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起山在迫害中去世 妻被非法判刑不得見

Print

【圓明網】河北省秦皇島市法輪功學員魏起山與妻子被綁架構陷一年多,遭非法判刑七年,妻子于淑榮被非法判刑四年,正在上訴。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晚,魏起山在秦皇島看守所在迫害中去世。九月份,律師見到魏起山還說身體特別好,讓家人不要惦記。

魏起山

據稱,十一月二十三日晚七點四十多分,魏起山在看守所起床洗漱,洗毛巾,八點突然向後仰摔倒,後腦直接摔在水泥地上,沒有起來,同監舍犯人通知警察、而後叫來醫護人員給魏起山做人工呼吸,沒有反應。據警察講當時叫120醫院沒車,他們就把魏起山放在看守所的車上,半路醫院救護車趕到,又把魏起山放在救護車上,等到第一醫院人可能人早就已經死亡了。

魏起山的兒子是晚上九點二十左右接到看守所電話通知讓去秦皇島市第一醫院,說他父親病危,十分鐘後又打電話說人已經去世了。因他兒子在外地,來不及回家,就給他姨姨打電話,叫她快去醫院。等他姨九點半趕到醫院看到魏起山、並沒有在急診室的病房,還在120的車里放的那種床上放著。但是听看守所的趙警察說醫院的大夫給檢查過,但具體也沒說確診是什麼病因摔倒的。

家屬看到魏起山的遺體,眼楮是半睜著的、臉色不象剛剛去世的樣子。魏起山的右胳膊耷拉著,家屬想把胳膊袖子挽上,看看胳膊是否受傷,因為整個衣服袖子上是濕的,衣袖根本就挽不上去,只好把袖子挽到一半,看到魏起山整個右胳膊到手都是紫色的。

十點多鐘,來了十幾個警察抬著裝遺體的尸棺,把魏起山送到殯儀館(這樣的事本來應該是由殯儀館的專職人員或者醫護人員來做),家屬不讓送。

第二天,魏起山的兩個兒子回來後找秦皇島看守所,希望能把他們的母親釋放回家,主持他爸爸的葬禮,可是看守所說不行,讓他們找檢察院。檢察院說案件已經不歸他們管,他們又找秦皇島中級法院,他們那里接管魏起山、于淑榮的案子的法官張霜劍,根本就不見家人。

無奈之下,家屬又找了律師想看看于淑榮是否已經接到魏起山去世的通知,結果被看守所告知不讓看,還說中級法院已經結案,問他們什麼時候結的案,連律師也不告訴。公檢法看守所互相推諉。還說只能到監獄才能讓家屬見到于淑榮。而且還告知魏起山死亡已經報到河北省,具體哪個部門也不知道。

前幾天去中級法院,專管此案的法官還說家屬投訴了給三個月的時間,讓家屬準備復議的材料,可是為什麼這麼快就給結了案,法官還一次一次不見家屬,不接送去的復議材料。

家屬後來不相信他們的互相推諉,又去了中級法院,這次主審法官張霜劍接了電話,經過一番講道理,他說把送去的復議材料給他,結果還是不見家屬,讓他的書記員下樓接了資料,書記員還說他只能接資料,其它的他管不了。

估計政法委610在幕後操縱。秦皇島政法委610人員閆五一、楊春光、李春、張經華、黃汝新、王秀成(秦皇島原司法局局長)呂平、王憲增、趙然、山海關許多國安國保等等一直是在台前幕後,操縱指使著秦皇島四區三縣公安系統的國安、國保在做著見不得人的壞事,致使秦皇島四區三縣的法輪功學員沒有安寧之日。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七日,突然傳出法輪功學員馬桂蘭在秦皇島看守所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具體哪天被迫害死的還不知。有消息說,在某天上午六點多鐘,馬桂蘭說自己身體有點不得勁兒(就是不舒服),上午八點多被抬出監舍,送至秦皇島公安醫院不久離世。據內部消息,河北省來的人(具體什麼部門什麼人不清楚),把馬桂蘭的肚子剖開,內髒取走,說是化驗。再後來的消息就不得而知。據悉,當時不到一個月期間內,還有其他二位被關押在秦皇島看守所的人離奇死亡。

據不完全統計,二零一九年十一月,秦皇島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有近40人被非法關押(冤判),其中六人被非法關押在秦皇島看守所。在非法(超期)關押中,法輪功學員身心遭受極大的摧殘,平日里被虐待嚴管,夜間罰站值班還被強迫做奴工剝削。北港鎮法輪功學員徐秀娟,遭綁架後,身心遭受高壓摧殘,一段時間處于危險狀態︰高血壓、貧血、心衰,血壓最高達到240。親朋好友一直在找看守所和法院交涉說理。但是他們互相推諉,不作為,拿人的生命當兒戲。

關于魏起山與妻子于淑榮遭受迫害情況,請見明慧網文章《河北秦皇島市法輪功學員魏起山被迫害致死》《魏起山夫婦被開庭 辯護人證明警察違法、公訴人濫訴》《不敢打黑惡勢力 秦皇島警察迫害善良法輪功學員》等。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