,右腹部原闌尾手術的刀疤上端有點紅(小時候做過的闌尾切除手術),我沒把它當回事。過了兩天,肚子越來越脹,脹的很大,象懷了孕一樣,煉第四套功法隨機下走,蹲不下去,後來整個腹部表皮紅腫的發亮,肚子象一個打足了氣的皮球,外面一層表皮好象化了,用手一摸就掉了。再後來我自己都不敢看了,不能坐也不能躺,晚上睡覺都很難受,一會兒起來一會兒躺下。

我知道不管它是病業還是舊勢力強加的迫害都不能承認它,所以首先在行為上做到不承認,該干什麼就干什麼,繼續上班,照樣干家務。

有一天,我要給自行車打氣,但兩只手壓不下去打氣筒,還得用肚子頂一頂,我心想不管它,該干什麼就干什麼。到了晚上九點,我下班後直接騎自行車去了同修家,讓同修幫我發正念,當時同修看我很難受的樣子,也知道我這種情況有好多天了,就說︰“要不行,就去醫院吧。”我腦中沒有要去醫院的概念,非常堅定的說︰“不可能。”我倆發正念到十點鐘,就在我起身準備回家的那一刻,手不自覺的摸一下肚子,食指輕輕一按原闌尾刀疤的上端︰通了,有液狀物流出來。我驚喜的告訴同修︰“好了,沒事了,肚子通了。”我邊說邊往外走,騎上自行車往家趕,到家後直奔衛生間,解開衣服,看到流出大量乳白色混狀液體,流了很長時間,直到腹腔全部癟下,然後是帶血的少量混狀液體。同修不放心,也跟在我後面到了我家,問我怎麼樣,我說︰“好了,今晚我可以睡覺了。”

第二天,還有少量液體往外流,我用塊紗布放在傷口處。幾天後,傷口自動愈合,一切恢復正常。

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若是一個常人,不知會怎麼樣。

師父的慈悲點悟

二零一七年六月份,我在家一邊拖地,一邊听MP3中的《明慧周刊》,突然內容改為《解體黨文化》,我看了一眼字幕,還是周刊的字幕在滾動,我以為是MP3的播放順序亂了,我又關機重啟,字幕沒變還是周刊,可是播出是《九評》,我還是以為MP3功能紊亂,再次關機重啟,這次播出是《侃侃而談——漫談黨文化》。我覺的有點奇怪,就把MP3插到電腦上,一看里面根本沒有這些內容。

這時我才明白這是師父的點悟,讓弟子要學這幾本書。是因為我受黨文化影響太嚴重,從小到大在這環境中被污染,不知不覺中已經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覺不到了,特別是說話強勢,經常把自己的意見強加于人,得罪對方自己還不知道,與人交談時搶話,急于表達自己,總好象自己比別人懂的多,修的好,悟的對,不考慮對方接受能力,一味的強調自我,語氣不善、表情嚴厲。

其實以前也有同修給我指出來,家里不修煉的母親也多次給我指出這方面的問題。當時覺的她們說的很對,我一定改,可是一遇事又繼續犯錯。有一次和另外兩個同修在一起學法,其中一位同修因為文化程度低,讀法時經常加字、落字,後來才知道,其實她已經很努力在學法了。我當時用了指責的口氣說了她,她無法接受,造成了間隔。通過這件事我才意識到,我講話語言的殺傷力有多強。我以後一定多注意修口,多看《九評共產黨》、《解體黨文化》、《漫談黨文化》,讓師父少操心。

師父幫我打開了鎖

二零一三年過年,我從外地回家,帶了一台打印機。由于多次遭邪黨的迫害,不修煉的家人為我提心吊膽、擔驚受怕,對打印機等之類東西更是敏感。雖然打印機帶回家了,心想還是不能讓我媽他們看見,只能悄悄地用。所以我準備把它放一只木箱鎖起來,可是木箱鑰匙不在我手里(我已經好幾年不在家了),向我母親要,又怕會引起她的注意,我悄悄的找來了一大串鑰匙,其中有一把有點象,我就拿它插入鎖心,一轉動,“啪”鎖開了,我高興的將打印機很順利的放去。

可是過了幾天我再次用這把鑰匙去開鎖卻怎麼也打不開了。我很納悶,為什麼就打不開呢?實在沒辦法,我就問我母親,這箱子的鑰匙你有嗎?母親說︰“你的東西我單獨給你放起來了。”然後就看見母親拿來一把和我手里的這把完全不同的鑰匙,我當時實在太驚訝了,知道這是慈悲的師父在幫我,當時心里對師父的感激真是無以言表,師父為了不讓家人擔心,幫我把鎖打開了。

親人受益

母親去年腿患有老年關節炎,痛的厲害,去醫院看過好幾次,醫生給開了一些藥,都很貴,一吃藥,腿就不痛了,可是藥一停,腿還繼續痛,因為醫生開的都是止痛藥。母親跟我說了這事,我說你就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她說,念了沒起作用。我說︰“你要堂堂正正念,不能偷偷摸摸念,你今天就告訴我父親︰你要念法輪大法好了。”她說︰“不敢講(因我多次被迫害,父親反對我修煉,也不听真相)。”我說︰“你就說是我讓你念的。”母親忐忐忑忑的按我說的做了,她的腿即刻就好了,到現在都沒痛過。還有母親多次念大法好出現的奇跡,這里不再一一敘述。

表妹小慧念大法好出現的奇跡

一次表妹小慧去江甦做生意,上車前買了兩個包子吃了,上車後肚子就開始痛,越來越痛,痛的大汗淋灕,而且感覺馬上要上廁所。可是車行駛在高速公路上,根本就不能停,離服務區還有好幾個小時。這時她想起我曾經跟她講過的︰關鍵時念大法好,能逢凶化吉。她剛念了兩遍,肚子立刻好了,她說,念大法好真靈!


希望還被中共謊言迷惑的眾生,抓住這稍縱即逝的機緣,快快了解法輪功真相,為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因為這是生命得救的僅有的唯一的希望。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