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藏族自治州曲濤被非法判刑三年

Print

【圓明網】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縣交通局工程師、法輪功學員曲濤被非法關押迫害一年多,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五日,其律師收到城關法院的枉法裁判書,曲濤被非法判刑三年。曲濤已經上訴。

被入室綁架、構陷

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一日下午十四點,蘭州市西固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警察藺海琰、西固陳官營派出所副所長郁萬國等警察,冒充物業人員,闖入曲濤在蘭州市七里河區的家中,綁架了曲濤夫婦,並搶走曲濤的法輪大法書籍、電腦、手機、U盤等物及九萬元現金。

四十六歲的曲濤被非法關押在陳官營派出所的四天中,遭警察吊在樹上毆打,一人打胸部,一人打肚子;不讓睡覺。四天後,即九月四日,曲濤的妻子被放回家,曲濤被劫持到蘭州市西果園第三看守所,非法關押至今。

西固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警察曾將構陷曲濤的卷宗移交到西固區檢察院,西固區檢察院以證據不足退卷一次。後來警察將構陷曲濤的案卷移交到城關區檢察院。

一個月後,城關區檢察院檢察官徐東紅非法將曲濤起訴到城關區法院。

非法庭審 不敢讓親友旁听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日,蘭州市城關區法院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曲濤,主審法官是刑庭庭長金濟勇。曲濤家人早早的來到法院,除了曲濤的父母,弟弟、弟媳、兒子,還有曲濤單位的同事、朋友,都是一早坐車從夏河趕過來的,準備好參加庭審旁听,卻被拒絕,只能在法院的院子里眼巴巴等待著法庭還他們的曲濤一個公道。

律師在法庭上為曲濤做了無罪辯護,曲濤也做了無罪自辯,時間達一個小時左右。

當法庭的門一開,曲濤戴著手銬從法庭出來,曲濤七十多歲的媽媽沖上去一下子把曲濤抱住了,曲濤的妻子在另一邊也是死死的抱著曲濤。曲濤的母親緊緊的挽著自己的兒子不放開,警察一起扯著走下台階,走到警車旁,曲濤被推上了車後,警車飛速地開走了。

從早上九點,到下午兩點多,曲濤的家人和同事一直靜靜的等候。下午一點的時候,有人勸曲濤的同事換著到法院外面去吃飯,勸了好幾次,始終沒有人出去吃飯,一直就這樣等著,等著看一眼曲濤,等著將手中的材料能親手交給法官,等著告訴司法經辦人︰曲濤是個好人,我們人人都是見證。

哥哥曲源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一七年九月一日早晨十點,曲濤夫婦被非法抓捕的第二天,曲濤的哥哥——法輪功學員曲源在甘南藏族自治州合作市的家也遭到非法抄家,這些警察與抓捕曲濤的屬于同一伙人,警察搶走大法書籍、一部台式電腦、一部筆記本電腦和打印機。

曲源,男,五十歲,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經濟貿易委員會職工。曲源被迫流離失所至今。

從二零一九年五月底明慧編輯部《通告》發表以後,大陸學員提供了大量參與迫害的惡人信息。兩周前,更新後的明慧網惡人榜上的惡人超過十萬。凡作惡者,或早或遲都將出現在民主國家政府的制裁名單上。

近期內,原甘肅省政法委書記及“610”惡人相繼被舉報,希望還在繼續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蘭州市公檢法人員能夠引以為戒,對迫害政策不予配合、執行,不要堵死自己和家人前往西方國家定居、學習、旅游或經商之路。尚未作惡者,潔身自好、切勿作惡;已經作惡者,立即改邪歸正、將功補過。真正為自己及家人的未來著想,不要再受中共邪黨無神論的欺騙,變成“善惡有報是天理”的懲戒對象。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