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十年冤獄 哈爾濱王江被迫害離世

Print

【圓明網】哈爾濱法輪功學員王江二零零六年六月被枉判十年,在大慶監獄遭毒打、折磨,胳膊被打折,出現嚴重的骨結核和空洞性肺結核癥狀,及肝硬化腹水癥狀等。二零一五年,王江被家人辦了保外就醫後,身體剛有恢復,又被收監。二零一六年出獄後,在警察經常騷擾、鄰居監控、隔離中,王江再也沒有恢復,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離世,年僅57歲。

王江

王江,男,于一九六一年十月三日生,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平房區哈達村西岱家屯(原阿城區舍利鄉)農民。修煉法輪功後,王江身體健康,是大家公認的老實、厚道的大好人。王江的家庭生活雖不寬裕,但大法修煉讓他樂在其中,其樂融融,每天的生活很充實。

二十年來,王江因為修煉法輪功,多次遭受中共邪黨的殘酷迫害,被哈站派出所、平房區派出所、阿城區看守所、萬家勞教所、長林子勞教所、大慶監獄酷刑迫害多年。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份,王江依法去北京上訪,被哈站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關押四天,期間,不給吃喝,還遭受惡警毒打,眼楮被打充血後,又送到平房區南派出所,警察才通知家人。後來,王江又被送到平房分局,非法關押三個月後,家人付出極大努力,才把他接回來。

二零零一年元旦,王江遭不明真相的世人惡意構陷,被平房區派出所非法抓捕,並非法勞教兩年,被勒索罰金一萬多元。王江被劫持到哈爾濱市萬家勞教所後,遭受惡警的毒打,並被注射了不明藥物,致使王江全身發黑。因勞教所環境惡劣,王江全身長滿了疥瘡流膿淌水,還不許家屬接見。這種情況下,萬家勞教所非但不放人,還把王江轉到哈爾濱市長林子勞教所繼續迫害。

酷刑演示︰打毒針

二零零二年三月,王江在長林子勞教所絕食反迫害,被獄警王佔起指揮惡警和勞教人員對他實施推、掰、撅、打等酷刑,迫害了幾個小時後,王江已經不能走路。然後,他們把王江從一大隊到五大隊不停的轉來轉去,轉到哪里,王江就被打到哪里,目的是制造恐怖氣氛,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

王江被非法勞教到期時,勞教所以王江不放棄信仰為借口,仍不放人,結果王江又被非法超期關押一個月才放回。

遭綁架 看守所里被迫害致病狀

二零零六年一月七日,即黃歷的臘月初八,王江與其他六名阿城區法輪功學員在阿城永源鎮永和村向世人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村治保主任薛寶信惡意構陷,遭永源鎮派出所警察綁架,被劫持到阿城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

當天,永源派出所警察押著王江,在哈達村中共村支書老婆的協同下,闖進王江家里非法抄家。警察在王江妻子阻攔不住的情況下,強行抄家,抄走了大法書、光盤、條幅等物品後,就把王江關押進看守所。之後幾天王江被多次審問未果,一月十二日被非法批捕,轉關到阿城區第一看守所。

幾天後,看守所來信說王江病了,在阿城中醫院住院,讓家屬送四千元錢。妻子現借了一千元錢趕到中醫院,見王江躺在病床上,十分痛苦,全身不能動,也說不出話來,腳上還戴著腳鐐子。王江示意妻子解開褲腰帶,妻子發現王江尿床了,小便已失禁,就對警察說︰人已經讓你們折磨成這樣了,還戴著腳鐐子,趕快打開。妻子把新買來的內衣給換上,又給惡警一千元錢,之後,他們把王江送回看守所。

遭枉判十年重刑 被大慶監獄迫害致死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八日上午,阿城區法院對王江等幾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庭審。當年六月,阿城區法院對七位法輪功學員非法庭審,王江被冤判十年重刑。七位法輪功學員上訴,均被中級法院無理駁回。

二零零七年三月,王江家屬幾經周折,多方打探,終于知道王江被非法關押在呼蘭監獄,集訓完,被劫持到了大慶監獄,家屬多次坐車幾百公里去探望,獄方不讓見,家人幾經周折,終于在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才見到王江。

王江在大慶監獄被迫害期間,多次被犯人毒打,肋下鼓起大包,胳膊被打折,腫得老粗,胸部出現潰爛,便血,腰部潰爛化膿,手腕等處潰爛,出現嚴重的骨結核和空洞性肺結核癥狀,疼得睡不著覺,人瘦得脫了像。

二零一二年五月七日下午二點多鐘,大慶監獄二監區大隊長崔世軍喝得醉醺醺的,突然來到二監區四中隊場區,強迫在押人員集合、報數。王江和另外幾名法輪功學員李海、張魁武、戴啟鴻都沒報數,惡警崔世軍邪性十足的打了他們每人五、六個嘴巴,還不知恥的說他們不尊重他,不給他面子。崔世軍還讓其他犯人打法輪功學員,可這次犯人都沒動手。崔世軍自己酒勁過了,清醒一些了,也覺的沒趣,才停手。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六日,法輪功學員王江和法輪功學員李立國因為不配合惡警的要求,曾被關小號迫害,小號是監獄內設的屋中屋,不見陽光,春秋時節都非常陰冷,這里不給行李用,只能穿單衣,躺在木板鋪上,吃的是玉米面窩窩頭,喝爛菜湯。

演示︰關小號

王江被非法關押在大慶監獄二監區,這樣惡劣的環境使王江身體狀況更加惡化,長期以來被迫害身體狀況一直不好,長時間便血,病狀很嚴重,隨時生命都會出現危險。監獄方怕王江死亡,擔人命責任,只得把王江送到大慶第四醫院手術診治。曾有半年的時間就醫,這期間,家人來探視,看見王江胸部、身體上都留有很多處疤痕,並出現嚴重的肝硬化肝腹水癥狀,惡警不讓他跟家人說話,家人非常氣憤,說王江硬是被折磨出病的。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大慶監獄緊急讓家屬給王江辦保外就醫。在王江身體狀況惡化的情況下,二零一五年,家人幾經努力,為王江辦了保外就醫。王江回家後,王江身體恢復很快。

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七日,王江家門前突然出現一輛警車,闖進來幾個大慶監獄方派來的警察,說是王江保外到期了,以半年體檢一次為由,強行把王江拉走,把他拉到哈爾濱公安醫院做身體檢查,檢查後,說身體恢復正常了,不能再保外了,就把他收回到大慶監獄,非法關押在監獄內醫院監區,強迫他繼續服刑。

此時王江的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可是大慶監獄和大慶司法局等部門堅持把王江收監,不考慮王江身體如何,繼續草菅人命,讓家屬非常擔心王江出現生命危險。終于,王江和家屬熬到、盼到了二零一六年一月六日,直到十年冤獄期滿,王江才被放回家。

王江回到家里後,身體狀況不好,家人也害怕再被迫害,不讓王江與同修接觸,鄰居也跟著監視王江的行蹤,王江一出門,鄰居就告訴王江的妻子。

哈爾濱平房區轄區派出警察所經常騷擾他,有時候給王江的妻子打電話,一打電話,王江的妻子就得回家,有時候,片警來家里問這問那,不讓王江與人聯系等。警察敲門不開,就砸門,再不開,就跳進去。後來,王江的妻子告訴王江平時就把大門鎖上,把屋里的門也鎖上,省得他們進來沒有準備。由于害怕,家人也不讓王江跟外人聯系。王江回到家里,也是長期生活在恐懼中,身心受到極大傷害。

王江身體一直沒有康復,再加上他長期處于恐懼之中,精神上遭受巨大的迫害,家人也多方給予醫治,無效,于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王江在痛苦中被迫害離世,終年57歲。

在王江被迫害期間,王江的妻子由于遭受精神上的巨大壓力,再加上生活的重擔,身體有病,不能干重活,家庭的重擔落在兒子一個人身上,母子倆艱難度日。

王江的離世是被中共大慶監獄殘酷虐殺,是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欠下的又一筆血債。在法律健全的那一天,參與迫害王江的凶手一定會被緝拿歸案,嚴懲不怠。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